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32章 对峙

我的书架

第32章 对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时间推移, 赵察的伤势在逐渐恢复,那些让程清清看了觉得心惊胆战的监护仪器也在逐渐地去掉,到住院第七天左右的时候, 他勉强能自己坐起来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收到电报的赵老爹终于赶到了a市。

"三儿!你这是咋滴了!"一进病房,赵老爹就连忙走到赵察床边, 眼睛里带着点泪花道:"还有电报里说的,你娘可能影响你前程, 又是咋回事儿你娘就是嘴上没把门的, 你跟你们首长好好说说, 实在不行, 我让你娘去给人道歉!"

"…爹,您别急, 先坐下,慢慢说。"原本看着自己已经不再年轻的老爹奔波这么几天几夜来看自己,赵察心里软成一团,但听他紧接着就开始操心自己的前途问题,赵察只感觉好像有兜头的冷水浇下,瞬间熄灭了他心里的火焰。

"这咋能让人不着急嘛!"赵老爹一拍大腿,愁道:"你可是咱家最出息的人,要是你娘把你前途搅和没了, 我饶不了她!"

"爹,到时候你见了娘就知道了。"自从上次来看过赵察,程小兰在之后的日子里就再没来过, 倒是顾嫂子时不时地过来一趟,带点关于程小兰的消息。

比如说程小兰和陈嫂子天天一起打麻将啊,程小兰逢人就说程清清的坏话啦, 认识蒋晴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满大院的说程清清比不上蒋晴,她更喜欢蒋晴这种话。

顾嫂子阻止过几次,但程小兰已经知道了自己儿子这次立了大功,说不定一出院就要提拔了,自觉自己身份水涨船高,根本不把顾嫂子放在眼里,更不用说听她的话了。

"哼!我儿子为了你们这些人升官发财,可是差点死了!你还来指挥我也不看看自己靠的是谁才有的今天!"

顾嫂子在病房里学程小兰这句话的时候还气得够呛,苦口婆心地劝赵察道:"小赵,都说疏不间亲,但我也是看着你走到今天的,知道你有多不容易,但自从你娘来了之后,在大院里拉帮结派,动不动就和人吵架,还到处说清清坏话,把个大院搞得乌烟瘴气的,影响实在太不好了!"

更不用说她见天得跟人说她满意蒋晴做自己儿媳妇,这不是在败坏赵察的风评吗要是真像她说的,赵察以后要娶蒋晴,岂不是再说赵察个人作风有问题这种话要是被有心人拿去举报,赵察的前途分分钟毁于一旦!

想到顾嫂子说的这些事,赵察也觉得头疼不已,好在赵老爹来了,总算有个能治住程小兰的人了,不得不说,赵察心里还是悄悄松了口气的。

"这个死婆娘!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我不好好收拾她!"赵老爹一听气的不行,连赵察都不顾了,直接就拉着程清清催她带路回军区。

程清清当然乐得看热闹!

把赵察安顿好,又托了隔壁嫂子帮忙看顾赵察之后,程清清就带着赵老爹回了军区大院。

"婶子,你这都好几天没去医院看过赵营长了,合适吗"蒋晴今天正好休息,被拉来和程小兰一起打麻将,一边给程小兰喂牌,她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嗨!我儿子好得很!他可是说过的,让我在这里好好享福,照顾病人这事累死个人,还是让程大丫那个死丫头干吧!"程小兰一边碰牌,一边得意洋洋得说道,"我是三儿的亲娘,哪有我去看他的道理"

这死老太婆!自诩文化人的蒋晴都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这段时间以来,她费力地讨好程小兰,感觉自己就没这么憋屈过,但就算是这样,有时候也觉得程小兰做的实在太过分了。

一个做娘的,儿子刚刚经历了生死,她却不想着去看一看,简直让人提起来就寒心。

最主要的是,她不去,蒋晴就拉不下脸自己去看赵察,让原本打算在赵察受伤脆弱的时候用柔情感化他的蒋晴无计可施。

"胡了!"就在蒋晴腹诽的时候,程小兰把牌一推,兴高采烈道,"小晴啊,还得谢谢你给我的牌哈哈哈哈!"

"死老太婆!"

听见这个声音,蒋晴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正惊恐地捂住嘴,就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干瘦老头子冲了过来,一把揪住程小兰的头发将人从桌子上拖到地上,啪啪两巴掌扇在她笑意凝固的脸上,"好你可死老太婆!你走的时候是怎么跟我说的我又是怎么跟你说的!我是让你来这里打麻将的我是让你来这里搅风搅雨的"

被他两巴掌扇懵了的程小兰这才反应过来是谁打的自己,尖叫一声就开始嚎:"老头子你怎么来了你竟然打我!我不活了啊~~~~"

赵老爹还没说话,她一眼看见站在旁边的程清清,眼睛一瞪,从地上一跃而起,就要去捉程清清,"说!程大丫!是不是你这个野丫头告的状!"

