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74章 落网

我的书架

第74章 落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再次见到熟人, 程清清激动了一下,连忙站了起来,“是你啊, 史梁同志!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她想起上次见到史梁,赵察还在自己身边, 而这一次, 却不知道赵察现在在哪里?

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危险,程清清格外格外渴望赵察温暖的怀抱,但他却不在自己身边…

难得的,程清清有些埋怨起赵察特殊的身份来。

但她很快明白自己这种想法是不对的,甩了甩头,将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脑海,又理了理自己的情绪,这才笑着对史梁道:“史梁同志,在你们公安局的地盘上,可没有什么嫂子,现在我是这起案件的受害人, 还请公安同志早日将那伙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啊!”

史梁点了点头,也重新恢复了公事公办的态度,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得把这件案子办的漂亮点。

他拿起桌子上的笔录看了起来, 却是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当他放下记录时, 脸上已经是一片肃然,“嫂…程同志, 我现在已经确认了,你们遇见的这伙人正是我们专案组正在跨省追捕的那一伙犯罪分子,这几个月以来, 他们在b省用相同的手法犯下了十多起案子,失踪的妇女儿童数十位,上个月我们a市接到b省的申请,成立了专案组追查,一路跟着循着这伙人的痕迹跟到了这里,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敢当街犯案!”

说到这里,作为这个专案组负责人的史梁又是气愤又是挫败了锤了一下桌子,看了程清清一样,他想到要是营长老婆被自己追查的这伙人抓走的话,自己恐怕无颜再面对昔日的战友,一时之间又有些后怕。

“还好程同志你机变,才没落入这伙人手里,还帮我们抓住了两个人,立了一个大功啊!”想到被抓住了吴三及其同伙,史梁恨得牙痒痒,也顾不得和程清清再叙旧了,嘱咐了她先别出公安局以免遭到犯罪分子的打击报复之后,就去审问清醒过来的吴三了。

在另一头,从公安同志手里逃脱的马二连滚带爬的跑回了他们在城外的临时据点,气还没喘匀便急吼吼的冲老大喊道:“老大不好了!吴三和李七被抓了!”

“怎么回事?”已经联系好“花姐”只等着马二他们带人回来交货的老大没等来自己想要的消息,反而被马二的“老大不好了”糊了一脸,他心中烦躁,强行按捺住恶意问道:“让你们抓的人呢?人没抓到?你们还被公安抓了?你们怎么办事的?”

被这一连串的问题砸在脸上,马二咽了口唾沫,冷静了下来,期期艾艾的答道:“就…那个臭娘们狡猾的很!不知道怎么的,她今天大中午的才带着人出门,一出门,我和吴三还没露面呢!她就开始跑!我们就追嘛!吴三跑的快,眼看着快追上了,没想到那婊、子居然把吴三绊倒了!”

他开始活灵活现的说起程清清的可恶之处,在他的嘴里,好像他们不是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反而是被心机深沉的恶女算计了的小可怜似的,全部的话总结起来核心思想只有一个:

不是我军太无能,而是敌军太狡猾!

听着他义愤填膺的怒骂着程清清,老大的脸色却越来越沉,当他听到马二说自己没办法带上吴三一起跑、还和兄弟们说被抓了自己会去救他们的时候,老大心里气的直骂娘。

不知道现在公安跟在自己这伙人屁股后撵吗?还让自己去救?怎么救?劫法场吗?!

这个蠢货!

感受到老大的死亡凝视,马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脖子一缩,不说话了。

“怎么不说话了?接着说啊?”看着陆陆续续回来了的兄弟们,老大冷笑了一声,骂道:“因为你和吴三办的破事,我们又被公安盯上了,还被抓了两个人,现在你说,怎么办吧?”

这一瞬间,他就决定了将责任推给马二和吴三,让马二自己说出来不救兄弟的话,好保住他这个老大的威严。

马二虽然没懂自家老大让他背锅的意图,但他也明白过来自己这伙人现在被公安盯上了,是没办法去救人了,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情,他看了周围的弟兄们一眼,心虚道:“那我们…现在就跑?”

听见他说出自己想听的话。老大心中闪过一丝满意,但面上还带着义正辞严的表情,“胡说!难道你要我抛下被抓的吴三和李七不管?!”

