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17章 意外

我的书架

第17章 意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那天收到电报起, 程小兰就越想越生气,明明自己在养大了赵察,已经到了该享福的时候了, 为什么还要在乡下受苦干活?

就该去城里过好日子, 让程大丫这个死婆娘伺候自己啊!

想法是好的, 没想到却被赵老爹和两个儿媳妇激烈反对。

“你个乡下老婆子去随军干啥?”对她的想法, 赵老爹很不赞同, “人家城里地方,你可别去给三儿丢脸!”

“是啊娘!”想到婆婆一走,家里的活大部分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了,赵大嫂忍不住也跟着开口劝,“咱们这一大家子可离不开你。”

“怎么?就指着我干活是吧?”程小兰听见这话,双手叉腰就开始骂人,“你们两个以为我不知道?见天的躲懒!生产队的驴都不敢像你们两个这么歇!”

“娘,您误会了!”一向巧言善辩的赵二嫂也加入了战场, “您就是这家里的定海神针, 没了您, 我和大嫂就像没头苍蝇一样, 啥也不知道呢!”

见她神色缓了下来,赵二嫂知道这招有效, 于是继续吹捧道:“您要进城去找三弟,我们不拦着,但您也要先教会我们怎么理家才是呀,哪有说走就走的?”

听她说到“理家”,程小兰陷入了纠结中。

她一向把家里的财、物看得很紧,什么都抓在自己手里,家里的钱除了她, 谁也不知道放在哪里,粮食之类的也被她锁了起来,每天要做饭的时候,得找她拿钥匙开锁才行。

两个儿媳其实对她早有怨言,但敢怒不敢言,唯一敢和她对着干的程大丫也进城了,现在她也想进城,两个媳妇可不就惦记上家里的财政大权了吗?

想到自己走后,家里的东西就得交给两个媳妇儿管着,程小兰就心痛,拖拖拉拉的拿不定主意。

这一犹豫,就过了几个月。

直到她收到一封a市的电报,说是程大丫那个野丫头居然花钱在a市买了铺子,还天天抛头露面的和小年轻拉拉扯扯,程小兰一听,立马就炸了。

虽然不知道这封电报是谁拍来的,但人家无缘无故能冤枉程大丫一个乡下女人?

必然是程大丫做的太过火了,惹了事了!

连本不支持她进城的赵老爹也坐不住了,甚至比她还急,连夜就托人给她买了票,也没告诉赵察,就这么直接来了a市。

到a市之后,程小兰径直去找了巡逻警察,和营区通了电话,公安局的看她一个乡下老太太,人生地不熟的,营区又远,就派人送她到了地方,没想到,赵察却正好和程清清出去了!

人家营区有规定,不许闲杂人等进去,程小兰没办法,只能蹲在大门外岗亭边等着,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

又饿又累又渴的程小兰一看到下车的赵察,东西一扔就冲了过去,“三儿!”

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赵察,最后含着泪说了一句:“瘦了。”

又转头瞪了程清清一眼,“你这个懒婆娘,是不是没好好照顾我家三儿?!”

就差没明说程清清虐待赵察了。

“娘!”见到远在几千里外的亲妈,赵察也是又惊又喜,但听她这么指责程清清,喜悦的心情消失了大半,无奈解释道:“清清很好,娘你不要总是往坏处想她。”

“我往坏处想她?”程小兰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道:“三儿你可别被这女人骗了!她可坏得很!”

“娘,回家再说吧。”赵察都不敢回头看程清清的表情,只能先安抚程小兰。

“对对对,先进去!”程小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抱怨道:“你们这儿可真够偏的,我一天没吃东西了,快要饿死了!”

说着话,赵察给程小兰做好了登记,又去提她带来的行李,这才转身想牵程清清的手。

“不用了,”程清清下意识的避开了,回过神来自己也觉得不妥,看着赵察黯下去的神情,她又解释了一句,“你提着东西怪累的。”

虽然程小兰走的急,但还是带了一大包东西来,地里新收的稻子、家里晒的菜干,甚至还有两只活鸡,拉拉杂杂一大堆,也不知道她一个人是怎么度过这么长时间的旅程的。

“自家男人提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好意思就在旁边干看着?!”程小兰一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见程清清穿着干净漂亮的连衣裙,安安静静的站在赵察旁边,她瞬间不爽了,抢过赵察手里提着的鸡,一把塞在程清清怀里,“给我拿着!”

