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七零炮灰前妻 > 第88章 技穷

我的书架

第88章 技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人想要扯谎的时候, 最难的往往是开头,一旦话说出口, 后面的谎话就会顺理成章的说出来。

见自己关于“脏病”的话说出来之后,现场的氛围一度安静到诡异,程清清咽了口唾沫,继续面不改色说着让人瞠目结舌的话。

“真的,你们别不信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程清清努力让自己的双眼带上真诚,至于到没到位,她实在紧张的没心情顾及,好在那三个人也实在震惊的顾不上注意她表情的不对劲。

“赵察这个人别看着表面上是个正派人,实际上私下就爱和人搞破鞋!”为了让戏演得更逼真,程清清努力挤出了几滴眼泪, “我和他结婚的这些年, 实在是受够了他的花心, 如果只是爱乱搞也就算了,他…他还…”

说到这里,她好像悲不自胜般低下了头轻轻抽泣了起来, 偏偏又害怕李哥继续打她, 抽泣两声就会抬起头来觑一眼李哥的神色。

那李哥乍然听到仇人的这种隐秘丑闻, 整个人高兴的不行, 想要折辱程清清的想法也淡了些, 但又疑心程清清为了自保编瞎话骗她,整个人将信将疑的看着程清清,要她仔细说说,“你刚刚说的, 他把脏病传给你,是什么意思?”

听见他追问细节,程清清哭的更大声了,直到李哥受不了吼了她一句“别嚎丧了!赶紧说!”她才停下来,一脸破罐破摔的表情恨声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染上的,等我发现的时候我自己都染上了!我去医院问,人家说…人家说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说完,她再次嚎啕大哭起来,好像这真的是她最隐秘的伤疤似的!

李哥看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已经信了八分,他虽然是一个亡命徒,但也不想沾上脏病,于是不动声色的往后挪了一步,好离程清清这个身上带着“脏病”的女人远一点。

见他打了退堂鼓,蒋晴心中发急,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她是不相信赵察是那种喜欢搞破鞋的人,但一时也找不到程清清话里的漏洞。

发现自己编的这离谱的瞎话竟然成功的唬住了三人,程清清心中绷紧的弦一松,脸上便不由得带出一点轻松的神色来,虽然她很快敛住,但也被一直盯着她的蒋晴看见了。

“她撒谎!”好不容易看到她露出破绽,蒋晴大喜,生怕李哥看不见搬,拉着他让他看程清清那一闪而逝的笑。

但等李哥转头去看的时候,程清清已经恢复了心如死灰的表情,蒋晴被李哥狐疑的眼神盯得心慌,被逼急了的情况下居然灵机一闪,“你说赵察传给你脏病,口说无凭,你倒是说说是什么病,又有什么证据!”

“你在发什么疯?”李哥现在已经对程清清毫无兴致,只想离她远远的,见蒋晴还要崴缠,不耐烦的甩掉了她的手,“哪有人哪这种事开玩笑的?”

也不怪他天真,他虽然做惯了犯罪的勾当,手底下也不是没有做拐卖人口的,但就算是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姐儿,说起这种私密事也是扭扭捏捏的,哪有程清清这样大声嚷嚷的?

故而他根本没想过这是程清清为了自保说的瞎话。

也因为他终极的目标是报复赵察,现在手里捏着他这样大的一个“把柄”,他心情大好,自然无所谓对不对程清清出手。

但蒋晴却和他不同。

她自觉自己受了那么多罪,是一定要让程清清付出代价的,可以说,她之所以坚持掺和进这样一桩案件里,最大的目标便是折辱程清清。

自然不会被轻易的糊弄过去,抓住一点点机会都要将程清清拉下泥潭。

因此,眼看着谋划的事功亏一篑,她一边在心里大骂李哥是“孬种”,一边也快速的动着脑筋,想要说服对方。

“李哥你不知道这个女人,惯会信口雌黄,她现在说的这些,一定是为了不让李哥你碰她编的瞎话!李哥!她看不起你!”想了半天,终于给蒋晴想出来一个这李哥的死穴,保管他一戳就炸。

果然,李哥一听她说程清清看不起自己,面色立马阴沉了下来,死死的盯着程清清,一副随时都会扑上来打她的样子。

被他盯着,程清清也有点害怕,她刚刚是被逼到没办法,这才想出来给自己和赵察泼脏水的损招,没想到真的吓住了这个李哥,这才坚持到现在。

话赶话到了这个地步,她别无他法,只能硬着头皮将这个谎圆下去。

不过扯这样一个谎,她也不是全无依仗,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蒋晴好端端的说什么自己看不起李哥,但也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话,不能让李哥信了对方,不然自己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

