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49章 生日

我的书架

第49章 生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拜托了俞姐关于拆迁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就电话通知他们, 事情就办的差不多了。

他们没在a市多停留,去和营区里外出采购的战士们约好的地方等了一会儿,顺利的搭上了回程的车, 颠簸了一路回了大院。

时间就在这样时不时地来回奔波中悄悄溜走,很快就到了十一月。

这一天程清清起了个大早, 背着赵察在厨房忙碌,赵察带着从食堂打回来的饭盒回来,吃午饭的时候她还鬼鬼祟祟的不许他进厨房, 让赵察看的好笑。

"把碗放着, 我来吧,"吃完午饭,赵察作势要收拾桌子进厨房洗碗,把程清清吓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慌乱的跑过去扯住他的袖子, 情急之下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 结结巴巴的挤出一句:"察哥你把碗放下!我…我今天突然看它们特别可爱, 我想…我想洗碗!"

她凑过来, 赵察一低头就看到她额前被火燎到变得卷曲的发梢,他心里有了一点猜测, 故意看着她,低声问道:"不许我进厨房, 里面是藏了什么人吗"

见她听见这句话, 脸上的神色从紧张到轻舒口气, 嘴里还要嘴硬的说道:"没有!你不许污蔑我!"

赵察看的心底暗笑,但脸上还是带着狐疑的表情逗她:"既然你说没有,那让我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程清清皱着一张脸,一时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他。

她苦着脸思索, 眼神一扫,却发现赵察微微勾起的嘴角,她瞬间明白过来他是在逗自己,这下也不想着解释了,学着程小兰的动作叉着腰开始胡搅蛮缠。

"好啊!你居然怀疑我!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她满脸刁钻,将程小兰的神态学了个十成十,"这日子没法过啦!我要离家出走!"

没想到她是这个反应,虽然知道她的话夸张居多,但赵察无奈的扶了扶额,举起手来投降道:"好好好,是我的错,我不该乱怀疑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对上他含笑的眼睛,程清清不好意思的放下叉腰的手,但她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不然他下次还敢。

怀着这样的想法,她双眉一挑,做出一个跋扈的表情,"哼,你就知道敷衍我!快说,说你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好好好,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赵察憋着笑,在她的瞪视下勉强维持住严肃的表情,发誓般说了一句。

听见这话,程清清才大发慈悲的点点头,满意的摆了摆手,"好了,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你去上班吧!"

看着赵察顺从的转身出去,程清清立马放下手放松得拍了拍自己胸口,但一口气还没舒完,就看见他再次打开门,从门外探进半个身子来,"对了清清,我下午有事,迟点回来啊!"

"啊"她放松地表情变为失落,"就不能早点回来吗"

赵察装出为难的样子,满脸犹豫的说了句:"那我尽量吧。"

也不等她回话,便关上门走了。

程清清赶紧跑去窗边,等他的身影出现在楼下的时候,扯着嗓子冲他喊:"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知道了!"

听见赵察带着笑意的声音远远传来,她才放下心来。

等反应过来,她就明白过来赵察是在逗自己了。

"他真是变坏了!"程清清一个人气呼呼的自言自语,"原本多古板一个人啊!现在居然也会开玩笑了!"

但一想到他之所以有这些变化,都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她不遗余力的□□,她又觉得没办法把这个锅甩出去。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

还有…他恐怕是发现了…

回过头望了一眼厨房的方向,程清清咬着唇犹豫不决,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继续。

快到下班时间的时候,赵察一改常态,不仅没把战士们留下加训,还提前解散了队伍,让一众小战士们愣在原地面面相觑,在没确定这是不是营长故意想要训练他们之前,他们根本不敢走。

"怎么!听不懂我说的话!解散!听不见"赵察板着一张脸冲人群大吼了声。

站在训练场上的赵察是程清清完全陌生的模样,他充满杀气的眼神一扫过去,就让小战士们一个哆嗦,站姿更加笔挺了,别说放松身体解散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听清他的话,确定今天的营长不是想折腾他们,这群刚入营的新兵们立马大声喊了一句"是!"然后一哄而散。

"营长,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张明这个大嘴巴从操持的另一半走过来,笑嘻嘻的打趣道:"是不是嫂子做了什么好吃的营长,也可怜可怜我呗,我也想吃嫂子做的菜。"

"你小子想得美!"听他提起程清清,赵察眉眼瞬间柔和了下来,收敛起身上的兵戈之气,笑着捶了张明的肩膀一拳:"改天吧,今天不行。"

于是张明就眼睁睁的看着赵察满面春风的走了,留下他一个人站在原地,孤独可怜又寂寞。

"看什么看!"一转身,他立马变脸,重新成为新上任的严厉教官个,冲自己带领的那一队新兵大吼:"全体都有!向右转!操场十圈!跑步走!"

