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桃花劫 > 第9章 第9章

我的书架

第9章 第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筠几乎是下意识地朝虞葭这边看过来,然而两人视线刚对上,就各自迅速别开。

这神态,这模样,想不令人多想都难啊。

锦袍男子看了看傅筠,又看了看虞葭这边,忽地笑出声。

那笑声虽几不可闻,但虞葭还是听见了,而且格外清晰刺耳,令她不禁想起昨夜的情况。

彼时自己身上只穿了寝袍,被那人禁锢在胸膛前动弹不得,当时乌漆嘛黑又紧张又害怕也没忘那方面去想,但这会儿回想起来却是羞臊得很。

羞臊中还夹杂着那么点愤怒。

想起他白日狎妓的恶劣品性,被这么个人捂了嘴又困在狭小的床榻上,怎么想都怎么觉得难受得慌。

为此,虞葭不动神色地剜了傅筠一眼。

傅筠:“”

箫泽玉好奇地凑过去问他:“你确定昨晚没对人家姑娘做什么?”

傅筠忍着耳朵灼烫,冷冷地瞥他:“你觉得能做什么。”

箫泽玉心想,没做什么,那你耳朵还那么红?

恰巧此时虞母从柜台走过来,也看见了傅筠,诧异地问:“傅公子怎么也在此?”

傅筠对虞母行了一礼:“晚辈有事来南安县一趟。”

“那真是巧了,竟在这遇上了傅公子。”虞母看见他身后小厮从客栈搬东西出去,问道:“傅公子也今日离开?”

“是。”傅筠点头。

“回雁县吗?”

虞母本身对傅筠印象就好,这会儿在他乡遇友邻就格外热情了些:“若是傅公子不急,倒是可以缓一日,明日有镖局回雁县,届时”

“娘。”虞葭走过去低声道:“兴许人家还有事呢。”

傅筠回道:“多谢夫人好意,晚辈确实还有些事要处理,暂不回雁县。”

“哦。”虞母顺口嘱咐:“出门在外,那傅公子多小心。”

“娘,我们不是还要去办事吗?”她拉着母亲出门:“时辰不早了。”

“好好好,这就走。”

等母女俩离开后,箫泽玉忍俊不禁:“子亭兄,多年未见,你果真还是这般受长辈们欢迎。”

他话中调侃之意明显,傅筠走到哪都是夫人们最满意的女婿人选。以前在上京是如此,如今来了男方小县城也依旧如此。

傅筠没理好友,径直走出客栈。

箫泽玉道:“我收到景琛来信说你此次南下是躲婚事来的?”

“他竟像个妇人似的与你说这些?”

“倒也不是,只是在说雁县案子时顺口提了一嘴。对了”箫泽玉道:“昨夜查到了什么?”

“没查。”

“没查你弄这么大动静?”

“探探虚实罢了,安南县这边藏污纳垢,我还是小看了王家。”傅筠道:“短时间内恐怕不会回雁县去。”

“那正好,”箫泽玉道:“我爹爹叨念你叨念许久了,这次你来了,他看我也能顺眼些。”

提到此事,傅筠莞尔:“恩师他可还好?”

“好不好,你去看了不就知道?反正对你说话温声细语,对我就横眉冷眼。”箫泽玉纳闷:“你说我俩谁才是他亲儿子?”

傅筠翻身上马,勾着唇角回了句:“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

“?”

傅筠幽幽道:“不受长辈待见。”

啧啧——

真是记仇。

箫泽玉衣摆一掀,也翻身上马。

南安县靠近州府,在州府和县城中间的地段有处景致极好的临永山庄。原先这里是座村庄,但因后来出了个名家大儒,还当上了太子太傅,这村子顿时名噪一时。

萧太傅在母亲晚年时,将祖宅扩建,不仅将路修了一遍,周围的山岚河道也都做了调整。再从山上引温泉而下,还栽种了许多花果树,风景宜人,使得这地方学子游人颇盛。

后来,官府在此地建了个书院,引得许多有钱人家都搬来这边居住。如此这般,原先小小的村庄,变得越发繁荣,比州府都不差。

虞葭和母亲走的是官道,道路平坦宽旷,四周山雾缭绕,隐约还可见繁花粉绿点缀,景致极好。

虞葭瞧了会儿,就将帘子放下,见母亲心事重重,她问道:“母亲在担忧什么?”

虞母道:“箫家门楣这般高,万一箫老夫人不认这镯子,可如何是好?”

虞葭道:“这不是还没见到箫老夫人吗?兴许她会见咱们的。”

“你如何确定?”

