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进营区,就感觉到一股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隔得老远,都能听见从训练场传来的动静,热火朝天的,引得程清清多看了好几眼。

家属大院则在靠里的位置,登记的时候,程清清抢先拿过笔,拒绝了赵察替她写名字的要求,“我自己来,我还能帮你写呢!”

摆脱文盲人设第一步,写字!

她一手钢笔字写的娟秀整齐,倒是让赵察出乎意料,也让负责登记的小兵瞪大了眼,他们走出去老远了,小兵还在嘀咕:“不是说赵营长的老婆是个乡下母夜叉?咋看着像个文化人呢?”

已经上楼的程清清自然没法回答他,就算听见了,也只会一笑置之。

李伟去还车了,张明帮着把行李搬上了楼,“嫂子,咱们这里简陋,你不要嫌弃。”

“已经很好了。”他们得暂时在赵察的单身宿舍里住一段时间,才能搬去新申请的房子。

等把东西都放好,赵察得先回去销假,看着坐在自己单人床上的程清清,他有点担忧,怕她一个人无聊,“大丫,我很快回来,你先自己玩儿。”

“嗯嗯,你去吧。”程清清乖巧的冲他摆摆手,目送着两人出了门。

从窗户里看着他的背影走远,程清清开始打量起暂住的这个地方。

小小的单间一眼就能望到头,墙是典型的军队风格,上白下绿,靠着门的墙边放了一个不大的军绿色衣柜,斜对着门的木制玻璃窗是唯一的自然采光,但他这间屋子朝南,倒并不阴暗,窗下还有一个军绿色的书桌、一张绿漆斑驳的椅子,再加上一张小小的木制单人床,就是全部的家具了。

满意的点点头,程清清哼着歌开始归置起行李,看着赵察空荡荡的衣柜被自己带来的各色衣裙填满,绿色的军装旁多了几件花里胡哨的衣服竟也显得十分和谐,程清清便有一种迷之满足感。

“弟妹?在忙呢?”就在这时,一道女声从门外传来,程清清停下收拾将门打开,见是两个中年妇女。

一个微胖带着笑,但眼神充满打量,让程清清觉得略有不适。

一个中等身材,两道深深的法令纹让她看起来有点严肃,嗓门很大,操一口东北方言,但眼神和善,程清清忍不住觉得她亲近,想多和她说话。

经过介绍,程清清知道了两人的身份,微胖的是赵察的蒋副营长家的媳妇,姓陈,东北口音的那位则是魏团长的媳妇,姓顾,两人随军已经有段时间了,知道程清清今天到了,便来看看她有没有地方需要帮忙的。

程清清乖巧叫人,将两人请进屋,又从床底下找出一个小马扎,自己坐了,将椅子让给了两位嫂子,看她懂事,顾嫂子的眼神越发和善,而陈嫂子脸上的探究神色则更明显了。

“谢谢两位嫂子,我刚来,很多地方不懂,到时候恐怕都得麻烦嫂子们。”虽然赵察级别不算低,又是魏团长手下的得力干将,但程清清想着自己毕竟年龄小,因此说话姿态放的很低。

“嗨呀弟妹这么客气干啥?”顾嫂子大气的摆摆手,“咱军队里,不兴这么客套来客套去的!”

“嫂子性子直,有啥说啥,不像弟妹你看着就是个文化人,你别嫌我粗人一个就是了!”顾嫂子先前也听自家老魏说过程清清,一提起她就叹气,顾嫂子还想着等人来了再观察下呢,没想到见面不多会儿就被程清清俘获了。

都不知道是哪些长舌的,居然说赵营长的媳妇配不上他?现在见了本人,简直般配的不得了嘛!

顾嫂子越看她越满意,心里盘算起等老魏回家好好说道说道他了。

“弟妹,第一次进城会不会不习惯啊?”陈嫂子笑眯眯的开口了,“要我说,城里啥都好,就是不识字就不行,找不到路啊!”

