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45章 撩拨

我的书架

第45章 撩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干什么?!”

被傅珏扔在床上, 沈星予心中警铃大作。

哪怕拥有梦里的“前世”记忆,她的性格也带着时代印记,并不是一个能接受这种不明不白的轻慢和侮辱的人, 更何况在“前世”里,她从没受过苦,一辈子都是平顺圆满的, 这也导致了她的心智几乎一直停留在少女时期。

面对突然爆发的傅珏,她手足无措, 在床上翻滚了几圈, 努力的往前爬了爬, 想要脱离被他阴影笼罩的范围。

“沈星予, 你别给脸不要脸。”傅珏冷笑了声,俯下身去就要撕破她的衣服, 却没想到沈星予被他吓的瑟瑟发抖,嚎啕地哭出了声来,倒让他的动作一顿。

“傅珏,你究竟想要怎样,”沈星予发现眼泪有效,哭的更大声了,一边哭还一边含糊不清地控诉着他,“我是因为你才会留在这里的, 但是你是怎么对我的?每天对我不是骂就是冷嘲热讽的,我是喜欢你,又不是欠你的, 更不是犯贱!”

在即将要被他伤害的恐惧下,沈星予前所未有的坦诚,她自己都没有想明白的心思也借着这股汹涌的情绪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倒让两个人都愣住了。

装修豪华的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要沈星予不断抽泣的声音在宽阔的空间里回荡。

“你,说什么?”从听到她那句话的那一刻起,傅珏就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他茫然的睁着一双桃花眼,喃喃的重复道:“你说,你是喜欢,我?”

仿佛一个从没得到过糖果的孩子,回过神来的傅珏第一反应就是寻找证据否定这突如其来的幸福,他想起上楼之前沈星予说的话,突然冷笑了声,大怒道:“你撒谎!你先前还说,对我只是愧疚!”

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证据,证明了沈星予的话之前出于自保之下的随口一说,他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突然之间,也失去了继续和她纠缠的力气,心如死灰般翻身仰面躺在了床上,先前迸发出巨大光彩的桃花眼熄灭了,他盯着屋顶垂下来的水晶灯,无力的说了句,“我早该知道,我这种人,怎么会有人喜欢?而你这种人,嘴里又怎么会有真话?”

说完,大笑出声。

听见他的笑声,沈星予闭上了眼睛,但眼角的泪却大滴大滴的掉下来,她哽咽了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擦干自己的眼泪,也不回头看他,只是淡淡的说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件事上,我没有撒谎。”

说完也不管傅珏反应,翻身下床就要走。

而傅珏的心情,从茫然、怀疑到震惊,脸色也变来变去的,仿佛变色龙般精彩纷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沈星予已经到了楼下。

佣人们听见从楼上传来的二少爷急促的脚步声,又看了眼走在前面不停抹着眼泪的沈小姐,搞不懂他们这又是演的哪一出,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茫然的看着二少爷追了出去。

但傅珏毕竟腿脚不便,最终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沈星予跳上了路过的公交车,留给他一片汽车尾气。

“二少爷,要追吗?”跟在他后面跑出来的人看了一眼定定地望着公交车离去方向的傅珏,小声的开口提了一句,没想到一向将沈星予看的很紧的傅珏却摇了摇头,也不开口,转身回去了。

只是那背影,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失魂落魄的劲儿。

但和仿佛只剩一口气的傅珏不同,沈星予的心却是在疼痛过后重新变的轻快。

这种轻快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再次见到程清清和赵察。

她以为自己已经能够平静的看待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程清清”了,但她发现,当她看到走在赵察身边、和他小指勾着小指的程清清时。她还是会不平,还是会恨。

明明自己能够拥有安稳的一生,没有管琼这个疯子,没有毁容,没有管家的咄咄相逼,也不会和傅珏纠缠不清,自己会被那个将责任和担当作为人生信条的男人尊重和宠爱一辈子……

哪怕她看见赵察对待程清清的方式之后也曾怀疑过,对方上辈子是不是真的爱过她,但不管如何,那样的生活都比现在好太多了。

如果没有程清清就好了……这个念头再次冒了出来,将沈星予吓了一大跳,但随即她便像着了魔般,这个可怕的念头一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沈星予猛的甩了甩头,想要将这种想法抛出脑外,又定定的看了那两人的背影一样,没有上前打招呼,转身走了。

