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聊斋寻长生 > 第一九六章 千里拘魂

我的书架

第一九六章 千里拘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语出惊人,

  王哲闻言不禁愣了一会。

  “他是个十恶不赦之人?”

  “不是,我和他是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就杀了他,巧合,还是阴谋?”

  这一听里面就有故事。

  这个时候的人需要理解和安慰,让他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他会好受一些。

  千里秦川,偏偏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修行的洞口外,这是缘分!

  若是王哲不管不问,任由他生死,这缘分便无从谈起,既然救了他,也就有了这份缘。

  “有人让我杀他,我就去了,杀了他之后我才知道,他是我多年未见的父亲。”

  “那让你去的杀他的人事先知道你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吗?”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一开始就知道,这就是他布的局,我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这男子脸上写满了愤怒与悔恨,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早已经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而自己亲手杀了他!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他把自己当成了一把刀,一枚棋子。

  “那你打算怎么办,去报仇吗?”

  “报仇?对,我得报仇,不管多难,我都得报仇!”

  说着话,这男子原本暗淡无神的眼中有光芒亮起来,希望的火苗燃烧了起来。

  他一下子梦的站起,然后晃了两下,咕咚一声倒在地上。

  汪汪,

  一旁的来福叫了两声,似乎在问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站的太急,脑缺氧了呗。”

  半个时辰之后,醒过来的男子抱着一块还没烤熟的肉大口大口的吃着。

  “怎么称呼啊?”

  “詹无双。”

  “嗯,这名字听着挺能打,霸气。”

  “做什么的?”

  “在朝廷为官。”詹无双放下了手中的烤肉。

  “这么多年来,他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一天吧?”

  这詹无双此时心中满是苦涩,他将手中的肉当成了那仇人的肉,一口口的撕下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

  “千里秦川。”

  “多谢救命之恩,如果以后我还能活着,一定报答救命之恩。”

  说完话,詹无双尝试着调动身体之中内息,还是毫无动静,他身体之中,气海丹田,空空如也,

  曾经磅礴的内息意思也不剩,一身惊人的修为居然尽数付诸流水。

  废了,

  他居然成了一个废人。

  唉,

  詹无双一声叹息。

  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一身修为被毁,从风光无限的八方神将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直接是从高高在上的山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詹无双那眼中燃起来的希望之火眼看着就要熄灭。

  “修为没了可以再修。”

  “那得多少年,我还还能活多少年?”詹无双连说话都没了力气。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詹无双低下了头。

  “莫要灰心,我观你的面相不似父母双亡之人。”

  “什么?!”詹无双猛地抬起头望着王哲,好似落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恩公还懂得相术?”

  “略懂。”

  “我的母亲是我亲手埋葬的,她已经去世了,我的父……难道他还没死,不可能,

  我,我亲手用寒海神枪洞穿了他的胸膛!”

  “眼见的也未必是真的。”王哲平静道。

  “您的意思是他没死?”

  “我,我想稍后再下山,是否可以?”詹无双已经恢复了冷静。

  如果让萧广知道自己还活着,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更何况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废人一个,就算是下了山也没有什么用。

  在这乱世之中,别说去京城报仇了,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还两说。

  留在这山中最起码还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也可以趁机重拾修行。

  “随你。”

  王哲笑了笑起身进了山洞。

  人走他不留,人留他也不撵。

  剩下詹无双一个人坐在那里,愣了好一会,然后开始撕咬手中的烤肉,将一大块肉都吃了进去。

  化悲痛为食欲。

  “对,只要活着就可以将失去的修为再补回来!”

