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18章 离别

我的书架

第18章 离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出任务?什么任务?去哪里?”

程清清愕然地放下手中的课本, 猛地站了起来,没想到膝盖太痛了,又“嘶”的一声痛呼跌回了椅子上。

“清清你别急, ”赵察快步上前将人扶好, 面带愧色地解释道:“是保密任务, 不能说。”

“那什么时候走?”程清清深呼吸了几下, 定了定神, 告诉自己他是军人,这是他的工作,自己应该支持他的,但语气中还是带出了不舍。

听见她这么问,赵察脸上的愧疚更明显了,他低下头,仔细地整理了下程清清因为着急起来而弄乱的裙子下摆,都弄整齐后, 才抬起头, “今天下午就走。”

一时之间, 程清清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眼泪已经沿着脸颊流到了下巴, 看见赵察脸上的愧色,她抹了抹脸,硬挤出来一个笑容,“没…没关系的,察哥,我…我都明白的呜……”

话没说完,她再也忍不住, 伏在赵察肩上嚎啕大哭起来。

感受着手掌下不断颤抖的细瘦肩胛,赵察闭上了眼睛。

如果可以,他也想和清清在一起,一天也不分离,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再去危险中跋涉,如果可以……

但这些所有的“如果”,都粉碎在他的身份上。

肩上扛了闪耀的红星,就有了自己无法推卸的责任,他能走到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祖国和部队给的,既然祖国有需要、部队在召唤,他又怎能因为儿女情长就止步不前?

以前他在书上读到过一句话,“既已许国,再难许卿”,今天他总算是懂了。

原来,这种感觉是那样的令人难受。

看着怀里哭的满脸是泪的程清清,赵察攥紧了拳头。

不管这次的任务有多难,他都一定要活着回来!

虽然不舍,但程清清也知道军令如山,哭了一小会儿,就乖乖地止住了,强忍着眼泪叮嘱赵察,“察哥,我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任务,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好好的,注意安全,我在家里会好好和妈相处的。”

拒绝了她帮自己收拾东西的要求,赵察将人抱进卧室,放在目之所及的地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也嘱咐她,“原本我打算明天送娘回去的,现在走不了了,只能委屈你一段时间,等下我会去告诉娘一声,如果她再欺负你,你就直接送她走,这次我就不带张明一起去出任务了,你认识他,要是有什么事,就直接找他去……”

絮絮叨叨,恨不得把自己走后的一日三餐都给程清清安排好。

再难舍难分,时间也总有走到尽头的时候,赵察的东西本就不多,出这种紧急任务能带的就更少了,很快就收拾出一个小小的行李袋来。

眼看着集合的时间就要到了,他上前将程清清紧紧地抱在怀里,发狠般吻住她,程清清也一改往日羞涩,主动地回应他。

末了,赵察舔吻干程清清脸上的泪,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背着包利落地转身就走。

“察哥!”程清清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他,见他站住了没回头,一时也不知道说点什么才能不像一个flag,想了想,从柜子里拿出他们上次进城一起拍的合照,一瘸一拐的跑过去从后抱住他的腰,将照片塞进他的上衣口袋里,闷声说了句:“平安回来!”

说完松开手,看着赵察的如山般高大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又转身哒哒哒地跑到窗边,目送着他走到练兵场集合,带着人坐上车消失不见……

等彻底看不见汽车的影子,她再也忍不住,蹲下身捂着嘴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嚎丧呢?”已经被赵察通知过,如果再欺负程清清就会被送回老家的程小兰溜达了进来,看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程清清,她忍不住翻着白眼骂道:“我儿好好的,没得被你哭的晦气!”

就算三儿说了再欺负她就回老家,那又怎么样?程小兰抖着腿,睥睨地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缩成小小一团的程清清,心里想的却是,自己一个做婆婆的,难道还能让儿媳妇骑自己头皮拉屎?

正好三儿这段时间不在家,自己一定要让程大丫这个死婆娘知道知道什么叫规矩!

听见她的话,程清清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抬手擦干眼泪站了起来,还残留着泪水的眼中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正好,赵察不在,自己不用再费心维持人设,前段时间在这个恶婆婆手里受的气,一定要讨回来不可!

这一刻,对视着的婆媳两人眼中都是汹涌的战意。

一定要这个臭婆娘/恶婆婆好看!

两人的心里同时响起这句话来。

一场婆媳大战眼看着就要爆发了,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一触即发的气氛,“清清?你在家吗?”

婆媳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哼了一声,程小兰转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下巴对着程清清指挥了起来,“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开门!”

程清清斜了一眼她的大爷做派,没吭声,转身去开门,就是途中“不小心”把衣服和头发扯乱了一些而已。

等门打开的时候,顾嫂子看到的就是眼圈发红、头发凌乱、走路一瘸一拐的程清清。

“嫂子…”程清清满脸委屈带着哭腔喊了她一声,就低下头不说话了,但肩膀抖动,明显在强忍眼泪。

“清清?你这是咋滴啦?!”以往见到程清清,她都是干净整洁、满脸带笑的,乍一看她这幅形容,顾嫂子吓了一大跳,双手扶住程清清,着急地连声发问。

但程清清只是摇摇头,又用手擦了擦眼,没说话。

“在外面磨蹭什么呢?开个门也开这么老半天?!”程小兰在屋里等的不耐烦,趿着一双拖鞋走了过来,看到顾嫂子,她抱臂皱着眉头两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两遍,这才转头冲程清清道:“这谁啊?”

