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36章 日常

我的书架

第36章 日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完一顿热闹的暖房宴, 时间就不早了,张明和李伟还要回营区销假,没停留多久就准备走了。

"营长, 嫂子,我们就先回去了啊,"站在门口, 张明依依不舍的和赵察告别,"营长你可得早点好起来啊, 营里的弟兄们可都盼着呢!"

提到战友们, 赵察的神色也变得和缓起来, 点了点头还没说话, 就听见张明继续道:"兄弟们知道营长你是被那群杂碎伤的,都恨不得冲出来帮您报仇, 听说那帮人还跑了几个,可惜…"

他砸了砸嘴,仿佛真在惋惜不能亲手抓住犯罪分子给赵察报仇似的。

"少说两句!"李伟眼尖,瞄到程清清突然苍白的神色,他心里一动,使劲给了张明一肘子,"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张明也反应过来,自己当着程清清的面说这些是不太对, 于是摸着后脑勺讪笑道:"那营长,嫂子,我们先回去了啊!嫂子, 你可别把我说的事放在心上,那都是假消息,我瞎说的!"

说完拉着还在挥手告别的李伟一溜烟跑了。

"清清, 没什么事的话,我也走了啊!店里快要开门了,"俞姐把厨房里的东西收拾好出来,一边在围裙上擦干净手,一边说道:"预约的第一批客人马上要上门了,我得回去看着,厨房里给你们留了菜,要是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拉着程清清叮嘱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事,见她乖巧点头,表示自己都记住了,俞姐这才跨上自行车风驰电掣的往店里赶。

这下子,小小的院子里就只剩下程清清和赵察两个人了。

将院门关上,程清清扶着赵察回了桂花树下的石桌子边坐下,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了出来:"察哥,张明说的…有犯罪分子跑掉了,你说,他们会不会…"

看着她一脸担忧的样子,赵察失笑,放下拐杖牵起了她的手,温声道:"不用担心,行动是保密的,他们不会知道参与这次行动的都有谁,更何况,"他脸上现出睥睨的神色来,"那群人现在应该像丧家之犬一样到处躲藏,怎么还敢出现在人前"

看着他自信的样子,虽然还是觉得心里不安稳,但程清清也没在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而是深吸了口气,转移话题道:"好香!"

金秋九月,天气干燥温暖,高大的金桂树替院子里遮出一片阴凉,浓郁的桂花香氤氲在周围,地上是树叶漏下的斑斑点点,坐在这样的环境中,程清清整个人也慢慢的沉静下来。

她顺手拉过赵察的手,低头玩起了他的手指。

宽大粗糙的古铜色的男人的手被纤长白皙细腻的女人的手握在手里,绕来绕去的把玩儿着,衬得白的愈白,黑的愈加黑,低头看着这一幕的赵察仿佛陷入了某种迷幻的场景,看见了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欲望。

"您好~"一阵敲门声传来,打破了小院里带着色气的氛围,让赵察猛的惊醒过来,皱着眉头看向了来人,并给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是这样的,我是您旁边那个院子的,我姓欧阳,我们当家的姓管,今天听见您这边放鞭炮搬新家,我就过来看看,"那个中年女子脸上带着得体的笑,礼貌道,"没打扰到两位吧"

"没有没有,"程清清连忙站了起来,想到居然让新邻居先上门打招呼了,她就觉得自己这个女主人做的不称职,红着脸道:"该我们先上门拜访您才对。"

说完这话,她一拍脑袋,"您等等,我有备上门的礼物的!"

等她噔噔噔地跑进屋里拿着备好的东西出来时,那位欧阳嫂子已经被赵察请到了堂屋里坐下,正和赵察礼貌疏离地交谈。

缓了口气,程清清理了理头发,又洗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这才走了进去,"您久等了,本该我们上门的,但我爱人最近身体不方便,j就耽搁了,希望您不要介意。"

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后,程清清笑着解释道:"这是我自己做的火锅底料,您拿回去尝尝,希望您不要嫌弃。"

"火锅是城里生意很火的那家火锅那样的吗"欧阳嫂子饶有兴致得拿着火锅底料翻来覆去的看,"我们倒是想去那家店试试,但一直有各种各样的事耽搁,现在都没去成,家里家里又出事了…"

"您说赵先生受了伤,哎,我家里也…"她叹了口气,仿佛突然和程清清找到共同话题似的,同病相怜道:"我家里小姑子,一个多月前出了车祸,现在都还没醒呢,医生说是很大可能醒不来了,她才二十多,就要在床上躺一辈子了…"

