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九州剑仙 > 第四十三章 设局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设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虎问道:“怎么样,得手了么。”

  张鹰呸了一声。“关键时刻吴胜回来了。”

  正说着,他们看到吴胜朝这里冲来。

  刘虎说道:“来不及了,这件事要告诉黄轩一声。只有他能将事情降到最小。”

  两人进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黄轩,随后等待吴胜找上门来。

  砰,房门被踹开。

  吴胜看向张鹰喝道:“张鹰出来受死。”

  黄轩出来阻拦。

  “吴胜,你竟然私闯我的房间,你想干什么。”

  吴胜怒不可遏。

  “黄轩,对付一个凡人,不嫌有辱身份?”

  黄轩脸色铁青,这件事很丢人,可是他真的没有指使张鹰对付一个凡俗女子,都怪张鹰这个蠢货,出了事情还要他负责擦屁股。

  “不要以为侥幸一局,就能挑战我了。我要让你知道杂色剑种永远比不上青色剑种。”

  恼怒之下黄轩一掌拍来,巨掌若奔腾不息的江流,撞到吴胜身上。

  吴胜眼睛喷火,“竟然偷袭,卑鄙。”

  黄轩的修为高出他,却趁着说话之际偷袭。

  “我的意志没人能违背。”黄轩的杀意不加掩饰。背后的中品飞剑隐隐吞吐剑芒。

  帷幕中躲藏的张鹰于心中呐喊,“杀了他。”

  倒在地上的吴胜,腰间发力,腾的跃起,做饿虎扑食之状,防备黄轩。

  黄轩飞剑冲天而起,跃过头颅,剑锋直指吴胜。

  “我的好师弟,之前的战斗不过瘾,我们真刀真枪来比一次。”

  黄轩的飞剑灵力波动约有7.8点。只要比斗中他故意出现一点纰漏,就能重伤吴胜。严重的话还会造成无法补救的伤势。

  “我要是害怕,就不会一个人找上门来。来吧。”

  吴胜抽出石剑,挡在身前。刚刚做完这一切,黄轩的飞剑便刺了过来。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吴胜心里燃着熊熊热火,直直一刺。

  两剑相撞,石剑并未向黄轩预想的那样,折成两截。吴胜好端端的站在哪里。

  “不可能。”黄轩忍不住喊出。“我就不信。”

  黄轩继续刺去,他不在留情。吴胜双臂化作铁臂,挡住飞剑。石剑的防御很强,但是那股冲击力还真真实实存在。一下又一下,震得吴胜双手酥麻。

  吴胜说道,“青色剑种又怎么样,照样奈何不了我。”

  黄轩额头,青筋跳动,太嚣张了,吴胜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

  “我看你能抗几下。”他赌定吴胜是在硬抗。不过就是铁石做的身态也不可能再接下他十剑。

  黄轩施法力度更强。飞剑的声势越来越大。每一剑都有将吴胜刺穿的样子。

  可十剑刺下,吴胜还好端端的站在哪里。虽然看上去他气息混乱,可精气神没有一点损伤。

  ……

  黄轩喘着粗气,搞什么,一波攻势下来,他自己都累了,可吴胜呢,愣是毛都没少一根。到底谁才是青色剑种。

  怪异,实在怪异。

  黄轩反应很快,下意识的看着吴胜手里的石剑,应该是石剑的缘故。那是一把注重防御的飞剑。黄轩心底升起浓浓的嫉妒。一个普通修士,凭什么比他的身家还要厚实。

  黄轩攻势一缓,吴胜抓住这机会反击。

  “现在轮到我了。”吴胜手腕一动,雷霆般掷出飞剑,直刺黄轩。

  黄轩气力不济,连连撤步。可飞剑如影随形,根本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帷幕中,一直关注局势的张鹰一急,将悬挂的帘子拉了下来。

