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73章 得救

我的书架

第73章 得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可别被这个女人骗了!”他们的同伙一到, 就开始演了起来,有人去将躺在地上刚醒还迷糊着的吴三扶起来,有的对着围观群众声泪俱下的控诉着程青青的罪行, “这个女人惯会骗人!她靠着自己一张好脸,骗得我兄弟好惨啊!省吃俭用像牛一样的干活, 攒下点钱全给她了, 现在家里老娘生了病,这个狠心的女人却带着家里所有的钱跑了!真是没见过这么黑心的!”

他痛心疾首的指着被人扶起来偏偏倒倒的吴三,又指了指程清清,“你们看看!看看我这兄弟!为了让她过上好日子,这瘦成什么样了啊!身上的衣服穿了十年了!全是补丁啊!这个女人却吸着他的血还想去找有钱人啊!”

被他的话带动,在场的男人纷纷将自己代入吴三的角色,想象着自己家也有一个年轻漂亮的老婆,自己掏心掏肺的对她,她还卷钱跑了要去找别人!

这能忍吗?!

他们脸上带着气愤的神情,隐隐的将程清清三人围在中间,堵住了他们逃走的路线。

刚摆脱马二的纠缠, 程清清就听见这番话,心中警铃大作,直觉要糟!

一转头, 果然发现己方三人被堵住了,她心里发急, 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马二等人一眼,深吸了一口气,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子快速运转的想着办法。

决不能落入这群人手里!

哪怕她不知道这些人是干嘛的,但也知道, 自己落到他们手里绝对没有好下场!

“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你这人跑了的老婆,”程清清指了指逐渐回过神来的吴三,尽量让自己的声线稳住,甚至还带上了笑让自己显得更有说服力一些,“那你们倒是说说,我叫什么?今年多大?家住何方?”

“我劝你们想好再回答,毕竟,我身上可是带了身份证明的。”现在要做的只有拖了,先前他们闹出来的动静这么大,相信很快就会有公安过来查看情况,只要拖到那个时候,他们就有救了。

见原先围堵他们那些群众脸上露出摇摆的神情,程清清再接再厉,继续游说起他们,“各位家里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也不想自家亲人在大街上走着就被拍花子的叫一声‘这是我家跑掉的老婆’就拉走、再也见不着了吧?”

拐卖妇女儿童在哪个年代都是让人痛恨的行为,程清清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让他们都犹豫了起来,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便对着马二那伙人道:“对啊,既然她说不认识你们,你们就报一下她的名字嘛,大伙儿都看着呢,要她真是从你们家跑了的,大伙儿一定帮你们的,放心。”

围观的人越是这么说,马二那伙人就越是心慌。

他们哪里知道程清清叫什么?

看着风向又被她带歪了,马二反应过来,举着拳头就朝程清清冲去,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我就知道你不老实!在这里夹缠半天,是在等你的奸夫来救你?”

什么奸夫不奸夫的,本就是没影儿的事,马二这么说,也不过是想要故技重施,将程清清打晕再说。

没想到就在他的拳头即将触到程清清的时候,从旁边伸出一只白皙有力的手,险之又险的抓住了他的拳头,

“明川哥!”看清楚那只手的主人,程清清惊喜的叫出了声音,拉着程青苗和程树苗就往他身后躲去。

“好啊!果然有奸夫!”马二被人拽住了手不得寸进,他见程清清和韩明川居然认识,心中慌了一瞬之后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出口污蔑起韩明川来,“既然奸夫出来了,那就一个都别想跑!”

要实在不行,就把这男的一起抓了卖去矿区!

和同伙对视了一眼,马二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相同的意思。

听见他这么说,韩明川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站到他身后惊魂未定的三个人,不明白对方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明明程清清的对象是那个男人

“这位大哥,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事情不对,于是彬彬有礼的开口问道:“这位姑娘我认识的,她爱人是一名解放军,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兄弟呢?”

他人长的俊,又一身书卷气,态度不卑不亢,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恶言相向而动怒,有条有理的驳斥着对方,“再说,你这样上来就打人,哪怕真的她真的是你们兄弟的妻子,打人是犯法的,这种行为也很不妥。”

说着,他还掏出了自己随手携带的学生证,“这是我的证件,我不是什么奸夫,这位女同志也是我们a大的学生。”

a大!

