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67章 开学

我的书架

第67章 开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上次和傅珏吵了架, 沈星予就再没主动去过傅家,但傅珏却像吃错药了似的,开始没事就缠着她。

害怕管家的报复, 沈星予也没赶他,但也不主动搭理, 两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处着。

她倒是想回a大上学, 但休学了一段时间,她已经跟不上进度了,只能一边自学、一边旁听,等着新生入学再上课。

开学那天,傅珏开车送她,那辆精致的红旗轿车一到校门口,立马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虽然沈星予不算一个虚荣的人,但也很享受这一刻的万众瞩目。

“我上学了,你走吧。”她脸上带着矜持的神情对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说了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傅珏摇下车窗, 将一张精雕细琢的脸露了出来,对着离去的沈星予说了句:“什么时候放学?我来接你。”

他本就长得好,坐在这样昂贵的车里, 让人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又用这样的语气和沈星予说话, 霎时间就让周围驻足围观的女同学们对着沈星予露出羡慕的神情。

“不了,你走吧, 我自己回去。”但沈星予仍然冷着一张脸,拒绝了他。

傅珏心中不耐烦,眉头紧皱, 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不耐点了点头,“那我下午在校门外等你。”

说完不等沈星予反应,便摇下车窗,流畅的将车滑了出去。

“哎同学!”沈星予正准备进学校呢,就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她回头见是一个陌生的女同学,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好?你是?”

那人凑了过来,却不回答她的问题,继续追问道:“刚刚那是你对象啊?”

“不是,”沈星予莫名心烦,语气便有些不好,“那不是我对象。”

“这样啊~”那个女同学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拖长了声音说了句,发现沈星予还皱着眉头看她,她灵机一动,这时才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是这届新生,张北华,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沈星予知道她怎么想的,但这是给傅珏添麻烦,她才懒得管,于是也忍住腻烦,笑着报了名字,和对方寒暄了起来。

就在两人各怀鬼胎的闲聊时,校门口再次喧哗了起来,两人停了下来,一起转头看过去。

只见一名少女,穿着剪裁合体的白色连衣裙,戴了一顶漂亮的草帽,正骑着自行车慢悠悠的开进校园,她飞扬的裙角在风里飞扬,甫一出现,就吸引了校门口所有人的目光,但她好像没发现似的,继续慢吞吞的按着车铃往里开。

看清她的脸,沈星予愣在了原地。

居然是程清清!她怎么也考上a大了?!

沈星予心里像打翻了调料瓶,五味杂陈的。

更让沈星予震惊的还在后面,当她看到程清清作为医学院的新生代表站在主席台下讲话的时候,她的心里更是酸涩难忍。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断地问着自己,明明在她的记忆里,程大丫就是一个比文盲好点的乡下村姑,一辈子纠结的都是程小兰谁输谁赢、赵察爱不爱她,而这个不知来历、占据了程大丫身体的人却能走到这一步

看着国旗下自信大方的说着话的程清清,沈星予咬着唇,神色难辨的低下了头。

对于自己造成的影响毫不知情的程清清结束了演讲,维持着淡定走下了主席台,一转到没人看到的地方,她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这可太刺激了!

前几天报了道、看了分班信息之后,程清清就被班主任叫去,交给她这个作为新手代表发言的任务,为了写这份演讲稿,程清清简直快要熬秃了头,好在今天一切顺利,她紧绷的心弦这才放松了下来,终于感觉到了紧张。

等缓了一会儿,她迈步回了自己班级所在的方队,静静的站到了队末的位置。

察觉到身后好奇的打量的目光,程清清回过头笑了笑,之后就专心的听着讲话,直到开学典礼结束。

一进教室,她就被一群热情的女同学围了起来,叽叽喳喳的问着她各种问题。

“清清清清,你裙子哪里买的啊?真漂亮!能带我去买一条吗?”这是爱美的女同学,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她的穿着,一边夸道。

“清清清清,你真厉害,怎么考的这么高的分数的啊?以后上课一起坐啊!”这是消息灵通的学霸,知道这一次医学院的第一名在自己班,老早就下了决心要和对方做朋友一起进步。

“清清,你结婚了吗?有对象了没啊?”这位则是被男同学们怂恿,来打探八卦的。

被这些青春单纯的大学生环绕,程清清心情愉悦的回答着她们的各种问题,“裙子是找裁缝做的,回头介绍给你呀!好啊好啊,以后一起上课吧,我已经结婚啦,谢谢关心!”

