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60章 高考

我的书架

第60章 高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清清妹妹, 我、我不是故意的…”看着周围熟悉的人脸上露出的陌生的不赞同的神情,蒋晴突然就回过神来了,她露出一个柔弱的笑来, 柔声道:“我给你道歉,清清妹妹, 你不会怪我吧?”

“我接受你的道歉, ”程清清也笑了笑,轻声回了一句,见蒋晴脸上露出放松的神色,她慢条斯理了补了一句,“但麻烦你把我的衣服弄干净,洗不干净的话,就请你赔我一件吧。”

她当然也可以茶言茶语的和对方演戏,但这件衣服穿上身还没来得及给赵察看呢,就被她弄脏了,搞得程清清心态有些炸,根本不想和对方绕弯子。

“清清妹妹…”蒋晴就是知道这条裙子价格不菲且材质娇贵, 想也知道不经洗,这才使坏弄脏的,现在程清清想让她赔, 无异于割她的肉,想到这里, 她的眼圈泛红,眼泪含在眼眶里, 欲坠不坠的,看起来格外动人,“你就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吗?我也不想的啊”

程清清心里腻烦她, 说话自然也不会客气,“我没说不原谅你啊,只是请你把衣服弄干净而已,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就是啊蒋晴,”旁边的嫂子们也觉得蒋晴应该给人洗干净,在她们的想法里,衣服嘛,弄脏了洗洗就好了,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因此纷纷附和道:“你给人新衣服弄脏了,难道还要人家清清自己洗?蒋晴啊,做人不能这样的,要讲道理呀!”

听见周围人都站在程清清那边,七嘴八舌的让她给人把衣服弄干净,好像不这样做,就是做人有问题似的。

蒋晴只觉得骑虎难下,也不开口应下,就咬着唇委屈巴巴的看着程清清,妄图让人看她可怜、出手替她解围。

然而她的期望注定落空,等了一会儿仍然没人帮她说话,她才泫然欲泣的认错:“清清,我我尽力试试吧,但我手笨,要是洗不干净,你可别怪我呀!”

“不,必须弄干净才行哦,”程清清微笑着拒绝了她的道德绑架,斩钉截铁的说道:“被你弄脏前这衣服什么样,你还给我的时候就得什么样。”

“你你这是强人所难!”蒋晴也急了,她好不容易攒了些钱,可不想就这么赔给程清清,“下过水的衣服怎么还能完好如初呢?你根本就是在难为我!”

“你故意撞上来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衣服会洗不干净呢?”程清清心烦的不行,也懒得和她扯皮了,语气平静道|:“蒋晴,我说过了,做错事要付出代价,大家一个大院里住着,我也不要你的钱,就想要让你担起责任来而已,这件事没得商量,就这么定了吧。”

说完也不等蒋晴回话,自顾自的出了门回家,没过一会儿,就换了一件衣服出现在屋子里,并将先前那件红色连衣裙递给蒋晴,“裙子在这里了,希望你还给我的时候是干干净净的。”

不料她真的一点余地都不留,衣服扔给自己就不再搭理,一副事情已经说定的样子,蒋晴站在原地,察觉到周围人对她似有若无的异样眼光,只觉得羞愤欲死,手里那条原本让她艳羡不已的红裙子也想一个烫手山芋般,时刻提醒着她刚才做了一件蠢事。

“哎!蒋晴!你跑出去干嘛?马上就要开饭了呀!”等别人注意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抱着裙子跑了出去,怎么叫她都没停。

已经洗干净手正在包饺子的程清清看了一眼蒋晴离开的方向,哂笑了下,没说话,倒是周围的嫂子们聊了几句蒋晴,都说她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怪怪的。

程清清当然知道蒋晴是怎么回事,但她懒得揭穿她,看她演戏也挺有意思的。

这样直愣愣的怼了蒋晴一通,程清清心情好多了,晚上的时候还有心情上台,给赵察的战友们拉了一曲二胡,不出意料的获得满堂彩,也让赵察大吃一惊。

回去的路上,他假装不在意的看了程清清好几眼,但一直憋着没问,但一进家门,就抛下程青苗姐弟,将人拉回卧室,抱在桌子上,揉了揉她的耳朵,亲昵问道:“什么时候学的,嗯?”