那只鸡也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一到程清清怀里,噗的一声就拉了一泡稀的,正正好落在程清清白色的裙摆上。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

程清清仿佛一尊石化的雕塑般,和那只无辜睁着豆豆眼的鸡对视了半晌,似乎在期待着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清清!”赵察腾出手来将那只闯祸的鸡接了过来,想要安慰她,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见她眼圈红红的看过来,眼泪在眼眶里将坠未坠,却倔强地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赵察往前赶了两步,看到她抬起手用手背拭泪的背影,又停下了脚步。

“还哭?哪儿就有这么娇贵了?”程小兰也知道自己刚刚做的不对,但她又不是故意的!这么一想就又理直气壮起来,声音也不由地大了些,“在乡下的时候,天天猪屎牛粪的打转也没见她怎么样啊!”

“娘!别说了!”赵察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住内心的郁燥,提脚跟在了程清清后面。

想到她委屈的眼泪,见到亲妈的喜悦也荡然无存了。

看见他脸上压抑的表情,程小兰这才住了嘴,没在大声嚷嚷,但一路上也在嘀嘀咕咕地骂着程清清。

他们到家的时候,程清清已经洗了澡换了衣服出来了,正在阳台沉默地擦着头发。

那件被弄脏的裙子她放在了厕所里,暂时没动。

“我的天呐,你个死丫头回家了都没说给我老婆子煮个饭,居然先去洗澡?!”程小兰一进屋,东西还没放下,就咋咋乎乎的骂开了,“程大丫,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婆婆管不了你了?”

程清清现在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味儿,根本不想和她打嘴仗,发现赵察想到阳台来的时候,她转身关上了阳台的门。

“你!”程小兰惊呆了,看看关上的门,又转头看看沉默的赵察,“反了天了她!这是什么态度?进了城就以为自己是城里人了?脾气还见长了?”

说着就要去强行开门,想将程清清拖出来教训一顿没想到被赵察拦住了,“娘!你就让清清安静一会儿吧!你也好好休息,我去煮面。”

“你一个大男人去煮什么面啊?让程大丫去!”程小兰在家的时候使唤程大丫习惯了,哪怕她现在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但在她心里,还是能供自己随意折腾的乡下土妞。

听见她这么说,赵察深吸了口气,郑重的说道:“娘,清清是我的妻子,您对她的态度,在我看来就是对我的态度。”

“这怎么能一样呢?”闻言程小兰急了,连忙拉住他解释道:“你是我儿子,她就是个倒贴的货,这咋能一样?”

“夫妻一体,她就是我我就是她,怎么不一样?”赵察耐下性子给她解释,他一向话少,但今晚面对自己的亲妈,却不得不揉碎了说给她听,“娘,您若是对清清不好,就是在打我的脸。”

“好吧,”程小兰瘪瘪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骂程大丫就是打赵察的脸,但也知道不能和自己儿子对着干,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敷衍道:“我知道了。”

哼,哪有婆婆尊敬儿媳妇的?这些男人就是容易被哄的昏了头,程小兰心想,等你不在家的时候,还不是我想怎么享婆婆福就怎么享?

等赵察去厨房了,程小兰才坐了下来,但也没消停多久,就开始满屋子转悠,一会儿打开柜子,对着程清清的衣裙挑挑拣拣,一会儿又摸进他们卧室,掀开被子仔细的观察

“你在干嘛?”程清清擦干头发进来,就看到程小兰撅着屁股往床底下钻,一只手还往外扒拉着什么东西。

“你管我?”程小兰站起来,双手在身上拍了拍,甩了一个白眼,转身就出去了。

在阳台发了一会儿呆,程清清也冷静了一些。

在原书里程小兰就不是一个讨喜的角色,对沈星予好也只是因为她有利可图,自己既然决定要和赵察在一起,势必要攻略好她,不能让赵察夹在婆媳关系中为难。

还是要试着和她好好相处。

才怪啊!

