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19章 难缠

我的书架

第19章 难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嫂子, 求你不要说婆婆,”程清清抓住顾嫂子的袖子,柔弱地恳求道:“我是做媳妇的, 婆婆哪怕打我骂我, 都是应该的, 我绝不会有怨言的。”

“那可不?我做婆婆的打你骂你怎么了?都该你受着!”程小兰抖着二郎腿, 得意洋洋地说着, 全然没注意到顾嫂子突变的脸色。

“清清,你啊就是性子太好了!”顾嫂子忍不住开口了,“老姐姐,咱们这都是新社会了,可不兴旧时代婆媳那一套,妇女能顶半边天,何况清清这么上进,又是读书又是开店的, 你可不能这么对她!”

见程小雨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顾嫂子正色道:“咱们军区可是有妇联的, 专门为妇女同志谋福利、断公道, 要是老姐姐你不改了这一套,说不得就要请妇联的人走一趟了。”

虽然不知道“妇联”是个什么组织, 但听顾嫂子用了个“请”字,程小兰就以为是公安局之类的地方,担心自己被抓进去,她吓的怫然变色,猛的坐直了身体,两手乖乖地放在腿边,讨好道:“哎呀大妹子!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可别让公安来抓我!”

顾嫂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没告诉她不会有人来抓她,只是点点头,“不管婆婆还是媳妇,都是平等的,你看清清腿都受伤了,你还使唤她,合适吗?”

说到这里,顾嫂子突然想起,顺嘴问了句,“对了清清,你这腿咋伤的啊?今天早上大伙儿看到小赵抱你去医务室,是那个时候摔的?”

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程小兰,程清清咬着下唇“嗯”了一声,眼泪却又流下来了。

“你还好意思哭?”程小兰眼睛一瞪,又要开骂,看到顾嫂子不满的目光,又咽下了嘴里的话,放低了声音说了句,“有你这样当媳妇的吗?居然敢和婆婆吵嘴!”

“对不起婆婆,我知道错了,求婆婆不要打我,我再也不敢躲了呜呜呜~”程清清像惊弓之鸟般,尖叫一声就往后躲,嘴里还哭喊着让程小兰不要打她的话。

“老姐姐!”顾嫂子这下忍无可忍了,站起来将程清清护在怀里,冷着一张脸对程小兰道:“小赵走之前跟我说了,要是你还欺负清清,就把你送回老家,我还想来和你讲讲道理,看来讲道理是没用了,明天就让人送老姐姐回家吧!”

来之前,顾嫂子还想着要给赵察留面子,程小兰再过分也是他的亲妈,要是直接被她送走,丢的也是赵察的面子。

但在这屋里坐了才一会儿,顾嫂子就受不了程小兰了。

当着她的面都这样对清清,等她走了还不知道怎么折磨人呢!

送走!必须送走!

要不是今天晚了赶不上火车,顾嫂子简直想立马叫警卫员上来拖走她。

“你这人怎么这样?”程小兰只觉得莫名其妙的,先前对顾嫂子陪着小心不过是想要讨好她,没想到自己都这么做小伏低了,她还是不高兴,程小兰也发了横,“我做婆婆的教训媳妇怎么了?关你什么事?别说是你了,就是三儿今天在这里,我想打想骂,程大丫都得受着!”

她气的胸膛起伏,恨恨地瞪着顾嫂子,又横了程清清一眼,骂道:“不要以为你找了靠山我就拿你没办法!我不想走,你们倒是动我一下试试?”

程小兰虽然是乡下人,但一辈子没少和人勾心斗角、吵嘴撒泼,和顾嫂子不过来回几个回合,就摸清了顾嫂子的性格,知道她虽然是赵察首长的老婆,但却对赵察和程清清客气的很。

因此,程小兰笃定,自己就算不听她的,顾嫂子也不会拿赵察怎么样,想到这里,她的神色中就带出了得意。

团长夫人又怎么样?还不是拿自己没办法?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横,顾嫂子不可置信的睁圆了眼睛,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嫂子,我好怕”听见程清清藏在自己身后小声的说话,顾嫂子只觉的心疼地不行,但她也不能真的喊警卫员来拖走程小兰,这样闹大了丢的是赵察的人。

顾嫂子深吸一口气,做下了决定:“走清清,收拾收拾东西搬到楼上去,跟嫂子住!”

惹不起,躲得起,等赵察回来让他自己烦去!

“这样不好吧?”程清清显得有些犹豫,主要是她演了半天受气包,没想到顾嫂子也拿程小兰没办法,程清清也不好直接和程小兰撕破脸,毕竟婆媳的身份在那里,天然她就站在不利地位。

没再管跳脚的程小兰,顾嫂子拉着程清清就走,“这有什么不好的?我和老魏都把你当女儿看,你家离得远,在这里我们就是你的娘家,你受了欺负,我和老魏给你撑腰。”

说完又看了程小兰一眼,“等晚上老魏下班了,让他来跟老姐姐谈谈。”

程清清的东西虽然多,但在顾嫂子的催促下,也很快收拾好了,临走的时候,她锁上卧室的门,这才眼泪汪汪的对叉腰在一旁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程小兰说了句,“妈,我走了,你不要怪我,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气坏了身子。”

虽然觉得她这话怪怪的,但等程小兰回过味儿来的时候,程清清和顾嫂子早走了,她一个人在屋里气了半天,最后才想起来。

程清清就这么走了,没给她钱啊!

