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66章 分别

我的书架

第66章 分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解决了蒋晴之后, 程清清回到家属大院,告诉了先前一直为她担忧的嫂子们她能够继续上大学这个消息,她和赵察成了大院里出来的第一对大学生, 一时之间风头无两,成为了众人羡慕的对象。

当然也有说程清清明明可以补办通知书, 却把蒋晴送进了劳改场太过狠毒的, 不过还没传到程清清耳朵里,就被别人骂了回去:“要是清清没想到办法,就这么被蒋晴害得读不了大学,那你这样的人准备怎么补偿人家呢?”

那名嫂子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就招来了周围异样的眼神,她的脸色涨的通红,弱弱的辩解道:“我没说清清不对的意思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得了吧你,好听话谁不会说?”她旁边的人立马站起来远离了她,好像生怕她传染自己似的,一边走远还一边说:“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这种狠毒的人配不上和你说话,就先走了。”

霎时间,院子里的人就走的一干二净, 徒留那名为蒋晴说话的嫂子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其实她倒不是真的觉得程清清做错了,只是性格如此, 总想发表些不同的意见,以往这种行为虽然也招人反感, 但却不至于让人不想搭理她。

不过这次却是翻车了。

在人们的朴素观念里,不管怎么说,蒋晴偷偷拿走别人录取通知书并决定毁掉的时候, 她就已经怀了要害人的心思,程清清最后没被她害成,那是程清清有本事,但这却不能掩盖蒋晴的坏。

这段时间以来,蒋晴可以说是大院里一致讨伐的对象,现在这位嫂子凑上来替她说话,能不撞在枪口上吗?

不知道因为自己还引起了这么一场风波,程清清正在和赵察盘算着在大院里摆几桌酒席庆祝,“察哥,你觉得这样安排行吗?”

“挺好的,”赵察看了一眼她理出来的酒席菜品,都是些硬菜,他点了点头,“等下你把菜单给我吧,回头我去安排。”

“还是别了,我交给俞姐算了,回头也请俞姐带人来做菜,价钱我们照给就是了,”程清清想着自己每次进城都是麻烦的采购部帮忙,虽然只是顺道,但也很不好意思了,如果连这种事都交给采购人员,那赵察成什么啦?

因此她拒绝了赵察的建议,还是选择交给俞姐,大家知根知底的,办起事来也方便。

而且赵察这段时间也不轻松。

还有半个月,他就要去军校上大学了,现在就得将工作都安排好,到时候才能安心的读书,所以,他这几天不仅要忙着训练,还要加班加点的做好后续的安排,忙的脚不沾地的,程清清也不想拿这种小事去烦她。

商量好这些事,没几天程清清就写好了请柬,挨家挨户的发给了大院里的每一家,连蒋副营长家都没放过,不过,陈嫂子到时候肯定不会去的就是了。

因为蒋晴做的事,还有蒋副营长掺和去捞蒋晴的举动,上面的领导对他有了很大的意见,原本定的赵察去上大学这段时间他代行营长职责的决定也给取消了,可以说,因为这件事,蒋副营长的仕途基本止步于此了。

蒋家这才感觉到了后悔,但再后悔也没用了。

哪怕知道怪不了赵察,蒋副营长和赵察的关系也逐渐的淡了。

到请客吃饭那天,蒋副营长带队出去训练了,陈嫂子提前一天回了娘家,两人果然都没出现,让大院里的人很是议论了一番。

在顾嫂子的帮助下,这次宴席顺利的办完了,之后程清清就告别了众人,先行去了a市。

之后没几天,赵察也安排好了后续工作,办好了入学的手续。

不过他也没有太多时间在a市停留,军校和普通大学不同,普通大学开学之后才会开始军训,而赵察的学校则在开学前半个月就要进行集训,赵察来a市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直奔军校报道了。

他这一离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程清清自然依依不舍,强忍了睡意起来送他,但也进不去军校大门,只能陪他到门口。

“察哥,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啊,”这一刻,程清清仿佛忘记了赵察是个久经沙场的军人,靠着自己一步步从小兵做到了营长,只担心他会不是受伤会不会生病,毕竟他住院那次,结结实实的将程清清吓到了。“要是有什么事,一定不能瞒着我,家里装了电话了,你都记得吧?”