  黄轩,太大意了,吴胜对他的恨,用九天之水都无法冲净。他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凭借恨意。黄轩如此轻敌,岂能不败。

  几人不能看到黄轩出事。

  “住手。”刘虎挡在黄轩身前,袖袍一摆,将飞剑撞飞。

  吴胜看到张鹰。一掌直拍他的头颅。

  张鹰一脚踢出,汹涌的灵力波动,直逼的吴胜收掌防御。

  “一起上。”张鹰怂恿三人对付吴胜。

  黄轩自持身份,站在原地。但他给了其余两人一个锐利的眼神。

  三人合力去对付吴胜。

  吴胜被围在中央。这样打下去,吃亏的一定是他。

  吴胜在闪躲中想到,何不让他人看清黄轩的为人,等长老回来,再交给他定夺。黄轩,我要你身败名裂。

  定下计来,吴胜抓住飞剑,将阁楼刺出一个大洞,顺势纵出。

  “这里施展不开,有本事来外面生死决斗。谁怂谁是孙子。”

  “快点解决他。”黄轩大急。闹得人尽皆知就不好收场了。

  张鹰最是急切,一切都是因他而起。闹起来,他的下场最惨。于是第一个冲出去。

  但是,吴胜怎么会给他们机会。一出阁楼便抢先跑到人群。

  “诸位还请做个见证,我于他们生死比斗一场。生死各安天命。”

  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是因为凡人部落的事情。围观的修士猜测。

  “事情是这样的。”有知道来龙去脉的,将事情如实道出。

  “什么,竟然这样。”

  “噤声,形势比人强,你喊的再大声又有什么用。黄轩不是你我可以招惹的。”

  玄冥小队平任安心思急转,却站到了黄轩对立面。

  对修士的亲属动手,这是大忌。一般只有魔修才会干出这种行为。修士在外面和敌人厮杀,背后却有人搞他们家人,换谁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要落实一下这件事情,若此事当真,禀告上去,余垣长老迫于宗规,也会将黄轩赶走。就算他是青色剑种也不能幸免。

  平任安召唤飞剑,横于身前。“张鹰,这件事是真的么?”

  张鹰,望着平任安,有些后怕。妈的,一个练气五层的剑修,平任安怎么会给他出头,真是见鬼了。

  捋了一下思路,张鹰开口道:“这是一个误会,我只是想给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听到张鹰的回答,众人的眼神玩味起来。真是一个好借口。

  “狡辩。废话少说,你可敢于我生死比斗一场。”吴胜的飞剑在空中飞荡,飞剑激起微弱风浪。

  “你敢不敢接下。”吴胜一声喝问。今天如果不把隐患解决,灵儿将永无宁日。

  “你想找死,我成全你。”张鹰捏着飞剑,便要上场决斗。

  可两人中央却多了一个身影。平任安不依不饶堵在哪里。

  “张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平任安,这个闲事,你是一定要管了。”张鹰回怼,同是练气七层境界,谁也不惧谁。

  “如此,你是承认了。那我饶你不得。”平任安提起重剑,流星一击砸向张鹰。

  众修对这一幕有点不适,好突然。

  “平任安竟为吴胜出头,玄冥小队的情谊也太好了。”

  “呵呵,看下去。正主快要出现了。”有看清局势的人说道。

  平任安的重剑重若千钧,一剑剑刺过去,张鹰吃尽苦头。

  张鹰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但都在下一刻被平任安的重剑砸下去。

  实力不够,战斗意识也比不上平任安。

  “看看吧,正主马上就会出现了。”

  “难道他的目标是黄轩。”众修都不是傻子,明白平任安不会平白无故为吴胜出头。

  “算你们聪明,平任安是想借这件事打压黄轩,这样他便少一个竞争对手。”