“就前几天啊,这个可简单了,我一学就会了,”程清清无辜的睁着眼睛,面不改色的说着假话,“你要学吗?我教你啊~”

她才不会说这是上辈子学的呢,真这样说,作为唯物主义者的赵察肯定会觉得她在说胡话。

赵察想了想,好像是有一段时间她神神秘秘的,因此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点了点她的额头,笑着说道:“我就不学了,你自己玩儿吧。”

见成功的糊弄过去,程清清暗自松了口气,出门招呼程青苗姐弟去了。

过了年,时间就过的飞快,将两个小的送去上学,程清清自己也全身心的投入了学习的怀抱。

转眼就到了六月。

七九年的时候,高考还是七月的七□□号,但程清清习惯了六月考试,因此提前就开始紧张了,她每天晚上复习,看着看着就开始走神,愣愣的想着考试的事。

“察哥,你说,要是我考不上大学怎么办?”等待的时光分外熬人,程清清终于忍不住,忧心忡忡的和赵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要是考不上,我就没别的事做了”

毕竟她这个年纪,前世正是上大学的时候,要是这辈子考不上,她就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似的。

看着她仰头看过来,一张脸皱成一团,赵察不由得失笑,“不会的,你复习的这么认真,怎么会考不上呢?”

从去年开始,她是如何努力的学习,赵察全都看在眼里,考a大或许还不能说是十拿九稳,但考个别的大学那是完全没问题的。

“万一呢”虽然程清清也清楚自己的学习水平,但临到头了就难免想些有的没的,且赵察在她身边,她就忍不住冲她撒娇,不讲理的逼问道:“万一我考不上,你会不会嫌弃我?”

没想到她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赵察简直哭笑不得,“不会嫌弃的,你怎么我都不会嫌弃你。”

他说的当然是实话,程清清也知道,但也忍不住嗔道:“油嘴滑舌!”

虽然被他安慰之后,程清清心情好了些,但第二天她还是忍不住忧虑,赵察看在眼里,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开心起来,想了想,还是忍住心中的酸意道:“清清,你要不要再去找韩同志给你上上课?”

主动提出让程清清去找韩明川,赵察当然是不开心的,但看到她瞬间发亮的脸,他便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努力不让心酸表现出来。

就在程清清忧心自己是否能考好的时候,韩明川也在为她担心,但他自知没有资格关心他,便憋住了不说,只是每天下午一没课就往火锅店跑,勤快的连俞姐都觉得奇怪了。

这一天,韩明川照例提前到了店里,原以为又是白跑一趟,没想到却看到了程清清和赵察坐在店里的身影。

“明川哥!”看到他来了,程清清连忙招手示意,待他走近了,她才笑吟吟的说明来意,“明川哥,我我想请你帮个忙,这是我这段时间做的题,能麻烦你帮忙看看吗?”

说着不好意思的递上厚厚的一沓习题集。

韩明川接过来仔细翻了翻,沉吟片刻这才笑着告诉她:“我觉得挺好的,没有什么大问题,等下我给你把典型错题挑出来,你回去重点攻克一下,考上我们学习,问题不大。”

听见专业人士这么说,程清清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她露出明媚的笑容冲韩明川道了谢,又叫上俞姐和程青苗姐弟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个晚饭。

吃完饭之后,几人回了小院,歇了一夜,第二天就又回了营区。

接下来的时间里,程清清专心研究韩明川给她挑出来的错题,很快就到了七月,为了更好的考试,她提前到了a市,和程青苗姐弟住在了一起。

作为小学生和中学生的程青苗和程树苗已经考完期末考试了,本就基础扎实的程青苗的成绩很不错,考了年级第二,让先前嘲笑她是乡下来的土包子的同学们大跌眼镜,狠狠的出了一口气,而程树苗成绩稍微差点,但也是班里中等水平,不算丢人了。

因为程清清要考试,两人这几天在家里说话做事都轻手轻脚的,连讨论成绩都不敢,生怕打扰到她,对于自家大姐表现出的紧张,两人都是心有戚戚,也算是提前感受了一下高考的氛围了。

等到七月六号,赵察请了假赶到了a市,第二天一大早先把程清清送到考场,之后才去自己的考场。

赵察也要参加高考,但因为有部队的军校推荐名额,他的压力比起程清清就要小很多。

就这样考了三天,这三天里程清清一心扑在考试上,对周遭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等考完最后一场,她才松了口气,卸下那股劲儿之后,狠狠的睡了一天,终于回过神来。

她终于考完高考啦!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天的时候,复制抽了,少了几百字,气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