“李哥!天地良心!我怎么会看不起你?我所说的句句属实啊!”程清清努力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重新坐好,拿出十三分的眼里声泪俱下道:“我被赵察那王八蛋传染的是一个新病,叫做什么艾滋的,这病一旦染上就是一辈子,除非死,绝好不了。”

一边说一边抬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三人的脸色,见那两个男人都是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艾滋是什么病,但蒋晴却是脸色一边,这次管她极快的后退一步,想要远离程清清了。

她这点小动作投进程清清眼中,看得程清清心里狂喜,脸上适时露出抓住救命稻草的狂热来,在地上努力扭动着身躯,示意李哥两人去看蒋晴,“李哥,我没骗你,这艾滋病蒋晴也是知道的!不信你问她!”

李哥两人应声向蒋晴看去,果然看到她露出不自在的神情,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程清清趁热打铁,再次抛出重磅炸///弹,“既然都被你们知道了,那我也不留什么脸了,我今天带的包包里就要一份治疗艾滋病的药,这药十分精贵,只有国外才有,还是我千辛万苦托人从国外买来的,你们打开我的包,一看就知道我说没说谎。”

说完这段话,她哀伤的低下头,做出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来,实际上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几人的动作,见他们从放在一旁的一个包里掏了半天,掏出一盒全是英文的药来,正围着这药研究,她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知道自己暂时是安全了。

实际上她也没有说谎,这份药确实是从国外进口的还在研发中的治疗艾滋病特效药,但却不是给她或者赵察用的,而且一份作业。

自从进入a大医学院,程清清表现一直就十分优异,博得了各科老师的喜爱,从这学期开始。有一位教授就点了她的名,让她跟着他的课题组做一些研究。

最新的一个课题,便是在全世界刚有泛滥趋势的艾滋病。

这个周末,她想着不能落下作业,便将这盒来之不易的进口药物带在了身边,准备随时抽空研究下,没想到,就是这么一盒小小的药物,居然救了她的命。

死死的盯着眼前这盒写满外文的药,蒋晴明白程清清逃过了一劫,自己谋划的事情失去了实现的机会,她的心中满是愤恨,将手里的药盒往地上一摔,瞪着程清清的目光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但偏偏她拿这个女人没什么办法了。

李哥虽然是个脑袋别裤腰上的亡命徒,却也惜命的很,不会再去碰程清清这个有脏病的女人。

想到这里,蒋晴恨的牙痒痒,走过去给程清清一脚,又扇了她两耳光,才觉得心中的恨意稍有缓解,她扯住程清清的头发,阴恻恻的对她笑道:“别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又挨了她一顿毒打,程清清疼得差点背过气去。

她平素哪里经受过这些?养了一身娇皮肉,结果今天被这几个人三班倒似的打,说不委屈是假的,可她知道现在不是娇气的时候,自己还不能倒下,于是只能紧紧咬着后槽牙忍耐。

但还是管不住生理性的眼泪,两行泪水又流下下来。

“李哥你看,她哭的可真好看,就这么放过她,多可惜啊!”蒋晴站了起来,笑嘻嘻的对着李哥支招,“虽然咱们是无福消受了,但还可以把她卖到国外去让她尝尝外国人的滋味不是?她身上是有脏病,但咱送出去祸害外国人,还能算是为国效力呢!”

听了她的建议,李哥果然意动,“你说的对,正巧过段时间要去边境接一批货,不如把她当添头送出去,什么病不病的,咱大老粗可不懂,最好让她给那群孙子祸祸得全得病才好呢!”

见两人开始商量起怎么处置自己,那场景好似村里过年的时候当着猪的面商量怎么吃肉般,让程清清心下一阵悲凉,但她能从这两手手下周旋到现在已经尽了她所以的力气了,对于他们说的要将自己卖到国外,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想到这里,程清清心里从醒过来开始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松了下来,她只感觉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昏沉,眼皮也越来越沉重,意识逐渐的昏蒙下去。

在最后的意识消失之前,她听见有个慌里慌张的男声传来。

“老大!不好了”

她想要听清楚究竟是什么事让这人这么大惊失色,但意志还是抵不过浑身的疼痛和疲惫,最终还是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清清一顿骚操作猛如虎,还是扛不住物理伤害,只能等着还在路上的察察子来解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