首页 > 九州剑仙 > 第三十五章 予霖郡主三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 予霖郡主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胜控制自己的心跳,适才予霖那双修长的玉腿,一脚脚直击他的心灵。

  房间里,予霖郡主走到红桌前。她闭目捏诀,额头上蓝光一闪,几面小巧的阵旗从储物袋飞出融入地脉中。一处阵法形成。

  予霖郡主将储物袋放进阵法后,放心的回去沐浴。

  “有了这阵法,万事无虞。”

  白色的雾气又起,遮住了予霖的身躯。

  现在是她防守最薄弱的时候。吴胜将瓦片一片片收进储物袋里,一会就弄出了一个大洞。

  嗖,他无声无息的进去,手攀住房梁。稳当后,他轻推了一把烈火金雕,而后用手指一指地面,让它将他放下去。

  烈火金雕明白他的意思,双爪勾住他,轻轻的将他放到地面上。

  吴胜回头一指房梁,示意烈火金雕回去,随时接应他。

  接着他做了个壁虎状,慢慢接近红桌。这个状态可以将不必要的声音降到最轻。

  一米、两米,吴胜回头看予霖郡主,见她没有反应,放心一些。

  他的动作变得十分轻柔,心跳几乎停止。

  三米、四米,吴胜沾着予霖留下的水渍,到了红木桌旁。

  阵法还在运行,只要受到一点外力袭击,就会报警。

  吴胜蹑手蹑脚的靠过去,烈火金雕盯住他。

  这时予霖突然说话。

  “你们有没有觉得好冷。”吴胜听得心头一紧。此时寒气正从黑洞里进来。

  两名侍女有些疑惑,她们服下驱寒丹后,根本感受不到寒冷。

  “郡主,是不是水太凉了。”说着她试了下水温。下一秒她便将手抽出。水好烫。

  予霖说道:“算了,继续吧。可能是我的心里反应。”随后闭上眼睛。

   没被发现,吴胜大呼侥幸。

  他背对着烈火金雕,轻轻用石剑刺向阵法。这个角度刚好可以挡住烈火金雕的窥视。

  石剑刺到阵法上,但阵法并未马上失效,仍然发出淡淡的光罩。吴胜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石剑上的蓝色光点闪烁,于阵法在抗衡。

  莫非是阵法的威力太强了。吴胜想到。

  三秒钟过去,石剑剑身上的光点逐个熄灭,一个两个,直到第五个光点熄灭,阵法融开了一个大洞。

  烈火金雕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它并未看到吴胜做什么动作,阵法突然就打开了。

  吴胜欣喜的钻进阵法。一进去吴胜便看到几块中品灵石镶嵌在阵法中央。怪不得如此难破。

  小巧的储物袋就放在桌子上,上面还散发着一丝予霖的体香。

  “得手了。”吴胜迫不及待去抓储物袋。拿起储物袋的那一刻,予霖一声娇斥:“什么人。”储物袋上有她的灵力烙印。

  不好,被发现了。吴胜情急之下,掏出一张伪装灵符,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散开。

  予霖已披上一件薄纱,感应到这股灵力,她银牙微咬。堂堂的筑基修士,竟然来盗取她的东西。

  但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相让。

  “晚辈越国予霖郡主,不知前辈到此有何事情,是不是予霖什么地方冲撞了前辈。”

  说话间予霖已堵在阵法处。看到阵法被融开一个缺口,十分震惊。莫非此人不仅是一个筑基修士还是一名阵法大师。

  这会吴胜已经将石剑收起,并走出阵法。他不敢答话,一但发出声音,立刻就会被识破。

  他暗暗对烈火金雕打着手势。灵符的有效时间只有二十息,时间一过,灵压便会减少。

  “前辈,在下的三叔祖也来了骊渊,不知前辈可认识。”予霖无奈搬出她的靠山,希望能令这个神秘修士有所顾忌。

  屋顶一阵妖风袭来。一股不弱于筑基修士的妖力传来。予霖震惊的看向屋顶。

  火红色的烈火金雕盘旋在房梁上。

  予霖郡主十分不解,她到底惹上谁了,竟惹得如此高手针对她。

  烈火金雕抓起吴胜便向外面飞去。

  这会吴胜用的伪装灵符也过了期限。他身上的灵压逐渐减小。

  予霖发觉了这个变化。

  “不要逃。”她脚下青光一闪,追出屋顶。一出手,便是7点的灵力波动。

  吴胜震惊了一下。予霖和他一般年龄,可人家已经是练气七层的境界,将他远远的甩在身后。

  “不用送了,这储物袋我先替你收着。”

