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39章 邀请

我的书架

第39章 邀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没…"沈星予的话还没说完, 就被傅珏打断了,"呵,我就知道, 你嫌我瘸了腿没前途了是不是"

一想到这个可能,傅珏就烦躁异常,"我就知道, 你这种人。"

他嘴里说着"这种人",却不点明, 但带给沈星予的侮辱却比说明白更加严重, 她气的胸膛起伏, 只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就是受气包, 从傅太太到欧阳丹,再到傅珏, 一个个的都不把她当人看。

她手里这么明晃晃的礼盒,傅珏非要装看不见,说到底,也是不尊重她罢了。

"傅二,"沈星予将手里提的东西轻轻往地上一放,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傅珏,"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会走"

对上她仿佛失去波澜的眼神, 傅珏没来由的觉得心慌,他想起那一夜山风里瑟缩的少女,也是带着这样决绝的表情躲在自己身后…

没等他开口, 沈星予继续说了下去,"我待在你家,不是因为我下贱, 而是因为我对你有愧。"

说到"下贱"这个词,沈星予的声音陡然拔高又再次低落,她咬着牙,一双眼睛带着泪光,仰着头不愿意让眼泪落下,也努力地控制着抽泣,仿佛一哭出来,就输了似的。

她的样子和傅珏记忆中的初见重合了起来,让他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以为他的沉默是默认,沈星予惨然一笑,没说什么,转身就往大门走,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见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脚步声追了上来,"站住!"

终于抓住她的手,傅珏才从真的要失去她的慌乱中挣脱出来了,但他生性不会说软话,将人留了下来,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愣了半晌,一言不合得拖着人往楼上走。

虽然他伤了腿,一走快就瘸的很明显,但他身高腿长,这样一言不发的闷头往前走也不是沈星予能跟得上的,被他扯着,跌跌撞撞的上了楼,一进屋,反身关上门,傅珏就将人抵在门板上,盯着她看了几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说你对我只有愧疚你说你只有愧疚!只有!愧疚!"

一把将人推开,沈星予揉了揉被他勒的发红的手腕,垂眸道:"不然呢你以为还有什么"

听见这话,傅珏不可置信地倒退一步,瞪着她的背影,气的胸膛起伏,仿佛一头发怒的雄狮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但因为他一条腿受了伤,一走快就站不稳,脚步蹒跚,更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突然爆发一阵大笑,笑完嘴里喃喃的说着,"你这样的人,哪里会有什么真心!"

被他这样说,沈星予只觉得嘲讽,她无力的闭上眼睛,"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想,那就是吧。"

说着转过身来,看着傅珏,语气冷静道:"那么请问傅二少,现在,我‘这种人’可以走了吗"

明明他不是这样的想的,但说出来的话却总是这样伤人,发现她是真的想走,傅珏慌了,上前一步想抓住她,"我不许!你休想!"

沈星予却退后了一步,让傅珏的手抓了个空,她语气平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傅珏,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她看着他的脸,想起第一次见他,那个风流恣意的少年郎好像已经看不见影子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瘦削、尖锐,无时无刻都在刺伤别人,也在刺伤着自己,而这一切改变的源头,都是那场车祸…

想到对方会残疾,完全是因为管琼那个疯子发疯,沈星予的心软了一些,但没等她说出缓和的话,就听见傅珏短促的笑了一声,哑着声音说道:"有意思,那可太有意思了!"

"你既然叫我一声傅二少,就该知道我是什么人,招惹了我,害我成了这个样子,轻飘飘的就想跑"

扔下这样一句话,不顾沈星予陡然睁大的眼睛,傅珏冷笑着抓住她的手,一把将人甩到了床上。

在另一边,程清清也在想着沈星予。

她不知道沈星予和管琼之间的纠葛,所以不太明白为什么她会被欧阳嫂子赶出门,但这不妨碍她觉得沈星予变了很多。

上次在医院门口见到她,她还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和今天这个提着礼物却被人拒之门外的落魄女人截然不同,尤其是她对自己的态度,在医院的时候,她还好像把自己遇见的所有不幸都归结在了程清清身上,但现在却仿佛有了改变,不知道这段时间,她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作为原书女主,想来锦鲤体质的她不会遇见什么困难才是。

这样想着,程清清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不得不说,先前她虽然一直不肯承认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导致沈星予发生了那些事,但那是面对梦里听见的那句话的反抗,其实她也知道,沈星予人生的改变,都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如果可以,她也希望沈星予能过得好些。