孤独的单身狗,只能将精力发泄在训练上,才能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

而早已走远的赵察心情雀跃,走到家属楼下的时候,还借着一楼的窗户理了理衣领、捋了捋头发,确认自己全身妥帖没有问题这才脚步轻快的上了楼。

充满期待的打开门,就就听见客厅了传来程清清的惊叫声:"察哥站住不许动!"

不知道她要干嘛,赵察乖乖的站在了原地。

程清清穿着新做的连衣裙跑了出来,裙角飞扬间纤细的腰肢若隐若现,她跑到赵察面前站定,先自己仰头冲他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来,这才开口道:"察哥,我要你背我过去!"

说完也不等他说话,绕过他就往他背上攀,赵察一脸无奈,笑着说了句:"慢点!"

一边蹲下身方便她上去。

稳住身形之后,程清清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凑在他耳边笑着说道:"察哥,这样你能顺利走回客厅吗"

听出她语气里故意的挑衅,赵察勾唇一笑,也不答话,抬脚就往客厅走去,期间数度差点撞上墙壁,惹来程清清一阵阵的惊呼,最后他脚步稳稳的停在饭桌前,让程清清明白过来他先前都是故意的。

但这种时候她是不会说什么话破坏气氛,一边放开捂住赵察的手,一边笑着喊道:"察哥生日快乐!"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满桌都是自己爱吃的菜,想到她先前神神秘秘的忙碌,自己的猜测都成了真,赵察神色前所未有的柔和。

忙了一天就是为了这个,嗯"赵察拉开凳子,单手用力,单手将她从背上抱了下来,顺势坐下,将她抱在怀里,亲昵的蹭着她的头顶,低声问道。

最后一声低低的"嗯"尾音上扬,撩人心弦,程清清直起身来,双膝跪在他的腿上,手捧着他的脸,眉眼弯弯的看着他含笑的眼睛,动情的吻了吻他的下巴,问道:"嗯,喜欢吗察哥"

"喜欢。"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隆重的给他过生日,赵察心情激荡,情绪也格外的外放,他主动的搂住程清清的腰肢,让她更靠近自己,两人呼吸相闻,他凑到她唇边,似有若无的碰着她的唇,哑着声音问道:"怎么想到给我过生日的"

被他的低音撩拨的有些迷乱,程清清双眼带上了一点雾蒙蒙的水汽,呼吸也比先前更急促了些,"就这么想到的啊。"

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往他的薄唇上吻去。

两人交换了一个漫长的吻,久到程清清气息错乱,软下腰肢倒在了赵察的怀里才算结束。

躺在他怀里,程清清喘了一会儿才算清醒过来,她眼尾发红,被吻到红肿的唇抿了抿,这才想起一桌子的菜来,为自己这种沉迷男色的行为羞愧了一秒,这才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察哥,先…先吃饭吧。"

赵察低下头,将她眼角的泪花细细的吻掉,这才若无其事的抬起头,也不将人放开,单手把她放在腿上,一手拿起桌子上的筷子一口一口的喂起她来。

看着她的红唇张张合合,不断的吃下他夹给她的菜,闻着她发间传来的洗发水香味,哪怕一口菜没吃,赵察也觉得格外满足。

"察哥,你怎么不吃啊"程清清被他盯的不好意思,仰头问了他一句,没想到他又给她夹了一筷子,喂给她之后便放下筷子,低头向她吻过来。

"!!!"这下轮到程清清震惊的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待在了原地,等他的辗转将她嘴里的菜吃尽,抬起头来慢条斯理的掏出手帕擦干净两人的嘴,才一脸正色的点评了一句:"果然很好吃。"

看着他正经的表情,程清清一时分不清他是说的菜还是…她…

等她反应过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夭寿了,赵察都会主动撩人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