  吃饱之后他在地上呆坐了一会便从零开始修行

  先从最基础的练气吐纳开始。有以前的基础,曾经的路再走一遍自然是轻车熟路。

  王哲并没有撵他,在山洞里翻阅着一卷经书。

  詹无双就在外面修行,平日里会去山中找些也过,抓些野兔、山鸡烤来吃充饥,却从未靠近过王哲修行的山洞。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很快就到了年关。

  京城,大雪总算是停住了,

  往日繁华的京城却是透着萧瑟、悲凉,

  天子下诏,各地藩王进京。

  规定的时间已经到了,只有一位藩王进了京城。其他的藩王没有来,折子却是前前后后的都到了。

  要么是病了,要么是家人病了,要么是封地出了大乱子,

  一个个的都走不开,来不了。

  宫里面,萧广看着手中这些折子,笑了。

  “哈哈,朕真是养了一群好儿子啊!”

  “翅膀硬了!”

  “好啊!”

  “无庸啊?”

  “老奴在。”一旁的老太监将那走到了跟前。

  “动手吧。”

  “嗻。”

  数千里之外,梁州,梁王府,

  刚刚吃过饭的梁王突然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七窍流血,

  “王爷,王爷,您这是怎么了,来人,快来人呢!”

  梁王府的卧房里,一群人哭哭啼啼的,有王妃,有世子,有小妾,

  他们都为躺在病床上的梁王担忧,

  因为他们现在所拥有的荣华富贵都来源于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男子,

  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很有可能富贵不再。

  “孙老,王爷这是怎么了?”

  “回王妃的话,王爷这病症甚是奇怪,就好像是丢了魂魄。”

  “什么?丢了魂魄,这算是什么病啊,那他怎样才会醒过来?”

  “这个,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只能看王爷的造化了。”

  这话一说出来,屋子里的哭声就更大了。

  “王妃,还是不要哭了,王爷现在需要静养。”

  “静养?好,好。”

  “你们都出去,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

  屋子里的人都退了出去,只剩下王妃一个人。

  一阵青烟飘进了屋子里,王妃晃了几下,趴在了桌子上。

  灵光一闪,一道人影出现在屋子里,走到了梁王的病床前,左手中拿着一个稻草人,上面贴着一掌符咒。

  右手拿着一个铃铛,叮铃铃晃动。

  “醒来,醒来,醒来。”

  他一边叫着梁王的名字,一边念动法咒,

  躺在病床上的梁王突然身体晃动了几下,眼皮子动了几下,猛地睁开眼睛。

  呼,随后他长长的舒了口气。扭头看了看站在床边的人。

  “这封神榜,好生厉害!”

  “王爷,这只是躲过了这一次,若是被京城之中发现了破绽,要躲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得今早想对策才行。”

  “哎,老爷子这是对我们动手了!”梁王叹了口气。“你觉得,那家伙所说是真是假?”

  “不管是真是假都要试试。”

  “好,本王就先成人仙!”梁王攥起了拳。

  “王爷这一次已然受了伤,急切之下成仙,怕是要留下隐患的!”

  “老爷子这刀都架在脖子上了,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再等下去就真的要死了!”梁王道。

  “王爷,可以从西域那边入手,寻找那件法宝。”

  “答应他们的要求。”

  “我这就去办。”

  荆州,江城,楚王府。

  楚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浑身冰冷,浑如死人一个。

  病床前只有两个人,一个楚王世子,一个学究一般打扮的中年男子。

  “先生,我父亲这是怎么了?”

  “世子莫要惊慌。如果我所猜测不错,一定是京城之中,陛下差人动用了封神榜,想要拘走王爷的魂魄。”那学究打扮的男子道。

  “相隔数千里,如何能拘走别人魂魄?”

  “这便是封神榜的可怕之处了。”那学究道。

  “那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如何寻回我父亲的魂魄,要去京城毁掉那封神榜吗?”

  “世子莫要惊慌,自从王爷得知封神榜的事情之后就一直在考虑对策。

  这一次,王爷将自身的魂魄藏了起来,被拘走的另有其人。”

  “这么说,我父王没事了?”