看着她絮叨的像个小老太婆,赵察的心一片温软,他静静地听着她说话,时不时的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直到再没什么可叮嘱的了,程清清住了嘴低下头掩饰自己红了的眼眶。

“别哭。”赵察自然知道她的心情,因为他的心情和她一样,只是他生性内敛,又不善言辞,只能轻柔的摸摸她的头发,笨拙的劝慰道。

人的眼泪就是这么奇怪,若是一个人的时候尚还能忍住委屈,但要是被亲近的人一关心,便再也忍不住了。

听到他那句“别哭”,程清清却是再也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的就滴了下来。

校门口人来人往,全是今天来报道的人,她在其中其实还不算哭的最夸张的,但她就是觉得丢脸,自己一个人背过身去,擦干眼泪带着哭腔道:“察…察哥,我就先,先回去了,你自己进去报道吧。”

说完,抬脚就想走。

看着她委屈的背影,赵察想起上次他出任务的时候,因为时间紧急,且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他走的时候一直强忍着没有回头看她,她那个时候是不是也和自己现在的心情一样?

当时她是怎么做的呢?

不知道为什么,程清清就是觉得伤心的不行,她凄风苦雨的抹着眼泪往前走,心里却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赵察,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身后正有人在快速靠近,刚一转身,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察哥?”楞楞的抬起头看着赵察,程清清只觉得万分诧异,他一向正经,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冲过来抱住她的行为是真实的吗?

“别伤心了,我很快就回来了,”感觉到周围传来的目光,赵察也觉得羞耻,他的脸还维持着严肃的表情,耳夹却都红透了,“你一个人也要乖乖的,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知道吗?”

说完,不等程清清反应,他低头啄了一下她的额头,之后便推开她,义无反顾的走向了军校的大门。

但程清清知道,有的人的背影还维持着威严,实际上害羞的脖子根都红了。

摸着被他吻过的地方,程清清捂着嘴笑了起来,先前阴暗的心情好似被一阵暖风吹散,变得明媚起来。

赵察开学几天之后,慢慢的程清清也习惯了他不在身边的日子,而且程青苗他们也回来了,小院里变得热闹起来。

“姐!这是爹让我给你的!”回来的那天,程青苗从行李的夹层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金镯子递给程清清,并复述了程山的话:“爹说这是娘留下来的,原本就给给你做嫁妆,但当初…就没给你,现在给你了,希望你不要怪他。”

在程大丫的记忆里找了找,程清清才想起来,小时候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她们的娘是一位下乡知青,但具体的身份却没人知道,有说她是资本家小姐的,有说是□□家属被一起发配了住牛棚的,众说纷纭,没一个准话。

不过有一个说法却是统一的,那就是这位来历不明的城里姑娘下乡没多久就被程山看上了,丝毫不顾及风险也要将人娶回家,没想到这位知青福薄,和程山结婚之后一直身体不好,断断续续的生病,最终还是没熬过,撒手去了。

自她走后,原本十分上进的程山就变的懒散起来,也不管孩子了,一天天的不知道在干啥,还是年幼的程大丫撑起了那个家。

当初程大丫一眼相中回乡探亲的赵察,闹死闹活的也要嫁给他,程山就一直持反对态度,虽然最终程大丫如愿的嫁给了赵察,但程山却一直不待见这个女婿。

因为他不喜欢赵察,被爱情冲昏了脑袋的程大丫也就不待见他,嫁去赵家几年,再苦再累也咬着牙不回娘家。

看着这枚小小的金手镯,程清清想起了记忆里那个虽然一脸病容却难掩娇美的纤瘦女人,也这个手镯对她来说一定非常重要,重要到在那个年代,克服了千辛万苦她也要把这个手镯带在身边。

而如今,这个对于她和程山来说都非常重要的手镯却交到了程清清手里,程清清想,或许这代表着程山已经接受赵察并且真的将两个小孩子托付给她了吧

想起这具身体的亲娘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念叨着要“要回家、要好好读书”,虽然现在程清清也不知道她的家在哪里,却在心里承诺道:“您放心我一定带着青苗他们好好读书。”

她将亲娘的临终遗言告诉了程青苗和程树苗,惹的两个小孩子泪眼汪汪的,三姐弟一起跪下对着那个金手镯磕了三个头,连一向调皮的程树苗都露出了坚定的神情,当天下午就拿着书开始预习了起来。

就在这种氛围中,三姐弟迎来了开学。

看着眼前a大的校门,程清清想着从这扇门里走出去的那些闪耀人名,心情也激荡了起来。

终有一天,我也会成为a大的骄傲!

在心底这么告诉自己,程清清走进了校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