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任小念丁公公 > 第五十五章 鲍鱼捞饭(2)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 鲍鱼捞饭(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挞拉着尚游,去到甲板上比试拳脚功夫,敛息屏气似个和尚一般盘腿坐在甲板上许久的杨非劫充当裁判。

  他非凶神恶煞,也非冷漠无情,是心里太苦了,苦得许久说不出话来。

  这两天有了张挞和尚游这两个豁达随性的同龄人相伴,元气恢复了不少。甚至有一次,他们饶有兴致地,望着天边明月,品评起了船上几位少女、少妇们的姿容身段。这一出鉴美环节的主导,自然是那见多识广,词汇甚丰的尚游。他的两个听众,一个萌眼直愣,一个嘴角苦笑,时不时地附和着几句,驳怼几句,声气十足。

  呵,男人之间的友谊。

  任小念透过窗户瞧了几眼,便再没兴趣。

  杨非劫与尚游是同龄人,她,也能看得出来,张挞实在是……唉,差的太远!

  因而不由感叹,椰岛内外,两方天地,在她赖以生存的“厨艺”一技上,到了泱泱大明的土地上,够不够看呢?

  就在这时,任小念恍然觉的一阵阴风从眼前飘了过去,抬头看时,却什么都没发现。

  莫名,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了心头。

  但她做饭便是做饭,断不会被旁人、旁物、旁事影响,中途溜了神儿。

  她做饭时的状态,就跟杨非劫练剑时一模一样,两个字形容便是:专注。

  再说她手上这八只鲍鱼已认真清洗一番,微微一笑,心里念叨着:先善待它,然后吃了它。接下来,取过趁手的小饭匙。只见她一手稳定鲍鱼,一手将小饭匙从肉和贝壳间刮进去,轻轻松松地,就切断了贝柱,把鲍鱼肉分离了出来。

  这鲍鱼的内脏海藻味极浓,非一般人能受得了的,但它又是鲍鱼鲜美味道的源头,因此,她遵循《调鼎记》上的料理方法,将内脏暂且留着,再加入葱姜段,用干煎的方式,将其煎到有点焦脆。

  随后,她倒入从阿盈那儿借来的一小盆猪骨汤,炖上片刻后,将鲍鱼捞出,与米饭、西蓝花一同摆盘。

  这个时候,再在锅内倒入蚝油、生抽、料酒及少许白糖,搅拌均匀,生小火儿煮上片刻。与剩下的汁把葱姜段捞出,加水淀粉勾芡后,浇在摆好的米饭、西蓝花和鲍鱼上。

  “小念,今晚上做什么好吃的呢?”

  “鲍鱼捞饭。”来人是尚游,任小念也不跟他客气,“已经做好了,八份!你端进去吧。”

  话说这七公主的小饭桌上,原本固定就只有她与她的随从(小念、沁儿、张挞、陶骧)五个人,每顿四菜一汤。但过了不久,其他住户被任小念厨艺和小饭桌上的热闹吸引,,便也经常过来蹭饭吃。

  首先是秋夏子,也就是岳夫人,当天与大伙儿混熟后,一到开饭时候,便赖在这儿不走了;接着是她的婢女阿盈,在给船上交足份银钱的行客炖完大锅饭后,也来小饭桌上凑热闹;再接着是她的保镖尚游。

  他的顾主——秋夏子给钱也管吃,他自然是挑好的、挑贵的吃。

  于是乎,小饭桌上的常客越来越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