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84章 马迹

我的书架

第84章 马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见顾嫂子的话, 程清清皱了皱眉,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嫂子, 蒋晴真的回来了?还找了个对象?”

她抬头看了看赵察,见他抿着唇没说话, 程清清便觉得心中一紧。

恐怕昨天在街上看到的那个人影不是她看错了, 真的是蒋晴

只是蒋晴现在不是应该还在劳改吗?怎么就出来了?

还有她那个对象,在劳改农场还能找到对象?

带着这些疑问,程清清认真的听着在场嫂子们的话。

“可不是咋滴?前几天回来的, 人变了好多啊,至于哪里变了, 我又说不上来…”

“还有她那个对象, 虽然看起来笑眯眯的,但我总觉得不像好人,我看到他看向我们训练场小战士的表情, ”说到这里, 那位嫂子打了个寒颤,重复道:“反正我觉得不像好人, 反而像和咱们营区有仇似的。”

“这可说不好, 劳改农场出来的不都是犯罪分子?”

“也不知道蒋晴咋想的!老蒋俩口子没意见?就由着她?”这是认识蒋晴父母的嫂子在抱怨,“不说别的,这门不当户不对的!蒋副营长和陈嫂子就没出来说两句?”

听着在场各位军嫂的话题逐渐从蒋晴歪到结婚找对象还是要找般配的再歪到怎么给自家未婚的男女青年找对象, 俨然发展成了一个相亲现场,程清清也没阻止,她维持着微笑时不时点头,等在场的嫂子们沉迷相亲没人注意她了,她才扯着赵察的袖子讲他拉到人群外。

当着赵察的面, 她露出了自己的忧虑,“我总觉得怪怪的,虽然还没见到蒋晴,但我这心里还是想起来她来就跳得厉害。”

想起蒋晴最后在卫生所和自己对峙的时候,那不管不顾的疯狂样子,程清清就觉得对方逼急了说不定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赵察也觉得事有蹊跷。

蒋晴的劳改时间已经是一年,但这也就半年时间,哪怕是蒋家运作,也不至于这么快…

不过作为一个无产阶级战士,他倒不至于因为这个就慌乱,但作为一个丈夫,这种时候也要给自己的妻子足够的安全感,于是温声安慰道:“你别担心,回头我找老蒋问问。”

被他镇定的态度传染,程清清也冷静了下来。

虽然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但从蒋晴蓄意毁掉她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两个人的矛盾就不可调和了,就算她那一次放过了蒋晴,蒋晴也不会放过她,只会越来越过分的对付她。

将蒋晴送进劳改场,程清清并不后悔。

现在蒋晴不知道为什么提前出来了,要是她还想过来招惹自己,首先自己在学校她的手伸不到这么长,其次,自己也不怕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程清清迎来了开学。

不舍地和赵察告别,程清清回到了熟悉的校园,没想到却在教室里看到一个本不该在这里的人。

“蒋晴?你怎么在这里?!”看着一脸沉静坐在教室角落里的蒋晴,程清清惊讶道。

不怪她想不通,蒋晴并没有参加上一次的高考,学历也只是高中,怎么会出现在a大的校园里?还堂而皇之的坐在他们教室?

看着光鲜亮丽、被同学们围着问好的程清清,想着自己为了再劳改场过的好一些、早些从劳改场出来付出的那些代价,蒋晴地心中就恨意翻涌,她死死抓住手里的书包带子,简直快要将带子扯断,这才勉强忍住心中的恨意。

“我怎么来的?自然是通过合法、合理的渠道来的。”蒋晴抬起脸,露出冰寒一片的眼睛,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解释道。

说完这一句,她就再次低下头翻着手里的笔记本,不再搭理程清清了。

因为蒋晴莫名起来的出现在教室的原因,整个早上程清清上课都心不在焉的,直到喜爱八卦的何晓丽在午休的时候摸过来告诉她自己打探到的消息。

“那个蒋晴啊,据说是向校方申请的旁听证,说是可以来各个班跟着上课,但并不算是我们学校的正式学生,”何晓丽说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又能理解校方的做法了,“咱们国家现在不是急需人才吗?学校也算是给爱学习的人一个机会吧,她高中学历,好好学习一段时间,说不定真能考上咱们学校呢!”

