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70章 回乡

我的书架

第70章 回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每天上学的日子, 过起来飞快,很快就到了期末。

考完最后一场试出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大雪, 穿着白色羊绒大衣、围着红色围巾的程清清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她的赵察,高兴的跑了过去, 将书包往他手里一塞, 接着整个人就挂在了他的手臂上。

“察哥,你怎么来了?”军校管理严格,自从赵察上了大学,程清清就很难见到他了,虽然他只要有空就会直奔a大来找她,但两人总体来说还是聚少离多的,因此,在这种时候见到赵察,程清清十分高兴。

“有假,就来看看你。”其实是因为学校通知马上要展开新的拉练项目,整个寒假赵察都要在外度过, 他怕程清清到时候难过,便提前完成了老师的发布的任务,硬是挤出了半天时间, 请假来看程清清。

但看着程清清高兴的样子,他便决定能拖一时是一时, 暂时先不告诉她这个消息了。

两人手牵着手,说着些分别以来的闲话, 慢悠悠地出了校园。

沈星予交了卷子收拾好东西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两人相携离去的背影。

听见周围人议论夸赞着这两人多么般配,她的手指掐进了掌心, 死死的忍住了上前去拉开那两人的冲动。

自从上次赵察来过a大找程清清之后,先前沈星予散播的那些流言就不攻自破了。

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程清清和她对象两心相许,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要说程清清会抛下这么优秀的对象去找别人?说出来也没人信啊!

还有不知道从哪里传出赵察是军校大学生的消息,虽然有人问过程清清,她没有正面回复,但这事也不胫而走了。

一时之间,程清清和赵察竟然成了a大的模范夫妻。

反观沈星予,因为傅珏奇怪的受虐心理,不管沈星予怎么骂他,他还是风雨无阻的每天接送,沈星予不上车,他就开着那辆招摇的红旗轿车慢吞吞的跟在她身后,反倒更显眼了。

被他缠的没办法,沈星予只能乖乖的上车。

现在的小汽车本就是稀罕物,傅珏又从不遮掩,每天高调的将车停在a大校门外,简直是让别人想不关注都难。

渐渐的,关于沈星予的风言风语便越来越多。

尤其是细品程清清先前说的那番话,众人看沈星予的目光逐渐异样了起来。

一个学期过去了,围在沈星予身边的还是些想要通过她攀傅珏这根高枝的人,连个真心的朋友都没交到。

顶着同学们戏谑的眼神,沈星予快步的跑到了傅珏的车上,一上车就迫不及待的冲傅珏喊道:“快开车!”

她一刻都不想多待,只想赶紧逃离这让人尴尬的氛围,越快越好。

但傅珏发出一声轻笑,偏偏还和她对着干,不仅放慢了动作,还将车窗摇了下来。

“傅珏!你干什么?”沈星予气的冲傅珏大吼,但傅珏好像听不见似的,继续我行我素,“急什么?车里太闷了,我透透气而已。”

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沈星予却拿他毫无办法,只能绝望的看着他,哆嗦着嘴唇问道:“傅珏,究竟要怎样你才能放过我?”

“放过你?”这下子傅珏终于转过头给了她一个正眼,看着她眼里的泪水,傅珏笑着抬手替她拭泪,被她嫌恶的打开了手也不恼,笑眯眯的回道:“难道现在这一切不是你处心积虑求来的吗?我满足了你的愿望,你倒不开心了?”

说着他的表情一收,满脸冷漠的看着沈星予,冷冷道:“我不是第一次告诉你,既然招惹了我,就别想着随便甩开我。”

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赵察和程清清的身影,再看一眼满脸偏执的傅珏,沈星予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绝望,或许就是这样的感觉。

要是没有程清清就好了她再次萌生出这样的念头,只是这一次,她没再试图和自己的想法对抗,而是默认般仍由其疯狂滋长。

回家吃了一顿热热闹闹的晚饭之后,程清清才知道赵察明天就又要出发,过年也回不来的消息,她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之后才抬起头对赵察露出一个脆弱的笑来,“察哥,没关系的,我都明白,是学校安排的嘛,也没办法”

听着她压在嗓子里的哭腔,赵察叹了口气,伸出手臂将人搂在怀里,声音也闷闷的,“对不起,总是让你一个人在家。”

