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71章 危险

我的书架

第71章 危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是一趟两天两夜的颠簸火车。

虽然这次程清清有钱了, 大手一挥带着程青苗姐弟买了三张卧铺票,但也也只是好一点而已,依旧被颠簸的浑身酸痛,

尤其是没有赵察在身边,还要强忍着难受照顾两个年龄更小的弟妹, 两天下来, 程清清整个人累到虚脱,才总算是没出什么大事,平平安安的到了省城。

哪怕省城离程家村还有一天的距离,但听着熟悉的乡音,看着满大街见惯了的装修风格,仍然让离开很久的程清清感到亲切。

“终于到了呀!”出站之后,程清清就带着姐弟俩去上次她和赵察住过的那家招待所,熟练的要了一间房,“青苗,今晚咱们将就一下,明天一早就回家!”

她倒不是出不起开两间房的钱, 就是想着三姐弟在一起能有个照应。

程青苗姐弟当然没什么不同意的,在他们看来,这样的招待所已经很好了, 尤其是想着明天晚上就能到家了,他们兴奋的根本睡不着, 恨不得连夜出发,下一刻就能到程家村。

但再着急, 也得老老实实的在省城住一晚才行。

放好东西,姐弟三人就出去找了一家国营饭店吃了一顿好的,一边吃, 程树苗还一边感叹道:“总算活过来了!先前在火车上可饿死我了!又吃不下,只能看着你们吃”

火车伤的饭菜当然不难吃,但太颠簸了,姐弟三人都没什么胃口,尤其是程树苗,居然晕火车,整个旅途中都吐的昏天暗地的,根本吃不进去东西,这趟出行,姐弟三人都瘦了。

吃完饭,又回招待所收拾了一会儿,程清清就带着姐弟俩出去买东西了。

在a市没买的特产,要在省城统统补上!

程清清豪气云干,带着姐弟俩直奔商场而去。

这个年代的商场和后世当然没法比,不过小小的两层,商品的种类也很少,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商品柜里,等待着被人买走。

至于传说中鼻孔朝天的售货员?

或许是因为程清清三人穿着光鲜又都颜值出众,给钱也很大方干脆,看起来就和普通人不同,倒没被售货员为难,虽然不是很热情,但也不至于出言嘲讽,花了两个多小时,三人就提着大包小包出了门。

“姐,真要给那个恶你婆婆买这么多东西啊?”平常时候程青苗都还能保持冷静,但一旦涉及到程小兰,她就不淡定了,嫌弃的努努嘴,小声嘀咕道:“随便给她买点东西糊弄糊弄就行了呗,花这冤枉钱干啥?反正送了她东西她也不记你的好”

说起程小兰,程青苗就是一肚子火气。

她并不知道自家大姐身体里换了个芯子,所以在她的记忆里,大姐没跟着姐夫随军之前,很是在程小兰那个恶婆婆手里受了不少气,偏偏乡下都觉得程小兰是做婆婆的,哪怕对程大丫刻薄一点,也是应该的,要是程大丫敢和程小兰干仗,那不用程小兰出手,村民们的唾沫星子都能把程大丫淹死。

哪怕以前的程大丫很少回娘家,回了娘家也向来报喜不报忧的,但大家一个村里住着,程家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遭遇?

因此,在当时还年幼的程青苗心里,程小兰就是欺负自家大姐的老巫婆,是最讨厌的人。

虽然现在自家大姐已经离开了程家村,赵家也分家了,程小兰那个恶婆婆已经伤害不了她了,但让程青苗忘记过去程小兰做的那些事,还要给她买东西回家,程青苗就觉得生气。

还给程小兰带礼物?

没给她带一臭骂回去都是她程青苗心善!

看着程青苗气鼓鼓的样子,程清清不由得失笑,“你啊,我给她带东西,是我作为儿媳妇的礼数,至于她领不领我的情?我又不在乎,她怎么想和我又什么关系?”

“至于钱?”程清清自信一笑,带着发财了的膨胀感,“这点钱要是能换她不来烦我,岂不是很值?”

