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37章 管家

我的书架

第37章 管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a市的秋天极美, 一段不算长的路程,因为两人走的慢,程清清还时不时地跑前跑后, 一会儿捡一枚漂亮的银杏叶给赵察看,一会儿去看看人家院子里盛放的菊花,硬生生走了十五分钟。

好在两人也不赶时间, 赵察也就由得她,在她停下来的时候也配合地驻足, 在她献宝般跑过来的时候微笑地摸摸她的头, 夸她一句, 她就高兴的不行了。

到管家院子的时候, 程清清还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上前敲了敲院门。

开门的不是欧阳嫂子, 而是一个有些粉头油面的男青年,穿着的确良的白衬衫和西装马甲,他上下打量了一遍门外的两人,皱着眉头问他们:"你们是谁,来干嘛的"

"…我们来找欧阳嫂子,"看着对方梳个偏分就能去演汉奸的造型,程清清好险没笑出来,忍了忍才将笑意憋回去, 绷着一张脸问道:"这是管家吧"

"等等,我问问!"管杉碰的将门一关,也不管他们, 转身跑进了院子里。

他一走,程清清立马就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 察哥,以后你可不能这么穿啊哈哈哈哈哈!"

"…不会。"没看过后世抗日神剧的赵察完全get不到她的笑点,莫名起来的看着捂着肚子笑的她,最后还是承诺般回答了她的话。

他本就常穿军装,少有的几件便装还是程清清给他买的,根本没机会穿成那个样子。

"我嫂子在忙,你们跟我进来吧!"重新打开门的管杉看见笑的脸都红了的程清清,莫名的就觉得对方是在笑他,羞恼道:"笑什么笑一点礼貌也没有!"

"对不起对不起,噗~"见人出来了,程清清连忙敛起笑意道歉,但看着管杉不自觉叉腰的动作,她忍不住还是笑了出来,见管杉瞪过来,她连忙躲到赵察身后,揉了揉自己笑僵了的脸。

"哼!进来吧!"管杉瞪了一眼满脸无辜的赵察,拉开门将人迎了进去,在程清清路过他的时候,小声的说了句:"土包子!

他的神情动作差点又让程清清笑出来,但好在她还知道这是在别人家里,努力地忍住了没笑出声。

不过进了院子,她发现管杉说得对,自己确实是个土包子。

虽然和程清清买的院子在一个胡同里,但管家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五进的院子,一进门就是一座雁翅型雕"开门见喜"的巨大花照壁,绕过影壁,是一个青砖铺就的宽阔院子,两旁是抄手游廊,廊下还种着一些稀有花木,这个时节开放的菊花就有很多是程清清不认识的品种,让程清清这个见过后世大场面的人都震了震。

"清清,不好意思啊,让您久等了!"欧阳嫂子穿过游廊快步向程清清走来,一边走还一边致歉,又喊了站在一旁鼻孔朝天的管杉,"三弟,我这边待客,你让吴妈奉茶到小花厅来,再去守着小妹,我不在,怕她有什么事。"

"哦。"管杉没说什么,应了欧阳嫂子的话,从鼻子里冲程清清哼了一声,一扭身走了。

将人迎进小花厅,欧阳嫂子不好意思道:"刚刚那是我丈夫的弟弟,叫管杉,平时无法无天惯了,要是有什么冒犯您的地方,还请您不要介意。"

"没有没有,不介意不介意,"程清清连忙摆手,"他对我们挺客气的。"

说着话,一个头发花白、整齐后梳的挽了一个发髻的老年妇人端着雕花茶盘走了过来,一丝不苟地给三人上了茶,之后就沉默地站在了欧阳嫂子身后。

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将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程清清大受震撼,见她时不时地瞟一眼身后的人,欧阳嫂子轻描淡写地介绍道:"这是家里请来帮忙的,您可以叫她吴妈,别看吴妈不起眼,她年轻时候可是王府里的人。"

"好厉害!"程清清的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捧场的夸了一句,她现在只觉得坐在这里浑身都不自在,望了赵察一眼,见他眼下也压抑着不耐,她提起手边的竹篮,笑道:"早知道您家是这样,我就不拿这些小东西上门献丑了,但现在来都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给您了,还希望您不要嫌弃。"

揭开竹篮上的纱布,盛在白瓷盆里红艳艳的钵钵鸡就展现在众人面前,随着一起出来的还有诱人的香味。

"您真是客气了!"欧阳嫂子连忙双手接过,低头看了看,发现是自己没见过的吃食,脸上也露出一点笑来,"您上门就是我们的荣幸了,还带着东西,这可太客气了!"