她鸡飞狗跳的在屋子里折腾,等终于搞懂物件的用法了,她就准备出门和大院里的人唠唠嗑,顺便说一说这程大丫的恶劣行径!

没想到不管她走到哪里,哪里的人就散开,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让在村里扎堆闲磕牙惯了的程小兰十分不适。

终于又一次她想要凑近人堆里闲聊那群人散开的时候,她急了,一把拉住一个妇人问道:“大妹子,你们咋就散了啊?”

被她拉住的正好是先前说程清清闲话被当场抓包的妇人,那天不仅被顾嫂子当着大家的面训了一顿,闹了个没脸,回家还没当家的臭骂了一晚上,让她再也不敢去招惹程清清了,没想到刚才跑慢了一步,被这老婆子抓住了!

她内心发苦,勉强笑道:“婶子,这饭点了吗?大家赶着回家做饭呢!”

“你少哄我!”程小兰却不依不饶,非要问个究竟,“快说!是不是有人说我坏话!”

她怀疑是程大丫那个死丫头趁她没空出去说了她的坏话,且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一脸坚定道:“是不是程大丫?这个臭婆娘!真是要反了!”

“婶子,我不知道啊,”那妇人听见她说程大丫,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求饶道:“婶子,我真得回家了,家里男人马上下班了!”

说着挣脱程小兰的铁手,一溜烟跑了。

“这不中用的!”程小兰气的跺脚,但周围人都跑光了,她没别的办法,只能打道回府。

“哎呀!您就是赵营长的妈妈吧?”没想到刚到楼梯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微胖妇人,带着笑上前就来挽程小兰的手,“我是你们隔壁邻居,我老公姓蒋。”

“什么蒋不蒋的,不认识!”程小兰一个闪身躲开了陈嫂子的动作,狐疑道:“你谁啊?好狗不挡道,让开!”

陈嫂子的笑僵在了脸上,心里啐了一句“老虔婆”,缓了缓情绪,这才重又扬起笑来,“怪我!婶子不认识我是应该的,我家那位是赵营长的副手,我姓陈,按理来说昨晚听见婶子来了我们就该上门来拜访的,但昨晚您家似乎不是很方便,这才没来的。”

想到昨天隔壁那动静,陈嫂子暗嘲了一声,又露出不赞同的神色继续道:“照我说,清清真是太不懂事了,怎么能顶撞婆婆呢?”

听见她指责程清清,程小兰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总算明白过来,这是自己人啊!

“哎呀,原来是陈家妹子!”程小兰干瘦的手用力得握住陈嫂子,让陈嫂子痛的皱眉,但她却浑然不觉,仿佛见了亲人般激动,“我一看你就亲近。咱们找个地方亲近亲近?”

正好问问这些人干嘛都躲着自己!

程小兰打定注意,没管欲言又止的陈嫂子,拉着她就回了自己屋,“陈家妹子,你来说说,为什么我去院子里她们都躲着我?”

当然是因为你一来就震惊了全军属大院啊!

糊了程清清一裙子鸡屎,还摆婆婆谱打她,顾嫂子来找你谈话还被你撅了回去,最后还把程清清赶出了家门……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简直让整个军区大院惊掉了下巴,见到程小兰简直比见到老虎还害怕。

平常军属里也有挺多不喜欢程清清的妇人,但因为赵察的原因,就算不喜欢她,也不会当着她的面怎样,看到程小兰趁赵察不在这么对付程清清,哪怕不喜欢程清清的人都觉得唏嘘。

当然,她们不搭理程小兰但并不都是因为同情程清清,而且因为只要长点脑子的都知道,她蹦跶不了多久了。

魏团长和顾嫂子感情极好,能容忍她和自家老婆打擂台?赵察出任务也总要回来,到时候能让他妈继续打骂程清清?

在这两人没分出个胜负来的时候,大院里的人都明智地选择了不站队。

但陈嫂子除外。

她昨晚趴门上听了一晚上隔壁的动静,虽然也看不上程小兰撒泼打滚的作风,但却从这场婆媳交锋里得出了一个结论:

程小兰很不喜欢程清清。

蒋晴的机会来了呀!

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冒险和程小兰打好关系,到时候再把蒋晴带过来,程小兰这个乡下婆子,还能不喜欢蒋晴这样的城里姑娘?

到时候,程小兰逼着赵察离婚再娶,他还能不听亲妈的话?

计划的好好的,却没想到程小兰一来就直接问她这种问题,倒是让她不好回答了。

“我也不知道呢婶子,”陈嫂子故作为难的说了句,还没说完,就被程小兰打断了,“你不知道那你来找我干啥?!”

陈嫂子:……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谁能想到程小兰居然这么难缠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