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85章 焦灼

我的书架

第85章 焦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程清清陷入恐慌的时候开车出来采购的后勤小战士也在慌乱中。

“咋办啊班长?”刚入伍不久第一次出来做任务的小战士被晒黑的脸皱成一团, 看起来别提多喜感了,但这种时候,带他出来的班长却无心取笑, 他的眉头紧锁, 盯着刚刚自己停了军车、现在却空空如也的地方看了一会, 烦躁得想掏支烟出来。

“上报吧!这事咱们兜不住。”几秒之后, 班长一咬牙还是做出了决定。

对事情严重性还不太清楚的小战士“哦”了一声, 观察了下周围, 跑去了离的最近的电报局, 核定了身份之后借了电报局办公室的电话打回了驻地, 向领导说明了情况之后便走回班长旁边, 两人静静的等待着驻地重新派车来接。

“坏了!嫂子还在那边等着我们呢!”从懊恼中回过神来之后, 班长第一时间想起了还在约好的地方等他们的程清清,他拍了下脑门, 带着小战士就往那边跑。

然而, 到了地方两人却没看到程清清的身影, 问过周围的人之后,哪怕是不敏感如小战士,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他不安的看了眼自家班长,一边努力控制住不断打架的牙齿,一边挤出一个笑来, 也不知道是安慰班长还是安慰自己,他说了一句:“也许嫂子没等到我们的车,已经自己回去了呢?”

但他们心里清楚,程清清一向守时,没等到他们是不会就这么走了的。

想到那个最坏的可能,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从对方眼里看到的,是和自己同样的凝重神色。

------------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井然有序的气氛,穿着军绿色制服的中年老师接起电话,当听清楚电话那头说了什么的时候,一向冷静的他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尽快通知赵察同志的。”

“老吴,怎么了?” 旁边的同事见他脸色不对,以为发生了什么紧急事件,也跟着站起来问了句。

“正巧我还愁怎么通知赵同学呢,政委你跟我一块儿去吧,事态紧急,边走边说吧!”姓吴的年级主任看到他眼睛一亮,拉着人就走,“这事说起来就复杂了,赵察你知道吧?就是那个部队上考上来的新生,他爱人,不知道怎么的,现在找不到了,他们领导打电话给我,叫他回去呢”

他们找到人的时候,赵察所在的班级刚结束训练正在集合,两人也没废话,点了赵察出列,“赵察同学,你原部队给我们打电话,说你家里出了点事情,今天的训练课目就先暂停了,学校准你假,先回家处理一下吧。”

原本一脸正色的赵察听见两人的话,心中一紧,难得的忘了喊报告就直接插话:“我家里出了什么事?”

一边问,他一边思索着家里能有什么事值得部队给学校领导打电话,是了,清清今天是要回大院的,难道一想到可能是程清清出事,他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眼露紧张的盯着对方。

但老吴那张嘴张张合合,说出的还是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是你爱人但你别担心,只是说人现在找不到了,具体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你也别太紧张了”

话音未落,就被心急如焚的赵察,他也顾不得什么客套了,潦草的敬了个礼就直接转身,离开的步伐越来越快,最后直接跑了起来,飞快的消失在了两位校领导的视线尽头。

“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找到人”望着赵察跑远的背影,老吴欲言又止。

“不用太担心,一定可以的…”许是知道这安慰单薄,政委最后也说不下去了,只剩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虽然身处校园之中,但这一两年他们也会时不时的听见亲朋好友闲话谁家的媳妇出门就再也没回来的,其中不乏自己跑了的,但很大一部分都是遭了拍花子的,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没听说谁家还能把人找回来的

对于这些事,赵察也有一些耳闻,他倒不觉得程清清会抛弃自己,但想到程清清可能遭遇了拐卖他根本没办法细想下去,连假设她可能遇见的事都不敢,只觉得心若火烧,恨不得立马就到她身边。

因此他只能跑快点,再跑快点。

“营长!这边!”守在校门口的两个小战士看到他风一般奔出校门,连忙招手喊住他,但一对上他含着火星般的一双眼睛,两人又一下子哽住了,想到嫂子就是在等自己的时候不见得,小战士的眼圈都红了,“营…营长,对不住,我们没…没接到嫂子,嫂子…嫂子不见了!”

