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召唤成神记 > 第二十六章 老白说我好难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老白说我好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悦来客栈。

  这是一处占地比较大的客栈,而且客栈修饰看起来比较奢华,比起一般的小客栈要高档的多。在京城里能够开的起这样的客栈,说明幕后的老板也不是一般人。

  起码,家底丰厚。

  此地离陆长风的静心茶馆不远,所以,很多时候陆长风和白展堂都是在这里用膳。

  客栈不小!

  一进入其中,入眼的便是一楼的大厅。

  看那模样,就知道这里是一般寻常人吃饭的所在了,普通老百姓在此吃喝,一般的江湖人士也是在这里。

  二楼是雅间,也就是包厢,环境相对优雅,而且在二楼的位置,推开窗户可以看到街上的全貌。

  适合监视,偷窥,狙杀,风花雪月等等……

  三楼是客房,用来招待哪些外地的江湖人,进京赶考的书生和行商的旅人。

  菜好,酒好,客栈的生意一直不错,到了饭点正是热闹的时候。

  陆长风和白展堂来到这里的时候,随意的看了一眼,发现大厅里的位置已经所剩不多了,客人中以江湖人居多。

  什么金丝大环刀,什么乌木棍,什么利剑啥的各式各样的武器,十八般武器几乎都可以在这里看到。

  小二迎了上来,一看到是熟人,更为热情了。

  “陆公子,你来了?”

  陆长风点点头,小二接着道:

  “今天一楼差不多客满,二楼还有一个雅间,陆公子要不要去二楼雅间用膳?”

  陆长风看着一楼还没有人坐的一张桌子指着道:

  “今天就不上去了,那里还有一个位置,我们坐那里吃就行。”

  “好的,陆公子请。”

  陆长风和白展堂走到了课桌边坐了下来,小二用肩上的抹布又擦了一遍桌子,边擦边问道:

  “陆公子今天想吃什么菜?”

  “五斤牛肉,一只烧鸡,一个糖醋排骨,两样青菜,另外上一壶女儿红。”

  “好的,陆公子请稍等,酒菜一会就上来。”

  陆长风淡然的点点头,端起了桌面上白展堂刚满上的凉茶慢慢的喝了起来,小二朝后厨走去。

  混江湖的大多文化水平都不高,其中不少人大字都不认得一个,所以,大厅里只要有江湖人在喝酒吃饭就平静不下来。

  难听点叫粗鄙,好听点叫江湖中人不拘于礼节。

  “他奶奶的,这半年多老子不知道受了多少那帮官差们的鸟气,闹了半年贼至今没抓着,倒是时不时就找老子的麻烦。”

  “不止是你,但凡是因为偷东西被抓的都被官差查了好多遍,有点名头的家里不是被拆了墙,就是被锹了地砖,就差挖地三尺和掀屋顶了。”

  “我还听说了,那些有钱的大户一到晚上人人自危,不过,贼是没抓到,抓到奸的倒是时有发生。”

  哈哈哈。。。

  大厅里众人顿时爆发出了肆意的大笑,女子地位低下,只要有钱,没有人会在乎你娶几个,所以,不少富家子弟有大房,二房,三房,四房......以及填房。

  女人多了,照顾不过来啊。

  尤其是上了年纪之后,有心无力。时间长了,难免有人耐不住寂寞。

  这样的丑闻不算稀罕事,就是这半年多的时间被抓出来的,人数多了些。

  民不与官斗,自古以来都是如此,其中不乏有人迎难而上,基本上都是以悲剧收场。

  个人武力再强终究有限,官府有钱,有权,有兵,有将。

  这也是江湖人再嚣张,也会卖官府三分薄面的原因所在。

  酒菜上来了,小二没有立刻离去,候在陆长风旁边笑着问道:

  “陆公子还有什么需求尽管提?”

  陆长风抽出了一双筷子,夹起了盘子里的一片牛肉道:

  “暂时就先这样吧,不够我们再点。”

  陆长风很能吃,他的饭量是一个壮汉的三到五倍。因为他能将食物快速的转化为气血来提高力量和肉身强度。

  小二离去后,陆长风望着白展堂调侃道:

  “老白,没想到你还有这功能,看来,那些人要感谢你啊!”

  白展堂听到陆长风的这句话,突然感觉自己杯子里的酒不香了。

  管他什么事?

  他就是过路,偶尔在不起眼的角落欣赏一下。

  陆长风兴致勃勃的边吃边听大厅里的人肆无忌惮的谈天说地。

  “你们猜这个贼到底是什么来路?”

  “反正挺厉害的,天罗地网,龙潭虎穴,进的去,出的来,轻功一流,就是不知道人长什么样?”

  “贼就是贼,我看也厉害不到哪去,被发现了还不是像老鼠见了猫,溜的那叫一个快。”

  “就是,藏头露尾,上不了台面,比起江湖上的那些名扬四海的大人物差远了。”

  陆长风看着白展堂似笑非笑的道:

  “老白,说你呢,说的一无是处,你竟然能咽下这口气?”

  白展堂突然感觉自己没胃口了,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你怎么不吃了?这么好的菜,你不吃我一人可要全吃光了。”

  “少爷,我胃疼。”

  陆长风大笑了起来,白展堂可不是胃疼那么简单。

  这孩子心里在流泪!

  “悬赏通告上写了,如果谁能把这个贼抓住送去官府,官府赏黄金万两。”

  “这个消息不但在京城里传开了,就连其他地方也传来了。”

  有人冷哼一声道:

  “等着吧,相信很快就会有一批真正的高手赶来。”

  “不管他是谁,绝对嚣张不了多久了!”

  “闹的这么大了吗?”

  陆长风眉头微皱,他在想还要不要让白展堂继续。在陆长风的记忆里,这个世界明面上的高手不多。

  陆竹应该是最强的,可他已经死在了细雨的剑下。至于隐世的高手有多少?陆长风真的一无所知。

  摇了摇头,陆长风继续调侃白展堂道:

  “老白,你涨价了,原来是一万两白银,现在是一万两黄金。”

  白展堂脸上的肌肉抖动了起来,苦笑着低声道:

  “少爷,我好难啊!这两天晚上出去,还没下手就被人十几个护院拿着弓箭射,如果不是我轻功好,我这条长满了长毛的飞毛腿就保不住了,这活没法干了!”

  陆长风想了想,道:

  “要不你离开京城,去其他地方试试。”

  白展堂的任务就是想办法弄到黄金,陆长风都亲自动手了。让他无所事事,别说门了,窗户都不给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