刚下定决心要和程小兰好好相处的程清清,一出门就看到她站在书房里,把自己的书桌翻得乱七八糟,只觉得眼前一黑,高血压都要犯了。

“妈!你在干嘛?!”她气沉丹田,冲上去夺过程小兰手里的书,对着她的耳朵大吼了一声。

好好相处?这谁能好好相处?不撕了她都是程清清脾气好!

“你这么大声干啥?!”程小兰被耳边突然拔高的女声吓了一哆嗦,手里拿着的本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她却没空去理,抚着自己自己的胸口,惊魂未定地瞪了程清清一眼。

将地上的本子捡起来,发现居然是自己藏的好好的开店计划书,却被程小兰就这么大刺刺的扔在地上,程清清简直气的七窍生烟。

“我~怕~你~听~不~见!”没管程小兰的眼刀,程清清继续凑在对方耳边拉长声音吼道。

“好了!我又没聋!”程小兰只觉得耳边嗡嗡的,忍不住退了一步离程清清远点。

“你没聋你怎么不知道别人的东西不能乱动?”程清清恢复了冷漠的神色,见程小兰一头雾水的望过来,她慢吞吞的补充了一句,“哦,因为你是傻x?”

说完也不等程小兰反应,直接将人推出了门外。

“你真是反了天了!”虽然不知道“傻x”是什么意思,但程小兰就没在媳妇身上受过这种委屈,当下也气的头顶冒烟,站在门外哐哐地砸门,“程大丫,你个死丫头给我滚出来说清楚!你真是反了!做媳妇的居然这种态度对婆婆?!你最好别出来!出来了看我不打死你!”

“娘!”赵察听到动静从厨房出来,看到这幅画面,只觉得额角青筋突突的跳,声音发沉,问了一句:“刚刚你答应我什么了?”

程小兰这才住了嘴,但一转身看到赵察身上围着程清清特意给他做的粉红小熊围裙,又嚷嚷开了:“你这穿的什么?哪有大男人穿成这样的?”

赵察低下头,乌沉沉的眼睛看着她,紧抿着唇不说话。

“娘的意思是……”察觉到他生气了,程小兰搓着手低声道:“是不是程大丫那个死丫头让你穿的……”

觑见他冷淡的神色,程小兰不敢再继续骂,转移话题道:“面煮好了没有啊?我都要饿死了!”

赵察默不作声的将煮给她的面条端出来,又去敲书房的门,柔声哄道:“清清,出来吃点宵夜吧。”

见里边没动静,他顿了顿,补了句:“别生气了,待会儿裙子我给你洗。”

本来程小兰都坐下了,听见这话又跳了起来,“三儿!我看你是昏了头了!给她洗衣服?她也配?!”

刺啦一声,书房门从里向外大力地开了,门后站着眼圈发红的程清清,她看了程小兰一眼,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径直绕开赵察走进了厕所,将那条只穿过一次的裙子拎了出来,当着程小兰的面扔进了垃圾桶,完事儿之后斜了她一眼,也不停留,转身进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她?!我!”目睹这一切的程小兰气的直打哆嗦,放下碗就要开骂,话没出口,就被赵察阻止了。

“娘,您还是为我想想吧,”赵察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总算知道了程清清独自在乡下的两年过的是什么日子,心疼程清清的同时,又头疼怎么解决好这件事,他抹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娘,还没问这个,您怎么来了?”

说起这个,程小兰连教训程清清这一茬都忘了,她一拍大腿,“嗨呀!差点忘了!”

说着,在衣服内袋里翻了半天,总算找到了那张电报,努着嘴递给赵察,“喏,这可不是我老婆子冤枉她!是别人告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

展开这张皱巴巴的知,赵察仔细的看了几遍,越看眉头皱地越紧,“除了这个,没别的了吗?”

“你还要啥?还要人家拍下你媳妇给你戴绿帽子的照片啊?!”程小兰只觉得自己早该跑这一趟的,她瞄了一眼赵察还没解下的粉色围裙,露出一个辣眼睛的表情。

看看!她这儿子都被程大丫那个野丫头祸祸成什么样了!

“娘!没影儿的事,您不要乱说!”赵察无奈扶额,向她解释道:“清清…就是大丫,她买铺子和去学习这件事我都是知道的,根本没有什么,您不要乱想!”