但有的想法一旦产生,哪怕一时被打压,也会像一粒种子落入心底,只等着合适的机会就会快速的生根发芽。

不知道她再旁边凝视过的两人手牵着手走远了。

但外人眼中静谧美好的画面中,却画中人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苦恼。

"清清!在外面呢!你别闹!"这段时间以来,赵察的口头禅都快变成"清清,别闹"了,他忍耐的想要抽回手,但察觉到他动作的程清清反手拉住他的手腕,还仿佛干坏事的不是她一般,仰头冲他无辜一笑。

只是挠着他手心的小指却根本没停下来。

她的力道放的又轻又软,但近来已经被她的恶劣行为吓出条件反射的赵察完全不敢掉以轻心,见程清清不听他的,他叹了口气,想要合上手掌,没想到刚好将程清清的手握在手中。

"哎呀!"程清清作势惊呼,做作的伸手用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捂住了嘴,娇滴滴的来了一句:"没想到察哥这么心急,大街上都对人家动手动脚的!"

她的眼角眉梢都透露着狡黠,反手就将"动手动脚"的罪名安在了赵察身上。

好在这段时间赵察已经习惯了,闻言也不生气,只是柔声劝她:"清清,这是在外面呢,别这样。"

仰头看了一眼他发红的耳尖,程清清眼珠一转,低声问他:"那回家了就可以闹你是吗"

"…"赵察对此哑口无言,他可不敢应承这种话,现在的程清清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要是她真的放开手脚闹他,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因此只能假装自己没有听见。

没有得到应承的程清清嘴一撅,又有了坏主意。

她的脚步越走越慢,脸上也逐渐出现了忍耐的神色,一边还暗暗的用力咬唇,将原本丰润漂亮的下唇咬的发白,努力装出虚弱的样子来。

一直注意着她的赵察果然发现了她的不对,急了,停下脚步弯下腰来一叠声的问她:"清清,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回去医院看看"

他们这次过来就是去医院复查的,这里离医院也不远,转身回去完全来得及。

但程清清演这一出,根本就没想往医院去,听见赵察的话,她动作一顿,暗骂了句"老古板",但人还是慢慢的凑近了赵察的耳边,气若游丝的来了句:"那里,痛,要察哥背回家。"

说完还冲赵察无辜的眨了两下眼睛。

而赵察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那里"是哪里,等反应过来之后,整个人腾的一下红的像煮熟的虾子般,他伸手急急的就要去捂程清清的嘴,不许她再说出这种露骨的话来。

但还没触到她呢,她就柔弱的捂着头,嘴里拉长了声音道:"好难过啊,我的头好痛,我的心也好痛,察哥都不愿意满足我的小小愿望~"

"…"

赵察纠结了,赵察犹豫了,赵察想了想,还是妥协了。

他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没什么人,这才快速的蹲了下来,低声朝程清清招呼,"上…上来吧清清。"

"好嘞!"程清清一秒痊愈,哪里都不痛了,健步如飞的跑过去往他背上一趴,心满意足的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嘴里谓叹般说了句:"察哥真好!"

闻言赵察抿了抿唇没有接话,但脚步却明显的轻快了许多。

其实他哪里是不明白程清清是在演呢现在离上次…那个夜晚…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就算程清清那个时候是真的有伤,现在也好的差不多了,但他就是没办法看着她露出那种低落委屈的神情。

哪怕明知道那是假的,他也甘之如饴,尽力的配合着。

也正是知道他不管怎样都会妥协,程清清才能这样不断的找机会撩拨他。

因为被偏爱,所以有恃无恐。

此时的a市已然是深秋,路上行人稀少,赵察背着程清清走在人行道上,道旁的杨树叶子黄了,一阵风吹来,枯黄的叶子呼啦啦的往下掉,每当这种时候,赵察便会驻足,让背上正伸手去够落叶的程清清能玩的尽兴。

"察哥,给你!"程清清终于捞到了她认为最好看的一片叶子,献宝般拿给赵察看,想要送给他,却又发现他的双手不得空,苦恼的皱了皱眉,就听见赵察温声夸道:"清清真棒,叶子很好看,你先帮我收着好不好"

他的语气就像哄小孩似的,偏偏程清清吃他这一套,乖巧的应了,又趁他不注意,将叶子放在了他的头顶,做了坏事之后,一个人发出吃吃的笑声来。

发现她的小动作,赵察没去阻住,笑着摇了摇头,继续抬脚往他们那个小院子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