说着将竹篮交给吴妈,示意她拿去厨房换个碗,"您这样客气,我可不能让您空着手回去了,您等一会儿,吴妈去厨房给您备一份糕点,您是外地人吧那可一定要尝尝吴妈的收益,那是再正宗也没有的了!"

虽然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以后少和她来往了,但她现在表现的这么热情,程清清不好当场就走,只好如坐针毡地等在这里,和欧阳嫂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

"嫂子!"却是刚刚离开的管杉去而复返,他站在门边一脸焦急道:"你快去看看琼琼,她好像在动!"

"真的!"欧阳嫂子猛地站了起来,不可置信道,"你没看错!"

管杉一脸不耐,"我看没看错,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欧阳嫂子一听,也顾不得招待程清清他们了,转身就往内院跑,程清清想了想,觉得自己遇见这种事不去看看也不好,也跟在她身后往里走。

内院较以开阔为主的外院更加精致华美,可以看的出来,这个院子曾经的主人十分有钱,设计、打理院子十分用心,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宅子会落在管家手里明明听欧阳嫂子说过,管家一大家子都在政府工作…

看到内院的状况,程清清更加坚定了远离管家的心思,尤其是在看到躺在床上的管琼之后。

"看什么看"见她看了自家妹妹几眼,管杉就觉得十分不爽,斜了她一眼,骂到:"懂不懂礼貌啊不该看的别看!"

听见他的声音,欧阳嫂子这才抬起头来,诧异地看了程清清一眼,仿佛突然想起她这个人般,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清清,我这边还有事,不能招待你们了,吴妈!送一下客人!"

程清清也有点尴尬,明明她是出于好心想过来看看能不能帮忙的,被管杉一说,他们倒是像故意来看热闹似的,也觉得再留下来没意思,告辞道:"那欧阳嫂子,我们就不打扰您了,您先忙。"

等从院子里出来,回去的路上程清清就忍不住和赵察讨论了起来,"察哥,你觉不觉得欧阳嫂子的小姑很眼熟"

赵察顿了顿,想起了当初和程清清一起去火锅店遇见的事,:"上次火锅店遇见的那个…要你让位的客人"

"对啊!"程清清转过头,满脸严肃地叮嘱他:"察哥,以后咱们还是离欧阳嫂子远点吧,他们家的人出去能这么嚣张,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人。"

尤其是现在还还住着这么大个院子、前朝王府的仆人用着,各色的规矩讲着,看起来就是一副以后会被抓起来铁窗泪的样子。

上次见管琼,她还是一副意气风发、无法无天的骄矜模样,转眼就变成了躺在床上无知无觉的植物人,虽然不知道中间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但总归一个花季女青年落得这样的结局让人惋惜,程清清也很是唏嘘了一阵。

不过感慨归感慨,她还是坚定地决定和管家划清界限。

在几年以后,想到当初的这个决定,程清清就觉得庆幸不已。

当然,此刻的管家,还处于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阶段,要是让他们知道程清清对于他们家的评价,多半会嗤之以鼻。

等医生来看过管琼,遗憾地告示他们,管琼只是神经性抽搐,并不是苏醒征兆之后,欧阳嫂子神色黯然地送走了医生,折返管琼的房间之后,她一个人坐在怔怔地出起了神。

其实她对于管琼的感情未必多深,毕竟管琼是个唯我独尊的人,她还好着的时候,没少给这个嫂子气受,但她一朝出事,人事不知地躺在床上吗,照顾她的重任就落在了作为大嫂的欧阳嫂子身上,一个植物人小姑,要吃喝拉撒、翻身擦背,稍微照顾的不经心,病情就会加重,欧阳嫂子就会被公公和老公责备,简直是个烫手山芋,甩也甩不脱。

有时候,欧阳嫂子甚至会恶毒地想,管琼还不如干脆死了算了。

但她不敢表现出来,还要对外维持贤惠人设,因此一想到管琼,她就满腹怨气。

"大太太,"吴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后,仿佛没看到她眼中的恶毒般,语气平平的问道:"那位程小姐送来的东西怎么处置"

"扔了吧,"想到程清清,欧阳嫂子仿佛又重新找到了身为管家大房媳妇的优越感,慢条斯理道:"那种小门小户的人家,做的吃食我可不敢碰。"

"好的,大太太。"吴妈一如既往的沉稳回答,让欧阳嫂子重新露出了笑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