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57章 熟人

我的书架

第57章 熟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跑出来的经理姓陈, 中等个头,戴着金丝眼睛,然而一双绿豆般的眼睛精光四射,气质看起来并不如何斯文, 反倒有些狡诈。

“张春兰!你干什么呢?!”他拨开人群, 先是冲张春兰吼了一句, 又转过头来, 对着程清清笑道:“这位同志,真是对不住,您看您要不换一家店试试?”

表面上笑的客气有理,却是只字不提赔礼道歉半句。

“我只想让她给我妹妹道歉,”程清清察觉到了他和稀泥的态度, 深吸口气, 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补充了一句, “不管怎么说,她这种做法都谈不上为人民服务吧?”

陈经理闻言却是一脸不以为然。

他做饭店经理久了,也很有一些目下无尘的毛病, 见程清清他们几个穿着虽然整齐,却没什么值钱获得样子,便判定他们闹不出什么大动静来, 现在这样一口咬定要道歉,多半也是为了讹钱而已。

“我们这是国营饭店,您要是不高兴了, 可以换一家,想要赖上我们却不容易的,”他脸上带着了然的笑意, 鄙夷的看了程清清一眼,“我们可不吃那套的。”

听他这么说,围观的群众面上的表情也迟疑了一下,看着程清清他们几个的目光也带上了异色。

原本就被他话里话外护着张春兰的意思气的够呛了,现在见他竟然还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程清清简直都要给他气笑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他是怎么罔顾事实说出这种话的,因为眼瞎心盲吗?

在这一点上,她想的倒是没错。

陈经理和张春兰确实一向不对付,但现在的国营饭店都是铁饭碗,分配的工作轻易不会换人,他再不喜欢张春兰,也要捏着鼻子和她做同事,他们内里不管怎么斗,走出去也还是一个饭店的同事。

但程清清就不一样了。归根结底她也只是一个来吃饭的外人,要是这一次因为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张春兰给她道歉赔礼的话,以后岂不是人人都能来自己店里、骑在服务员头上拉屎?

这是他绝对不会允许的。

当然,程清清不知道他心里这些弯弯绕绕,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嗤之以鼻就是了。

现在,她只想打烂这两人的脸!

“我也不吃你这套!”她将想要开口的赵察往后一拉,自己站上前去,直面陈经理道:“你们是国营饭店又如何?张春兰这种行为已经构成寻衅滋事和故意伤人了,你们不想道歉是吧?那行,我们去公安局说吧!”

说着就一脸决绝地让赵察去报警。

赵察也不含糊,点了点头就抬脚往外走。

见她态度这么坚决,陈经理和张春兰这才慌了神,他们对视一眼,都明白过来今天恐怕没办法糊弄了。

但让他们这个时候低头,他们也拉不下脸来,于是张春兰只能色厉内荏地向程清清放狠话,“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找公安公安就理你?哼,我崽公安局可是有熟人的!”

着急之下口不择言,又让程清清抓住了把柄,她笑眯眯的听对方说完,这才慢悠悠的点点头,夸奖道:“很好,你是说公安会为了你徇私枉法吗?那你真的很棒哦!”

这话一出口,别说张春兰了,就是陈经理也被吓白了脸色,急冲冲的拉了张春兰一把,示意她闭嘴。

有的事能做,却不能当众这么说出来,陈经理简直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事情越发热闹了,原本还坐在自己桌边的那些客人也纷纷围了过来,窃窃私语的议论起张春兰的行为,甚至还有人打赌她会不会被处罚。

看着施施然拉着自家姐弟坐会椅子上等的程清清,管杉一伙人气的牙痒痒,一个跟班啪的给了张春兰表哥一下,咬牙切齿的骂他:“看你干的好事!还说要给杉哥出气?我看你是要给杉哥添堵吧!”

说完又转头冲管杉狗腿的笑了笑,信誓旦旦道:“杉哥,你别担心,公安局我有熟人,等下我和他们说一声,定要送这个女人进派出所走一遭!”

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管杉心里更憋屈了,他烦闷的点了点头,不悦道:“这次找点靠谱的人,可别再失手了!”

说着也望着向门口,和满屋子的人一样,翘首等待公安的到来。

好在公安局离的很久,没多久就有两个警察跑了进了,一个年轻一个年长,年长的那个进门之后看了眼屋子,正准备开口,就看到人群里有个熟悉的人影冲他比划着手势,他看了一眼,假装自己没看懂,严肃的转身冲张春兰道:“有人报警说你寻衅滋事、故意伤人?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没…”见着两人里没有自己的熟人,张春兰有些失望,而更多的则是慌乱,明明她只是听了表哥的话为难了一下这个过分漂亮的女青年而已,为什么会发展到进公安局的地步?

