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55章 见面

我的书架

第55章 见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赶在年前, 程青苗带着程山和程树苗悄悄的收拾了东西进了京,为了不惊动同住一个村的赵家人,他们甚至连大件行李都没带, 找大队上开了身份证明之后第二天天没亮就走了。

因为这个,一路上程山没少埋怨程青苗, 毕竟他人虽然浑,但在程家村生活了几十年,秦桧都有俩知己呢, 他再不济也是有几个狐朋狗友的, 就这么连说都不说一声的就走了,程山总觉得不得劲。

“二丫,我总觉得这样不行,”到了省城找招待所的时候, 程山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他难得有一些退缩, 迟疑着问程青苗, “咱们就这么走了, 都没给你妈扫个坟,就这么把她一个人扔在乡下, 我总觉得不好。”

听见他的话,程青苗沉默了一下, 还是咬牙道:“这也没办法, 为了大姐, 我妈不会怪我的。”

他们家本就是去投奔大姐的,要是在乡下搞的众人皆知,等传到程小兰那个恶婆婆耳朵里,她还不得闹翻天?到时候他们反正是无所谓, 大不了和程小兰干一架,但是大姐夹在中间就又要受那个老太婆的气了。

出于这个考虑,程青苗才特意叮嘱了程山和程树苗不许声张,她自己悄悄的去办了转学手续,准备就这样先瞒过一段时间再说。

程山也明白她的考虑,因此先前也配合着憋住了谁也告诉,但到了省城,眼看着离家越来越远,想到以后恐怕难以再回去,他还是忍不住了。

“但我还是心里觉得不妥,”尤其是想到亡妻的坟茔无人看管,他就难受,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要不,我就不去了吧?等把你和树苗送上火车,我就回程家村去…”

“爹!这怎么能行?!”听他的意思是不想去a市了,程青苗急了,“姐说了让我们一起去的!”

“到时候你就告诉你姐,说我过惯了乡下日子,不愿意去呗!”程山越说越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看着不自觉红了眼眶的两个孩子,难得的揉了揉他们的头,做出无所谓的样子笑道:“青苗你也这么大个人了,爹相信你能把弟弟平安带到a市的!”

“我不要和爹分开,”顾不得去整理被他揉的乱七八糟的头发,程树苗带着哭腔说道。

对于他来说,自记事起就没和程山分开过一天,因此,哪怕他爹再不靠谱,在他心里也是缺一不可的存在,但现在眼看着就能一家团聚了,他爹却不愿意去a市了,一想到要离开爹,他就难过的哭了出来。

“哭什么啊,你爹我又不是死了,”程山耸了耸肩,还是程青苗熟悉的无赖样子,但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她也跟着落了泪,“就这么着吧,我就是乡下贱命,就不去城里给大丫添乱了,你们去吧,好好读书,别让大丫的用心白费了。”

他一说完,两个孩子瞬间哭成一团。

程青苗虽然从来好强,不肯在人前掉泪,但她毕竟才十五岁,现在面临着和亲爹离别,也憋不住了,嚎啕着还在担心程小兰打击报复,“那爹到时候那个恶、恶婆子打到家里来,你、你能行吗?”

“是啊爹,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程树苗也打着哭嗝在一旁跟着劝道。

“这也什么?我还能怕了她不成!”程山骄傲的挺了挺胸膛,似乎觉得两姐弟担心自己斗不过程小兰是看不起他似的,骄傲的说道:“到时候我就往家里地窖一躲,她还能找着我?”

被他一翻滚刀肉发言镇住,两姐弟暂时止住了哭声,无语的看着他,却见他挥了挥手,用不容置疑的声音最后说了一遍:“就这么定了!明天一早送你们上了火车我就自己回去!”

说着还搓了搓手,装出期待的样子,“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来省城呢!可不能就这么直接走,得好好逛逛才行!”