被她一说,程清清也接受了这个解释。

只是…

她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整个人散发出阴测测的气氛让同学们都不敢靠近的蒋晴,还是觉得对方进他们班不是巧合。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程清清在心里自言自语了一句,还想继续问何晓丽,就被李静楠拉去讨论问题去了,沉迷于学习知识,她很快就将心底里的那丝异样抛到了脑后。

她是暂时忽略了这件事,但不代表没有别的有心人将她和蒋晴的暗潮汹涌看在眼里。

“怎么称呼?”趁着下课人多的时候,沈星予悄悄的走到蒋晴身边,冲低着头的蒋晴问道。

看了眼前这个面容和善、笑容讨喜的姑娘一眼,蒋晴掩住眼里对美好事物的厌恶,嘴唇一启,硬邦邦的说了句:“蒋晴。”

吃了她不软不硬的一个钉子,沈星予也不生气,继续笑眯眯道,“我下乡的时候,在程清清的老家待过。”

说完这句话,她不出意外的看到蒋晴抬起了头,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满眼都是让她继续往下说的渴望,但沈星予偏偏住了嘴,留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身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但从她那个眼神里,蒋晴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她低下头,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一副沉默羞怯的样子,但没人看到的角落里,她的嘴唇却勾起一个冰凉的幅度。

看来,程清清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嘛,这样一来,自己的计划就简单多了…想着自己给程清清准备的大礼,蒋晴整个人都兴奋的战栗起来。

正在和两位好朋友讨论知识点的程清清打了个寒颤,有个和上次被那伙拐卖人口的犯罪分子盯上时一眼的背脊发麻的不详预感,她皱着眉头扫了一眼教室,见蒋晴一个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做什么,连一向和她不对付的沈星予也和别人有说有笑的,所有同学都看不出来异常,她找不到让自己不安的来源,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清清,你看什么呢!”正讨论到兴起,程清清突然一脸警惕的盯着教室里的同学们看,让一旁的李静楠跟何晓丽看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她怎么了,于是出言问道。

“没怎么,就是突然觉得不太舒服…”程清清当然不可能告诉对方自己在不安什么,毕竟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只能对她们露出一个笑,再次讨论起问题来。

只是接下来的时间,那种让人浑身发毛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她开始频频的走神,察觉到她状态确实不对,两位同学也没有继续缠着她,草草的结束了讨论,各回各位了。

放学之后,教室里所有人都走了,只有蒋晴还慢吞吞的收拾着书包。

“蒋晴,等下你走的时候记得锁门啊!”值日的同学临走的时候发现她还坐在位置上发呆,叮嘱了她一句,也走了。

看着明亮空旷的教室,蒋晴的眼神再次充满了怨恨。

自己原本也是有机会上大学的,要不是程清清害自己…自己一个城里姑娘,怎么可能沦落到去劳改场?想到在劳改场没日没夜的干活、还要被欺负,最后为了寻求庇护,不得不委身给那个人…想到李哥,蒋晴打了个寒颤,不想再回忆那段黑暗的日子。

索性…李哥承诺了自己,干完这一票,就会放过自己…

“蒋晴?”听见这个不算熟悉的女声,蒋晴却露出了一个惊喜中带着恶意的表情,“沈星予?”

总算等到了这个人,蒋晴心情颇佳,她放松地将后背靠在椅背上,看着沈星予在她对面坐下,也露出了同她一般的笑容。

同气相求,两个都恨不得程清清消失的女人,相遇了。

早早就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往家里走的程清清并不知道教室里发生的事,她顺路去接了程青苗姐弟,一路上问着他们关于开学的感受,姐弟三人叽叽喳喳的快乐的回了家。

至于遇见蒋晴的事,程清清想了想便没告诉两个小孩,只捡一些有趣的事向他们展示大学生活,惹得两个小孩子羡慕的哇哇叫,纷纷表示自己也要考a 大。

开学之后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一周就过去了。

“今天我要回一趟营区,顾嫂子先前让我给她们带点东西呢,”提着大包小包,程清清叮嘱着两个小孩,“你们就在家里自己待两天,要是你姐夫回来了,就告诉他我回营区了,让他来找我。”

想着两个孩子学习要紧,且回营区的路又远又颠簸,程清清便拒绝了两人一起去的要求,说完这话,程清清就带着收拾好得东西出了门,到了往常营区采购车会暂停等她的地方。

不过今天的车比平常晚了一会儿才到,程清清爬上车厢的时候还和他们开了一句玩笑,但今天是两个陌生的小战士出来,或许是不好意思,他们并没有回程清清的话。

程清清也不在意,坐进车厢之后熟练的拉下车篷布,乖乖的坐好。

只是随着车子启动,越开越远,程清清逐渐发觉了不对劲。

她跌跌撞撞的从车厢里走到驾驶座的位置,隔着玻璃冲前面喊:“同志,这路是不是走错了?我记得回营区的路不是这条啊!”

“走错?怎么会走错呢?”那两名一直低着头的“小战士”这才抬起头来,其中一位一把扯掉头上的军帽,并将之随手一扔,露出剃的干干净净的头皮,他冲程清清咧嘴一笑:“这可是,专门为你找的一条路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