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58章 转学

我的书架

第58章 转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没想到自己都道歉了, 她竟然还这么说,张春兰气的胸膛起伏不定,脸色跟开了染色铺子似的阵红阵白。

她上前一步抬手就像扇程清清耳光,被站在后面的赵察眼疾手快的捏住她的手, 厉声问道:“你干什么?!”

没想到当着公安的面她也敢打人, 在场的几个警察都惊呆了。

史梁在惊讶之余, 还有恼怒。

好不容易营长来找他, 他还想赶紧把事情解决了请营长吃饭呢,没想到当着营长的面就出这么大个纰漏,简直是让他丢尽了脸!

“干什么!干什么!蔑视警察?!”史梁骂完张春兰,又去骂楞在一旁的两个警察,“干什么吃的?就这么干看着啊!”

说着那两个警察终于反应过来, 上前去将失去理智还想打人的张春兰控制住, 又请了在场几位愿意公安局做笔录的人, 浩浩荡荡的回了局里。

等人一走, 留下乱糟糟的现场让陈经理欲哭无泪。

原本只是想维护一下自家店里的人,没想到踢到铁板,这下好了, 店里大白天的有个被公安拷出去的服务员,以后他们店的名声彻底毁了!

对上店里剩下两个服务员和大厨埋怨的眼神,陈经理悔不当初!

更后悔的还是清醒过来的张春兰, 等带上了手铐被押出饭店,到了大街上被冷风一吹,她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先是迷茫了一阵,等回忆过来自己当着警察打人的事之后,她的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

“公安…同志, 我知道错了呜呜呜,”她哭着求警察,但两名警察正因为被领导骂了生气呢,肃着一张脸,压根就不理她,她没办法,又试图去找程清清道歉,“对不起,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程清清还没说话,一起过去作证的一名客人鄙夷的看了张春兰一眼,开口了,“你知道的哪门子错啊,上次在店里打人,我可都看着呢!”

“就是就是,你这女人仗着自己是国营饭店的服务员,可没少给人气受!”

愿意站出来指认张春兰的多半是早就见不惯她的,这种时候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将她以往干过的那些事都抖落了出来,简直跟□□大会似的。

张春兰哭的不能自己,这种时候她也顾不得什么兄妹情了,大声嚷嚷道:“这次不是我要针对这个女人的,是我表哥让我给她点颜色瞧瞧的!”

说着手一抬,就往管杉那边指。

她表哥做贼心虚,怕公安真的来抓自己,毕竟他的破烂事可比张春兰多多了,于是撒腿就跑,想要逃脱。

原本警察听见张春兰的指控还将信将疑的,他一跑,就彻底暴露了自己,这下警察也不用纠结了,直接追上去一把将他扑倒在地上,并附赠了手铐一双。

看着跟在警察旁边走远了的程清清,管杉气的牙痒痒,正烦着呢,他手下的跟班还小心翼翼的来问他:“杉哥,咱…救不救人啊?”

他指的是为了替管杉出气指使表妹针对程清清的那名小跟班,毕竟自己人,要是管杉就这么看着,难免让人心寒。

然而管杉真觉得对方丢了自己的脸正不爽呢,当下没好气道:“救?救什么救?那头救啊!没看到那男的和公安局长认识?”

说完不等一群跟班小气,自顾自的走了。

要是知道因为自己让他这么生气,程清清一定会开心的笑出声来,不过就算她不知道,光是让张春兰付出代价这事也足够让她开心的了。

在警察局做了笔录,警方以“寻衅滋事、扰乱治安”这项罪名将张春兰拘禁十天,而她的表哥也没讨到好,一样的关进警察局,拘禁五天,两个原本感情很好的表兄妹,因为这件事当场在警察局差点没打起来,互相像乌鸡眼似的瞪着对方,亲情是彻底破裂了。

感谢了跟过来一起做笔录的人,程清清就带着程青苗姐弟出了警察局。

拒绝了想要请吃饭的史梁,赵察也快步的跟上了程清清。

“唉,搞到现在,还没吃饭呢…”摸着肚子,程清清长叹了一口气,对着程青苗俏皮道:“原本还想请你们吃一顿a市特色的,这下没吃成,还吃了一肚子气。”

“不过这也能算是a市特色了吧?”

