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召唤成神记 > 第五十章 你做梦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你做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长风知道,江阿生很为难,很纠结,只要他还不能解开心结,他就跨不过那道坎。

  说来,和陆长风无关。

  这是江阿生和曾静之间的问题。

  “一走了之,看似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你甘心吗?人啊,放不下过去,必然错过未来。”

  陆长风问,也给出了最后的忠告。

  “放不下过去,必然错过未来!”

  这是一句值得让人回味的话,听到这句话的江阿生沉默了半分钟的时间,他在心里反反复复的问。

  “我和她之间真的可以有未来吗?”

  却得不到答案。

  陆长风又提起了自己刀,走到了开阔地练了起来。刀法不是一蹴而就,它需要的是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

  烈日下,陆长风古铜色的皮肤被晒的通红。他仿佛一点都没有察觉,练刀中的他很认真,很专注。

  但陆长风的刀法在江阿生眼中没有一丝出彩的地方,平平无奇,看了一眼就能被记住大概,这让江阿生很疑惑。

  白展堂走到了江阿生身边问道:

  “是不是觉得我家少爷练的刀法太过简单了?”

  江阿生如实的点头。

  “刀法是杀人技。”

  白展堂解释道:

  “武学虽然有高低之分,可再差劲的刀法也能达到杀人的目的,基础的刀法练上几年,一样有不可估量的威力。”

  江阿生略微震惊的盯着白展堂,感慨道:

  “大道至简,想不到连你在武学上都有这么高的见底。”

  白展堂拍了拍江阿生的肩膀道:

  “这不是我说的,是我家少爷说的,我就是一个贼,不会刀法也不会剑法,更不喜欢每天打打杀杀。”

  贼?

  江阿生突然想到了什么,望着白展堂诧异的道:

  “你就是那个被官府悬赏了两万两黄金的大盗吧?”

  “不是。”

  白展堂连忙否认,却让江阿生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他没和陆长风交过手,可从陆长风练刀的过程来看。

  他未必是陆长风的对手,陆长风的刀法虽然简单,可自然,流畅,如同行云流水,由此可见,陆长风在刀法已经有了很深的火候。

  白展堂又是被重金悬赏的大盗,其他人江阿生没见到,但必定有过人之处。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江湖势力?

  敢于虎口拔牙,无法畏惧。

  江阿生对陆长风背后的势力充满了好奇。

  天黑之后,星罗满布。

  地面上被晒的滚烫的石头上还残留着温热,夜风吹过,三人的黑色的长发在风中肆意的飞扬。

  身穿黑袍,手持长剑的转轮王曹锋一步步朝着三人走来,星光黯淡,他仿佛融入了这片夜色里。

  他的脚步很轻,却异常的坚定。

  “来了!”

  陆长风的话音落,三人相互望了望,目光同时注视着黑夜里的正前方。在他们的前方,转轮王依然出现在视野中,走到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转轮王的目光冷冽,打量着面前的三人,他对三人有着浓重的兴趣,这些年敢明目张胆的和黑石做对的并不多见。

  何况,他们不但调查出来了自己的背景,而且,从自己手中拿走了半具罗摩遗体。

  半晌,转轮王曹锋先打破了平静的夜。

  “陆长风?”

  陆长风点头。

  “一直暗中与黑石为敌的就是你?”转轮王问。

  陆长风再次点头。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不像你,纵然权势滔天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听闻陆长风的话,转轮王曹锋掀开了头上的连衣帽,可他没有摘下自己的假胡须,即使他知道自己是太监的身份已经暴露。

  “罗摩遗体在你手中?”

  陆长风似笑非笑,反而用带着奚落的口气认真的道:

  “在,不但你手中的一半在,细雨手中的一半也在。”

  转轮王身躯一震,双眼中散发出了炙热的光芒,即使在黑夜中,也无法掩饰他双眼中对罗摩遗体无止境的欲望。

  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罗摩遗体,他离实现自己的夙愿只有一步之遥,这个距离是他极度渴望的。

  听闻陆长风的话,转轮王曹锋几乎要按捺不住自己,迫切的想要把罗摩遗体占为己有的冲动。

  因为他面对的是陆长风,这个人的眼神中看不到一丝的恐惧。于是他提出一个在自己看来,一般人无法拒绝的丰厚条件。

  “我们来做笔交易,只要你把罗摩遗体交给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我可以让你在一夜之间拥有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银子,也可以让你在短时间称霸江湖。”

  一个是名,一个是利。

  世人的追求无外乎就是这两样。

  可他不懂陆长风,因为不懂,他不知道陆长风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准确的来说,陆长风要的他根本给不了。

  哪怕是他用皇位来换,都不能让陆长风高看他一眼。

  他的话只换来陆长风无情的嘲讽。

  “你真当所有人和你一样出门不带脑子啊!我知道了你这么多的秘密,交出罗摩遗体你会让我活着,可笑!”

  “我陆长风虽然是个俗人,可跟你想的却不一样,我一不爱财,二不求名,三不好色,哪像你一样,明明不行,还贪恋美色。”

  陆长风微微停顿了一下,又道:

  “哦,对了,你是个太监,你不是不行,你是压根没有。因为没有,所以你才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罗摩遗体。”

  “你家大人没教你过一句话吗?色字头上一把刀,真让你长出了棍子,你只会死的更快,不过,我很怀疑你都这把年纪了,还能用吗?”

  江阿生的嘴角抽搐,这种羞辱人的方式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转轮王曹锋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一脸怨毒的看着陆长风,厉声道:

  “交出罗摩遗体我饶你不死,敢说一个不字,我不但会杀了你,还会杀光和你有关的所有人。”

  陆长风嬉笑道:

  “这是被人结了伤疤恼羞成怒了,不玩阴谋改玩阳谋了,不过,很可惜。想从我手上拿到罗摩遗体,你做梦!”

  话音刚落,陆长风动了。

  出刀如电,纵身一跃,冷冽的朴刀向着转轮王席卷而去,朝着转轮王的脑袋一刀狠狠的劈了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