只是…这封电报究竟是谁拍的?赵察翻来覆去地看着这张普通的纸,在心里默默的排查着可疑人员。

这人关注着清清的一举一动,还知道自己的身份、老家的地址……这么一想,赵察坐不住了,决定明天找人帮忙查一查。

绝对要把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揪出来!

三言两语将程小兰安抚住,赵察拿着这张电报轻手轻脚的拧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程清清正背对着门躺在床上,房间里没开灯,她也没盖被子,就抱了一个枕头搂在怀里,正低声啜泣着。

赵察过去,扶住她的肩膀将人搂在怀里,手不小心摸到她躺过的地方,发现床单濡湿了一片,心里暗叹了口气,将声音放地更轻了,“清清,别哭了。”

“你说不哭就不哭啊!”程清清大力挣了挣,没挣脱,冲着他的胳膊恨恨地咬了一口,听见他压抑的闷哼声,又放松了力道,末了还舔了舔他的伤口,“我就是委屈!委屈!”

一边吻着她脸上的泪痕,赵察一边像哄小孩子般轻拍她的背,“乖,我知道,我都知道的。”

感觉到脸上细细密密的吻,程清清也逐渐安静下来,抬起一张湿漉漉的脸,抽噎着问他:“那怎么办,妈不喜欢我,我要怎么办”

说完又将脸埋进他怀里,压抑地哭了起来。

看她哭的这么伤心,赵察只觉得她的眼泪化成了刀子落在自己心上,胸前不断扩大的湿意让人又烫又痛,他将人抱紧了一些,又摸了摸她的头发,“相信我好不好?我会跟娘好好说一说的。”

“清清,你看看这个,”等程清清的哭声小下去,赵察将人扶了起来,拿出那张电报给她看。

“这什么啊?”程清清泪眼朦胧的看不清楚,赵察又拿出手帕替她擦了擦脸,这才将那张电报递给她。

“这谁啊?太坏了吧,”看清上面的内容后,程清清气的抽泣都停了,一下子从赵察的怀里坐起来,“完全就是在污蔑我!”

“察哥,你不会相信的吧?”程清清担心他也误会自己,急急解释道:“我只喜欢你,才不会喜欢别人!”

被她一记直球再次击中,赵察低下头和她被泪洗过的双眼对视,“我相信你。”

相信她,却不代表会相信别人。

赵察想起韩明川,那个年轻男孩子眼中带着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暗火,看着程清清时,神情闪亮,让赵察本能的产生了危机感。

看着她破涕为笑,随即又露出苦恼的神色,仔细地思索这封电报究竟是谁发回老家的,白皙细长的手指不自觉的搅在一起,赵察只觉得她就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自己只是幸运的短暂拥有了她。

若是不将她好好藏起来,她就会被别人抢走

这一刻,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赵察像被闯入城堡的恶龙,他一把将还在自言自语的程清清紧搂在怀里,用的力气仿佛要将她揉入自己的骨肉当中。

“察哥?”程清清还不知道赵察刚刚的内心戏,只觉得被他箍地难受,仰起头懵懂地看着他,“怎么了?”

赵察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躁动,松了松手臂,但还是将人搂在怀里不放,“没什么。”

“哦,”程清清重新拾起被打断的思路,“你说会是谁给家里拍的电报呢?”

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了,但又觉得不至于。

毕竟,沈星予在原书里一直是大方娇憨的形象,不然也不能作为女主让这么多人喜欢了。

但知道她在a市开店,又知道老家地址的,就只有她了

因为抢了原女主的姻缘,只要沈星予不表现出对赵察的在意,程清清对她的态度就是能避则避,尽量不和她起冲突,但若是她暗地里发了电报诬陷自己,程清清右手用力,一把揉皱手里的电报。

就算是原书女主,她也不会再忍了!

“三儿!你出来一下!”程小兰吃完面还没见赵察出来,只觉得他又被程清清勾住了,想到这里,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端着碗站在门外哐哐敲门。

等赵察来开了门,她伸长了脖子往里望,见屋子里的灯没开,黑漆漆的,只从门缝里漏进去一点点光,借着这点昏黄的灯光,程小兰看到床上程清清蜿蜒起伏的背影,忍不住骂了一句:“呸!狐狸精!”

对于她这种时不时就要骂一句程清清的行为,赵察十分无奈,转身出去带上了门,“怎么了娘?”