  原来如此,众修心思诡异的往向场中。

  平任安重剑全力压制张鹰。张鹰脸色通红,试图反击。

  竟然还不求援,我便完全打掉你的幻想。平任安掷出另一把飞剑,双剑合璧,绞杀张鹰。

  “张鹰,你公然违背门规,杀了你,长老也不会说我什么。死吧。”平任安喝道。

  “不,我不能死。去找黄轩师兄。”慌忙则乱,危急关头,他下意识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张鹰,向后退去。

  平任安见张鹰坚持不住,大喜。

  就是这样。把黄轩拉下水。

  吴胜的心情真是说不出的复杂,原本敬重的队长,在这一刻,却不择手段利用他对付黄轩。不知情的修士一定会认为是两人事先合谋。

  不知不觉就替人背了黑锅,这他娘的秽气。

  “平任安,你过了。”

  黄轩出手了。只见他一剑劈下,横烁的剑气 ,将平任安的双剑硬生生分开。

  好强,他人感觉不到,可平任安感触最是直观。将他双剑劈开,一般的练气八层修士都做不到。可黄轩却做到了,他的实力超出了平任安的预估。

  不过这样,平任安更想将他赶出去。

  “黄轩,张鹰触犯门规在先。你想包庇他么?”

  黄轩回头看了张鹰一眼,而后霸气扫视众修。

  “昨天,凡人部落进入驻地,万一其中有修士躲藏怎么办,为了安全考虑,张鹰奉我的命令,去将你们家属转移到安全之处。既然你等不愿,那便算了。”

  “谁还有疑问,可以询问。”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可是黄轩实力摆在这,众修也不敢言语。

  “黄轩,事不是由你一个人说,我亲眼看见张鹰动手锁拿我的家属,这你作何解释。”

  …

  黄轩沉默片刻。

  “一切等长老回来处置。我等是来防守驻地的,没有权利定别人的罪。”

  黄轩铁心要包庇张鹰。黄轩干涉下,吴胜没有办法杀掉张鹰。

  好,再让你们逍遥几天。待寻到一个合适的时机。

  

  

  

  

  

  

  

  

  

  

    刘虎问道:“怎么样,得手了么。”

  张鹰呸了一声。“关键时刻吴胜回来了。”

  正说着,他们看到吴胜朝这里冲来。

  刘虎说道:“来不及了,这件事要告诉黄轩一声。只有他能将事情降到最小。”

  两人进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黄轩,随后等待吴胜找上门来。

  砰,房门被踹开。

  吴胜看向张鹰喝道:“张鹰出来受死。”

  黄轩出来阻拦。

  “吴胜,你竟然私闯我的房间,你想干什么。”

  吴胜怒不可遏。

  “黄轩,对付一个凡人,不嫌有辱身份?”

  黄轩脸色铁青,这件事很丢人,可是他真的没有指使张鹰对付一个凡俗女子,都怪张鹰这个蠢货,出了事情还要他负责擦屁股。

  “不要以为侥幸一局,就能挑战我了。我要让你知道杂色剑种永远比不上青色剑种。”

  恼怒之下黄轩一掌拍来,巨掌若奔腾不息的江流,撞到吴胜身上。

  吴胜眼睛喷火,“竟然偷袭,卑鄙。”

  黄轩的修为高出他,却趁着说话之际偷袭。

  “我的意志没人能违背。”黄轩的杀意不加掩饰。背后的中品飞剑隐隐吞吐剑芒。

  帷幕中躲藏的张鹰于心中呐喊,“杀了他。”

  倒在地上的吴胜,腰间发力,腾的跃起,做饿虎扑食之状,防备黄轩。

  黄轩飞剑冲天而起,跃过头颅,剑锋直指吴胜。

  “我的好师弟,之前的战斗不过瘾,我们真刀真枪来比一次。”

  黄轩的飞剑灵力波动约有7.8点。只要比斗中他故意出现一点纰漏,就能重伤吴胜。严重的话还会造成无法补救的伤势。

  “我要是害怕,就不会一个人找上门来。来吧。”