在刚刚恢复高考的这几年,大学生是何等稀缺?更何况是a大的大学生了,韩明川的证件一亮出来,周围的人就对他的话信了大半,开始思考起先前程清清的话来,要是她真的是a大的学生,还是一位军嫂的话,那这伙跳出来说是她老公的人又是干嘛的?

趁着韩明川说话的这点时间,程清清迅速的冷静了下来,看着马二等人脸上的退缩之色,她已经完全想明白了!

自己先前不过是随口扯的“拍花子”,居然就是真相,这伙人应该就是专门拐卖妇女儿童的!

她想起前世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新闻,女孩子在路上走突然被人抓住说是小情侣吵架然后拖进车里带走,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到那些可怕的新闻,程清清打了个寒颤,第一次庆幸起这个年代没什么车来。

“那那就是我们认错人了!”见对方已经拿出了证件,不管他们再说什么,估计周围的人都不怎么会相信了,马二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且时间越拖的久就越对他们不利,于是恨恨的低下了头,“这位女同志虽然和我兄弟家的婆娘长得很像,仔细一看却又不一样,那个臭婆娘天天在乡下,没有这么白真是对不住了!”

说完,拉着吴三就想走。

“别放他们走了!”发现他们要跑,程清清急了,连忙大喊道:“他们就是拍花子的!”

回过神来的围观群众闻言精神一震,开始挪动脚步堵在马二等人的面前,那几个人左冲右突就是突破不了人墙,气的挽起袖子就想打人。

自从他们走上违法犯罪这条路以来,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眼看着人群就要和这伙人打起来,人墙外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干什么呢?!”

人群回头一看,只见三个穿着绿色制服的公安,正满脸严肃的盯着他们看。

发现公安来了,马二等人心中一慌,趁着人群给公安让路的空档,撞开三个公安就想往外跑。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候,但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逃跑,公安干警的办案雷达瞬间立了起来,拔腿就跟在几人身后追了起来。

发现公安追了上来,马二心里咒骂了一声,将手里拉着跑的跌跌撞撞的吴三一扔,冲着其他几个人大喊道:“分开跑!被抓了闭上嘴!老大会来救人的!”

喊完这话,跟在他身后的几人立马做鸟兽散,往各个方向跑去。

“被他们给跑了!”最后,三个公安气喘吁吁的抓着被抛弃的吴三和另一个跑得慢的人回来,对着还站在原地的程清清几人道:“来说说吧,你们刚在干嘛?”

程清清还没开口,就有还站在原地的围观群众用夸张的语气开口了,“同志,你是不知道啊!那伙人是拍花子的!差点就把这个女同志和她家里的弟妹当街抢走了啊!”

其余人也七嘴八舌的补充起自己的所见所闻。

开口的公安同志满脸严肃的问着程清清,“他们说的是真的?”

“是的,公安同志,我要报案!这伙人当街抢人,是对我们国家法制建设的蔑视!”等了这一会儿,程清清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对方扣一个大罪名再说,“而且他们的手法娴熟,我怀疑是惯犯!”

听她这么说,三名公安对视了一眼,明白恐怕真的像她所说,这次是个大案子!

“那行,你跟我们去公安局一趟吧,”为首那名公安点点头,体谅她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事,特意放柔了声音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将他们绳之以法的。”

“还有你们谁有空?一起去公安局做个证吧。”安慰完程清,他转头对着还没走的那些人道:“作这个证不仅是配合我们的工作,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现在还留在这里看热闹的,大概率都是真的爱看热闹的人,又闲,听见公安这么说,他们欣然应允,高高兴兴的跟在几个干警身后往公安局走去。

到了当地公安局,因为来的人太多了,被分成了两波,带到了两间问询室做笔录。

就在程清清这边即将做完笔录的时候,门被敲开,走进来一个明显警衔更高的人,对正在办案的公安道:“这伙犯罪分子应该是我们追查的那波,从现在开始,这个案件移交给我们专案组办理。”

说完这句话,他维持着严肃的表情正准备接手这次的报案人和证人,就撞进程清清惊讶的表情里。

“嫂子?”那人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威严表情,惊讶的叫出了声音,“怎么是你?”

居然是先前在a市国营饭店被张春兰骂的那次,赵察去找的那位他曾经的战友史梁!

没想到双方在这种情况下又见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