"行了!"赵老爹一把将人推开,不耐道:"你在这里做的这些事我都知道了,你也别东拉西扯些有的没的,赶紧收拾收拾,跟我回去吧!"

眼角余光秒到麻将桌,赵老爹的额角青筋颤动了两下,差点又要打程小兰一顿,但看到周围靠过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深吸一口气,按捺住火气,对程小兰骂到:"搞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今晚就走!"

"当家的!"程小兰听他说今晚就走,想到乡里繁重的活和在这里什么也不用做就能吃香喝辣的生活,她哀嚎一声,哭着道:"咱们年龄也大了,不是该享儿孙福的时候吗养大三儿不容易,当家的你来都来了,不享几天清福再走吗"

如果她不提到赵察说不定赵老爹就被她说服了,但她一提到赵察,赵老爹的心立马就硬了起来,踹了她一脚骂到:"个头发长见识短的死婆子!看来是我太久没收拾你,你忘了这家里谁才是做主的人!"

在赵老爹心里,赵察能带给他最大的享受并不是物质上的,而是荣誉,自从赵察的军衔一步步升高,整个程家村对赵老爹的尊敬也与日俱增,每年给祖宗上坟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腰板子挺得格外硬。

他老赵家也出了一个官儿呢!营长!他亲手培养出来的!

这些想法,赵老爹从没向别人说过,连程小兰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倾尽全力维护赵察,因此,程小兰那番话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正正好戳中赵老爹的逆鳞。

"赵大河!"被他当着人群的面连打几下,程小兰也怒了,只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在整个军区大院横着走的面子都被他丢光了,站起来把头发往边上一别,叉腰就骂道:"你少在老娘面前装蒜!当初你穷的娶不起媳妇,要不是老娘看你可怜嫁给你,你现在还在打光棍呢!"

见赵老爹眼睛一瞪就要拖鞋打她,程小兰心慌了一瞬,但一想到这是自己的地盘,又立马找回了勇气,把腰一挺继续骂道:"怎么你还想打我!我告诉你赵大河!我现在可不怕你!你要是再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保准去找公安去!还有那个什么,妇联!对,我找妇联去!"

看着赵老爹迟疑下来的动作,程小兰只觉更加得意,她这段时间在这里可不是只打牌!她也是学到了很多新东西的!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叉着腰的程小兰就像一只获胜的斗鸡,睥睨着周围的人,尤其是程清清,"程大丫,别以为把赵大河找来就能对付我!我不吃这套!"

"…"看着她的样子,程清清大受震撼,没想到程小兰竟然连赵老爹都不怕了,要知道在书里,唯一能治住她的就是赵老爹。

"别扯写有的没的!"赵老爹回过神来,手里饿布鞋就开始往程小兰身上招呼。"我还就不信了!公安能管我教训老婆!今天我非得把你带回去不可!由得你在这里撒野!我三儿的前程早晚要被你坏掉!"

就在赵老爹骂骂咧咧地追着程小兰打、程小兰尖叫着左右闪躲的时候,顾嫂子到了。

她一见这个场景,扶住额头整整缓了一分钟才稳住没骂人,指挥着周围看热闹的人把人拦下,这才苦口婆心地劝道:"这位同志,现在是新社会了,不兴打老婆那一套!"

虽然她也看不惯程小兰,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打,"咱们这是军区大院,是讲法律、讲规章的地方,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说,就是不能动手。"

"咋滴!她是我老婆子,我还不能教训她了"赵老爹一边将鞋穿上,一边梗着脖子道,"我是她男人,她就得听我的!"

看出来周围人都听顾嫂子的话,赵老爹心里已经怂了,但他是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低头的,于是继续横道:"她一天是我老婆,这辈子都得听我的!"

这俩口子!顾嫂子再次无奈扶额,只觉得在油盐不进这方面,这两人简直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是一样的轴!

"同志,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们夫妻内部有什么事,好好商量着一起来啊,别动不动就动手打人,妇女也是同志,也是对家庭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贡献的,你们有事好好说,我保证不管你们,但是不能动手啊!"

"你这话文绉绉的我听不懂!"赵老爹伸手就要去扯躲在顾嫂子身后的程小兰,"我只知道,她不听话,我就要打!"

"赵大河!"程小兰大力挣扎着,状若疯魔,见他当着顾嫂子的面也敢动手,程小兰怂了,"你究竟想干啥!"

"我想干啥"赵老爹捶了她一拳,"老子要你赶紧滚回乡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家暴违法,作者君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家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