  烈火金雕速度全力爆发,眨眼便没了踪影。予霖只得在屋顶暗自发怒。小贼,我饶不了你。

  刷刷,身边两个侍卫出现在予霖身后。两人有些迟疑,不知如何开口,刚刚他们感觉到筑基修士的灵力波动,可没有第一时间冲出来。

  “郡主,没受伤吧。”

  予霖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回到房间。她对两人失望透顶。两名侍卫惶恐不安起来。

  回到屋子后,予霖狠狠的将桌子拍碎。这下不仅剑元石被盗了去,连她的身子也被人看光。

  “小贼,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予霖说道。

  随后她检查了一遍阵法,发现阵法完好无损。在桌子的一个角落还写着一行小字。

  盗宝者,白玉汤。

  “盗圣。”予霖心中烈焰狂升。心里为白玉汤安排了上百中死法。

  不对,刚刚那道声音十分年轻,难道成名已久的盗圣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予霖心中猜测。

  不过不管你是谁,我绝不会放过你。

  ……。

  吴胜由烈火金雕带回剑墟驻地。他迫不及待的打开储物袋检查。

  良久,吴胜说道:“好机灵的女子,竟然没将东西放到一起。”

  储物袋里,吴胜只发现了五箱剑元石以及一些女子服饰、少许的灵石。不过这也值了。

  烈火金雕开始围着吴胜打转,它没弄清楚吴胜究竟如何破开的阵法。

  吴胜心神气爽的说了句:“这是绝密。”便向阁楼走去。

  剑元石他要找个值得信赖的修士出手,或者干脆等出了骊渊,找沈三吃下。

  驻地里吴胜恢复了往昔的样子。巡视、练剑。一晃便过去了三天。

  今天是予霖她们约定交易的日子。要不再去看一下。吴胜想到后,按捺不住好奇,向那处岩壁走去。

  这一次,他已经事先和刘东要来一枚灵蝶,可以通过灵蝶共享视野。

  张鹰、刘虎几人进入岩壁后,吴胜也放出灵蝶跟上他们。

  爬过一处狭窄的通道,张鹰来到石室里,而这次予霖早已来到此处。

  张鹰说道:“予霖道友,来的好早,想必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待交易了吧。”

  予霖一脸寒霜,她心情极其差。若不是她小心,将东西分开放,她一切努力都给别人做嫁衣。

  “几位道友,你们前脚和我交易,后脚便请修士来盗取剑元石,这么做不觉得太丢分么。”予霖质问张鹰三人。

  张鹰又惊又怒的说道:“道友这是何意?你丢了东西,就赖我们。”

  予霖说道:“我们刚刚交易完成,后脚就有修士来偷盗剑元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予霖身后的两名侍卫已经一左一右围住张鹰三人,只等予霖的命令。

  张鹰慌张起来,他立刻说道:“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们哪有足够的灵石去请高手对付你们。”

  予霖也觉得不像是他们,他们若有打动神秘修士的东西也犯不着铤而走险跟她交易。

   “真的不是你们?”

   “绝对不是,我们敢在契约上起誓。”

  予霖见他们信誓旦旦的样子,心中的疑虑也便消失。

  到底是谁,难道真是白玉汤。

  这时王明说道:“我听说最近白玉汤也来到骊渊,上个月他已经数次出手,将各个势力洗劫一遍。你们的东西应该被他盗去了。”

  “这个混蛋。”云霖暗骂一声。

  她转头说道:“我们的交易要多追加一次,你们所需的东西都可以和我交换。”

  张鹰应下。

  “两天后,我们再交易一次。”

  予霖取出准备好的储物袋交给张鹰,张鹰也将青铜箱子交给予霖。

  双方很快散去。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予霖身后的三名黑衣人留了下来。予霖临撤退的时候大有深意的看了她们一眼。

  吴胜迅速将灵蝶收回,一溜烟离开。

  予霖已经猜到问题是出自骊渊这边,那这三名女子也是有意安插进来探听情报的。

  这几天我就暂时躲着她们。吴胜想道。

  不等张鹰几人出来,吴胜便向驻地跑去。转过几个弯道,正巧碰上刘东。

  “吴胜,你用我的灵蝶干嘛用了。”刘东喊道。

  吴胜停下脚步,“没什么,提前备下,以后当个侦查手段。”

  刘东过来搭着吴胜的肩膀问道:“你要抓紧了,我看你的排名马上就要跌倒末尾了。”

  吴胜无奈说道:“那些散修从来不到我的防区来我能怎么办。”

  “不行,你到我的防区来吧,我那边散修时常出没,距离队长也很近,有事情可以相互支援。”

  刘东是一片好意,吴胜也想暂时躲开予霖的探查,便答应下来。

  吴胜看着刘东的身影欲言又止。想告诉他赚取灵石的办法,但随后又打消这个念头。

  第一个办法,他们没有专修火术的人,行不通。第二个办法,他们没有靠山,也行不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