想不通的张春兰转眼看到从椅子上站起来的程清清,明明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动作,被她坐的却格外的优美斯文,她在心里唾骂了一句“不要脸!”,眼珠一转,便用手指着程清清大喊:“和我吵架的就是她!为什么不把她一起抓起来?!”

简直是一副疯狗到处攀咬人、我不好过也不让别人好过的架势。

不同于这个年代的人不愿意和公安打交道的特殊心理,程清清生活的后世“有困难找jc”已经是共识了,不管什么鸡毛蒜皮的事都有人报警,她对公安、警察这类人天然的具有好感,因此听见张春兰说要她也一起去公安局,她丝毫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自然的点点头,“那就走吧,去做笔录去。”

但她过分坦然的态度反而让张春兰惊疑不定,搞不懂她的底气何在,以为她有什么大背景,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她犹疑的站在原地不敢往外走。

“快点啊,别磨蹭了,早点做完笔录早点回家吃饭了。”偏偏程清清还一脸云淡风轻的催她,让张春兰越想越怕。

趁着张春兰纠结这点时间,那位认识警察的狗腿跟班趁人不注意走过去拉了拉那位中年警察的袖子,指了指程清清,小声的冲他嘀咕了一句,“给这个女的一点颜色瞧瞧。”

说完也不等这位警察开口,就飞快的退回了管杉身边,得意的向管杉邀功道:“那是我叔,杉哥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管杉满意的点了点头,只等着程清清被抓进公安局吃牢饭。

这个时候,他下意识的忘记了赵察的存在。

但赵察并不会因为被他忘了就不出现,在现场僵持住了的时候,赵察从门口走了进了,旁边还跟着一名气质精悍的中年警官。

“局长!”先前进来的两名警察走过去,啪的一声敬了个礼,一脸严肃的向他汇报着情况,“当事人不怎么配合,我们正在积极开展工作!”

史梁却没理他们,而是尴尬的冲一旁的赵察笑了笑,解散道:“我的人办事不力,让营长看笑话了。”

这话一出口,场面就是一静。

那位叮嘱自家叔叔给程清清点颜色看得小跟班这下子惊讶的差点连眼珠子都凸出来了,他看了自家叔叔一眼,等到他一个“傻子,知道我为什么不理你了吧?”的眼神,这才后知后觉的后悔起来。

而原本等着看笑话的管杉笑容凝固在了嘴角,只觉得今天接二连三的被程清清下了面子,在这群小弟面前丢尽了脸,气的快要当场去世了。

更不用说当事人之一的张春兰本人和陈经理了!

两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站在原地,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要是早知道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青年这么不好惹,他们当初态度就好点了!

谁知道她是真的敢报警、还真的认识公安局局长呢?!

别问,问就是当事人现在十分后悔。

无视了周围一圈眼神各异的打量,赵察若无其事的走回程清清身边,牵起她的手向史梁介绍了一句:“这是清清,我的妻子。”

史梁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最终定格出一个惊讶的表情,但也只惊讶了一瞬间,他就热情的走过去向程清清打起来招呼:“嫂子好!”

夭寿了!

被也就比程山小几岁的中年男人叫嫂子,虽然知道这是他们部队里的习俗,但程清清还是有些受不了,她也迟疑了一瞬,这才伸出手去和对方握上,“您…您好!”

等松开手,双方都舒了一口气。

毕竟比起被叫嫂子的程清清本人,更难受的是史梁。

这场认亲的小插曲很快过了,史梁又变成了铁面无私的公安局长,他转头冷冷的看了张春兰一眼,又扫了一眼现场,指着地上翻倒的大圆桌,肃着一张脸问她:“这是你推倒的?”

被他这样一问,张春兰腿都软了。

这个时候她没胆量冲人横,终于知道认错了,“领导,我知道错了,你别抓我!”

但史梁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根本对她的话无动于衷,张春兰有些绝望,只觉得自己完了。

但眼角一扫,她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程清清,灵光一闪,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该去求谁。

仿佛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她面带屈辱的走到程清清面前,对着她连连鞠躬,“对不起同志,我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吧,我向你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做什么?”程清清嘴角一撇,却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