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九州剑仙 > 第四十章 予霖交锋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予霖交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形形色色的修仙者我见了不少,这人杀气好重,看着不像个好人。”一个侍卫嘀咕道。

  “伤成这样,还能到达,你运气不错。”在前面带路的侍卫说道。

  吴胜不喜不悲道:“一般,既然应允下来,便要全力完成。”

  前面的土修认可的点点头。

  三绕四拐,两人来到予霖郡主的屋前。

  “等着吧,群主一会便会召见你的。”

  吴胜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又增添了诸多守卫。

  约过了几分钟,吴胜便等到了召见,一名侍女走出。

  吴胜将头压的有点低,那天仅仅只有一个照面,她们应该认不出我。

  宫装侍女打量吴胜一眼,说道:“跟我来吧,郡主要见你。”

  果然,她没有认出我。吴胜有了一点自信,抬起头来。

  宫装侍女将吴胜带入暗室。

  “郡主,人来了。”宫装侍女对着屏风说了一声。

  吴胜看向屏风,予霖的身姿若隐若现,看不清楚,更添一丝诱惑。

  “黄轩让你带了什么。”予霖问道。

  吴胜取出石盒,刻意改变声音说道:“便是此物。”

  听到吴胜的声音,予霖诧异的看向他,她感觉这个人的身影于那晚的贼人好像。

  “你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吴胜心里一突,但还是按照先前所想说道:“来的路上遇到散修,伤了声带。”

  予霖有些迟疑,吴胜身上的伤很重,在重一些的话,或许会直接陨落。

  最近有些紧张了,看谁都像贼人,他一个练气五层的修士,怎么可能是贼人。

  “黄轩怎么突然换人了?”予霖问道。

  “最近驻地被人偷袭,张鹰等人受了重伤,不得已才让我来送。”

  “嗯。”云霖轻声应了一声。同时接着说道:“紫韵,怎么还不上茶?”

  一旁的宫装侍女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快沏了一壶茶端上来。古香的茶碗放到吴胜面前,吴胜不为所动。

  这茶不知有毒没毒,不能乱喝。

  吴胜抬头看了一眼予霖,予霖如同刀子的的眼神也在望着他。

  这会紫韵也端着茶碗来到予霖面前。

  “郡主,请用茶。”

  予霖拉住紫韵,微张樱唇说了几句话。紫韵眼睛闪过一丝诧异,而后悄悄的盯起吴胜。

  看到如此场景,吴胜后背瞬间被汗水浸透。

  糟糕,予霖怀疑我了。此地不宜久留,再待下去破绽会更多。

  吴胜站起身来,说道:“郡主,我还要回去复命,告辞。”

  不等予霖说话,吴胜朝外走去。予霖看他的眼神更加锋利。

  她问向一旁的紫韵:“如何,你看他像不像。”

  “他的身影、形态确实和那天的贼人很像。只是他的修为有点。”

  予霖却没有在意这些。她一挥手说道:“去把天阳叫来。”

  紫韵摇这摇曳的身姿出去。不一会外边的土修便走进暗室。

  他有些高兴。郡主终于想起他们了。

  “郡主,有何吩咐。”

  予霖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套阵旗,说道:“你且去试一下刚才那个修士。若他能破开阵法,便立即杀掉。”

  天阳问道:“如果他不能破开阵法呢?”

  予霖冰冷的说道:“那就用阵法困死他。记住,你不能暴露身份,不然和剑墟那边不好交代。”

  “是,属下明白了。”天阳身上流露出一抹杀意,之后迅速去追吴胜。

  予霖嘴里细喃,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吴胜走出予霖所在的院落后,立即向人流涌去。

  女人的直觉真是可怕。怎么办,她一定是起疑了。吴胜心头涌出一股不详之感。

  未走出几步,吴胜便看到天阳从院落出来,并且在四处张望。

  吴胜低头躲藏,他身上有伤行动不便。最终还是被天阳发现了他的身影。

  天阳紧紧的跟在他后面,这是坊市,他不敢动手,只等吴胜出去。

  吴胜企图甩掉他,尝试几次后,无奈放弃。身边的那个侍卫如同影子黏在他身后。

  前面修士突然多了起来,吴胜抬头一看,原来是到了灵智小和尚那里。

  且先治疗好伤势,其它日后再说。

  吴胜自觉站到后面排队,心里则想着脱身之法。予霖派一名练气八层的修士来,明显是发现了什么。他的下场只有两种。一个是成为阶下之囚,另一个是被杀死。

  而天阳则坐到一处茶棚面前。等着吴胜出来。

  “郡主真是麻烦,既然都是要他死,还磨叽什么劲,等会那小子出来我直接拍死他。”

  灵药堂里的的药师治病速度很快,一会便轮到吴胜。吴胜睁开眼睛,脸上多了一丝焦急。他没有任何破敌之策。练气八层和练气七层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一切计谋都显得苍白无力。

