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年,简瑶是在部队里面过的。叶母也没回去,给家里打了电话,寄了东西。

简瑶也收到了简东来和李青青的信。

简东来还寄了东西过来,给胖胖嘟嘟玩的拨浪鼓,还专门做了两个,大姐简英也给孩子做的两双虎头鞋。另外还有些些吃食,像山货,晒干的虾米。

叶母道:“煮汤的时候添一点,鲜的很。”

简瑶转了转小拨浪鼓,两边坠着的木珠子敲在鼓身上发出咚咚的声音,一下子就吸引了胖胖和嘟嘟的视线。

两个小家伙目不转睛的盯着简瑶手里的拨浪鼓,胖胖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出了手。

简瑶又转了两下,塞到他手里,就见他紧紧抓着,好奇的看了眼,小手晃了下,木珠子轻轻打在他小手上,愣了两秒就要往嘴里塞。

“你怎么什么都吃啊?”

简瑶从他手里拿过来。

胖胖也没哭闹,砸吧着嘴,发出“麻麻”的音,嘟嘟也不甘示弱,两人跟比赛似的。

简瑶一脸笑意。

叶卫东从她身后走过来,抱起闺女哄她:“叫爸爸。”

嘟嘟看了他一眼,嘴里还是喊着麻麻,简瑶很得意。

叶卫东和她顶了下额头,不小心被她抓住头发了。

叶卫东皱着眉,无奈道:“该剃头了。”

否则迟早被他闺女抓成秃子。

说干就干,第二天叶卫东就把头发推了。

简瑶看到啧了一声,都说寸头是检验帅哥的标准,她的男人不管留什么发型都好看。

叶卫东挑了下眉,脑袋凑到嘟嘟面前。嘟嘟像往常一样小手伸到他脑袋上。

没两秒就收回了手,眼睛红红的朝简瑶伸手,给她看自己的手。

叶卫东哈哈大笑。

然后又恶趣味的把脑袋凑到儿子面前,被扎到手的胖胖毫不客气的拍着他的脸把他推开。

玩够了,叶卫东放下孩子,然后去抱他媳妇。

简瑶嫌弃他硬邦邦的,不让他抱。

她此时是坐在客厅的垫子上的,两个孩子在里侧爬来爬去,简瑶就坐在一边看着。

叶卫东也不勉强,直接往垫子上一趟,脑袋搁在简瑶腿上。

见胖胖快爬出垫子了,伸出长腿轻轻一挡,胖胖看了一眼,顺着他爸的腿爬到了叶卫东身上。

叶卫东搂着胖嘟嘟的儿子,嘴唇轻扬。

简瑶摸了下他的脑袋,略有点嫌弃,这人全身都是硬的。

叶母在外面逛了逛,回来看到这一幕,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也没打扰他们,直接去厨房做饭了。

没多久,小许跑过来,找叶卫东的。简瑶留他一起吃饭,结果他说有事,不知道说了啥,叶卫东也跟着走了,说晚点回来。

简瑶嗯了一声,把玩累了已经睡着的孩子抱到卧室的床上,给他们盖好被子。

叶母见儿子不在,知道他有事,把饭菜留了点放到灶上温着,等他回来就能吃。



开了春,刘琴记着叶母要养鸡的事情。过来一起找她去买鸡崽。

简瑶没跟着去,在家看孩子。

顾嫂子送了个小推车,正好可以把两个孩子放进去。

简瑶见今天天气不错,就推着孩子出去走走。

路上遇见家属院的人,大家都友好的打了下招呼。

“简同志,出来散步啊。”

简瑶看到是政委夫人,礼貌的回应:“是啊,今天天气好,出来逛逛。”

说完简瑶的目光瞥了一下她旁边的人。

这个齐兰同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她的眼神就不太对劲。简瑶觉得不太对,就问了叶卫东。

这才知道,原来是他的桃花债。怪不得看她的眼神中透露出嫉妒和不甘心呢。

简瑶和政委夫人道别,推着孩子走了。

齐兰看着简瑶的背影,不高兴的撇了下嘴。

齐美芳看了眼侄女,有点恨铁不成钢。

这个侄女啊,虽然长得像她,但性子是一点不像。

在外面没多说,回到家把人叫到她房间。

“姑,咋了,找我啥事儿?”

“你也不小了,该懂点事了。”齐美芳淡淡道。“刚见着叶营长媳妇拉这个脸,招呼也不和人打,我是这样教你的?”

齐兰不大高兴,她就是不喜欢那么女人嘛。“她不也没跟我打招呼么……”

说起来就来气,那女人把她当空气,看她的眼神也轻飘飘的。

齐美芳皱了皱眉,“你还放不下叶营长?”

