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25章 噩梦

我的书架

第25章 噩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她一张巴掌小脸上都是泪, 却看了一眼旁边“禁止喧哗”的牌子,然后懂事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只一个劲的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那位带着口罩的医生顿了顿, 好心地补充了一句:“手术很成功, 病人明天能醒来的话, 问题就不大。”

“真…真的吗?”听见这话, 程清清只觉得世界上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虚惊一场,哽咽着向医生道谢,“谢谢!谢谢大夫!”

虽然见惯了世间的悲欢离合,但能在经历一场几个小时的手术之后得到病人家属真心的道谢,也让他感觉欣慰,走之前他给程清清指了路,“你去那边护士站等着,待会儿会有重症监护室的医生过来和你交涉注意事项, 不懂的你直接问他们。病人现在正在这边做转移准备, 等下就出来。”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程清清的心放下了一半, 连连给那位医生鞠躬道谢, 在他进手术室之后转身跑去了护士站等待。

“清清,大夫说什么了?”顾嫂子扶住因为跑的太快歪了一下的程清清, 问道。

程清清抿嘴一笑,控制不住的喜悦从眼角眉梢透出,“医生说,今晚去重症监护室观察一下,只要察哥醒了就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顾嫂子也高兴了起来,心想着自己先前为了哄程清清撒的慌总算圆上了, 不然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

“那真是菩萨保佑!”自从随军以来就再也没信过这些的顾嫂子也忍不住念了一句佛号,见程清清看过来,便和她相视一笑。

两人间的气氛终于不再沉重,变得轻松了起来。

没等一会儿,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就抱着一堆文件上来了,仔细地给她们交代了探视规则和注意事项,又让程清清签了字,收好东西之后叮嘱她们:“今晚尽量不要住的太远,能住在医院最好,免得有事我们找不到人。”

听见这话,程清清的心又提了起来,她犹豫了下,还是准备问清楚,“医生,您说的有事……是指的什么啊?”

“就是怕有个万一罢了,”那位医生随口答道,见程清清一脸紧张,他笑着解释了一句,“不过一般也没什么,你不要太担心,听手术室的人说,你丈夫,是你丈夫吧?虽然伤势挺重,但手术挺成功,他又是军人,能熬过来的。”

说是这么说,但程清清还是难免担心,向那位医生道了谢,又一瘸一拐地往电梯口走,站在那里准备等赵察出来。

“清清,要不你坐会儿吧,你这腿站久了能行吗?”顾嫂子年龄也五十多了,今天奔波一天,她是真觉得有点累,但看着程清清还在靠墙站着等,她又心疼她,忍不住陪着。

“嫂子,你累了的话就去休息一会儿,我不累,我在这里等察哥,你不用陪我的。”程清清察觉到了她的疲态,劝她去休息,顾嫂子自然不肯,两人就站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正闲聊间,手术室的门向外打开,带着氧气罩的赵察被一群护士推了出来,一直关注着那边的程清清立马就发现了,话还没说完就往那边跑去。

“察哥,”程清清一边跟着推车小步快走,一边努力稳住声线和他说话,“你不在这几天我很乖,看书有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故事,等你醒了我讲给你听好不好?我们养的昙花要开了,你之前不是说要和我一起看吗?你要早点醒啊,不然花期都要过啦”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她真的很想握住他的手,趴在他胸口哭诉自己的委屈,但他的手臂都是石膏,胸口贴满了各种她搞不清楚用途的弦,让她连碰一下他都不敢。

顾嫂子在一旁听她轻声絮语,忍不住跟着抹眼泪。

很快,电梯到了地方,重症监护室的医生出来快速的交接了病人,程清清就眼睁睁地看着赵察被推了进去,门一关,就再也看不见了。

趴在那扇门上,程清清费力地试图看清里边的情况,这扇关上的门和赵察离开时候的场景逐渐在她脑海里重合,不安和恐慌几乎将她淹没。

这一晚,程清清留在监护室外的等候区没走,顾嫂子熬不住,去外面的招待所开了一间房休息,说好了后半夜来替她,就满怀忧虑的走了。

程清清一个人呆在静悄悄的小屋里,脑子空空的,凝神听着从监护室里传来的心电监护仪发出的电子音,接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她,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祈祷。

“如果真的有穿越大神的话,我愿意我愿意付出代价换察哥平安”

