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00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旭不答,他的不答,亦是答案。

虞紫鸢也不气,因为本身这件事,可大可小,端看她怎么处理。

赌博这件事,本身没什么,但要看你对“赌”这一字有什么认知。

旁边看戏的温晁脑袋一歪,慢悠悠的打个哈欠,他在没听到温旭的哭声就要无聊的睡着了。

“赌无大小,久赌必输。”虞紫鸢说完这句话,温旭红着眼睛抬头看她一眼。

原本黑白分明的眼角眼尾晕上一抹红色,但仍是明明白白的表达出他的意思。

他知道,而且,他只赌了一回,还赢了。

“今天你能因为一块黑矿石就跟人家赌,明天就能因为别的跟人赌。”

温旭想要反驳,虞紫鸢平时虽很少打骂他们,但他和温晁却不敢惹她。

因此温旭张张嘴,又憋气闭上了。

虞紫鸢看见了,可她视而不见,继续说道:“今天你的赌注是玉,明天你的赌注就有可能是你的命!”

温旭抬眼,而后闷声说道:“我才不会。”

“那今天为什么会呢?”

“那是因为、因为……”温旭是个聪明的孩子,平时不显,但正经论事的时候,原本的内慧一下就剖开了。

“因为什么?”虞紫鸢又抬手倒杯水,压下喉间的反胃感,和刺痛的脑袋。

轻轻抿一口凉水,无心在这事上磨蹭,决定速战速决,“因为你输得起?”

温旭诺诺不语,因为虞紫鸢说的对。

“所以,你赌赢了。”虞紫鸢强压下脑海中因头疼出现的眩晕,喝了一大口凉水。

“可是,等对方的赌注诱惑到你,而目的就是为了你的命。”虞紫鸢顿了顿,“那时,你,赌,还是,不赌?”

虞紫鸢咬咬牙,被这头疼扰的心烦意乱,“赌,有一半的可能,不赌,可惜。”

虞紫鸢瞥了一眼温旭,“你说呢?”

温旭脸色有点发白,他懂了阿娘口中的言下之意。

等对方的筹码加到他拒绝不起,惟有抱着侥幸的心理一赌,可对方的都已经明确表示要他的命,又怎么可能让他赢呢?

就像他赢得那块黑矿石一样,如果不是因为阿爹中途过来寻他,又在他身边站着,那依靠黑矿石赚钱的人又怎么可能作弊?

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认赌服输?

虞紫鸢看他懂了,也就懒得理他了。

不过,这一会头疼,看这臭小子不顺眼,因此,“懂了一会就去你爹那领罚去吧!”

“噗!”旁边传来一道幸灾乐祸的喷笑声,不用看就知道是温晁那小子。

他跟温旭两兄弟,像是前世有仇一样,不然一定就是谁刨了对方的祖坟!

虞紫鸢:嗯?怎么感觉这形容,又哪里不太对?

别人家的兄弟姐妹不说相亲相爱,也绝对没有他俩这只要私下一见面,不是温晁哭就是温晁哭,温旭顶多脸上多几道印子。

哥俩个在她面前装的像那个样,一脱离她的视线,呵,都恨不得对方原地爆炸。

“温晁。”

“阿娘~”开心的温晁声音里带着甜,听着就让人感觉黏糊糊的。

“从明天开始,再敢逃课。”虞紫鸢摁摁额角,不明白脑海中怎么突然多出一段今天“早上”的记忆,胀疼胀疼的。

“腿打断。”虞紫鸢还是那个语气,话就不是那么温和了。

闻言温晁的脸立马就变了,那小脸耷拉的,蔫叽叽的。

虞紫鸢顺手取下架子上的披风,往身上一披,推开门,迈过门槛,脚下不停。

没走两步,身后屋中就传来温旭放肆的笑声,听着笑的都要变成鸡打鸣了。

没过一会,就变成了兄弟俩打架斗殴的声响。

虞紫鸢摇摇头,都已经懒得管了,反正到最后也是温晁被打哭。

然后温晁歇一会后哭着去找温若寒,温若寒听取意见,罚了温晁认为最难熬的抄大字和背书。

再然后就在旁边看着温旭乖乖写大字,看着看着就喜笑颜开。

等到下次,还是如此重复一遍。

唉!

她怎么就生了这两个憨憨儿子啊?

明明、……兄妹俩也挺好的啊,一定都是因为温若寒!

小赌饴情,大赌乱性。赌无大小,久赌必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