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61章 游玩

我的书架

第61章 游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考过后, 就是彻底的放松。

带着取得好成绩的程青苗姐弟,三个人在a市各个景点玩了好几天。

这个年代的a市,还不像后世那样繁华, 虽然很多景区交通不便捷,但没有人山人海, 好像整个景区都被自己承包了似的, 玩起来格外让人开心。

等赵察有空来陪他们的时候,程清清已经带着人把a市玩了个大半,只剩下长城没去过了。

一大早的,天还没亮,一家人就起来了,带上头天晚上程清清做好的熟食,推着自行车,先是坐公交车去了离长城最近的站,然后再骑着自行车到山下,接下来的路就得自己走上去了。

好在尚未大肆开发的长城景色优美,一行人且走且停, 倒也不觉得累,很快就上了山顶。

“可惜,没有相机, ”面对雄伟的城墙,程清清禁不住感慨起来, “要是能照张相片留作纪念就好了。”

a市倒是有好几家照相馆,她和赵察去过几次, 程青苗姐弟来了之后,她也带着他们去拍过照,但这个时候相机还属于奢侈品, 自然不可能像□□十年代一样,景区里有专门拍照的人,更不用说像程清清生活的年代那样,人手一个手机走天下了。

虽然不能在长城拍照,让程清清有些遗憾,但几乎没什么人的景区还是让程清清很满意。

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地掏出餐布铺在地上,又依次掏出先前备好的午餐,摆出一桌丰盛的食物,愉悦的享受起了这份独特的野餐。

“泥好~”就在程清清几人热热闹闹的说起接下来的游玩计划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发音有些别扭的声音,引得几人纷纷回头去看。

只见一个金发碧眼、穿着冲锋衣背着旅行包、手里端着一台相机的外国人站在那里,有些局促的看着他们,见人看过来,他挠了挠头,仿佛在苦恼怎么组织语言,“内个窝想问问下山的路怎么走,窝好像迷路了”

看清他的长相,赵察第一时间将程清清挡在身后,眉头轻压,眼里不自觉的释放出的杀气让欧文这个外国人心跳停顿了一瞬,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差点举起手来,“窝窝就问个路”

“你叫什么名字?哪国人?来a市干嘛的?”赵察作为一个军人,见过的、听过的外国间、谍多了去了,面对外国人天然带着警惕心,因此见到欧文这样拿着相机的异国面孔,他第一反应便是对方可能在从事非法活动,他肌肉紧绷,满脸严肃的开始盘问起对方,“有身份证明吗?你的相机里都拍了些什么?”

俨然一副只要对方的回答稍有差池,便要暴起制服对方的警戒姿态。

七月中旬的a市,正是盛夏,阳光照在人身上火辣辣的,但此刻的欧文却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只大型猛兽盯上般,手脚发麻、浑身冰凉,甚至一度失语,等赵察脸上露出不耐的神色时,他才猛的回过神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我是好人,这次是受你们a市政府的邀请来替a市拍宣宣传片的,这是我的身份证明,您请看!”

居然吓的连普通话都标准了。

赵察接过他递过来的盖有a市市政府公章的身份证明,又让他掏出自己的护照,再三比对之后,确认了对方不是敌、特,这才缓和了神色,将证件递还给对方。

“这位欧文先生,”坐在赵察身后的程清清见赵察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也笑眯眯的站了起来,为对方指路:“您顺着那边走,走大概八百米就能看到下山的路了。”

虽然先前程清清也一脸好奇的看着对方,但她惊讶的主要是这个年代居然会有外国人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在a市,对他的长相倒是习以为常,和这个年代的人几乎没见过外国人的表现截然不同。

要知道,这个时候兔子和白头鹰建交也没多久,双方都还出于试探阶段,是不会像后世那样满大街随处可见异域面孔的,像程青苗他们,便是一脸好奇又惧怕的表情看着这个和自己长相完全不同的高大家伙的。

被她的长相惊艳了一瞬之后,欧文又被对方落落大方的态度安抚,露出一个放松的表情,又恢复了先前的塑料普通话,“芹爱的,谢谢泥,为了表达窝的感谢,想给泥萌拍一张照片可以吗?”