“你还问我怎么了?”程小兰翻了个白眼,语气埋怨道:“哪有人像你似的,把亲娘扔在旁边就往女人房里钻的?!”

她这话说的十分难听,赵察嘴角紧绷,忍了忍,这才解释道:“只是让清清看看电报,没别的。”

“清清清清,你一口一个清清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娘了?”

“娘,您和清清是不一样的,”都说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赵察这个当兵的今天总算明白这话的意思了,他将程小兰扶到沙发上坐下,又自己拉了一个椅子坐在她对面,这才郑重道:“清清嫁给我,又大老远的跟在我来了这里,我要是不对她好一点,就枉做人丈夫。”

“怎么着?她来这里还委屈她了啊?”程小兰的声音忍不住拔高道:“她要是不乐意,就让她回乡下去!”

“娘!”赵察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了,“清清还要考大学呢,我不会让她回乡下的,倒是娘您,这一次来准备待多久?”

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程小兰抬头看天花板,低头瞅地板砖,又伸手去揪了揪蕾丝沙发套,就是不他,支支吾吾了半晌,看实在敷衍不过去了,她索性开始耍横:“怎么?想赶你老子娘走?”

问她准备待多久?她当然是想待一辈子啦!这里虽然房子小了点,但有吃有喝,又不用种田养猪,在她看来,神仙日子也不过这样了!

想到程大丫居然在这里享了这么好几个的清福,程小兰就觉得来气,“她程大丫能待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

“娘,不是说赶您走,”赵察已经下了决心,于是细细的解释给她听,“家里一大家子人离不开你,您走了,爹谁照顾呢?我这里能顾好自己,娘您在这边玩儿几天没有问题,要是您一直不回去,爹不得骂死我吗?”

“再说吧,”程小兰可一点不想走,她扶着腰站了起来,一副虚弱的样子,“我快累死了!今天晚上我睡哪儿?”

还好分给赵察这套房子是三室两厅的,程清清先前收拾了一间客房出来,不过因为一直没人就空着,现在收拾出来也不难。

看着赵察忙前忙后地收拾东西,想到躺在床上装死的程清清,程小兰只想冲进他们卧室将人从床上拖起来打一顿,但想到赵察先前的意思,她撇撇嘴,勉强忍住了。

等安顿好程小兰,赵察想起程清清哭过,又去端了一盆热水,摸着黑进了卧室,好在他夜视能力不错,这才在没惊动程清清的情况下坐在了床边。

程清清折腾了一天,已经累的睡过去了,但她蜷缩着身子,将自己团成小小一团,时不时地还抽泣一下,在睡梦中也并不安稳的样子。

低头看着她紧皱眉头的睡颜,赵察坐在黑暗中半晌没动,还是程清清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才将他惊醒,他长出一口气,伸手试了试水温,发现还是热的,这才拧干帕子给她细细的擦了擦脸,又将就着水自己洗了洗,端着盆出去了。

等他再次进来的时候,发现程清清已经醒了,正揉着眼睛想要坐起来,“察哥,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睡了一觉之后,被程小兰气到发昏的脑子清醒了一些,程清清开始有一点后悔,怀疑今天和程小兰针锋相对的行为是不是太过冲动了?

虽然解气是真的解气,但那毕竟是赵察的亲妈,他夹在婆媳之间,一定很为难吧?

听见这话,赵察没回答,走过去站在床边摸了摸她的头,这才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程清清满脸纠结,“这样会不会显得我很不懂事?”

“不会,”赵察只觉得她可怜可爱,躺上床将人抱在自己怀了,亲了亲她的额头,“你这样就很好。”

“可是”程清清还想说什么,却被赵察打断了,“没什么可是的,睡吧,很晚了。”

说完率先闭上了眼睛,程清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抵不过困意睡了过去。

等她呼吸平稳了,赵察才睁开眼,调整了一下她的姿势让她睡的更舒服一点。

他的脑海里,俞姐对她和颜悦色的样子和自己亲妈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样子不断交替着,让他心烦意乱,盯着天花板半宿没睡。

第二天赵察刚出门晨练不久,程小兰就起来了,她摸去厨房,想要做个早饭,没想到不会用煤气罐,气的在厨房把东西扔的乒乒乓乓的,折腾了一会儿,发现程清清还没起来,她气冲冲的进了主卧。

“好啊你!”一把掀开程清清身上的被子,程小兰气的脸都歪了,“整个程家村都没你这样的懒媳妇!当家的起了你不起,做婆婆的起来你还不起!我看你是要上天!”