见程清清目露同情,她抹了抹眼睛,勉强笑了笑,"看我,倒是不该和您说这些的,就是看您也照顾病人,我也照顾病人,这才…"

"您别急…"程清清连忙安慰她道:"咱们国家医学越来越发达,说不定以后这种病能治好呢"

听对方的意思,她家的病人大概是植物人,虽然知道这种病在未来也没办法攻克,但看着欧阳嫂子脸上悲伤的神情,程清清还是选择了给对方一点希望,"而且我听说,这种病人有的会自己醒来,说不定您家的过一段时间就醒了呢"

知道她实在安慰自己,欧阳嫂子领了她的好意,笑着站了起来,"谢谢您,我要回去了,琼琼该翻身过了,回头请您务必过来玩儿啊!"

维持着女主人的架势送走欧阳嫂子,一回头,程清清就擦着汗扑进了赵察怀里,"察哥!我刚刚表现的好吧"

成功得到赵察肯定的程清清捂着嘴笑的满足极了。

穿了之前她是一个母胎单身,别说这种以家庭为单位的人情往来了,怎么和人展开亲密关系她都毫无头绪,穿来之后虽然继承了程大丫的记忆,但程大丫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赵察随军之后,顾嫂子她们也没和她讲过这些礼数,因此程清清乍一独立处理这些人□□故,就难免慌乱,好在表现尚可,她自觉没给赵察丢脸,因此十分高兴。

不知道她在乐些什么的赵察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日子可以用风平浪静来形容。

赵察不需要去医院的时候,程清清就和他一起窝在书房一起看书,伴着秋天的阳光,坐在窗前的两个人即便什么也不说,气氛也亲昵而安稳。

每当到了赵察要去医院复查的时候,程清清就扶着他散步般慢慢地走路过去,这个时候的a市还不像后世一样繁华热闹,但该有的都有了,街上的行人、建筑透露着时代的气息,两个人沿着平安大街逛过去,好像走在一张老照片里,也仿佛能走到天荒地老一般。

就这么日复一日地走了大半个月,桂花谢了,银杏黄了,菊花也开了,赵察的主治医师终于宣布赵察可以放掉拐杖,试着自己走路了。

听见这个消息程清清高兴极了,当天就去买了一堆菜,放出话来,要做一桌好吃的菜出来庆祝一下,顺便一雪前耻。

看她这么自信,赵察不置可否,但也做好了随时进去帮忙的准备,但没想到她中途不仅没叫人,还顺利地做出了一大盆菜。

就是…

"这是什么"看着侵泡在一看就很辣的汁水里的一根根插着菜的竹签,赵察犹豫着不敢动手,他打量了下这个盛满了菜的瓷盆,试探道:"怎么以前没见过"

见他脸上罕见地露出不确定的表情,手犹豫着不敢伸出去,程清清捂嘴一笑,得意道:"这是我和俞姐新开发的菜,叫钵钵鸡,可好吃了,你试试!"

说着就从瓷盆里随手拿出一根竹签递给赵察,一边坐下自己拿了一根签子在手里慢慢地吃,一边说道:"我们店里生意越来越好,但地方太小了,上次买的那个铺面也没办法用,只能先让客人预约,但这样一来,有些临时过来的客人就对我们有很大的意见,我和俞姐寻思着在店外摆个小摊,就卖这个,也不至于让有的客人白跑一趟。你试试啊察哥~"

红艳艳的红油染上了她精致的唇,一看就吃的很香的样子,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在她的示意下,赵察也尝了一口,瞬间就被麻辣鲜香的味道征服了。

"不错,你的想法很好,"虽然十分喜欢这个味道,但赵察还是克制着自己把话说完,"整个a市应该还没有这种口味,你们得做好准备,生意会很好。"

"那是当然!"每次一被他夸,程清清就得意的不行,"我和俞姐准备去注册商标了,到时候啊,我们要开连锁店的!"

说起她的计划,程清清眉飞色舞地比划着,"连锁店你知道吧到时候,我们的店不仅要开遍a市,还要开到隔壁市、隔壁省去!到那时,你可得叫我一声富婆了哈哈哈!"

富婆不富婆的,赵察不懂也无所谓,但见她说着梦想脸上闪闪发亮的样子,他就觉得满足,也替她高兴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

两个人慢悠悠地吃着钵钵鸡,到最后程清清吃不动了,剩下大半都是赵察不动声色地解决的。

"厨房里还有一份,我准备给欧阳嫂子送过去,"程清清摸了摸肚子,决定出去走一走,"上次答应了她要去找她的,正好今天让她也试试新菜。"

赵察当然无有不可,于是两个人又并排慢悠悠的往欧阳嫂子家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