“我还行呢嫂子,”程清清听她说话莫名的有点不舒服,“在乡下的时候上过扫盲班,常用字都认识。还有,嫂子可以叫我清清。”

“这样啊~那他们之前咋说你是文盲呢?”说完这句,她仿佛才觉出不妥,捂了捂自己的嘴,“哎哟你看嫂子这嘴,清清你不会怪我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程清清已经确定这位陈嫂子对自己怀有某种恶意了,也不说破,不软不硬的回了一句:“谣言止于智者,相处久了,各位嫂子自然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顾嫂子虽然一副粗枝大叶的样子,实则心细如发,整个营区几十户来自天南海北的军属,全靠她从中协调才能维持表面和谐。

一开始她没发现陈嫂子对程清清有什么不对,但现在也回过味儿来,于是果断的拉住对方站了起来,“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清清,你坐车累了,好好休息,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来楼上找我就行。”

“好的呢嫂子,以后麻烦嫂子的地方还多着呢,到时候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送走两人,程清清继续收拾起东西来,一边想着陈嫂子为什么对自己态度怪怪的,但她初来乍到,实在不懂这些人之间有什么纠葛,原书里赵察更是直接转业了,剧情压根没涉及到这一块,程清清想不明白,打算等赵察回来问问他。

好在东西不多,很快就都弄好了,程清清估摸着时间还早,于是锁好门睡觉去了。

赵察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变样的屋子。

虽然家具还是那些家具,但多了程清清的东西就莫名的变得温馨起来,让赵察险些不敢认。

先前他一个人住,也就是每次训练回来洗洗睡的功夫,环境究竟怎样,他从来不在意,但此刻,看着有些变化的屋子,以及屋子里躺在床上睡得正熟的程清清,他突然觉得,这屋子确实是太简陋了。

想着今天回来老首长和自己说的那些话,赵察坐在小马扎上望着程清清从他的被子里露出的小脸出了神。

越看老首长的脸在他的脑海里就越模糊,而程清清的形象却越发清晰起来。

她笑吟吟的样子、她皱眉的样子、她难受的样子、她忍耐的样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他不熟悉的妻子在他心里占的比重越来越重,他却没有发现

“察哥~你回来啦?”程清清揉了揉眼睛,冲赵察一个软乎乎的笑,却发现他浑身一紧,眼中露出自己看不懂的神色来,不由的偏头疑惑:“察哥?”

“饭我带回来了,你起来吃吧。”仿佛一个秘密突然被人窥破,赵察有一瞬间的慌张,但他很快收敛起心神,语气稳定道。

程清清探头一看,果然看到桌子上放了两个热气腾腾的铝制饭盒,她笑弯了眼,“察哥吃了吗?新家第一餐,我们要一起吃才行呀!”

看她兴致勃勃的样子,赵察一愣,生平第一次说了谎,“没。”

于是两人凑在一起,分了一份饭菜,所幸程清清坐车累了没什么胃口,不然恐怕就要不够分了。

“察哥,你们营里关系怎么样啊?”吃完饭,赵察主动去洗碗,程清清跟在他后面往洗手台走,旁敲侧击的问道。

万一是赵察和人蒋副营长有矛盾呢?那陈嫂子就不是因为不喜欢才针对自己的了

“怎么了?”赵察专心的洗着饭盒,不防她问了这么一句,诧异的回头,看她对着手指一副忐忑的样子,不由得奇怪:“我们营里都是兄弟,没什么问题。”

“哦~~~”程清清拖长声音道,想了想还是没告诉他今天的事,万一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好了,“今天你走了没多久,就有两位嫂子来看我,我觉得她们人都蛮好的。”

赵察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其实是他担心程清清一个人无聊,走了之后又折回去专门找了顾嫂子请她帮忙照顾一下程清清的,但他不打算告诉程清清,只是道:“以后相处久了你就会喜欢这里的。”

“我现在就很喜欢这里啊,”程清清嘴巴比脑子快,脱口而出:“因为察哥在这里。”

这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了,但空气中多了一股莫名的甜腻气氛,让人脸红心跳、不知所措。

回去的路上,程清清一度同手同脚,好在赵察心里也是暗潮涌动,没发现她的不对,但一进屋就她的紧张就再也藏不住了,看赵察一张冷峻的脸看过来,程清清恼羞成怒,冲他吼道:“看什么看啊!我喜欢自己老公,不行啊!”

吼完自己也觉得丢脸,气呼呼的跑去窗边,留给赵察一个圆溜溜的后脑勺。

无声的笑了一声,虽然被她吼了,但赵察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欢喜,只觉得她怎么看都可爱,于是把饭盒放下,走到她身旁,犹豫半饷还是将人拥住,“大丫,别生气了,你想怎样都可以。”

程清清脸上已经红透了,但还是嘴硬了一句:“不要叫我大丫,要叫我清清!”

“好的,清清。”赵察从善如流,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改的名,但只要她高兴,他便觉得怎么都好。

两人在窗前静静的相拥着,半饷都没说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