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56章 饭店

我的书架

第56章 饭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姐!你说…我们以后就住这里了?”程树苗在那座小四合院里走了一圈之后, 一脸梦幻的走到程清清面前,不可置信的问她:“这…这是姐你买下来的?”

铺着青石地板的干净地面、明亮的带着电灯的屋子,厨房里用的不是柴火,而是他没见过的蜂窝煤, 就连厕所, 也不是臭得要命、让人没出下脚的旱厕…

“这过的简直就是…简直就是地主生活啊!”其实程树苗年龄小, 根本没见过地主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但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只觉得这比自己听说过的地主日子好太多了。

“瞎说什么呢?!”程青苗一脸紧张走过去打了他一下,成功让程树苗闭嘴之后,她纠结了一下,还是担心的问道:“姐, 咱这样, 真的没问题吗?”

她稍微大点, 更懂事一些, 这两年的政策变化又太快了,她总害怕要是环境再变,自家大姐这样的会被抓起来。

被这俩孩子忧虑的表情逗乐, 程清清笑了笑,“放心吧,没事的, 政策只会越来越开放的。”

见他们脸上还是不信的样子,程清清没再多解释,只是叮嘱道:“好好读书, 以后你们就明白了。”

程青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默默地记下了她的话。

他们第一天来a市,程清清打算带他们去吃a市当地的美事, 几个人很快收拾好东西,开着车就出发了。

到了烤鸭店门口,赵察找地方停车去了,程清清带着姐弟俩准备进店,没想到在店门口,就和一个不算熟人的熟人狭路相逢了。

“哟,这不是那谁,程什么吗?”在程清清犹豫着要不要和他打招呼的时候,管杉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了。

他今天穿着一件时下还很少见的皮夹克,满脸风骚仿佛开屏的孔雀似的,一见到程清清,他就想起先前她嘲笑自己穿着的事,心里忿忿的,但转念一想,又高兴起来,生怕别人看不见般扯了扯理了理夹克的领子,得意道:“怎么,你也来这里吃饭?攒了多久的钱啊?够吗?要不要小爷请你?”

他身后跟的狐朋狗友们见程清清年轻漂亮,还以为他和人搭话是想猎艳,互相对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配合的哄堂大笑了起来,“小姑娘要是想下馆子,何必自己这么辛苦呢?求一求我们杉哥就好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像看傻子似的看着莫名其妙一脸骄傲的管杉和他的跟班们,程清清一时没有说话,就听见程树苗疑惑的说了句:“姐,我咋觉得他们…好像一群二流子啊…”

但他自以为小声,没想到那伙人正巧停下大笑,骤然一静,他这句话就清清楚楚的落入了在场每个人耳中。

“你!”因为摸不准管杉对她是什么意思,这群人气的没办法也只能对他们怒目而视。

“不用你们操心,还是管好自己吧!”估摸着赵察快回来了,程清清根本不怕他们,翻了个白眼就要越过他们进店。

“骂了我们就想这么走了?”管杉终于回过味儿来,自己不仅被人骂了,还没有得到想象中的羡慕眼神,他也不是什么善茬,受了气当场就要讨回来,“今天你不给我们道歉,就别想走!”

“啥?我们骂你们什么了吗?”程清清一脸浮夸的惊讶表情反问道,还没说下一句话呢,跟班里就有人快速的接了句:“你们骂我们二流子!”

“哦,原来你们也知道自己是二流子啊,”程清清快速的收敛了表情,一脸冷漠道:“知道自己是二流子还不赶紧让开?小心我报警告你们流氓罪!”

这个年代的流氓罪可不是什么小罪名,足够的有威慑力,因此这群人一听,都迟疑的看着管杉,希望他能出头教训这个女人,没想到管杉恨恨的看了出现在程清清身后的赵察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

虽然很想让这个臭女人付出代价,但从程清清来过他们家之后,管松就找人调查了“新邻居”的底细,知道这家男人是部队里的,前途还大好,就嘱咐了家里人,没事不要和他们起冲突,当个普通邻居处着。

道理都知道,但当着小弟的面被人怼了一顿,生气还是一方面,最主要的事丢了面子,管杉就很不痛快。

见他满脸不爽的进了店,跟班里毕竟机灵的额一个小青年在他坐下之后凑了过来,“杉哥,我有个表妹在这家店上班,咱们要不要?”

他眼神往程清清他们那桌一瞟,嘴巴努了努,示意道:“给她点颜色看看?”