听见她已经结婚了,围在外圈的那些未婚男同学们发出一阵遗憾的声音,惹得全班同学纷纷善意地笑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教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知道他们没有恶意,被他们的笑容感染,程清清也抿着唇笑了起来。

等到班主任进了教室,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话的新生们才散开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发表了例行的讲话之后,就开始了班干部竞选,虽然让程清清当班长的呼声很高,但她觉得自己忙不过来,便拒绝了,最后还是那位名叫李静楠的学霸同学当选了班长,等弄好这些事,发完了书,就放学了。

因为住的很近,程清清没有选择住校,一下课便骑上自行车和新认识的小伙伴一去出了学校。

“清清,我们要去的地方远不远啊?”那位问过程清清裙子的女同学叫做何晓丽,就是a市本地人,家里条件还不错,宠得她有点天真,但作为朋友相处的话,她就是一个真诚可爱的小姑娘。

“不是太远,咱们骑自行车过去的话,二十分钟就到了。”程清清第一次来a市逛街的时候就找到了一家裁缝店,店里的老裁缝手艺很不错,这一年来,她的大部分衣服都是在那里做的。

“对了,你说你结婚了,你对象呢?怎么没来送你?”看着程清清出众的脸,何晓丽难得的起了八卦之心,好奇的问道。

“他呀,”提到赵察,程清清也有点不好意思,她想了想,捡能说的说了,“他是军人,不太方便过来送我。”

何晓丽听了还以为赵察是普通军人,遗憾的叹了口气,“唉,可惜了,你要是没结婚就好了,在我们学校随便找个也比当兵的强啊!”

不知道她误会了,但程清清完全没有这种想法,便笑了笑没有搭话。

边走边聊,很快两个小姑娘就到了校门口。

“程清清,”没想到两人刚出校门,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那辆红旗轿车摇下了车窗,露出一张喜气娇俏的脸来,正是等在这里的沈星予,她开口叫住了程清清,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点什么,只能干巴巴的来了句:“你也考上a大了?恭喜啊”

见到她的脸,程清清收敛起脸上的笑,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也一眼,冷漠道:“谢谢,也恭喜你了。”

说完也不等沈星予回话,双脚一用力,骑着自行车就走远了。

盯着傅珏的车看的津津有味的何晓丽慢了半拍,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程清清的背影都窜出去老远了,她慌张的骑上自行车就开始追,一边追一边嘴里喊着:“清清!等等我啊!”

“清清?这真是个好名字,”坐在驾驶座上的傅珏看着沈星予脸上不甘又怅然的神情,又转头去看着程清清消失的方向,他玩味的笑了笑,故意刺激沈星予道:“不仅名字好听,人也美。你朋友?”

听见他这么说,沈星予心中闪过一丝慌乱,傅珏这是第一次见程清清,万一他

“是啊,我朋友,你想认识?”但她不能让傅珏知道她的担心,于是学着他额样子,色厉内荏的笑道:“可惜啊,人家有老公了,还是你比不上的人。”

但她越是这样说,看出她想法的傅珏就越高兴,也越发要拿话刺她,“结了婚又如何?现在可是新社会了,再说,万一她就喜欢我这样的呢?”

“你!”沈星予被他激出了火气,也明白自己在这场交锋中出于下风,她羞愤不已,转身就想推开车门下车。

见她生气了,傅珏也知道自己说的过了,担心她又不理自己,连忙拉住她,将人扯了回来,不再继续聊程清清了,转移话题道:“坐好,要开车了。”

虽然顺着他的额力道坐回了车上,但沈星予却始终偏着头望向窗外,连眼角余光都没分给傅珏一个,看起来高傲的姿态下,藏着的却是她隐隐忧虑的心。

她和傅珏的关系本就不平等,先前不过是因为她发了脾气,傅珏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就他,但这样的傅珏是真的爱她吗?时间越久,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而现在,程清清这个抢走赵察的女人又出现在了傅珏的面前,她会像抢走赵察一样再次从自己手里抢走傅珏吗?

想到这个可能,沈星予的指甲不知不觉的掐破了掌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