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31章 挑拨

我的书架

第31章 挑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明川哥啊, ”程清清也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韩明川了,上次和赵察去过店里之后,接着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耽搁到现在,再次见到他,程清清也很高兴, “明川哥这是下课了吗”

穿着的确良白衬衣、黑色长裤的少年站在茂密的香樟树下,闻言羞涩一笑, "是…是啊。"

"别光站着啊!"俞姐见俩人一副要聊上的样子, 赶紧插话道:"明川, 别干站在了!送清清去你何婆婆的那处房子看看, 可别耽误了人家清清的时间!"

说着何婆婆掏出一把黄铜钥匙塞进韩明川的手里,拍了拍他的手, "明川,婆婆刚还担心走了没人看着小嘉呢,你能帮忙正好,这件事婆婆就麻烦你了!"

结果那把陈旧的钥匙,韩明川脸上带笑应了,嘴里却发苦。

上次和赵察见过之后,他就陷入到了一种茫然的处境中。

时不时地想起程清清和赵察,心里苦涩和甜蜜交替, 让他不知所措,索性尽量忍住,避开不见她。

没想到, 她想买何婆婆的房子。

何婆婆家的事他是知道的,想到程清清以后会经常过来见何婆婆,韩明川的心就又酸又涩。

"明川哥"偏偏程清清并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也觉得让他送自己过去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样比去等公交车快很多,不会让赵察等太久,因此也出言催促道:"明川哥方便吗方便的话就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未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说完韩明川就感觉到她跳上自己自行车的轻盈动作,自行车微微往下一沉,他的心也往下沉。

一路上,明明风是往后吹的,但韩明川总觉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香味,不太明显,却总是萦绕在他鼻尖,挥之不去。

程清清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觉得路有点颠簸,因此她的手紧紧抓着车后座,一路上都没松开过。

不过当看到何婆婆的房子,她就觉得自己跑这一趟是完全值得的。

何婆婆要出售的这套房子在后世的一环内,离a大附院不远,走路大概20分钟,倒是不大,小小的一个院子,共有两间正房、一个书房和厨房,进门的地方还有一个小小的门房,中间是一方小小的天井,中间有一株巨大的桂花树,此刻还不到花期,但也能想象得出花开时会有多美。

程清清一看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已经开始规划起买到这个小小的院子后要在怎么打理了。

想象着以后和赵察生活在这里的场景,程清清简直立马就想买下这个院子,"明川哥,还得麻烦你送我回医院一趟,然后回去告诉何婆婆,请她将房子卖给我,我回去筹一下钱。"

何婆婆这套房子倒是不算太贵,尤其是和后世比起来,那简直就像大白菜一样,但也差不多要让程清清的存款掏空大半了,买之前肯定是要和赵察商量的。

听见她的话,韩明川低声应了,又任劳任怨地骑着自行车将程清清送回了医院,两人在住院部楼下告别,程清清小跑着上了楼。

"你在看什么"傅珏本在低头看书,一伸手发现桌子上杯子里没水了,转头想喊沈星予给他倒水,没想到看见她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出神,最近因为被医生要求戒烟的傅珏十分暴躁,把书一放就开始质问她,"你要是不耐烦伺候,就趁我现在心情好,赶紧滚!"

沈星予回过头来,默默地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水,一边替他整理着被子一边低声解释道:"我只是在想学校的事。"

学校还没有放假,她留在医院照顾傅珏,还是好不容易向教授请的假,但也不能一直留在这里,不然老教授一定会对她有意见的。

傅珏也是知道这一点,因此气消了一些,他想了想,毫不在意地开口道:"你那学上着也没什么劲儿,不如别上了!"

"不要!"话一出口,看着傅珏面上不悦的表情,沈星予察觉到自己反应过大,深吸了口气之后强笑道:"我好不容易考上的,就这么放弃了,我舍不得。"

说着,露出一个可怜的表情,让傅珏一顿,"那就让人给你们学校打个招呼,先休学吧,免得你天天在我面前惦记着!"

知道再拒绝会让他不高兴,沈星予心下悲凉,低低应了声:"嗯,知道了。"

在另一边,程清清刚一进病房,一直留言着门口的赵察就发现了,他的眼睛露出笑意,看着程清清扑过来将自己摔进陪护床上,趴在他的床边雀跃地开口说着今天的见闻,"察哥!何婆婆的那套房子真的超级棒!"

一边说还一边双手比划着给他形容,"院子不是很大,但是有一株这么大的桂花树!等你出院,估计正能赶上花期,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规划不过没关系,我们还能种其他你喜欢的花!"

