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47章 浴室

我的书架

第47章 浴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昏的最后一丝余晖透过白色的窗帘照进室内, 光线已然变得柔和而暧昧,隐隐约约的映出室内木床上纠缠的一双人影。

从日落到月升,白皙而柔软的美女蛇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开始呜咽着讨饶。

"呜呜呜~察哥,不要了呜呜呜~"她哑着嗓子,哭哭啼啼的求他, 但一向对她有求必应的赵察在这种时候也难得的不理她,仅仅只是眸色暗沉的看了她一眼, 眸中是压抑了晦暗难辨的激烈情绪,一边动作不停, 又埋头堵住了她的嘴, 将她未出口的惊呼一并堵在了喉中。

被迫承受着他的全部,程清清简直欲哭无泪。

在撩拨他之前,程清清根本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 等他被撩动,爆发出自己真实时,她又会觉得这份激烈的感情是如此的令人骇然。

反正现在就是后悔, 十分后悔。

但下次还敢就是了。

不管她内心如何想, 赵察的行为现在都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她只能被动的承受着。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她累的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浑身湿漉漉的,脸上更是分不清是汗是泪,眼睛被泪水模糊成一片。

在黑暗中, 她感觉到身旁的人起身穿上了衣服,又拉开了灯,虽然这个时代的白炽灯还是昏黄的光线, 但在黑暗中待了这么久,猛一见光,程清清还是不习惯,但她实在太累了,抬不起手来蒙住眼睛,于是睁着一双找不到焦点的眼睛去寻赵察。

被灯光一刺激,原本停止流泪的眼睛又流下泪来。

从赵察的角度看过去,身上每一寸都是他留下的施虐痕迹的美人,蜷缩着躺在床上,流着泪表情茫然而脆弱的四处寻找他的身影,灯光照在她出过汗的细腻皮肤上,就像一副中世纪的油画般波光粼粼,也让目睹这一场景的赵察差点把持不住。

猛的转过身,他的喉结快速的滑动了几下,又闭上眼睛,默念了几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才冷静下来,再次转过身去。

原本以为她已经盖好被子了,没想到那副极具刺激性的画面仍然定格在他转身之前,不同的是,画上美人的神色从茫然变成了委屈,沙哑着声音张口控诉道:"察哥,你好过分!自己爽完了就不管我了!"

"…"赵察其实想说他原本以为她睡过去了,毕竟到了后面她都几乎没有声音了,他也不是不管她了,起床就是想给她烧水洗澡的,但此刻这种场景,好像说什么都是狡辩,他嘴唇张张合合,最终只是憋出一句:"你先休息,我去烧水了。"

出门的脚步急促,几乎等于落荒而逃了。

尽管他开门的时候,已经很小心的注意不让风吹进来了,但a市的深秋,夜间的风已经初具规模了,一道凉风还是从他的身侧吹进屋里,让躺在床上的程清清打了一个哆嗦,终于想起把被子盖上了。

等赵察烧好热水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有时候会觉得醒着的她有点闹腾的赵察突然觉得,她还是鲜活肆意的时候最是动人。

在床边坐着想了一会儿事,发现她还是没有醒了,赵察叹了口气,原本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表情柔和的摸了摸她柔软顺滑的长发,想了想,找出一张薄毯将她包了起来,抱去了洗浴间。

这个年代,淋浴还不普及,至少这个曾经作为非法财产被没收的小院子就没有,因此洗澡之类的很不方便。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翻修的时候程清清特意找木匠师傅定做了一个半人高的巨大浴盆放在了洗浴间里,除了洗澡之前要来来回回的跑很多趟提水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毛病了。

抱着熟睡的程清清,赵察看着被自己亲手提着水桶装满的浴桶,有点踌躇不前。

她睡着了,要是就这么把她放进浴桶里,而自己又不在旁边看着,她估计会在浴桶里滑倒溺水,但…

想到得守在旁边,还得替她洗澡,哪怕程清清睡着了,这事没人知道,他也觉得羞臊异常。

眼看着犹豫得水都快冷了,程清清还是没醒,赵察一咬牙,想了个办法。

他找来一根布条,掩耳盗铃般蒙住自己的眼睛,摸索着将程清清放进了浴桶里,一手抚住她的头,一手拿着洗澡巾,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着身体。

明明更过分的事都对她做过了,但此刻蒙着眼睛,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仅凭记忆判断位置,他还是会觉得局促异常。

尤其是,他的手有时候会误触到一些不该碰的地方。

尽管他已经闪电般缩回手了,但那种肌肤沾了水之后变得更加滑腻的手感还是留在了他的指尖。

他的动作,变得愈加谨慎,但不知道为什么不管他从哪个方向伸手,都会碰到她胸前的软嫩,来回这么几次,他总算明白了过来。

"清清,别,别闹,"他结巴了一下,想要往后退,却被她拉住了手不放,他没办法,只能耐心的哄她,"很快,很快就能帮你洗好。"

"噗~"

见他好像完全忘了还能让她自己洗澡这个选项,程清清忍不住捂住嘴笑出了声,听见她的笑声,赵察才反应过来,他红着脸想要挣脱程清清的手,没想到她一用力,他整个人鬼使神差般的,就栽进了浴桶里。