听着他奇奇怪怪的发音,程清清在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笑出来,但程树苗就没有这么好的控制力了,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见对方看向自己,又不好意思的捂住自己的嘴,想了想,又冲欧文露出一个天真淳朴的笑来,让欧文看得眼前一亮。

或许是下乡知青的母亲的良好基因,程家三姐弟都长的非常好看,不同于硬汉风格的赵察,程树苗因为年龄小,还没长开的他有一张雌雄莫辨的脸,一笑起来又格外的有少年气,让几乎拍遍全世界的欧文都眼前一亮。

如果说他先前的提议还只是出于感谢,那看清这四人的长相之后,他就是真心的迫不及待想要留下对方的照片了。

在欧文的坚持下,程清清几人坐回了餐布边,朝着镜头露出了青春洋溢的笑容,让欧文连连摁下快门,恨不得全方位无死角的拍下这充满朝气的一幕。

看着镜头里除了赵察都笑的十分开怀的几人,欧文有些遗憾,在他心里,其实很想多拍几张那位男士和他的妻子的照片,但一对上对方的眼神,他又不敢。

等拍完照片,作为热情好客的种花兔,程清清又请欧文吃饭,但被对方已行程紧张为理由拒绝了,要了程清清他们的通讯地址,承诺等照片洗出来之后给他们寄一份,之后就急冲冲的走了。

“姐,你好厉害啊,竟然敢和外国人搭话!”等人一走,程树苗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露出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仿佛刚刚给他们拍照的不是一个大活人,而是什么未知物似的,“他站在我面前,我怕都怕死了!”

程青苗虽然没说话,但她的眼神也一样透露出敬佩的神色。

“这有什么啊,等你们以后大了,说不定满大街都是外国人呢!到时候就根本不稀奇了!”程清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

她说的都是后来的a市真实发生的事,但程树苗却露出听天书的表情,一脸惊恐的拒绝道:“姐,那样多可怕啊!我不要!”

“这是历史进程,我们都无法阻止的呀。”听着他孩子气的发言,程清清的笑容更明显了,也不管程树苗听不听得懂,就说出了真相。

程树苗还是一脸不可置信,但程青苗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那姐,要是外国人满大街都是了,他们会欺负我们吗?”

“只要我们足够强大,他们就不敢欺负我们,”想到九十年代和世纪初发生的那些事,程清清表情也有些沉重,但她不能说出口,只能鼓励程青苗,“加油读书啊青苗,为以后建设更强大的祖国而努力吧!”

从罕见的凝滞表情里看出了些什么,程青苗抿了抿嘴唇,沉默了一瞬,之后便像发誓般坚定的说道:“姐,我会的,为了不再担心外国人欺负我们,我一定会努力读书的!”

“好啦,你还小啦,不要想太多,”见她这么严肃,程清清也不想她小小年纪就背负起这么沉重的理想,笑着打趣道:“现在你要做的,就是重回年纪第一呀!”

提起这个,程树苗也笑了起来。

不管是先前在程家村也好、在镇上也好,程青苗都是毫无争议的第一名,她骄傲惯了,转学来到a市的第一学期,却只考了年级第二,为了这个她不高兴了好久,还是程清清高考完劝了她,她才好起来的。

听见程清清用这个笑话她,虽然知道自家大姐没有恶意,但程青苗还是露出羞恼的神色,终于有了少女鲜活的样子,她跺了跺脚,咬牙切齿道:“等着!下学期我一定打败他!”

她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因为自己这一句孩子气的话,拉开了之后她和那位年级第一长达十多年的相爱相杀。

而这一刻的他们,还在因为她这句话而开怀大笑,纷纷起哄的说着等她的好消息。

等到这次长城之旅结束,程青苗姐弟就先回程家村了,要等到下次开学前才会回来。

虽然程清清也很想回去看看程山,但因为这个年代的录取通知书只有一份纸质的,也不能网上查询,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只能等在a市,直到拿到通知书为止,只能遗憾的送走程青苗他们。

但眼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马上都要八月了,她还是没有等来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就算是程清清,也忍不住慌了起来。

她不会没考上吧?

怀着紧张的心情,程清清亲自打算去a市教育局问一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