“你干嘛啊!”程清清本来就有一点小小的起床气,在她主动起来学习之前,都是赵察哄她起来吃了早饭再睡了,现在这样陡然被惊醒,起来之后还发现讨厌的人正叉着腰站在自己床边指着自己鼻子骂,她的心态直接炸了。

“你都说了程家村程家村!这里是程家村吗?要守程家村的规矩你就回程家村去!”程清清暴躁地薅着自己的头发,站在床上冲程小兰大吼,“这里是a市!这里是我家!”

“你家?我看你眼里是没我这个婆婆了!”程小兰围着床跳脚,想要打程清清却手短够不到,气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腿撒泼:“哎哟~真是没天理了~我还没死呢,你就想着当家了,也不怕出门被雷劈啊~丧良心啊~这么气我老婆子!”

看她干嚎的这么投入,程清清突然就觉得不气了。

她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乱糟糟的睡衣,又玩儿了一会儿手指,眼角余光瞄到窗外,看到赵察提着饭盒的身影远远走来,她酝酿了一下情绪,对着程小兰居高临下地嘲讽道:“你以为这还是你程家村?你尽管骂,有人站出来替你说话算我输!”

这里家家户户单门别院的,邻居就一个蒋副营长和楼上的魏团长,压根不会出现程小兰以为的那种一大群乡邻围着自己指指点点的情况,程清清也是笃定这一点,才放心的和程小兰斗法。

但程小兰不知道啊!

听见这话,她还以为程清清的意思是整个军属大院都是她的人,没人会站在自己这边,当下又气又急,跳起来就去扒拉程清清,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你这个恶毒的小娼、妇!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听见门外钥匙转动的声音,程清清勾唇一笑,故意往床边站了站,正好被程小兰抓住,她顺势往下一倒,砰的一声摔在地上,程小兰没想到自己一击即中,懵了一下,接着狂喜,正要揪住她的头发、扬起巴掌打人,没想到被一只大手从后握住了手。

“娘!”赵察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紧紧拽住程小兰的手顺势一收,将人甩到一旁,这才弯下腰将程清清扶起来。

见她低着头,咬着唇啪塔啪塔的掉眼泪,也不说话也不看他,一只手却捂着腿,赵察急了,将人打横抱起放在床上,撩开她的裤腿一看,就看到膝盖上擦伤了一片,正往外渗着血,周围的皮肤淤青红肿,她的皮肤又细又白,衬的伤口格外的触目惊心。

赵察倒吸一口凉气,顾不得一旁还想骂人的程小兰,留下一句“娘,早饭在桌子上你自己先吃”,随手给程清清裹了一件外套,抬脚就抱着人跑出了门。

一路上,程清清都将脸埋在他怀里,肩膀不断轻抽,问她疼不疼,她也只是摇摇头不说话,赵察只以为她疼的厉害,心急如焚地往卫生站跑。

却不知道程清清却是笑的抽搐。

想到程小兰现在一准在屋里气的跳脚,她就觉得身心舒畅,就是嘶!膝盖也是真的好疼!

今天卫生站正好是蒋晴上班,她正收拾药品柜呢,就看到赵察风一般掀开帘子跑了进来,还没站稳,就冲她喊:“蒋护士!麻烦帮我看看清清的腿!”

原本看到赵察的喜悦心情再看清他怀里抱着的人荡然无存,蒋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还是维持着笑容,柔声道:“赵营长不要着急,先把清清抱紧屋里来吧。”

说着将人引进了内间,又以“我要给清清仔细检查一下,赵营长出去等吧”为理由,让赵察回避,赵察不放心的看了程清清一眼,还是站到了门外。

他一转身,蒋晴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没好气的问程清清:“说说吧,这怎么弄的啊?”