说到后面,小战士没忍住,甚至带出了哭腔。

看到两人都是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赵察深吸了一口气,肃着脸道:“别站着了,上车说吧。”

“你是说,你们遇见一个流氓在侮辱一个女青年,你们制服了那个流氓,把他押到公安局,结果那个女青年说他们在搞对象?公安就把那人放了?等你们回来的时候,发现采购的车不见了?”

两个战士你一言我一语的还原了今天的场景,其他地方赵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却本能的觉得在意导致两人丢车的这对男女青年。

“是啊营长,我们明明锁了车的,也不知道怎么…”说到这里,两个小战士也觉得不对了,“是啊,我们明明锁了车的,怎么车还会被开走?”

“班长,那个女青年…是不是往你身上扑了好几次?”小战士想起今天让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大声嚷嚷了出来,惹来正在开车的班长拍了他脑袋一巴掌,之后班长心虚的看了赵察一眼,正巧对上赵察锋利的眼神,他也不敢隐瞒,老老实实的承认了,“是…是有这么回事,但我那不是瞅她害怕吗?人一女同志,害怕成那样,我也不好推开她……”

班长挠了挠头,自己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说不下去了,他又觑了一眼赵察,见自家营长一脸严肃的沉思着,没敢出声,缩着脖子鹌鹑似的老老实实的继续开车了。

赵察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抓住了一个线索,这对导致两个战士离开自己车辆的男女青年恐怕并不单纯,但至于这个线索对于找到程清清有没有用,他心里也没有底,只能等到了公安局和办案的公安同志汇合之后才能知道后续。

无力地揉了揉眉心,赵察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去想程清清现在可能遭遇的处境,不去想如果找不到程清清会如何…

不,一定能找到的,他一定能找到她,然后带她回家想到这里,赵察的腰背重新停止,目光也重新坚定了起来。

好在路程不长,在不安的气氛里,赵察三人很快到了公安局。

“同志,你们回来了啊?”负责这起案件的公安同志一看到两个小战士就站了起来,眼光扫到走在前头的赵察,他便觉得背脊有些发凉,忍不住站的笔直,声音也提高了一个度,“我们的案件摸排工作还在进行中,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

因为这起案件涉及到军方,不仅失踪的当事人是军属,还丢了一辆军车,从接到两个小战士的报案开始,公安局就高度重视,派出了几乎所有公安人员,在短时间内进行了大量的摸排工作,初步确定了程清清上了那辆军车,这也是部队打电话给军校通知赵察的原因,至于这辆被偷走的军车之后地踪迹则还在调查中,短时间内还没有新的消息传来。

但这明明是正常的办案进度,但因为猜到了赵察的身份,留守在局里的这名叫做罗辉的公安同志有些难为情,好像同事们没用心办案似的,怕赵察误会,他难得的多解释了几句:“局里的同志们都出去走访去了,但这次的犯人很狡猾,对市里的各条道路都很熟悉,有不断的换道迷惑我们,加上报案的时候车已经开走有一会儿了,所以…”

虽然急于找到程清清,但赵察也理解这些办案的难处,因此没想对罗辉怎么样,他简短的介绍了下自己,之后便和两名战士一起向罗辉说起自己的猜测。

“你们是觉得…今天上午一起过来报案又撤案的那对男女青年有问题?”听完他们的话,罗辉的深色也严肃了起来,“这么说起来,那两人确实很奇怪啊…明明路上有那么多机会说明他俩是在搞对象,为什么一定要到公安局调解半天之后才说呢?”

一边说着,罗辉一边招呼三人一起去了暂时存放卷宗的房间,找出记录着今天办案信息的本子,翻到相关的那一页指给三人看,“好在我们局是登记了所有案件相关人员身份信息的,喏,都在这里了。”

知道这是重要的线索,赵察郑重的接过记录册,定睛一看,只见上面写了一行娟秀的小字:

“报案人:沈星予,女…”

作者有话要说:  就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回来更新了(轻轻跪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