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01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晁撇眼一看,赶紧麻溜的爬起来,一抹嘴,就开始眼泪汪汪的跑过去抱温若寒大腿。

“阿爹——温、”温晁嗓音嘹亮、泪眼婆娑的跪坐在温若寒腿边,力求让这一切都表现的那么自然。

比如自己这个受害者受了多大的委屈。

“噤声!”可惜温晁才开嗓,就被温若寒一屈膝,膝盖顶着温晁的脑袋,语气低沉的威胁给噎了回去。

“嗝!”温晁仿若言出法随一般,立马收声,奈何收的太急且突然,就开始打嗝了,一个嗝一个接一个的嗝。

温若寒似不忍直视的用眼角余光瞥了温晁一眼,其实心里也的确是在想:看这没出息的样子,出去可别报我大名!

嫌丢人!

温晁看着他爹那个嫌弃的样子,嘴都不带撇一下子的,而是一边打着嗝,一边从他爹腿边爬开。

爬没两步远,就跪坐在那里,继续一个嗝接一个嗝的打。

同样瘫坐地上眼含热泪的温旭,看见温若寒嫌弃温晁,倒也没嘲笑他,毕竟他爹一视同仁,公平的很。

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他爹都嫌弃。

不过他们两个都习惯了,反正他不敢在阿娘面前作那副样子。

温若寒不知背后的两个讨债鬼心中正在想什么小九九呢,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你见过哪个孙猴子能翻过如来的五指山?

而且这俩?

呵!

温若寒扯开披风的系带,轻轻的把披风从虞紫鸢身下抽离,把散落的头发拂到一边。

再整了一下往上秃噜的衣摆,而后用薄被一角盖住肚子,

一切整完之后,温若寒站在那里看了几秒钟。

然后左瞅瞅右看看,上瞧瞧下翻翻,最后在床底下,找到了那个沾了一点灰尘的“玩意”。

温若寒拿着那个用棉花塞满,虽奇形怪状,但圆滚滚的玩意儿。

露出一个邪魅狂狷(bushi)的笑容。

“啧!”温若寒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再忍他一忍,毕竟珠珠睡觉的时候,搂不到东西会睡不安稳。

仔细的拍了拍灰,除了力气大,其他一切没毛病。

温若寒把那个东西,放在虞紫鸢触手可及的地方。

接下来就是处理这两个臭小子的事情了。

不过走之前,温若寒总感觉有点儿心慌。

温若寒心想,可能是因为珠珠怀孕,他心里没底儿而已,因此,倒也没往其他地方多想。

不过因为那丝心慌,迫使他去用手背摸了摸虞紫鸢的额头。

虽然修真人是很少有发烧风寒的症状,但如果真的受伤、生病,还是会有的。

掌下如常的温度,让温若寒心里莫名的好受了一点。

正文完。

!!!高能预警!!!

以下文字如有不适,请速退出,因为蠢作者也不知道自己码出了个什么玩意儿。

本来是打算写个小剧场用来当做回礼的,结果看这个糟糕的样子。

也没脸当作回礼了,就发出来吧。

你们看看就行了,不要骂我。

如有不适,请光速退出。

抱奇形怪状圆滚滚枕:“本宫已经不是之前的抱枕了,本宫现在是,钮枯禄枕!”

温醋坛子若正宫寒:“呵!”

“本宫跟你讲哈!你不在的那段日子,姐姐每天[重音]都是抱!着!我!睡!的哦~”

“[咬牙]呵!”

“哎呀~[做作]你还不知道吧,我是姐姐亲手缝制的哦~[展示自己身上“精致”的针脚]”

“咯吱咯吱——[磨牙]呵!”

“姐姐也真是的,我劝姐姐雨露均沾[多做几个抱枕],可姐姐,偏宠我一个!嗨呀~”

“……”硬了,拳头硬了!

“哎呀,你怎么不说话呀?你不会生气了吧?”

“……”三。

“本宫也啥坏心眼,只是说话性子直而已~你可不要介意噢~”

“……”二。

“你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一。”

“啊?”

“刺啦——”

虞红颜祸水紫鸢:“什么声音?”

定睛一看,破案了。

“温若寒!你赔我的抱枕!”

温假装乖巧若试图逃避责任寒:“……”

幕后

“嘶—”虞紫鸢含着被针扎了第亿下的指尖。

“这个温若寒,不知道这玩意有多难搞吗!唉!”

“这俗世间的女子,也是真的厉害了。”虞紫鸢看着自己手下七歪八扭,还不如蜈蚣的的针脚,禁不住感叹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