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程清清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

听见她起来的动静,在一旁点着蜡烛写东西的赵察转过身来,见她一脸懊恼,不知道她那小脑瓜又在想什么,但他生性内敛,便没说什么,沉默着冲了一杯麦乳精递给她。

程清清抬手想接,就看见手的主人顿了顿,顺势就坐在了床旁,想要亲手给她喂水。

“不不用,我自己来我自己来。”程清清脸色爆红,慌乱地一把夺过杯子仰头干了,喝完连头也不敢抬,又将杯子塞到他手里,自己刷的躺下扯过被子捂住脸。

动作一气呵成,只留下一个黑色的发旋在被子外,但程清清的内心已经激烈的尖叫起来了。

真是太丢人了!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

想到刚刚昏暗的烛光下,赵察那帅到过分的脸,程清清就觉得心扑通扑通的跳,嘴里后知后觉的才品出一丝麦乳精的味道来。

甜的。

程清清咂咂嘴,暂时冷静了下来,就听见赵察的脚步声去而复返,再次坐在了床边。

“大丫,你委屈了,”赵察摆出一副长谈的架势,沉稳的声音隔着棉被传入程清清的耳中:“我长期在外,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我娘脾气也不好,这两年你一定受了很多委屈,是我对不住你。”

“这次随军也是一个机会,你跟着去那边,我会好好对你的。”

赵察说完半晌,也没见程清清回应,他凝神一听,棉被里传来细细的啜泣声,不由得有些着急,但又怕吓到她,于是轻掀被子,感受手下的阻力,疑惑道:“大丫?”

最终程清清还是没抵过他温柔坚定的力道,放开了拽着被子的手,露出一张满是泪水的脸来。

一灯如豆,摇曳的暖光斜斜照来,打在她含满泪水的眼睛里,直如星河坠入人间,也让和她眼神对上的赵察失了神。

“干嘛?!”程清清胡乱地抹了两把脸,粗着声音恶声恶气道。

她觉得自己今天的脸都要丢尽了!

当听见他说“你委屈了”的时候,不知怎的,她莫名其妙的心中一酸,两行泪水就这么无声的流了下来,程清清不敢出声唯恐被他发现,没想到他还是注意到了不对劲。

原身的执念真是害人啊!

这一刻,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的程清清将一切都推在了原主的身上。

被赵察的美色所惑是因为原身,听见他安慰自己哭出来也是因为原身,连心中那一丝异样都是因为原身。

都怪她!

把锅甩出去的程清清一身轻松,感觉又重新找回了主导权,见赵察半张脸隐在阴影里也不说话,她再次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想睡觉!不要和你谈这些有的没的!”

看见她眼里的星河变成熊熊燃烧的艳火,赵察蜷了蜷手指,最后还是忍住了,“嗯,你睡吧。”

说完去吹灭了蜡烛,又轻手轻脚的给自己收拾好,就躺下了。

躺在程清清旁边!

程清清僵着身体一动不敢动,脑子里那只尖叫鸡倒是扑腾的很欢:“想和察哥圆房!圆房!圆房!圆房!”

“烦死了!闭嘴!”程清清被这声音扰的心烦气躁,忍不住在脑子里骂道:“能不能不要满脑子都是黄色想法?你就这么馋他身子啊!”

“馋!”

这个声音,居然不是原身的执念发出的,而是程清清自己心里冒出来的念头,被这个想法惊的呼吸暂停,程清清沉默了很久。

“要不,大丫你看这样行不行?”最后,程清清软下语气和原身的执念打起了商量:“我呢,努力试着和赵察相处,暂时也不想离婚这个事了,你呢就安静一点,别老是折腾我,行不?”

馋身子就馋身子吧,谁叫作为男主的赵察实在是太诱人了呢?作为看书时真心喜欢过赵察的人,会馋他实在是太正常了,就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会不会引起剧情的变动?

还有有着锦鲤人设的女主,自己对男主起了心思,无疑就是和女主对着干,这不就是恶毒女配吗?自己的下场还能好吗?

一时冲动做下决定,想到这些接踵而来的麻烦,程清清只觉得脑袋疼,甚至想和消停下来的原身执念说她后悔了,只是犹豫了半饷,还是没说出口。

怀着对未来的忧虑,程清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在她呼吸平稳下来后,原本闭着眼睛的赵察睁开了眼睛,盯着她的睡颜瞧了一会儿,又给她掖了掖被角,才再次闭上眼睛真正睡过去。

第二天程清清醒来的时候,赵察已经晨练回来了,正穿着一件军绿色背心站在屋子中央擦汗。

一转头,就撞进程清清亮的出奇的双眼里,他破天荒的觉得有点尴尬,手顿了顿,不着痕迹的结束了动作,穿上了外套,“醒了?饭在桌子上,起来吃饭。”

程清清正欣赏他身上匀称有力、线条流畅的肌肉肌肉呢,没想到才看了一会儿他就穿上了衣服,不由得意犹未尽,一双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冲赵察道:“我头好晕呐~要扶~”

这一次是实打实的撒娇,把赵察看的一愣一愣的,“好好说话。”

嘴里这么说着,手上动作却半点不慢,小心的将人从被子里扶了起来,又背过身去,等她穿好衣服。

程清清心里美滋滋的,看着赵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是这具身体的老公!扯了证的那种!还完全长在她的审美点上?为什么要让给女主?她不要!