被公安追了这么一遭,剩下的那些人也正是胆寒的时候,听见老大的意思竟然是想留在救人,他们立马不干了,七嘴八舌的劝起了他。

“大哥!你可要为兄弟们想想啊!”

“就是啊大哥!他们…他们被抓了是命不好,你可不能为了他们搭上剩下的兄弟们啊!”

“大哥,快跑吧!不然大家都得交代在这里!”

老大心里松了一口气,但脸上还是带着犹豫不决的神情,沉痛的说道:“我对不起兄弟们啊!把你们带出来,没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还让两个兄弟被抓了…”

都这个时候了,那群人只想赶紧跑,根本不想听老大说什么多余的废话,没等他演完,就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咂咂嘴,老大对于没能完整的演完这出戏有些遗憾,但也很快反应过来,开始指挥着一群人收拾东西。

原本这次也能像之前一样从公安的手里逃脱,没想到这伙人刚一出门,就看见站在路口拿着几张画像在到处看的两个公安。

“怎么回事?被堵在了路上,老大心中大呼不妙,但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也不敢贸然上前,只能和跟在他旁边的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迷茫来。

“不知道啊老大,”见没人说话,马二只能硬着头皮猜测道:“难道吴三把我们供出来了?”

“没这么快。”老大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边的两个公安,还是觉得不妥,决定绕道走,“我们不走这边了,走小路出城。”

这个年代交通还没有那么发达,很多城市一出城就是荒郊野岭,省城又没有城墙,他们只要往城边的荒地里一钻,公安就逮不到他们。

这也是先前他们能屡次从专案组手里逃脱的原因。

想到又要去翻荒山,这伙人都很是不爽,他们恨恨的看了一眼堵在路口的那两个公安一眼,却没想到看到了那个让他们出师不利的女人。

“是那个臭娘们!”不知道是谁,看见走到那两名公安旁边的程清清时,失声喊了一句,话一出口他就反应了过来捂住了自己的嘴,但已经晚了。

“什么人?!出来!鬼鬼祟祟躲在那里干什么?!”那两名公安听见了这一句话,摸着自己的后腰上的警棍缓慢而警惕的朝着马二等人躲藏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吹响口哨通知周围的同事赶来。

知道自己这些人已经暴露了,老大也顾不上再躲藏,带着一伙人转身就往小路跑去。

两个公安见人跑了,也开始撒丫子跟着追,没一会儿就看不见影子了。

留下程清清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跑远的方向急的不行。

先前在公安局的时候,趁着史梁审问吴三的功夫,等的无聊的程清清找人要了纸笔,准备根据自己的记忆给今天见到的犯罪分子画几张素描像。

她前世学过素描,画的又快又好,不出一会儿就画好了几张惟妙惟肖的素描人像,引得没审问出结果挫败回来的史梁啧啧称奇。

“嫂子,你有没有考虑过考进我们公安系统?有你这手绝活,我们抓犯人可方便多了!”这个时候审问犯人是个水磨功夫,很多时候都是在和犯人熬,把犯人熬崩溃了,就什么都交代了。

像这种有同伙的,要是犯人咬死了不交代,或者拖延几天,等问出来同伙藏身地点的时候,人都跑了老远了,因此,公安人员办案十分费时费力且辛苦。

要是有程清清这样会画人像的人负责根据报案人的描述画出犯罪嫌疑人的长相的话,就轻松多了。

面对史梁殷切的眼神,程清清想了想道:“我还要上学,专门给你们画画肯定不行,但要是在a市的话,只要我有空都能来找我。”

能帮助公安同志们办案她还是很乐意的。

于是事情就敲定了下来,等史梁继续去审问吴三了,程清清就继续画画了。

这次就是她将新最后一张画好的人像素描复印件给在这个路口摸排的公安同志送过来,没想到却正好撞见那伙犯罪分子。

看着两个公安就这么追了上去,程清清担心他们出事,她记住几人消失的方向,她心急如焚的跑回公安局叫支援去了。

接下来的事,程清清就没继续参与了,她回到公安局旁边的招待所,和自家两个弟妹汇合,一起休息了一下。

至于韩明川,他本是出来替老师买东西的,在确定程清清等人没事之后便干脆的告辞离去了。

到半夜的时候,程清清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她披了一件衣服起来,沉声问了句:“谁啊?”

“嫂子!是我!我来就是跟你说一声,那伙人已经全部抓到了!”

史梁喜气洋洋的声音传来,让程清清松了一口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