  他朝二楼走去。一切还是先治好伤再说吧。

  二楼,灵智在念诵道经。咚咚的木鱼敲击声让吴胜的心平静下来。

  吴胜推开禅门进去说道:“大师,我又来叨扰。”

  灵智小和尚看见吴胜说道:“施主,你身上的戾气更重了。”

  吴胜摇摇头说道:“是别人要害我,我并未主动伤人。大师,还请再帮我一次。”

  “阿弥陀佛。”灵智念诵一声佛号。“施主,如此严重的戾气,稍有不慎便会坠入魔道。”

  吴胜不以为意。天下那么多魔修,不见他去降伏。

  “大师,我知道外面有个修士戾气更重,要不你去降伏他。”

  吴胜想道,你们两个打起来,我刚好有时间逃跑。

  谁知灵智小和尚微摇头说道:“施主所说的是外面那个练气八层的土修吧,小僧不是他的对手,降伏不了他。”

  吴胜心里一万匹骏马在奔腾,丫的,感情你就认准我了。

  灵智小和尚火热的说道:“施主想摆脱杀劫,我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灵智小和尚说道:“施主只要穿上袈裟,遁入空门,便是佛祖弟子。自然无人可以伤你。”

  当和尚,不太划算。

  吴胜追问道:“成为佛门弟子,可以还俗么?”

  “不可以,一入佛门,终身为佛门弟子。”

  吴胜心中苦涩一笑道:“大师,你为什么老想我遁入空门。”

  “施主,与佛有缘。佛祖接纳所有向佛之人。”

  吴胜没了脾气,“大师还是先给我治伤吧。”

  灵智和尚拒绝:“施主,对不起。你身上戾气太重,小僧不能再替你治伤。”

  “是不是我遁入空门,才能给我治伤?“吴胜问道。

  灵智不答,但是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是谁说佛门普渡众生的,下次谁在跟我说,我非超度了他。

  吴胜转头下楼,进入佛门那是不可能的。佛门戒律森严,一但进入佛门,将再无自由可能。

  他找到一处角落自行疗伤。一边疗伤,一边思索逃脱之道。

  这一次他被黄轩逼上了绝路。

  一天时间眨眼而过,他的伤势好了大半。几名散修留下的灵力已被他驱逐。

  唯一的好处,他的身躯更加结实。一名剑修有向体修发展的趋势。

  一天的时间也让他想到了一件脱身之计。

  灵智小和尚,让你见死不救,这次非坑死你不可。

  他大步走上二楼,而后一拍储物袋,取出剩下的伪装符。布置好灵符,吴胜向大门口溜了出去。

  一股筑基期灵压释放出来。正在外面等待的天阳立刻发觉。

  他一下站起,手里摸出法器。是那股威压。这次你跑不掉了。

  吴胜正好从灵药堂走出,天阳看了他一眼,内心剧烈纠结。

  那天那晚到底是他,还是另有其人?这是不是又是这小子玩的把戏?

  一秒钟、两秒钟,他很快有了决断。取出一张珍贵的传音符说了几句话,便朝灵药堂冲去。

  吴胜就交给郡主收拾,他则进灵药堂抓人。

  灵药堂门口,天阳被几十个凶残的修士将他拦下。

  “挤什么,退下去排队去!”

  天阳心中闪过浓浓怒火,吼道:“不想活了,敢挡本侍卫的路。”

  “老子都快死了,管你是谁,回去排队去。”

  天阳杀机一现,一掌拍去,速度快到极致,众修只看到一个残影,那名修士软软的倒下。天阳并未下杀手,收了几分力气。

  “谁还有意见?”他扫向众修,众修让开一条道路。

  天阳向二楼冲去。吴胜留下的伪装符时间刚好到,灵压散去,化为灰烬。

  咚咚的木鱼声在二楼响起。天阳一脚将禅木踹飞。

  “该死的贼人,拿命来!”天阳手里的火翎砸向灵智。就是你这秃驴让我们在郡主面前丢人。

  灵智一呆,他扔出手里的佛珠挡住这一击。

  “施主,这是为何。”

  天阳大喊:“秃驴,交出储物袋。不然今天便让你去见佛祖。”

  灵智练气七层的修为,几个回合下来,便败下阵来。身上的袈裟被划出几道口子。

  灵智略微一想,明白是替吴胜背了黑锅。不过他没有丝毫恼怒。佛家最讲究缘法,施主,这下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吴胜突然打了几个喷嚏。

  混蛋,是谁在说我坏话。下一刻他就开始逃亡之旅。

  灵药堂那里,战斗也打的更加激烈。天阳杀意毫不掩饰,直欲杀死灵智,他是百里挑一的侍卫出身,受过专业训练,很快灵智的处境就变得岌岌可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