盯着他红的快要滴血的耳尖,程清清伸手捏住了他的耳垂,着魔般轻轻揉捏着。

蒙住眼睛的布条还没有取下,赵察的眼前一片昏暗,失去了视觉,触觉和听觉就更加灵敏,他听见伴随哗啦啦的水声,是程清清靠进了他的怀里,随之而来的,是他耳垂上代替柔软指尖的更加柔软、湿润的所在。

呼在他耳蜗里温软而潮湿的带着水汽的喘息声,他鼻尖嗅到的是她身上不属于任何香粉、被水汽蒸腾后更加浓郁的香味,胸前感受到的,是隔着被水打湿后透明若无物的白衬衣传来的柔软触感…

他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场香艳昳丽的春梦,现在遭遇的一切都是坏心的女妖在午夜为了吸□□气而布置的一个幻境…

想着这种可能,他的心里生出一丝恐惧之余,还有一点莫可名状的兴奋感。

对于这种专门诱惑人类的妖精,或许,想对她怎样都可以的吧…

他双手握住程清清的腰,手臂一用力,就想将她翻过身来,没想到她却手撑着桶璧不让他动,一边伸出手指玩弄着他的胸前,一边从他的耳垂顺着下颌骨吻到了喉结,流下一连串湿漉漉的吻痕。

"不要,察哥,你不许动。"末了,感受到他即将爆发的身体,她才终于哑着嗓子,大发慈悲的说了句话。

听见她的话,赵察哪怕是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也尽力的控制住了自己,但因为太过用力,他的身体几乎绷成一张弓弦,嘴里压抑不住的粗喘出声。

他一动,浓郁的荷尔蒙散发开来,先于他本人和程清清的体香缠绵在了一起。

闻到他的味道,看着昏黄灯光下,蒙着眼睛、浑身湿透的美男隐忍的抿紧了嘴角,双手用力的紧握在浴桶上,原本主导着一切、只是想捉弄他的程清清也有一些失控起来。

她浑身发软,双手搂住他宽阔的肩,趴在他怀里细细的喘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隔着裤子感受着他,哪怕程清清,也难得的红了脸。

咬着唇,犹豫的看了他一眼,程清清颤抖着手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这下轮到赵察阻止她了:"别!"

对于他来说,这样衣衫完整,只露出那里和她在浴桶这样原本只是应该用来洗澡的地方肌肤相贴有些太过了,他实在难以接受。

但他的话音才落,就感觉自己融入到一片柔软紧致之中,剩下的话一时说不出来,都化作了闷哼溢出唇边。

"察…察哥,"程清清也气息不稳,但还是在艰难吞吐着他,一边带着笑开口道:"这种…这种时候,就不要说‘不’了。"

她当然知道他这种老古板接受不了这么出格的事啊!但看着他一边挣扎着,一边一步步的为她妥协、一步步的突破自己的下限,她兴奋的不得了。

不过制约着程清清继续干坏事的客观条件就是体力,没过一会儿,她就不支地软下了腰肢,趴在他的胸膛蹭了蹭,不好意思道:"察哥,我…我不行了…"

突然得到赦令的赵察不再控制自己,掐着她柔若无骨的腰、疾风骤雨般让她哭了出来,让她再次明白,没事撩虎须是要付出代价的。

好在赵察还是怜惜她今天从下午一直累到现在,克制住了自己,不然第二天程清清恐怕根本就起不来。

原定在第二天早上出发去店里找俞姐的,但因为程清清太累了,一直睡到快中午才醒,她一睁开眼看到时间,就开始慌里慌张的穿衣服,"遭了遭了,和俞姐约了时间的,她一定等很久了!"

穿好衣服她就往床下跳,没想到腿一软差点摔倒,还是坐在床边看书的赵察扶了她一把,"别急,我早上给俞姐打过电话了,说你太累了,得迟点去。"

听到他这个实诚的理由,程清清就想起昨晚的荒唐,脸色发红的推开他,自己身残志坚的去洗漱去了。

她还想不吃早餐直接去店里,但赵察不同意,又陪着她吃了一顿早已凉掉的早餐,这才往火锅店去。

没想到到了店里,两人刚坐下还没开始查账,原本以为他们早上来而特意避开中午才来店里的韩明川就进了门。

看到他们两人并肩坐着的身影,韩明川脚步一顿,立马转身就想退出去,但眼尖的俞姐已经看到了他,大声的招呼了句:"明川来了啊正巧赵营长来了,你们俩还能聊聊!"

这下程清清和赵察也看了过去,对上惊喜地冲他笑着的程清清,韩明川按捺住雀跃的打了个招呼,又转头看向表情不辨喜怒的赵察,他顿了顿,这才招呼道:"赵营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韩同志。"赵察也冲他点了点头,语气淡淡的招呼道。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一章本来想走走剧情的,没想到又没刹住车,还一连开了两趟……

感觉自己已经被掏空了,瘫

接下来会是赵醋王察一个人撑起来的修罗场哈哈哈哈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