  “不能说没事,王爷的魂魄现在藏进了幽冥之中,三日之后方能重新出来。

  只是封神榜是否能发现这其中的破绽,也是难说,若是被它发现,再拘一次,那可就麻烦了。”

  “先生直说,该如何破解?”

  “嗯,封神榜虽然厉害,但是也不是最强的法宝,这世间还有法宝可以克制它。”

  “什么法宝?”世子急忙问道。

  “禹王鼎,八荒碑。”

  “禹王鼎上一次现身之后就不知所踪,而且若非身负天子气数,根本无法靠近那等镇压九州气运的宝物。

  八荒碑现身天下的只有四面,两面在京城,一面在西域大光明寺,还有一面在北疆神殿,

  这等天下至宝如何得到?”

  “那就看世子的了。”

  年轻的世子呆在原地,眉头紧皱。

  几乎是同一天,那些没有进京的藩王们都病倒了,病的很重。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京城,

  知道这个消息的不只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还有一些朝廷的重臣。

  观星阁上,当朝丞相又来这里喝茶了。

  “各地的藩王们都病了,病的很重啊,进不了京城了。

  陛下很着急啊,已经派遣内卫带着太医去给各位藩王看病去了。”丞相喝了一杯茶。

  道人没说话,

  “对亲儿子还真是......”那丞相叹了口气。

  “是封神榜对吧?”他压低了声音,以只能两个人才会听到的声音道。

  道人默默地点点头。

  “这隔着数千里呢,那宝物就那么厉害?”

  “还有更厉害的。”道人平静道。

  “什么?!”

  道人摆摆手,没说话。

  “我估摸着现在西域和北疆已经扣关了。”

  “该来的总会来。”

  “哎,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丞相叹了口气。

  “只要不违逆陛下,你就会是大雍的丞相。”道人道。

  “我倒是不想做这个丞相,可是陛下他不允许啊!”老人叹了口气道。

  “对了,镇南王死了,被詹无双杀死了,詹无双也不知所踪,这事你该听说了?”

  “听说了。”

  “那詹无双是镇南王的儿子,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道人平静道。

  “看看,我们都是棋子。”丞相指着石桌上的棋盘。

  “谁会想到大名鼎鼎八方神将,天纵之才会是镇南王的儿子,陛下这心思真是高深莫测啊!”

  嗯?!

  那道人突然站起身来,盯着天空。

  只见原本阴沉的天空之上,突然一道光芒刺破了阴暗的乌云,天空之中有一颗星辰闪耀,片刻之后复又消失不见。

  “那,那是......”丞相大吃一惊。

  “紫微!”

  “北疆,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帝王。”道人见状叹道。

  “麻烦了。”一旁的丞相听后道。

  千里秦川之中,一座巍峨灵秀的山上。

  不过两天的修为,詹无双便已经重入七品境,

  嗷呜,

  山洞里传来土狗的惨叫声,过不片刻,就看到那来福摇头晃脑的从山洞里面出来。

  走起路来一步三晃,就好似喝醉了酒的醉汉一般。

  走一步,它的身体变大上一分,几步之后它便县露出来它的真形,一只比狮子还要大上几分的土狗。

  “这,灵兽?!”詹无双见状大吃一惊。

  他知道这只土狗十分的不凡,却不想如此的不凡。

  王哲从山洞里走了出来,看着来福盘在那棵桃树下,不一会功夫就睡着了。

  “不要打扰他,过几天就好了。”

  “是,先生。”詹无双急忙道。

  轰隆隆,天空突然打起了雷,下去了雨,那雨起初并不大,细细的,约么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越下越大。

  詹无双就躲在树下,被淋的浑身湿漉漉。

  “进来喝杯茶吧。”王哲的声音从山洞里传来。

  詹无双犹豫了一番,站起身来,这些日子第一次进了山洞。

  站在洞口的那一瞬间,詹无双便呆住了。

  他看到了墙壁上挂着一幅画,大日高悬,

  “这,这是大日观想图!”詹无双忍不住惊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