看到程清清她只觉得心烦,连知心大姐姐的人设都忘了维持了。

“晴姐姐,”程清清却一秒入戏,抽抽噎噎地、红着脸答道:“是是从床上摔下来的其实没事,但察哥吓坏了”

说完还抬头冲她露出一个娇娇怯怯的笑。

看着她还穿着睡衣,衣服、头发都乱糟糟的样子,结合她暧昧不清的话,蒋晴被自己脑补出的画面气的差点心肌梗阻。

真是真是太不要脸了!

蒋晴的胸膛起起伏伏,一瞬间简直想将程清清打一顿,但她一个外人,能对人家的夫妻生活指手画脚吗?她不能!于是只能忍着气,咬牙切齿地安慰她道:“赵营长真是真是太不会心疼人了。”

他都这么不会心疼人了,你还不赶紧和他离婚?换我来啊我不怕啊!蒋晴心里呐喊着,脸上还要带着心疼的表情。

没想到程清清只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解释道:“晴姐姐误会了,不关察哥的事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才”

她话没说完,又红着脸低下了头。

你脸红个鬼啊!快说清楚啊!蒋晴只想摇着她的肩膀让她说清楚,但门外等了半天没听见动静的赵察敲了敲门,“蒋护士,请问好了没?清清她怎么样了?”

“没事!马上就好了!”蒋晴扬声说了一句,这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去药品柜拿药去了。

拿药的时候,看着放在一起的碘伏和酒精,蒋晴心一横,拿了一瓶酒精出来,倒在棉球上,夹着酒精棉球就往程清清的伤口上抹。

“啊!”被酒精棉球一刺激,程清清痛的一声尖叫,门外心急如焚的赵察听见叫声,再也等不在,推开门闯了进来。

“察哥,好痛啊。”看见赵察,程清清眼泪汪汪的冲他伸手,看见蒋晴手里染血的棉球,赵察闭了眼稳了稳,只觉得这个画面比自己中弹还要让他难以忍受。

上前握住程清清的手,赵察自责道:“对不起,我以后我以后会注意的。”

他的本意是会注意不会让程小兰再伤害她,听见蒋晴耳朵里,她却以为是那种意思,当下心里又酸又涩,只想拿个棉球再给程清清来几下。

“晴姐姐,不不是有碘伏吗?为什么要给我用酒精?”程清清靠在赵察怀里,一边抽泣着,一边睁大一双清澈的眼睛,仿佛什么也不知道般问了一句。

程清清本来也没注意这个,还是被赵察扶起来,她才发现了柜子里明明是有碘伏的,然而蒋晴却视而不见,拿了一瓶酒精出来。

赵察侧身一看,果然看道靠墙的柜子里明晃晃的放了一瓶碘伏,皱着眉头看了蒋晴一眼,“蒋护士,能用碘伏为什么要用酒精?”

被他一质问,蒋晴只觉得手里的酒精棉球化成了火球,烫手地她都快拿不住了,她稳了稳心神,勉强解释道:“是是因为清清的伤口太大了,酒精的消毒效果好我才用的,没想到清清会觉得这么痛,那我给她换成碘伏好了。”

因为有赵察在一旁看着,蒋晴接下来没在作妖,动作格外轻柔优美地给程清清处理了伤口,又柔声叮嘱了程清清注意事项,就将两人送了出去。

好在今天是周六,赵察不用上班,不然这么折腾一圈下来,估计早迟到了。

不过就算是周末,也不得闲,他才将程清清抱回家一会儿,魏团长的勤务兵就来敲门叫他了,没办法,赵察只能将程清清安顿好,又跟程小兰说了让她没事不要去打扰程清清,这才去了办公室。

虽然程小兰觉得自己一个当婆婆的受了媳妇的气就这么算了有点跌份,像是输给程清清了似的,但她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和赵察对着干,于是一上午都没去惹程清清,安安静静的窝在客房,不知道在干嘛。

原本以为今天就要这么安稳的过去,没想到赵察回来的时候却神情凝重,对着正在看书的程清清欲言又止了半天,还是程清清发现他的神色不对,主动问他:“察哥,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我”赵察只觉得接下来的话如鲠在喉,他扯了扯衣领,这才艰难地将接下来的话吐出。

“有个保密任务,归期不定。”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支持正版,感恩~

后台看到有的小天使是pc端订阅的,可以试试下载晋江的app,这样订阅会便宜一些哒

祝大家看文愉快,比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