她当初是看上了叶卫东,觉得他是个有潜力的,老白也是对叶卫东赞不绝口。想说给自己侄女本想着让老白去说说,请他吃个饭。碰上人家要回家探亲,就想着回来再说,结果就晚了一步,彻底没戏了。

想想齐美芳也觉得可惜。

“没有,我就是不喜欢那女人……”

齐美芳看了她一眼,道:“人家就是命好,你不喜欢也没办法。”

“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你讨厌她干啥,你跟叶营长没可能了,之前给你介绍的王建军还不错,我看人家也挺喜欢你的,你多跟人家处处。”齐美芳恨铁不成钢的道。

不是她打击侄女,她这侄女是真比不上人家叶营长媳妇,各方面都差远了。

就说长相,要是齐兰有她的相貌,她也不用这么费心她的婚事了。

更有背景的也不是不能想一想,要知道,男人大都是看脸的。

齐兰还是有点提不起劲:“王建军他长得一般,才是个连长……”

齐兰不大看得上。

齐美芳瞪了她一眼,“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啊还是能给你过好日子啊?你别看王建军只是一个连长,人家可是个有背景的。不管在哪儿都是有背景好办事,升上去迟早的事儿。叶卫东一个乡下小伙子,啥背景都没有,只能靠自己打拼,那路难走多了!”

“你要不抓住,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再处不来,你就回老家了,我也找不着再好的了。”更好的人家也看不上她侄女啊。

她要再不识趣,齐美芳也懒得在她身上浪费功夫了。一个脑子不清楚的人帮不了什么忙不说,还很有可能给她拖后腿。

齐兰一听到姑姑这语气,立马急了。她乖乖点头,道。“我知道了姑姑,你别送我回去。”

她才不想回家呢。

“我就是吊一下他,不是您告诉我的嘛,对男人要若即若离,保持一点距离……”

齐美芳这才笑了,嘱咐她:“那就好,你自己把握好度就行,偶尔也要给人一点甜头的。”

齐兰乖乖点头,然后出去了。



叶卫东回家发现媳妇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大对劲,一问得知她出门遇到了齐兰,他摸了摸鼻子。

“媳妇,我就是无妄之灾,你可不能迁怒我啊。”

简瑶瞥了他一眼,道:“我才是无妄之灾。”

虽然她也没受什么委屈就是了。

简瑶也就嘴上调侃一下,不至于真的生气。

“那我补偿一下你?”叶卫东挑了下眉,意味深长道。

简瑶默默翻了个白眼,冷哼:“你确定是补偿我?”

简瑶在最后三个字上面加了重音。

叶卫东眨了眨眼睛,轻笑道:“应该是吧?难道你不舒服……”

话还没说完就被简瑶捂住了嘴巴,她把胖胖塞到他怀里。“正经一点啊,你儿子看着呢。”

叶卫东低头,对上了儿子黑葡萄似的大眼睛。

“看什么看,叫爸爸。”

“麻麻……”

叶卫东无奈,简瑶没事经常教他们说话,这小子妈妈已经叫的很顺溜了,爸爸却迟迟学不会。

叶卫东喊他们爸爸已经喊累了。

简瑶笑了。

吃饭的时候,叶卫东把他们放进推车里。两个小家伙眼巴巴看着饭桌这边,嘴里喊个不停,显然是馋了,看见他们吃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胖胖和嘟嘟喝了八个多月的奶了,也长牙了,有时候喝奶还会咬到简瑶。

简瑶吃疼的打他们的小手,他们还以为她在和他们玩,开心的不行,尤其是胖胖,还会故意咬她,简直是逆子。

叶母说现在可以适当的给他们吃点食物了,会给他们时不时喂点米糊和蛋羹。

现在奶吃的也少了,再过阵子就可以断奶了。简瑶特别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别急别急,等奶奶吃好就给你们喂鸡蛋羹,现在还烫着呢,你们吃不了。”

叶母吃完饭拿起已经不烫了的鸡蛋羹坐到他们的推车面前,用勺子一口一口喂他们。

叶卫东吃完把碗筷拿到厨房里洗,简瑶把孩子吃完的碗勺拿过来递给他。

叶卫东接过来,洗好碗。

然后抱着孩子出门逛了逛,消消食。

叶卫东一人抱两个孩子,简瑶和叶母在后面慢慢走着。

看到路边的野花,简瑶很有兴致的采了不少。

插了一朵在嘟嘟的耳朵边,她打量了一下。“真好看。”

然后又给胖胖弄了一个,小家伙很敏感,知道妈妈在他脑袋上弄了东西,不住的往脑袋上摸,结果花没摸到,头发却乱成一团。

简瑶吐槽了一句:“小傻子。”然后帮他理了理头发。

胖胖朝简瑶伸出手要抱抱,简瑶连忙跑向叶母。

小胖子虽然肉嘟嘟的抱着挺舒服的,但也挺重的。

抱着走就更累了,这种事还是交给叶卫东吧。

胖胖视线跟着简瑶转移,趴在叶卫东肩膀上眼巴巴看着后面的简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