不然她大老远穿越过来干嘛?就为了成全男女主?

程清清自问不是圣人,做不到把喜欢的东西拱手让人。

既然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内心,程清清也不扭捏,大大方方的表达自己对赵察的欣赏,倒让一向冷静的赵察不自在起来。

“好了。”想明白了的程清清神清气爽的跟在赵察身后出了门。

赵家是村里的外来户,没什么亲戚,但赵察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出嫁了的姐姐,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长得最好,也最有出息,是家里最受宠的孩子。

但这种偏宠对程清清或者说先前的程大丫而言,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有一双对自己百般挑剔的公婆不说,上头还有一双妯娌,她年龄最小,又是自己非要嫁给赵察的,家里人看不起她,这两年来没少受气。

果然,她一出现在院子里,正在准备猪食的大嫂就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起来了呀?弟妹真是好福气,这活都要干完了才醒。”

先前这些诸如喂猪喂鸡煮饭扫地洗衣的活都是程大丫在干,她这乍一病,活就分到了两个嫂子身上,轻松日子过久了的两人一时间很不习惯,再加上赵察回来了,眼瞅着对程大丫就很上心,还说要带她随军!

那是要去城里过好日子了啊!

对此,她们是又嫉又恨,偏又拿她没办法,只能说几句酸话了。

程清清闻言倒是一点也不气,撩了一下头发,笑道:“是啊大嫂,察哥疼我,这才不忍心我累着。再说家里活确实挺少的,先前我一个人干也很快就做完了,大嫂和大嫂比我能干多了,这做起来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看她那副做作的样子,赵大嫂怄的早饭都要吐出来了,偏她还给自己戴高帽,她总不能说自己干活累的要死吧?只能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摔摔打打的回灶房看火去了。

怼完赵大嫂,程清清只觉得通体舒泰,先前原主没少被这两个嫂子挤兑,但她性子急又没文化,一被激就只知道撒泼打滚上吊那几招,久而久之,家里人自然不把她当回事。

但她程清清再怎么说也是现代大学生,精通各类茶言茶语,还能对付不了七十年代的一个乡下农妇?

正得意呢,程清清就发现赵察一双寒渊般的眼睛看着自己,但她又不怕他,吐了吐舌头就快步绕过他跑进堂屋了。

桌上赵察仿佛先前那出插曲不存在般和她商量回娘家的事,“你嫁给我两年,先前是没机会陪你回过门,今天有时间,一起去看看吧。”

程清清欣然应允。

哪怕不为了原身,她也想抽时间回家看看。

原书里,程大丫一家完全就是极品反派的代名词,一个作死自己的炮灰前妻,一个好吃懒做吸血前女婿的老丈人,还有一个认为女主抢走了自己姐夫的小姨子和一个打架斗殴一事无成的小舅子。

作为接收了原主身体的人,不管怎样,程清清都要去试着改变这一家子的命运,毕竟是自己的家人,他们极品,难道自己就好过吗?

吃完饭,两人赵察带回来的礼物穿过村子回了娘家。

还没到,路边就响起一道惊喜的声音:“姐你回来啦!”转眼才看到赵察,那名少女眼睛一亮,“姐,这是姐夫吗?姐夫长的真精神!”

正是程清清这具身体的妹妹,原书里处处针对女主最后下场凄惨的女配,程二丫,后来改名程青苗的那位。

但现在她还完全是一幅少女的蓬勃姿态,和程清清肖似的脸上一双杏核眼亮晶晶的看过来,完全看不出书上写的恶毒嘴脸,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姐,姐夫啥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听你说?哦对了姐,不是说你昨天落水了吗,好点没有啊?你要是不舒服,就不用回来,家里有我呢!”

提起昨天的事,她一脸紧张,“你婆婆没有骂你吧姐?你别和她闹,好好和姐夫过日子吧。”说着,仿佛想起姐姐身边站在的正是那个恶婆婆的儿子,抬头冲赵察讨好一笑,眉眼弯弯的样子,让人即使有气也消了。

程清清被她絮叨的样子说的好笑,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晓得了。你一个姑娘家,干什么一副小老太婆的啰嗦样子?”

程二丫比程清清小三岁,今年刚刚十五,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自程大丫出嫁后,程家都是她在打理,也有模有样的,她早觉得自己不是小孩子了。

程二丫捂着脑袋,冲她皱了皱鼻头,嗔道:“你就会教训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先回家喊爹!他还懒在床上呢!”说着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我妹妹年龄小,不是故意的,你没生气吧?”见妹妹跑远了,程清清转头问从见面开始就一言不发的赵察,紧张道。

先前是无所谓他对自己的看法,所以毫不在意自己的表现,但现在她开始担心对方误会自己了,“我没跟她说过娘的坏话,你别多想。”

赵察看她仰头看过来,比程二丫更精致的眉眼上带着担忧的神情,像只来讨食的小猫崽,他觉得手痒,但双手都提着东西,只能冲她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程清清知道他要么不说,要么说的都是真话,闻言便松了口气。

“大丫姐?赵三哥?你们这是去哪里啊?”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程清清回头,就看见一道窈窕的身影从路边走来。

居然是原书女主沈星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