  吴胜抽出石剑,挡在身前。刚刚做完这一切,黄轩的飞剑便刺了过来。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吴胜心里燃着熊熊热火,直直一刺。

  两剑相撞,石剑并未向黄轩预想的那样,折成两截。吴胜好端端的站在哪里。

  “不可能。”黄轩忍不住喊出。“我就不信。”

  黄轩继续刺去,他不在留情。吴胜双臂化作铁臂,挡住飞剑。石剑的防御很强,但是那股冲击力还真真实实存在。一下又一下,震得吴胜双手酥麻。

  吴胜说道,“青色剑种又怎么样,照样奈何不了我。”

  黄轩额头,青筋跳动,太嚣张了,吴胜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

  “我看你能抗几下。”他赌定吴胜是在硬抗。不过就是铁石做的身态也不可能再接下他十剑。

  黄轩施法力度更强。飞剑的声势越来越大。每一剑都有将吴胜刺穿的样子。

  可十剑刺下,吴胜还好端端的站在哪里。虽然看上去他气息混乱,可精气神没有一点损伤。

  ……

  黄轩喘着粗气,搞什么,一波攻势下来,他自己都累了,可吴胜呢,愣是毛都没少一根。到底谁才是青色剑种。

  怪异,实在怪异。

  黄轩反应很快,下意识的看着吴胜手里的石剑,应该是石剑的缘故。那是一把注重防御的飞剑。黄轩心底升起浓浓的嫉妒。一个普通修士,凭什么比他的身家还要厚实。

  黄轩攻势一缓,吴胜抓住这机会反击。

  “现在轮到我了。”吴胜手腕一动,雷霆般掷出飞剑,直刺黄轩。

  黄轩气力不济,连连撤步。可飞剑如影随形,根本不给他逃脱的机会。

  帷幕中,一直关注局势的张鹰一急,将悬挂的帘子拉了下来。

  黄轩,太大意了,吴胜对他的恨,用九天之水都无法冲净。他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凭借恨意。黄轩如此轻敌,岂能不败。

  几人不能看到黄轩出事。

  “住手。”刘虎挡在黄轩身前,袖袍一摆,将飞剑撞飞。

  吴胜看到张鹰。一掌直拍他的头颅。

  张鹰一脚踢出,汹涌的灵力波动,直逼的吴胜收掌防御。

  “一起上。”张鹰怂恿三人对付吴胜。

  黄轩自持身份,站在原地。但他给了其余两人一个锐利的眼神。

  三人合力去对付吴胜。

  吴胜被围在中央。这样打下去,吃亏的一定是他。

  吴胜在闪躲中想到,何不让他人看清黄轩的为人,等长老回来,再交给他定夺。黄轩,我要你身败名裂。

  定下计来,吴胜抓住飞剑,将阁楼刺出一个大洞,顺势纵出。

  “这里施展不开,有本事来外面生死决斗。谁怂谁是孙子。”

  “快点解决他。”黄轩大急。闹得人尽皆知就不好收场了。

  张鹰最是急切,一切都是因他而起。闹起来,他的下场最惨。于是第一个冲出去。

  但是,吴胜怎么会给他们机会。一出阁楼便抢先跑到人群。

  “诸位还请做个见证,我于他们生死比斗一场。生死各安天命。”

  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是因为凡人部落的事情。围观的修士猜测。

  “事情是这样的。”有知道来龙去脉的,将事情如实道出。

  “什么,竟然这样。”

  “噤声,形势比人强,你喊的再大声又有什么用。黄轩不是你我可以招惹的。”

  玄冥小队平任安心思急转,却站到了黄轩对立面。

  对修士的亲属动手,这是大忌。一般只有魔修才会干出这种行为。修士在外面和敌人厮杀,背后却有人搞他们家人,换谁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要落实一下这件事情,若此事当真,禀告上去,余垣长老迫于宗规,也会将黄轩赶走。就算他是青色剑种也不能幸免。

  平任安召唤飞剑,横于身前。“张鹰,这件事是真的么?”