程青苗想了想,也觉得很有道理。

自家大姐现在可不缺钱,和在a市的时候带着她和程树苗一起逛商城花的钱比起来,给程小兰买的东西确实不够看。

被程清清这样一安慰,程青苗快乐了起来。

三人重又说说笑笑的往招待所走去。

殊不知,他们这一番旁若无人的对话落在了路边两个看起来好像是在聊天的男人耳朵里,见他们要走,那两人互相打了一个眼色,其中较高瘦的那个悄无声息的跟在了程清清他们身后,而矮壮一些的那个则机警的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他便若无其事的转身走了。

“可看清楚了?”等那个外号吴三的高瘦男人回来时,人称马二的矮壮男人立马站起来追问道:“那三个是什么人?有男人一起出门没有?”

他的同伙们也伸长了脖子,一副不放过任何消息的样子,等着吴三说出打探到的消息。

吴三却不理马二,跑到坐在椅子上的老大旁边,谄媚道:“老大!这次可是大肥羊啊!”

见他一脸欣喜,老大也动了心思,挥手不耐道:“快说!别让我催你!”

被老大说了,吴三脸上悻悻的,他撇了撇嘴,失去了那股邀功的兴奋劲儿,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假装是去找人的,问了招待所的前台,前台说,就那姐弟三个,今天早上刚下的火车,也没见人来接,除了那个小崽子,再没旁的男人了。”

听见这话,屋子里七八个壮年男人都鼓噪了起来,纷纷对着上首的老大起哄道:“老大!肥羊啊这是!今晚咱去干她丫的!”

“马二不是说,那两个小娘皮长的很不耐?”还有人摸着下巴,露出一个恶心的笑容来,旁边的人见了,也大声附和起来:“是啊老大!两个漂亮女人!兄弟们可等不及了!”

说完,这个屋子里响起心照不宣的笑声。

老大也很兴奋。

他们这伙人都是一个村的,在七八年之前就是乡下聚众闹事的二流子,政策松动后,他们便在老大的号召下说是要出去闯荡一番事业出来,就这么离开了被他们祸害的不轻的家乡。

但出去了才知道,外面的世界也不好混,他们没钱又不想干苦工,一来二去的,就干上了违法犯罪的勾当。

今年年中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在火车站划包的时候,被便衣逮住了,这伙人就被公安机关盯上了,但他们出来至今什么都没学会,而犯罪来钱如此之快,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轻松的生活了,哪怕被公安盯上了,也没准备收手。

偷这一行不能干了,就做点别的。

人的堕落总是很快,短短几个月时间,他们就涉及了抢劫、□□、拐卖妇女儿童等重罪,俨然已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犯罪团伙。

这一次来到这里,便是因为他们被公安机关死死盯住,不得已,只能各省流窜作案。

在这种被公安机关撵的跟狗一样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是弹尽粮绝、快要走投无路了。

偏偏程清清一行人从a市回来,到了家乡心神放松之下露了富,恰巧就撞到这活穷途末路的人枪口上,只能说运气不好。

“今晚不动手,他们住招待所,动静太大了,”老大不像底下那群人一样看到肥肉就失去了理智,他重新坐了下来,摆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做出了决定,“他们明天早上肯定要坐车走,我们在路上堵他们!到时候男的打一顿卖到矿区去,女的给兄弟们爽爽之后卖‘花姐’,也是一笔进项。”

“花姐”是一个中间人,这伙人拐卖或者强行掳来的妇女,姿色稍微好一点的就卖给她,之后的事就不关这伙人的事了。

“老大英明!老大万岁!”听到老大考虑的这么周祥,一货多吃,想到干了这一票兄弟们又能潇洒好久,屋子里的人纷纷拍着手鼓噪起来。

而已经回到招待所的程清清三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等到下午,又去国营饭店吃了一顿饭,之后便回去准备洗洗睡了。

“姐,你怎么了?”躺在招待所柔弱的床上,程青苗发现自家大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迷迷糊糊的问了句。

“没什么,就是有点心慌。”程清清自己也说不好是怎么回事,从出去吃晚饭开始,她就老觉得背后有人盯着自己,回过头去又什么异常都没发现,起初她也以为是自己想多了,但回了招待所之后那种强烈的不安感却越来越明显,简直已经到了让人头皮发麻、坐立不安的程度了。

但这种异常的感觉,她没办法向程青苗说,只能安抚她道:“也许是要回家了,心里事情就多吧,我没事,你先睡吧。”

“嗯姐,你也早点睡。”程青苗含糊的应了一句,便重新闭上眼睛,很快睡了过去。

程清清不敢再动弹,免得打扰她睡觉,但她一直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直到半夜累的不行了,才勉强合上眼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