管杉眼睛一亮,矜持的点了点头,叮嘱道:“小心点。”

于是原本已经将门口的不快抛到脑后、正开开心心等着上菜程清清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同志,我们这里不用擦了,”皱着眉头看着那个服务员又擦桌子了,程清清开口阻止道。

要是她好好干活也就算了,偏偏她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擦桌子端碗的时候摔摔打打的,将刚来a市的两个小孩吓的一愣一愣的。

被她这么一说,那名长着一双温婉柳叶眉却配了一对十分违和的吊梢眼,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的服务员名叫张春兰,她眼角一吊,瞬间不干了,将手里的抹布往离得近的程青苗身上一扔,破口大骂道:“你以为我愿意来伺候你?给脸不要脸!”

“所以我说让你别来了啊!”程清清也有些动了火气,她站起来将程青苗身上脏兮兮的抹布捡起来往张春兰身上一扔,气道:“不乐意就走,没人请你来干活!”

她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

“你!”张春兰被气的胸膛起伏,连手都在打哆嗦,指着程小兰说不出话来。

在这个年代,市面大部分的饭店都还是国营饭店,像程清清和俞姐开的那种讲究服务的火锅店不同,国营饭店因为是铁饭碗,里面的服务员一向都是鼻孔朝天的,给客人脸色看、骂人都是常有的事,大部分人为了吃饭都忍了,像张春兰这样的,比比皆是,她甚至还不算其中最过分的。

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对待客人,张春兰这还是第一次被客人怼回来,她简直气的脑袋嗡嗡响,快要疯了!

“你们给我滚!我们店不接待你们了!”张春兰哆嗦着手将挂在她肩上的抹布拉下来,扔在桌子上,想了想又觉得不解气,像个发狂的大猩猩般走上前去,双手猛的将桌子一掀,大骂道:“滚出去!以后都别想来我们店里!”

“你干什么?!”还是赵察反应快,两只手一边一个,动作飞快的拉着程清清和程树苗往后疾退了几步,险险避过翻到的桌面,看着程清清脸上惊魂未定的表情,他难得的动了怒,厉声喝道:“你这是故意伤人!”

这一声巨大的动静将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很快周围就围了一圈人,他们一看这个架势,不用猜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咋又是张春兰?上次我就看到她和人家客人对骂呢,那人被她骂的头都抬不起来呢!”

“别提了!她脾气差事出了名了!她上班的时候,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才不乐意来吃饭呢!”

“这人谁啊?怎么敢和国营饭店的人大小声?也太…”

“也太”什么,他没明说,但周围人都了然的点点头,冲程清清和赵察投去敬佩的目光。

以身炸碉堡,这两人,勇士啊!

被围观群众当做勇士的程清清本人却是懵了一瞬。

这是她第一次来a市的国营饭店吃饭。

穿书这么久,她就只在省城的过夜等火车的时候去过一次国营饭店,虽然也觉得他们态度不怎样样,但那个时候她全副心神都在赵察身上,而且还有沈星予这个锦鲤女主一起,也没闹出什么矛盾来。

到了a市之后就更不用说了,要不在部队食堂吃饭,要不自己做,要不去自家火锅店,导致她都快要遗忘了这个年代特色般的国营饭店,以及饭店里标配似的一定会有的趾高气扬的服务员。

因此,她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理直气壮的要求对方不要在过来了,她不需要她的服务。

程清清懊恼的扶了扶额,有些遗憾的冲站到她身边、同仇敌忾的瞪着张春兰的程青苗姐弟说了句:“原本想请你们吃顿特色菜,现在看来是吃不成了。”

不仅吃不成了,恐怕等下还有一件大事要干。

她这人爱吃,也能吃,不挑食,只除了不吃亏,在这里被人骑脸输出了,就这么算了不是她的性格,必须得讨回来才行!

拉了一把想要和对方讲道理的赵察,程清清越过他走上前去,冲张春兰笑道:“同志,你气性这么大,是不是生活过的很不幸福?”

说完也不管她,指着挂在墙上的红色标语,冲擦着汗从后厨赶过来的经理道:“你是经理?你们店里就是这么为人民服务的?”

“完了完了,”看到经理走出来,那名撺掇自家表妹出头去和程清清闹的跟班汗都出来了,“怎么他在店里啊!”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一边熬药一边码字,还好药不算难喝哈哈哈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