这一刻,他好像忘了刚刚还和他一起吃饭的程青苗姐弟似的。

“没关系的,”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明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很坚强,但面对亲近的人却又会变得脆弱,他一安慰,程清清就更觉得委屈了,她抽泣了一声,“我知道知道察哥的身份,没办法任性,我都明白的”

道理都懂,但还是忍不住难过。

原来没上大学之前,虽然赵察的工作也很忙,经常带着部队去野外拉练,一去就是好多天,程清清也是一个人在家等着他回来,但那个时候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因为她知道他在做什么,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心里笃定,便不觉得慌张,但现在赵察自己都不知道这次学校会安排什么任务以及什么时候回来,程清清就更一无所知了。

未知总是让人慌张的。

但军校已经做好的安排不会因为程清清的担忧而改变,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赵察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旁边熟睡中仍然紧皱着眉头的程清清,他知道她心里难过,一晚上翻来覆去的没睡好,便没喊她,自己轻手轻脚的起来收拾好,临走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回过身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又替她将黏在脸上的碎发拂开,之后便不再回头,转身出了门。

等程清清醒来的时候,旁边的位置早已没了温度,摸了摸赵察睡出来的那点轻微的凹陷,程清清叹了口气,默默的祈祷着他这一趟任务能够平安回来。

因为家里三个正在上学的人都考完试了,外面天寒地冻的,又没什么新鲜的地方能玩,姐弟仨商量了一下,决定等拿到成绩单之后就一起回乡过年。

离开程家村一年多了,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

这个年代出一趟远门十分艰难,路途遥远不说,火车站还又挤又乱,程清清他们三姐弟不是小孩就是女人,出门就更加要小心了。

想到安全问题,程清清简直愁的不行,最后还是无情的拒绝了程青苗想要带着大包小包各种a市土特产回去的要求,选择了轻装出行。

只要我不带行李,小偷就偷不着我

计划通。

面对程青苗的不理解,程清清解释道:“上次你们两个来a市的时候,好歹上车前、下车后都有人接,这才没出什么事,但这次只有咱们三个人,还是谨慎些好,至于给带的礼物,不如等到了省城之后再买。”

省城虽然也不算是自家地盘,但好歹离的近些,也让人安心一些。

被她的理由说服了,程青苗瘪了瘪嘴,妥协道:“好吧。我就是想着爹没来a市,就给他买点东西回去,也好让他见识见识。”

要是能勾动程山来a市长住的心就更好了。

但现在这个想法也只能暂时搁置了。

在等着拿成绩单的日子里,姐弟三人开始陆陆续续的收拾着东西,因为这次不在这边过年,这座小小的四合院就得好好打扫干净才行。

另外还要去和俞姐做年底的核账工作、回军属大院去探望老熟人等等,前前后后的忙了一个多周,才总算是赶在成绩单出来前搞定了这些杂事。

遗憾的是,因为韩明川仍然跟着导师在外奔波,直到程清清离开a市他都没回来。

而军属大院里,因为先前蒋晴的事,陈嫂子和蒋副营长的处境尴尬,在程清清回去挨家挨户拜访的时候,他们家紧闭房门,一副不想见她的模样,虽然程清清没觉得怎样,但跟她一起上门的张嫂子她们却满脸不悦,可以想象之后大院里还会有一番针对陈嫂子的风波。

不过那的时候发生的事和远在程家村的程清清也没什么关系了。

到了出发那天,程青苗和程树苗表现的比程清清兴奋多了,四点多就起来,窸窸窣窣的将行李收拾好,程清清一睁眼,就看到两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才指向五点,无奈的扶了扶额头,也不再贪念温暖的床铺 ,坚强的起来了。

但火车要早上八点才出发,公交车也要六点半才有首班车,三个人吃完早饭,就坐在屋子里大眼瞪小眼。

“姐,要不我们走过去?”和程清清不同,程树苗小小年纪,出门这么久难免想家,眼看着马上就要回去了,他简直就像板凳上有钉子似的左立不安,最后还是期期艾艾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看着门外地上厚厚的一层积雪和呼啦啦的刮着的北风,程清清只能回给程树苗一个死亡凝视。

但十五分钟后,低着头避免被雪糊一脸的程清清望着只要寥寥几人的街道,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然同意了程树苗的要求。

就离谱。

但亲弟弟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宠着他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天,今天码字的时候我都在想啥?

大概满脑子想着怎么引出蒋晴这条线,所以一直打她的名字吧

当场狗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