"在想什么"听见她叹气,赵察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问了问,"还有刚刚呐不是沈同志吗你们俩怎么不打个招呼就走了"

他至今没跟程清清说过沈星予趁着她不在来病房跟他说过的那番话,也没告诉过她关于梦里的那些事,但他的心里对这些事并不是没有想法的,发现程清清和沈星予间的奇怪气氛,赵察心里一动,还是决定问一问。

"没…没什么,"听见他的话,程清清结巴了下,难得的有点心虚,她摸了摸鼻子,视线左右游移着就是不看他,"我们女孩子之间的事,你不懂。"

或许她自己也没注意到,她一紧张,鼻尖就会冒汗,看着她鼻尖上明晃晃的汗珠,赵察在心里暗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但他究竟怎么想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略过这场对话吗,他们今天的行程还是相当成功的。

比预计的时间更早到了医院,一直给赵察看病的医生让他去做了全身检查,看着检查结果,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恢复的很好,回去之后注意不要剧烈运动就行,接下来可以一个周过来复查一次了。"

虽然赵察还没完全康复,但听见这个结果,程清清还是很高兴,连声的向医生道谢:"是大夫您医术高明,真的是多亏了您,不然我爱人不会好的这么快,真的太感谢您了!"

被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这么真心实意的夸着,大夫也很高兴,他想了想,觉得程清清很和眼缘,"小姑娘,我先前看你在看书,是准备参加高考吗"

得到程清清肯定的答复,他点了点头,"那你好好复习,争取考到我们a大医学部来啊,我们a大在筹备开设博士和硕士点了,你要是考到了a大,到时候可以报我的研究生啊,就是我们医学部首次设硕士点,我可能没有什么经验,你别嫌弃啊!"

"真的吗!"程清清惊喜异常,a大医学部啊!在后世可是响当当的a大王牌专业,曾经的程清清在纠结考a大还是清大的中学时期,也曾考虑过这个专业,但当她上了高中被考试毒打过后,就完全放弃这个想法了,没想到穿越还能附带圆梦福利,当下一叠声的说道:"怎么可能会嫌弃呢您的医术这么高明,能做您的学生简直是福气!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复习的,争取明年高考考上a大。"

"不错,小姑娘很有志气,那我就等着你考上a大那天啊!"医生笑着说了句,想了想,又叮嘱程清清:"我们a大可是很难考的呀,你可不能懈怠了!一定要努力复习!我给你留个电话吧,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可以问问我。"

听见这话,程清清简直高兴的不行,连连向大夫道谢,之后医生又有了病人,他们才礼貌告辞,离开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程清清简直想唱一首<<今天是个好日子>>,原本她就想考a大,只是没有想好究竟考哪个专业,现在医学部的教授向她递来橄榄枝,当然是要紧紧抓住的啊!

"察哥,你说我就考a大医学部好不好"程清清背着手,一边倒退着走路一边笑吟吟的问道。

看着她脸上憧憬的笑容,赵察一边替她注意着身后的情况,一边温和道:"你既然喜欢,就报考这个吧,就是学医很累,你要做好准备。"

"我才不怕累呢!"程清清笑着反驳了一句,"再说,学医再累能累的过种地吗我可是种过地的人!"

说是这么说,但种过地的是程大丫,程清清别说种地了,连五谷究竟长什么样都分不清。

但从梦里知道自己和程大丫是一个人的程清清根本就不觉得自己把程大丫干过的事览在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

程大丫做过的坏事她也背锅了,凭什么做过的好事她要往外推

只要这么想,程清清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好吧,只有你喜欢就好。"赵察默了默,还是违心的说了句,但他实在难以想象她做农活的场景,但她说的也没毛病,毕竟他的妻子"程大丫"是个实打实的乡下姑娘。

"那我要更加努力看书才行!毕竟我的目标现在可是a大医学部!"程清清豪气万丈,喊出自己的梦想,"我一定要考上医学部,做一个好医生!"

赵察笑着点了点头,"你一定可以的。"

他们俩就像小学生在讨论a大好还是清大更厉害般,语气里透着寻常,让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那名青年噗呲一笑,见赵察回过头来,他连忙捂住嘴,摆了摆手道歉:"对不住,我只是想到了好玩的事。"

一眼扫到对方挎着的印有"a大"字样的帆布包,赵察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