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没想当大网红啊 > 第164章:脑瘫高管、建不起来大家都别建。

我的书架

第164章:脑瘫高管、建不起来大家都别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互动交流只是个开始,秦亦程想不通拳头为什么后续把全员聊天给关了。这就跟考试考了一百分,却没法炫耀一个道理,很令人费解、纳闷。

  同时也少了点乐趣,虽然这些乐趣中含妈量极高。

  xiaoali的虽然屏蔽了垃圾话,却没法屏蔽ganke。

  秦亦程跟宁子瑜双排、中单男刀、打野蜘蛛越一个金克斯的塔轻轻松松,从开始越塔到结束。

  他都十三级了,xiaoali才8级,高地塔都不敢出,闻个经验都是犯罪。

  就这样,一局游戏二十分钟结束。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秦亦程看了眼姚玲打来的:“喂,姚姐。”

  “忙吗?”

  “打游戏呢。”

  “你们那边有个商演要不要参加?”

  “哪里的商演活动?”

  “MIU CLUB。”

  秦亦程眉头一挑:“酒吧啊?”

  “对,出场费五十万。”

  “MIU CLUB我熟悉,就在环凯瑟琳广场那里,你把时间告诉我吧。”

  对于酒吧秦亦程并不抵触,没什么看法。

  只要自己女人不去酒吧就行了,其他女人他管不着。

  姚玲说道:“明天晚上八点半到十点半,两个小时,到那边后你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就行。”

  “好,我明白了。”

  “行,那就先这样,你玩吧。”

  “拜拜。”

  挂断电话,秦亦程说道:“褚采薇,明天晚上我有活动。”

  “什么活动?”

  “接了个酒吧的商演,八点半到十点半的,两个小时。”

  “加油。”

  秦亦程好奇道:“你怎么没点反应?”

  “啊?”

  褚采薇愣了下:“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吗?”

  “我去酒吧啊,我长得这么帅,到时候如果有富婆、有妹子对我图谋不轨怎么办啊?”

  “咯咯、我相信你呀,情侣之间不就应该相互信任吗?”

  褚采薇说道:“而且我觉得你不会这么对我的。”

  “怎么对你?”

  “就是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好家伙,原本我想干点坏事,现在被你这么一说都有点愧疚了。”

  “你敢!你十一点不回学校我就去找你!”褚采薇瞪着他。

  秦亦程笑而不语,这都没结婚呢就感觉过上了婚后被管束的生活了、话虽如此,但这样的感觉挺不错,最起码有人关心有人管。

  这种感觉他并不讨厌。

  跟宁子瑜打到十点的游戏,本来想直播的,看了眼时间也不早了,干脆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跟褚采薇开着视频聊天。

  “宝贝,我想你了。”

  褚采薇眼眸眯成了月牙儿:“是想我了,还是有其他想法?”

  “都有,想死你了。”秦亦程暗示起来。

  “色狼~”

  褚采薇表情古怪:“不过不行哦~我亲戚来了呢。”

  “晦气。”

  “傻子,嘿嘿~”

  打了会情骂了会俏,秦亦程雷达扫广告。

  其实很多广告接来接去,他发现游戏开发商是真他娘的有钱,果然羊毛出在羊身上。

  一个手游广告二十万,这不使劲的薅?

  ———————————————

  周六周日过的挺快,今天又要开学了。

  视频又因为网络波动挂断了,电信的网络信号现在是越来越差了,不过依旧比移动好。

  移动移不动,联通联不通。

  说来说去电信还是全靠同行衬托。

  「提示:你的粉丝量突破1700w,获得‘白银礼盒’一个。」

  「提升:本次广告费税后收益、十倍返利总计获得130w元。」

  每天睡醒一百多万到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今天带你们体验长长见识。

  秦亦程躺在床上打开汽车之家,看着法拉利型号。

  法拉利最好看的车型就488和sf90了,不说谁最好看,只能说各有特色,毕竟是这种见仁见智的事情,而且每个人的审美都不一样。

  关键是法拉利sf90目前没上市呢,得到20年才上市,他想买也买不到。

  事实上,488能否顺利买到他都不确定。

  因为法拉利订车要提前1-2年,除非他跟四儿子店沟通,联系近期交付的车贩子,这样的人真不少。

  这款车的正常裸车价为408万元,购置税预计需要30万元,加上上牌、保险等相关费用裸车的落地价大概在450万元。

  这只是基础,还需要选配。

  也就是说,这辆车落地上路最起码要五百万。

  以前奔驰宝马是梦想,现在法拉利都敢想了。

  思绪电转之际,新媒体跳出来个弹窗新闻。

  秦亦程一看是关于特斯拉的,仔细看了起来。

  特斯拉的态度看似很诚恳,其实是在推卸责任和拖延时间,并没有承认车辆存在问题。

  陶琳的名字再次映入眼帘,秦亦程有点印象,且很深刻。因为这位国内特斯拉女高层,其实就是个脑淤血。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再次将舆论引向了另一个方向,估计够特斯拉喝一壶的了。

  这时,秦亦程听到开门上。

  他爬起来洗漱:“回来了啊,怎么样?”

  秦正信背着一大袋子东西说道:“大舅公公他们那边的蔬菜。”

  “带了只鸡回来,本鸡有营养,中午炖了给你撕了吃掉?”梁雅香问道。

  “行啊,反正我上午不出门。”

  “今天不跟采薇出去约会了?”

  秦亦程将漱口水吐掉:“她睡懒觉呢,对了,那边事情解决了吗?”

  “没呢,那边情况有点复杂,现在农村建个房不容易,不给批土地。”

  “那怎么建?”秦亦程满脸问号。

  秦正信说道:“政策还没有全部落实,农村那边都赶着建起来,都想着过几年要拆迁了,拆迁多分点钱,现在有的人家里家具都打满了;不过大舅公公那边建的稍微有点晚,村委会那边让他先盖着,反正老房子也拆掉了,不然没地方住。”

  “我跟你说,为了点土地面积平时和睦的邻居吵得跟个鬼一样,甚至要动手,嘴脸一个比一个丑恶,说什么远亲不如近邻,狗屁。”

  梁雅香摇了摇头:“听说一些建起来的邻居暗地里偷偷举报你,就是不想让你建、你看看现在的人心眼有多坏!”

  “拆迁都是钱啊,肯定得吵,见不得你好的人也多得是。”

  秦正信又说道:“现在就一个准建证难办,有关系的好办没关系的难办,明白了吧?”

  “嗯。”

  秦亦程轻轻点头,这个道理他懂,有关系肯定好办啊。

  有人脉跟没人脉,完全是两码事。

  别人一个电话的事情,你却要幸幸苦苦跑断腿,甚至到最后还不一定能办成。

  “没关系也没事,说起来也简单。”

  “怎么说?”

  梁雅香知道秦亦程鬼点子多。

  秦亦程笑了笑说道:“不给建就打电话举报到市立啊,别人能建我不能建我不举报吗?要么大家都别建,要么就都建起来。

  不给建明天就让市里开着挖掘机去,把那些建好的全部给推掉!”

  做人有时候就需要狠一点,否则别人都觉得你好欺负。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