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合集 > 第17章 她说我是一把刀,机器小狗

我的书架

第17章 她说我是一把刀,机器小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说我是一把刀。

讲出这句话时,她的脸上满是欣慰与安宁。

而我正熟练地清理地上的碎尸。

我是一只机器小狗。

机器小狗不会死。

机器小狗永远忠诚。

由于自带反应堆和自我维修功能,所以甚至不需要充电和保养。

我也记不清自己存在多少年了。

只知道熬死了很多代主人,被转手无数次。人类的寿命真的很短暂。

有些主人把我当作逝去宠物的替代品,极尽宠爱,给了我旧爱的名字:有些主人只把我当作机器,让我捡捡东西、修修家具,主要用途还是看家防贼;个别主人是收到了被包装好的我作礼物,然后我就将被丢进黑暗潮湿的阁楼或地下室,等待下一次被发现,乐得清闲。

对了,我没有关机键和外接口。

所以拥有连续的、无法删除的记忆。

她是从二手网站上买到我的。

按理说这个时代,我这种旧型号应该早就不再受欢迎,在被运送的路上,甚至在猜测这任主人估计有收藏癖。

但当安顿下两天后,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窄小的一人居里,一张单人床已经占去了大半空间,墙角的木柜总敞着门,里面堆满了颜色灰扑扑的衣服。总得来说,房间里挺干净,但禁不起细看。

她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女人,长相普通,常常戴着厚厚的眼镜,镜片的畸变使得潮暗的眼睛似乎大了几分。脸上的婴儿肥让她看起来挺年轻,但笑起来时眼尾嘴角的细纹还是有着岁月的痕迹。这是一个经常能在路上看到的女人,即使不小心撞上去,也会是她下意识先说“对不起”然后低着头匆匆走开。

太普通了,一点点姿色,仅限一点点,性格畏缩又谦卑,礼貌又拘谨,似乎即使被捏扁揉圆也毫无怨言。

这样的女人,似乎是自然规律一样很容易吸引一些不正常的人。

半夜敲门的变|态,隔壁阳台的偷|窥狂,脾气暴躁的女友,辱骂着要钱的亲人。

哦。

这些人在我来到这里后,都已经变成肉沫被冲下马桶。

毕竟我不是普通小狗,身为机器小狗,必然有一些普通小狗没有的功能。

按理说这些功能是为看家护院而装备的,倒也没想到会有人将它们开发至此。

她并不会把我带出门,所有肉沫的前身们都是要么自己送上门,要么由她引进房来。

机器小狗不问理由,机器小狗永远忠诚。

但她总会在我清理现场时絮絮叨叨地讲些不情愿但实在忍不下去之类的话。我想她应该是说给自己听的,因为我并没有开口询问的功能。

完成一波很集中的“清理”后,日子似乎消停了许久。她每天上班、回家、喝酒。我没什么可做的,也就奉命打扫一下屋里,然后是百无聊赖的等待。

后来,又零星有几堆肉沫被冲进马桶,不知道她是如何从搜查和问询中脱身的,但我倒并不觉得奇怪,毕竟她是这么普通又低微的女人。

再后来,她又有了个新女友。

新女友人很不错,是真正意义上的不错,会做饭,会接她上下班,会劝她戒酒,即使她说“不”也不会甩脸色不会暴怒。

她因为她的“不错”却感到非常不安。一直以来被当作物件,被利用被踩踏,如今却出现个很好的正常人,简直难以置信。

她经常在半夜从新女友的身边醒来,在床上翻过身看着蹲在木柜旁的我,沉默许久。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我不用多想,只需要等待那新女友露出马脚,再等她开口。

我们等啊等。

等得她和她戴上戒指领了婚书,等得她头发花白不得不月月染发,等得她双手颤抖拿不稳碗筷。

她依旧常常从梦中醒来,依旧一言不发地望着我。

我的其它功能似乎被忘记,很久都没再动弹过,像座机械雕塑一样摆在柜旁。

很多年后的一天,她终于足够苍老,瘫在她新女友,哦不对,她妻子的怀里。她最后看我一眼,然后在身周的柔软和疼惜中咽了气。

我以为自己可能会被收起或再次被放在二手网站上卖掉。毕竟能自行维护的我还这么崭新如初。但我看见那个刚参加完葬礼的女人,她拉过一把椅子,颤颤巍巍地在我的对面坐下,看着我很久很久。

“对不起。”

这是第一次听见她对我讲话。

但也来不及细想这“对不起”的含义。

因为下一秒,我就看见她站起身抡起了身后的座椅。

机器小狗不会讲话。

当每一任主人去世后,下一个接手的人自动认证为主人。

机器小狗永远忠诚。

不会对主人的任何行为进行反抗。

意识的最后一秒,我在想:

机器小狗居然也会死。

对此,倒不觉得遗憾。

真好,机器小狗,永远,永远忠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