原先静悄悄的病房好像瞬间就鲜活热闹了起来。

赵察偏过头静静地听她说着话,只觉得心一下子被填地满满当当的,对于她说的话,时不时的应和一句,"你喜欢就很好。"

等说完,确认赵察没什么意见,程清清就提着饭盒出去买饭了。

她赶着回来就是怕赵察饿着,也怕医院食堂好吃的菜卖完了,因此走的很快。

她刚走没多久,赵察回忆着她活灵活现的表情,不由地摇头失笑,一抬头,却看见一个不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面色复杂地看着他。

"你好"赵察回忆了一下,想起了对方是谁,"沈同志"

沈星予看着躺在床上冷静的看着她的男人,想起梦里的"前世"他对自己的温柔和尊重,只觉得时移世易,一时分不清眼前的场景是真是假,一低头,眼泪就含在了眼里。

"三…三哥,"叫着梦里的亲密称呼,沈星予一步步地向他走近,"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你不觉得,我们才应该是天生一对吗"

"你难道不觉得,程清清很奇怪吗"她轻声问着赵察,仿佛没看到他紧皱的眉头似的,继续吐露出让赵察难以理解的话,"明明她应该在那次跳河就死掉,然后,你会喜欢我,我们会结婚、生两个可爱的孩子,一辈子活在别人的羡慕里。"

"沈同志!"赵察厉声喝止她,一把推开她伸过来想要抚摸他脸的手,"请你自重!"

"自重呵~"沈星予只觉得讽刺,她笑了笑,眼泪却顺着脸颊落下来,没入脸上包扎的纱布里,"明明我们曾经做过全世界最亲密的事啊!你让我怎么自重!"

看着她状若疯魔的样子,赵察眉头紧锁,努力地挪了挪身体想要离她远一点,但他全身包地严严实实地,移动起来实在艰难,他试了试,无奈地选择放弃,稳了稳神,打算说服沈星予,"沈同志,你说的这些实在让人困惑,我想我和你之前并不是很熟,更说不上什么…亲密的事。"

"哈哈哈那都是因为程清清啊!"沈星予心一横,决定说出自己的发现,"你不觉得她和之前大不一样吗"

说完这句话,她凑近赵察,盯着他的眼睛,阴测测地说道:"因为她根本就不是程大丫!她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孤魂野鬼!占据了程大丫的身体!她是怪物!"

"住口!"赵察听她诋毁程清清,暴喝一声,又深吸了几口气,平抑住自己的怒气,这才心平气和地说道:"沈同志,臆想是病,你最好还是找个医生看一看,清清怎样,我比你清楚,我不想听你说这些,请你出去!"

瞪着闭上眼睛拒绝交流的赵察,沈星予只觉得怀疑人生,她特意趁着程清清出门才找过来,就是为了告诉赵察真相,没想到赵察根本不听她的,沈星予一时之间又气又急,脱口而出今天看到的事,"你说你了解她,那你知不知道她趁着你生病住院,在外面和别人拉拉扯扯"

既然无法让赵察相信她,那她就要给程清清上眼药,自己得不到赵察,她也不能就这么看着赵察和程清清幸福快乐。

她过的不好,这两人也要付出代价!

"我说了,沈同志,请你出去,"赵察睁开眼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无喜无悲,只有着无尽的漠然,"你要是不肯走,我就要按铃叫保安了。"

"你!"见他不为所动,沈星予恼怒异常,想了想又笑道:"你现在不信我没关系,等她给你戴上绿帽子就知道谁在骗你了!"

说完这话,大笑着走了出去。

"察哥!我抢到了你喜欢的菜诶!"程清清一进门就开心地向赵察展示她的战果,没想到赵察只看着她出神,并不应和,她奇怪地走过去,"察哥怎么了"

"是伤口痛吗"想到这个可能程清清急了,掀开他的被子检查了一下,见他腿上的纱布上染上了新鲜的血迹,连忙一边按铃一边埋怨道:"都让你不要动了呀,你这是干嘛啊!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啊!"

"没什么,"赵察终于开口了,但也淡淡的,"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别多想。"

不知怎的,他下意识地隐瞒了沈星予来过这件事,望着程清清忙前忙后的背影,他想,这种事就不要拿去烦她了。

至于沈星予说的事…想的沈星予癫狂的神态,他眉头一皱,旋即松开,他决定自己去调查。

作者有话要说:  生死时速,我终于赶上了,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