“箫家是书香门第,读书人都将个礼字。”虞葭继续说:“且祖母让我们来试一试,想必她心里也是有把握的。”

虞母点头:“但愿如此。”

此时,马车忽地晃了下,就听见后头有马蹄声由远而近,接着很快掠过。

“怎么了?”虞母问。

“夫人,没事。”车夫道:“后面的人骑马太快,咱们的马惊到了。”

虞葭掀帘子去瞧,那些人已经走远,但依稀还能看见骑在白马上的男子,一身玄色锦袍,玉冠莹莹闪光。

虞葭微微蹙眉,怎么又是他?

“快放下来,”虞母说道:“省得灰尘进来了。”

“嗯。”

母女俩午时才到地方,下马车时,虞葭抬头望了眼。箫家三扇漆红大门,门簪雕花精美,门楣匾额两个烫金大字——箫府。门口两尊石狮子比人还高大,气派又威严。

“娘,我们到了。”虞葭扶母亲下马车。

虞母整理了下衣裙,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娘上前去问问。”

门环是纯铜制的,实沉得很,虞母握住用力叩了叩,过了许久才有人来开门。

“你们找谁?”开门的小厮打量了眼母女俩,狐疑地问。

“我们是从雁县来的,”虞母道:“特地过来拜访箫老夫人。”

小厮礼貌地笑了下,口中却是说道:“我家老夫人没空。”

正要关门时,虞母拦住了:“还请通报一声,我们是老夫人远房亲戚,姓虞。”

那更是没空了,小厮心想,每天打着远房亲戚的名号来攀关系的数不胜数,这母女俩一看就是小门小户来求办事的。

“实在抱歉,我家老夫人真没空。”说着,就把门关上了。

“哎——”

虞母面色有些白:“兴许是适才没说清楚,我再敲门问一问。”

“娘”虞葭又怎么看不出来那小厮想什么,不忍母亲受白眼,她上前道:“我来敲门。”

过了会儿,那小厮再次开门。虞葭已取下帷帽,那小厮见是个年轻好看的女子,眼里惊艳了下,原本想发脾气的,也忍了下来。

“姑娘还有什么事?”

“这位小哥哥,”虞葭声音甜,笑容也甜,她拿出锭银子递过去:“还请您行个方便,我们不是来打秋风也不是来攀关系的,而是真的有事拜访老夫人。”

虞葭又捧出个匣子:“我这里还有老夫人的信物,你若不信,可先将信物送去给老夫人瞧一瞧。”

小厮被她猜出心思,也有点尴尬。想了想,接过她手上的匣子说道:“那就先等着。”

“那这个”虞葭将银子递过去。

“这个我可不敢收,姑娘还是拿回去吧。”

箫家堂屋此时一片热闹。

“你们来就是了,怎的还带这么多礼物?”箫老夫人见了孙子笑得合不拢嘴,拉着人左看右看:“瘦了,又瘦了,这两年吃了不少苦吧?”

“祖母,不苦不苦,孙儿是去游历,好玩着呢。”箫泽玉哄着老人家,又指着傅筠说道:“祖母,你可还认得他?小时候他来过咱们家的。”

箫老夫人仔细看了看:“哎呦,这不是那个国公府的小世子吗?都长这么大啦。”

傅筠行礼:“正是晚辈,多年未见,老夫人身子依旧健朗。”

“小世子越长越俊了啊,”箫老夫人问:“娶妻了没?”

噗呲——

箫泽玉没忍住。

傅筠无奈扶额,与长辈们相处,总难免要遇到这样的问题。

他老实道:“还未。”

“怎么还没娶?”老夫人说:“是没挑到合适的?可不能再拖了,再拖好姑娘就被人娶走了。你看泽玉就是这样,到现在都没”

“祖母,”箫泽玉道:“好端端的怎么就说我了?”

“还不能说了?你这次回来可就别想着再走了,你爹说了,今年务必给你相看个姑娘。”

“”箫泽玉头疼得很,赶紧祸水东引:“傅世子比我大一岁,祖母先说他,先说他。”

老人家果然又被绕了回去,正准备再嘱咐一通呢,傅筠就道:“老夫人,晚辈已经有未婚妻,还是先说泽玉吧。”

箫泽玉:“?”

“啊!原来是这样!”老夫人立即转移阵地:“泽玉啊,你看你,就剩你没媳妇了。祖母跟你说哇”

傅筠端坐在椅子上,唇角噙着抹浅浅的笑,听好友被祖母唠叨,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过了会儿,婢女端了个匣子进来禀报道:“老夫人,门外头有一对姓虞的母女说要见您。”

堂屋内稍稍安静下来,老夫人迷茫了会儿:“姓虞的?”

婢女道:“说是您的远房亲戚,这是信物。”

婢女将匣子递给箫老夫人,老夫人打开来看,顿时愣住了,而后赶紧吩咐:“快去,快将人请进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