于是这件事就在程山的坚持下定了。

等程清清在车站接到两姐弟的时候,往他们身后看了半天都等到程山,以为他是被人群冲散了,还一个劲的踮着脚找人。

“姐,别找了,爹没来,”说出这话,程青苗有点委屈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家大姐当时说的是让爹和自己一起来a市,现在她来了,爹没来,她就觉得是自己没办好大姐交代给自己的事,哭腔都出来了。

“这样啊…”知道了程山的决定,程清清难得的也有些心情复杂。

再原书里,程山作为一家子极品反派中面目最模糊的一个,你说他做了什么坏事呢,又没有,就是懒、理直气壮的靠男主养着,没少给人女主添堵。

程清清自己也不喜欢这种寄生虫般的人,上次见他,他也一副生活不能自理、安心啃女儿的样子,让程清清对他没办法改观。

没想到现在这样一个在当时看来千载难逢的进城享福的机会,他竟然会因为想要给亡妻守坟这种理由而拒绝…

一时之间,程清清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了。

想到独自回了乡下的程山,姐弟三人没再说话,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默。

“好了,还是先出去吧,出去了再说。”还是程清清最先冷静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伸手就去帮忙提行李。

“不用不用,”程青苗一把将行李护在怀里,阻止了她,“东西又不多,姐你就别动手了,你这细皮嫩肉的!”

程青苗总觉得这次再见到自家大姐,她变了好多,刚下火车听见她叫自己的时候,她一时都不敢认。

虽然人还是那个人,但…更白了,也更美了,整个人看起来更文气了,像画上的仙女似的,她甚至都怕自己大声说话唐突了她,因此全程沟通都刻意压着声音。

“姐,姐夫咋没来?”不同于心思细密妥帖的程青苗,程树苗一则是年龄小,一则是向来胆子大,很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气质,很快就适应了火车站的环境,他左顾右盼的看了周围一会儿,没发现赵察的身影,皱着眉头严肃的问道:“他咋就让你一个人出门?”

他有些不满,这火车站这么乱,万一她姐被磕着碰着可咋整?

不知不觉间,他也将程清清当做了易碎品。

“我怎么就不能一个人出门了?”程清清被他的语气逗乐,拍了拍他逐渐开始宽阔起来的肩膀,笑道:“你把我当什么啦?你姐我厉害着呢!”

等乐够了,才解释道:“你姐夫今天上班呢,他请假不容易,我就没让他来。”

说是这么说,但昨晚赵察还在问她要不要自己请假陪呢,但被她给拒绝了。

听见她的话,程树苗嘀咕了一句:“都是借口。”

但脸上的神色也不自觉的放松了,显然也是接受这么说法的。

但没想到等他们走出火车站的时候,却看见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赵察。

他难得的没穿军装,而是一身程清清找裁缝订做的衬衣和长裤,于时下有些不同的剪裁设计显得他格外的挺拔,正从车上走下来,抬眼看过来的时候眼里透着肃杀,等看见程清清之后,神色又迅速的柔和下来。

“哇!”没见过他这一面的程青苗两姐弟齐齐发出惊叹声,惹得车站更多的人顺着他们的目光向赵察看过去。

被这么多人行注目礼,赵察却像没感觉似的,快速的走到程清清旁边,看着她柔声问了句:“等累了没有?”得到她否定的回答了,才转过头冲程青苗姐弟点点头,语气淡淡的关心道:“刚到吗?”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的语气和表情都是正常的寒暄,但程树苗就是觉得心里酸酸的。

等发现赵察替他们提过行李向停在路边的车走过去,一路上还伸出一只手护着程清清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自己刚刚为什么有被冷落的感觉。

原来是因为姐夫对待他姐和他们态度差别太大了!

不知道他心里活动的赵察还在解散着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当然主要是解释给程清清听,“我不放心你,向魏团长请了半天假,又借了营里的车,这样送你们过去也方便点。”

他没说的是,当魏团长知道他请假的理由时那仿佛咽了苍蝇又好像牙疼般的表情,更没说的是为了尽快赶来,他一路连停都没停得直接开了过来。

“其实也不用…”程清清嘴里这么说着,但也知道他是为了自己,毕竟他不知道程山没来的事,要是娘家丈人上门他这么做女婿的却不出面,难免会被程山挑礼,但现在只有程青苗两姐弟来了,倒不用这么多讲究。

话是这么说,但他能请假专程赶过来,程清清心里也喜滋滋的。

几人说这话,程青苗又将为什么程山没来的事向赵察说了一遍,这次换她怕赵察多想了,还特意解释了一句:“我爹他不是不乐意来这边,就是舍不得我妈。”

赵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踩动油门开着车往程清清买的那座小院开去。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碧水的瓜太多了,吃到现在,我忏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