程清清仿佛一个受气包般,听见她对自己说话,先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人还往顾嫂子身后躲了躲,这才低着头嚅嗫着回了一句:“是……是察哥团长的媳妇……顾嫂子。”

说完这话,还抬起头小心翼翼的觑了一眼程小兰,见她眉毛一扬,程清清就肩膀一抖,又往顾嫂子身后缩了缩,红着眼圈小声喊了一句:“嫂子……”

面对程小兰打量的目光,顾嫂子本能的不喜,她也不至于当场表现出来,只轻皱了下眉头,不着痕迹的挡在程清清身前,压低嗓门问了句,“这是谁?你婆婆?”

其实她早就猜到了。

昨天程小兰在军区门口等了大半天,还说自己是赵察的亲娘,虽然没放她进来,但军属大院封闭,人又闲,早讨论开了。

更不用说昨晚和今天早上的一顿闹腾,顾嫂子家就住楼上,程小兰拍门、干嚎的冬季他们是听的一清二楚,原本顾嫂子就打算今天来了解一下情况的,更不用说赵察出了紧急任务,走之前拜托她照顾程清清,她就觉得自己更加义不容辞了。

看见程清清点了点头,又抬头观察程小兰的反应,一副很怕她的样子,顾嫂子便忍不住心疼地拍拍她的背,转身对程小兰道:“原来是老姐姐,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听见对方是赵察上司的老婆,程小兰一改鼻孔朝天的姿态,脸上笑得褶子都起来了,微微弯着腰,讨好地冲顾嫂子笑:“原来是团长太太啊!快里边请里边请!”

听见她的称呼,顾嫂子眉头紧锁,对她的感官更差了,忍不住纠正道:“老姐姐,咱们这是新社会,这里又是军区大院,哪有什么团长太太不太太的,都是战友、兄弟,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要不嫌弃,你也可以叫我大妹子。”

“团……哎大妹子,这咋好意思呢?”程小兰搓着手,喜出望外的时候应了一声。

一张老脸上带着喜滋滋占了便宜的表情,直让顾嫂子觉得辣眼睛,赶紧将目光挪向程清清,多看了几眼她纯美动人的脸,才觉得心里那股恶心劲儿过去了。

“大妹子,你坐,你请坐,”程小兰一个乡下婆子,见过最大的官就是镇长了,一想到今天居然能和一个团长太太姐妹相称,等以后回了乡下,她能和那群没见识的老婆子吹上三天三夜。

顾嫂子扶着程清清走在后面,正准备坐下呢,就看到程小兰一改对着自己的笑脸,恶声恶气的冲程清清吼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给客人倒茶?!”

程清清适时地表现出害怕的表情,含着泪看了顾嫂子一眼,就要转身拖着伤腿艰难地去倒水,被顾嫂子一把拉住,“老姐姐啊,清清腿受伤了就不要让她劳累了,咱们一起坐着说会儿话也是一样的。”

“嗨!她乡下婆娘,就倒个水有啥劳累的?”程小兰身体往后一仰,靠在沙发背上,满不在乎的说:“别说她只是膝盖伤了,就是腿断了,我这个做婆婆的开口,她还敢不去干活?”

听见这话,顾嫂子表情凝固了。

她和魏团长无儿无女,一向把赵察当做自家子侄看待,但赵察一个标准的军人,性格沉稳作风冷硬,很少感情外露,更不用说给人温暖的亲情回馈了,因此,哪怕赵察对他们两口子十分尊敬,但顾嫂子私底下还是会觉得遗憾。

直到程清清来了。

程清清年龄不大,人又漂亮嘴还甜,冲人撒起娇来直让人觉得心都化了,和她相处的这几个月,顾嫂子对她喜欢的不得了,简直当做女儿疼,没想到今天来了却见到她这样,这程小兰还摆出一副婆婆款来磋磨她,顾嫂子别提多心疼了!

“老姐姐,你这……清清这么好的媳妇儿,要是我,疼都来不及,你怎么……”顾嫂子实在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

“嗨呀!她好?她好个屁!”程小兰一拍大腿,正在控诉程清清的“不孝”行径,没想到从顾嫂子进门开始一直不吭声的程清清突然截断了她的话。

“婆婆,我知道你一向嫌我没文化,不喜欢我,想让我和察哥离婚,”程清清柔柔弱弱、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你要打我骂我都没关系,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躲的,只是求婆婆不要逼我和察哥离婚……”

她一脸哀戚地说完,低下头,露出细瘦的脖颈,眼泪却一滴滴地落在沙发上,没一会儿,就将沙发泅湿了一大片。

“嘶!”顾嫂子闻言倒抽一口凉气,“老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听见这话的程清清抽噎了一下,抬手抹了抹泪,在她们看不见的地方,唇角却不着痕迹地勾了勾。

哼,装了这么半天的受气包小媳妇,可憋死她了,接下来,就要开始她绿茶的表演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