  张鹰,望着平任安,有些后怕。妈的,一个练气五层的剑修,平任安怎么会给他出头,真是见鬼了。

  捋了一下思路,张鹰开口道:“这是一个误会,我只是想给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听到张鹰的回答,众人的眼神玩味起来。真是一个好借口。

  “狡辩。废话少说,你可敢于我生死比斗一场。”吴胜的飞剑在空中飞荡,飞剑激起微弱风浪。

  “你敢不敢接下。”吴胜一声喝问。今天如果不把隐患解决,灵儿将永无宁日。

  “你想找死,我成全你。”张鹰捏着飞剑,便要上场决斗。

  可两人中央却多了一个身影。平任安不依不饶堵在哪里。

  “张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平任安,这个闲事,你是一定要管了。”张鹰回怼,同是练气七层境界,谁也不惧谁。

  “如此,你是承认了。那我饶你不得。”平任安提起重剑,流星一击砸向张鹰。

  众修对这一幕有点不适,好突然。

  “平任安竟为吴胜出头,玄冥小队的情谊也太好了。”

  “呵呵,看下去。正主快要出现了。”有看清局势的人说道。

  平任安的重剑重若千钧,一剑剑刺过去,张鹰吃尽苦头。

  张鹰组织了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但都在下一刻被平任安的重剑砸下去。

  实力不够,战斗意识也比不上平任安。

  “看看吧,正主马上就会出现了。”

  “难道他的目标是黄轩。”众修都不是傻子,明白平任安不会平白无故为吴胜出头。

  “算你们聪明,平任安是想借这件事打压黄轩,这样他便少一个竞争对手。”

  原来如此,众修心思诡异的往向场中。

  平任安重剑全力压制张鹰。张鹰脸色通红,试图反击。

  竟然还不求援,我便完全打掉你的幻想。平任安掷出另一把飞剑,双剑合璧,绞杀张鹰。

  “张鹰,你公然违背门规,杀了你,长老也不会说我什么。死吧。”平任安喝道。

  “不,我不能死。去找黄轩师兄。”慌忙则乱,危急关头,他下意识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张鹰,向后退去。

  平任安见张鹰坚持不住,大喜。

  就是这样。把黄轩拉下水。

  吴胜的心情真是说不出的复杂,原本敬重的队长,在这一刻,却不择手段利用他对付黄轩。不知情的修士一定会认为是两人事先合谋。

  不知不觉就替人背了黑锅,这他娘的秽气。

  “平任安,你过了。”

  黄轩出手了。只见他一剑劈下,横烁的剑气 ,将平任安的双剑硬生生分开。

  好强,他人感觉不到,可平任安感触最是直观。将他双剑劈开,一般的练气八层修士都做不到。可黄轩却做到了,他的实力超出了平任安的预估。

  不过这样,平任安更想将他赶出去。

  “黄轩,张鹰触犯门规在先。你想包庇他么?”

  黄轩回头看了张鹰一眼,而后霸气扫视众修。

  “昨天,凡人部落进入驻地,万一其中有修士躲藏怎么办,为了安全考虑,张鹰奉我的命令,去将你们家属转移到安全之处。既然你等不愿,那便算了。”

  “谁还有疑问,可以询问。”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可是黄轩实力摆在这,众修也不敢言语。

  “黄轩,事不是由你一个人说,我亲眼看见张鹰动手锁拿我的家属,这你作何解释。”

  …

  黄轩沉默片刻。

  “一切等长老回来处置。我等是来防守驻地的,没有权利定别人的罪。”

  黄轩铁心要包庇张鹰。黄轩干涉下,吴胜没有办法杀掉张鹰。

  好,再让你们逍遥几天。待寻到一个合适的时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