不断这么祈祷着,累了一天的程清清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清清!清清!你醒醒!”顾嫂子一来,就看见程清清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睡着了,但她眉头紧皱、满脸痛苦,明显是魇住了,不由得着急起来,赶紧上前去将人喊醒。

“嫂子”程清清猛地从梦中惊醒,整个人仿佛突然从水里捞出来般大汗淋漓,等那阵让人心悸的窒息感过去,她木愣愣地转过头,弱弱的叫了一声顾嫂子。

她满头大汗,漆黑的发丝黏在脸上,唇色苍白的几乎看不见,以往水灵灵的眼睛现在红彤彤地含着泪,看着简直凄惨极了。

“是做噩梦了吗?没事没事,不要怕!”想到屋里躺着还在昏迷的赵察,看着程清清涣散的眼神,顾嫂子急急地拍着她的背,“梦都是反的!”

万一屋里那个还没好,外面这个又倒下了,那她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对,嫂子你说的对,”程清清逐渐回过神来,稳了稳声线,反过来安慰顾嫂子道:“嫂子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我一个人守着能行的。”

顾嫂子心说还好我提前来了,不然不知道你怎么样呢,但她不会说出来了让程清清多想,只是道:“人年龄大了,觉就少,每天到点就醒了,反正也睡不着,不如过来替你。清清,你也过去休息下吧?”

“没事的嫂子,我不累,我就在这里等,回去也睡不着。”程清清摇了摇头,冲顾嫂子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来,顾嫂子心想也是,照她这个样子,不守到赵察醒过来估计是不会走的,于是妥协道:“那你也稍微歇歇,别把身体熬坏了。”

程清清乖巧的点点头,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在顾嫂子看来已经静静睡着的她却是在闭眼装睡,先前做的那个梦不断地在她脑海里重现,梦里拿道空缈的声音也在不断地循环着那句话

“你夺了她的气运,就要在别的地方双倍还她。”

我夺了谁的气运?她是谁?沈星予吗?我夺了她的气运吗?又要在什么地方双倍还她?

程清清眉头紧皱,怎么也想不明白。

好在后半夜没什么事,顺利地到了天亮。

等医生们交完班,赵察的主管医生就把程清清叫进了办公室,路过病房的时候,程清清放慢了脚步想要从一排排的病人中找出赵察,但走完全程也没见到他。

“你别急着找,等下有的你看,”还是昨晚那位和程清清沟通的医生,他一边开门请程清清进去,一边笑着说:“恭喜啊,昨晚病人自主意识恢复过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热,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能转去普通病房啦!”

“真的吗!”程清清惊喜不已,但重症监护室太安静了,她怕打扰到别人,又努力地压低声音,“真的吗大夫?我爱人醒过了吗?那他现在怎么样?真的可以去普通病房了吗?要不要再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啊?”

看她双眼亮晶晶的,医生就想笑,他轻咳了一声,“今天上午再观察下,等下你跟护士说一下,可以去探视一次。”

又和医生交流了下病情和后续的治疗方案,程清清和人道谢之后就护士站要求探视,很快在护士的带领下找到了病房角落里的赵察。

在程清清的记忆里,他向来都是精神饱满的,虽然不爱说话,但只要眼神瞥过来,你就能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军人。

但现在的他闭目躺在病床上,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额上还有一些没擦干净的血迹,两只手上都打着点滴,让程清清一见,眼泪及夺眶而出。

她吸着鼻子忍了忍,仔细地观察了下他的那台心电监护,见各项数据都很平稳,稍稍放下心来,她歪头想了想,蹲在她的床边,低头亲了亲他的指尖,之后就直起身来,转身离开了。

“医生怎么说?”因为并非家属,顾嫂子留在了门外,程清清一出来,她就连忙站起来问道。

程清清用手背抹了抹泪,终于笑了出来,“医生说察哥的情况很好,下午就能转到普通病房了!”

顾嫂子连忙双手合十不住地四下拜拜,“真是神仙保佑啊!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

等两人心情平复下来,程清清才察觉出饿来,她不着痕迹地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没想到还是被顾嫂子发现了,“看我!光顾着担心小赵了,清清你从昨天晚上道现在还没吃饭吧?”

说着不顾程清清反对,拉着她就要下楼,“走,咱们先去吃早餐去!我可是答应了小赵的,要看好你,要是把你饿着了,他醒来还不得怪我?”

两人间气氛轻松,手拉着手在医院附近找了家小店吃了早饭,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却在电梯口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星予?”听见声音的沈星予转过身来,露出被纱布包裹着的半张脸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