被她的话逗笑,程青苗也冲自家大姐眨眨眼,“这确实是我们程家村吃不着的东西。”

霎时间,先前因为张春兰引起的不快散了开来,几人又开心了起来。

“走吧,还是去咱们店里,这个点了,别的店估计都没吃的了。”这个年代的大部分饭店都只在饭点开门,过时不候,爱吃不吃,没办法,程清清只能又带人去麻烦俞姐了。

好在俞姐并不介意这些,很快整治了一桌菜出来,吃完饭见程清清要给钱,她hia不高兴道:“清清你家里人来了,这是大喜事啊,我当然也得出一份力!”

当然,程清清不至于占自家店便宜,还是结了账再走的。

等再次回到小院,程青苗终于露出了震撼的表情,她抱住程清清的手臂,脸上带着崇拜的表情,“姐,你太厉害了吧!院子是你买的,店也是你开的,连…连国营饭店的服务员都被你给送进去吃牢饭了…”

虽然她说的事都是真的,但被她带着滤镜的话一夸,就算是程清清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小声补充道:“都是借了你姐夫的光…”

“那也很厉害啊!”爱姐狂魔程树苗不干了,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赵察直愣愣的说了一句:“姐夫再厉害,还不是得听姐你的!”

这话,差点将程清清和赵察都给说脸红。

下午的时候,送走赵察,程清清带着姐弟在在小院里安顿了一晚,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准备好各种资料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首先一样就是拿着身份证明去办理户口手续,现在这个年代,办理这些东西可麻烦的很,赵察不在,程清清一个人简直要跑断腿,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弄好落户的手续。

程青苗和程树苗姐弟就这么变成了a市户口。

接下来就是去办理转学手续。

到了学校的时候,一听这两学生是从乡下来的,负责转校的老师就不想收,委婉的告诉程清清,“我们现在已经上了一学期的课了,现在转过来,怕孩子跟不上进度。”

明白他是觉得乡下教学资源差、怕学生资质愚钝才这么说的,但人家说的有条有理的,程清清也不好硬来,想了想,提议道:“不如您拿上学期的期末试卷拿出来让我妹妹他们做做看?要是成绩合格,您才收,要是实在不行,我们就回去再学习一个月,寒假结束了再来,您觉得行吗?”

她相貌精致,这样好声好气的和人商量的时候,脸上带着笑,眉眼弯弯的样子看的人格外心软,这位老师也不例外,犹豫了一瞬,还是咬牙道:“那你等等,我去找找期末试卷有没有多的,要是没有也没办法,你们只能下学期开学再来了。”

他这样说,是为了给自己留个退路,想着最好找不到试卷,这样可以免了一些麻烦事,但不想要什么偏偏来什么,没一会儿他就拿着两套试卷回来了。

“这就是上学期的试卷,拿去旁边做吧,等下我当场改。”将试卷交给程青苗和程树苗,老师就做回了位子上继续整理资料了。

坐立不安的看着姐弟俩考试,程清清只希望他们能顺利通过考试,获得入学的资格,她有心想看看试卷的难度和姐弟俩答的怎么样了,又担心起身的动静打扰到别人,让老师不高兴,只能一个人大气也不敢喘的坐在原地,直到老师将试卷收了回去。

顶着三双相似的大眼睛灼灼的目光,老师不慌不忙的改起了卷子。

“你们这个,”改完试卷之后,老师先是沉默了一瞬,让三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女生的卷子答的很不错,弟弟的要稍微差点,但都还行,留个名字,下学期直接来报名吧!”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程清清高兴地站起来拉着姐弟俩连连给老师鞠躬道谢,“真是麻烦您了!太感谢了!”

面对三人的真诚谢意,老师淡定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登记完就可以走了。

等人一走,他才没忍住轻“嘶”出声,再难掩饰住震惊的表情,盯着程青苗的试卷看了又看,喃喃道:“这是又来了一个上大学的好苗子啊!”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喜滋滋的决定等到开学,一定要把这个学生分到自己班亲自带,可不能便宜了别人!

不知道他心理活动的姐弟三人欢天喜地的出了学校,找了一家店吃了一顿开心的,就回家了。

程青苗姐弟上学的事是暂时搞定了,接下来就该程清清操心自己的学习了。

毕竟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去了外婆家,撸了两只猫,还爬上树吃了新鲜的枇杷,开心

就是马上就要结束休假回去上班了,想想又难过了起来,社畜的生活,真是让人悲伤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