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合集 > 第7章 鲜切水果和槐花蜜

我的书架

第7章 鲜切水果和槐花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彩最近下班的路上总顺便买两盒鲜切水果带回去。

一盒自己吃。

一盒给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女鬼。

一想起那个女鬼她就来气。

上周五晚上加班加得冒火,结果饥肠辘辘回到家发现冰箱里的鲜切水果消失了。

那么大一盒水果,西瓜芒果和菠萝,就只剩个塑料盒儿。

不,仔细一看,还剩下一小撮西瓜籽堆在盒子的角落。

陈彩暴躁地挠了挠头发,使劲儿回想昨晚自己都干了些啥。

下班,打卡,地铁,买水果,上楼,拿钥匙开门,换鞋,放水果,洗澡,刷牙,定闹钟,睡觉。

她没吃!

她绝对没吃!

就算她吃了,那得熬成什么样的傻子才会把盒子垃圾又放回冰箱啊!

这事儿不对劲。

肯定有人来过了。

陈彩很累,陈彩很愤怒,陈彩有些不安,但陈彩决定先睡觉。

加班可要了老命,就算天王老子吃的她也得先睡觉。

可恶,好饿。

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

第二天是周六,她就算总是加班也还有个完整的双休,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陈彩睡了个自然醒,懒洋洋蜷在被窝里刷了会儿手机,拖到午饭点儿都该过了才慢吞吞爬起来洗漱。

中午点个牛肉盖饭吃吃,嘿嘿嘿,休息日,肉,一定要有肉!

吃完饭,陈彩依稀想起冰箱是不是有盒水果来着,前天的,应该还能吃,吧?

等打开冰箱的那一刻,陈彩终于反应过来。

“我的水果!!!!”

平日新闻里总出现的变态跟踪狂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打了个冷颤。迅速开始检查刚搬进这里就立马安上的电子猫眼的记录。

先看看昨天的,没人啊。

前天,路过了个做清扫的阿姨。

大前天。没人。大大前天,也没人。

这房间在走廊尽头,楼梯在另一边,哪怕是邻居都不会路过。就连阳台也是封死的。

还不放心,甚至查完了这一个月的,除了自己那丧脸外,根本没有别人进入的记录。

得,闹鬼吗?

闹鬼?

上班摸鱼的时候都市传说可没少看,想想那些冤鬼的狰狞,陈彩摸了摸胳膊,想把立起的汗毛抚下去。

别拖拖拉拉夜长梦多了,立马给房东拨去电话,连问候都省了劈头盖脸就问这房子有没有出过事情。房东是个满面油光的矮胖中年人,讲起话来畏畏缩缩的,陈彩很不乐意和他打交道,但好在比较好说话,当初租房时包了物业水电,签得很干脆。

对面先欲盖弥彰地问了几句什么情况,等陈彩把事情一说,立马支支吾吾起来。

还真是闹鬼。

上任租客加班压力太大,有天凌晨在房间里猝死了。

房东强撑着说自己忘了提醒她这事儿,不是故意的,但错在他,作为补偿可以给她免两个月租金。

陈彩无话可说。

这地儿离公司近、地段儿又好、安保也不错、周边外卖还多,真没得挑。

闹鬼就闹鬼。同为社畜,听说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应该不会为难自己。

就是偷吃我水果算怎么回事。

事情搞清楚了,还捞到两个月房租。

陈彩还算满意,决定继续过她的周末。

接下来的日子还算太平。无事发生。

就是水果。

为了保住自己的晚饭,陈彩想出了解决办法,你不是吃嘛,那我买两盒,你一盒我一盒。甚至当晚她还对着房间里的空气说教。

“你死就死了嘛,死了就不用加班了,多好啊,可你吃我水果算怎么回事啊,我加班很累的,吃饭太撑得慌睡不着只能吃水果,你体谅体谅我,我今天买了两盒,你一盒我一盒,别抢我的了好不好?拜托拜托。”

空荡荡的房间里当然没有回应。

嚯,这场面,有点神经病。

算了,意料之中。

陈彩摸了摸脸决定先去洗澡。

也没人教过她怎么跟女鬼打交道啊。

陈彩洗完澡,一边擦头发一边往外走,眼角里扫见桌上少了东西。定睛一看,哟,可以啊,这会儿就吃完了,挺好。

留了一盒没动,还蛮乖的嘛。

从此陈彩过上了和女鬼和平同居的生活。

有时候活儿干完了下班早,她也会动动心思玩儿一玩儿,比如换着花样买水果,今天芒果换成梨,明天再把梨换成苹果。渐渐地,陈彩发现女鬼居然有明显喜好,不喜欢的水果经常只啃了几口就都剩下,陈彩看着那苹果块儿上的小牙印简直要笑出声。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吃苹果?

有女鬼在,陈彩的日子居然过得比之前都安心。

自从毕了业朋友都各奔东西,再加上经常加班总错过各种聚会,导致除了偶尔的社交网络新动态下的点赞外很少能和朋友联系。有这女鬼在,就好像房间里多了个不会讲话的伴儿一样,真是不错,所以她经常对着空气讲话也很合理了对不对。

女鬼好像只能勉强移动轻的东西,比如外卖盒的盖子之类,而且续航能力极差,动一次得歇大半天,所以写字什么的就当然是不行了。

第一次偷吃那回,开个冰箱门估计也是馋得不行拼了老命了吧?想想那场景,陈彩不由得憋了笑。

又这么过了一个月。

有天下班陈彩发现房间有一条用纸巾撕碎铺出的路线,从门口延伸到到厨房的里面。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谁的杰作。

但是,她想干嘛?

陈彩顺着纸屑走进厨房,发现厨房一角的顶柜上正系着条纸绺。

那个柜子太高了,她又懒,还不爱做饭,自从住进来就没打开过。

陈彩搬来凳子,踩上去打开橱柜,发现柜子里摆着个纸箱。搬下来打开,里面摆着好几瓶澄黄的液体,以及一些没开封的调味料和酵母小苏打之类的东西。

陈彩把没标签的瓶子拿出来晃了晃,稠稠的,费了一番力气拧开,哦,是蜂蜜,这香气,应该是槐花蜜,她以前吃过几回,还可以。刚想把瓶子放回去,就看见箱子边边还塞着几张纸,打开是很多手写的菜谱。字迹笨拙,歪歪扭扭,里面有很多错字,甚至还出现了几个拼音。

她记得女鬼生前应该是个做文字编辑工作的,想必这不会她的笔迹。

家人吗?

她母亲?

陈彩暗暗叹了口气。

她把箱子恢复原样又合上,不知道是想让她做什么,只能对着空气问问女鬼。

过了好一会儿,她看见箱子又颤巍巍被掀开,里面有瓶蜂蜜似乎晃了几晃。

“这什么意思啊?槐花蜜?自家弄的?给我了?是给我的话你再晃一晃,我别会错意直接吃掉了。”

一片寂静,又等了很久,瓶子终于动了。

“谢了啊,算你有良心,不白吃我水果。这是你母亲给你寄的吧?哎。下次你想吃什么水果想办法告诉我,给你买,水果能值几个钱,这蜂蜜可稀罕多了。”

柜门上的纸绺轻轻摆了几摆,算作回应。

蜂蜜拿来拌水果,似乎很不错,再加上酸奶,嗯,连女鬼都吃得慢了很多。

陈彩为了吃掉那些蜂蜜,居然开始做饭了。

咖喱里放一点,吐司里抹一抹,炒菜时滴几滴,煮粥还和一和。

再看看菜谱,晚饭丰富许多,吃不了就装好第二天上班带走。

女鬼能吃一点点其它食物,但仅限一点点,似乎还是更偏爱水果。

“可真够挑食的你。”

但一人一鬼总归食量有限,也不能顿顿吃,所以大半年过去那几瓶槐花蜜也还是没能吃完。

陈彩很理所当然地和房东续了租。

吃完了蜂蜜陈彩又买了新的。

槐花蜜,椴树蜜,百花蜜,荔枝蜜。

一瓶接着一瓶。

房租也续了一轮又一轮。

最后干脆软磨硬泡和房东商量着分期买下了这一人居。

就这样,陈彩买着水果,吃着蜂蜜,在这房间里和女鬼过了一年又一年。

陈彩偶尔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邪,怎么会住在这里就从没想过离开。

但一想起那苹果上的小小牙印。

算了。

这样也挺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