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桃花劫 > 第11章 第11章

我的书架

第11章 第1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筠被萧泽玉拉出门,门口一辆华丽的马车早已等在那。

婢女们见萧泽玉面色无奈又带着点委屈,都忍不住捂嘴笑。

翠竹走上前行了一礼:“泽玉公子,老夫人说了,表姑娘第一次来南安县,务必让您带她去转转,买了药也不许这么快回。”

萧泽玉:“那祖母让我何时回?”

翠竹压着笑意道:“说让您带表姑娘在外头吃过午饭再回呢,这期间您想带表姑娘去哪玩都行。不过嘛”

“什么?”

“得让表姑娘高兴才成。”

“”

萧泽玉顿时就有点后悔了,本来还觉得应付一个表妹应该没多大问题,没想到要求这么高。

他伸长脖颈对着紧闭的马车门喊了声:“表妹,你今日心情如何?”

话落,顿时引得婢女们又笑出声。

“表妹是去买药的,回来太迟会不会耽搁事情?”萧泽玉不死心地问。

“泽玉公子放心,药买好了自然会有人带回来。”

路都给堵的死死的,看来他祖母是铁了心要将两人撮合成一对儿啊。萧泽玉转头望了眼好友,本来想寻求安慰来着,结果好友忒没义气,接过侍卫的马鞭头也不回地翻身上马了。

“行吧。”萧泽玉甩甩袖子下台阶,走到马车旁对着里头的人说道:“表妹,坐稳啦,表哥今日带你去玩。”

随即,里头传来轻柔的一声:“多谢表哥。”

萧泽玉:“”

适才外头的说话的声音虞葭都听见了,原本觉得很尴尬的,却不知为何自己都有点想笑,便忍不住也逗逗这人。

一声表哥喊出去,似乎也没什么难为情的。

马车很快启动,却不是去南安县,萧泽玉直接让人拐方向去州府。既然是要去玩,那州府玩的地方比南安县更多。

一行人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地方,马车在一家铺子门口停下。

萧泽玉下马,清了清嗓子喊道:“表妹,到了。”

马车里头的人没应声,等了一小会儿仍旧是没动静,萧泽玉顿时明白过来估计里头的人睡着了。

他上前叩了叩车壁:“睡醒了么?”

下一刻,就听得里头女子“哎呦”地轻呼,还伴随着沉闷的响声,估计是撞到哪了。

傅筠刚下马,听见动静转头看了眼。

虞葭不小心撞到了头,见一旁的婢女杏儿也才睁开眼睛,昨晚两人都没睡好,今日起得又早,两人迷糊地互望了会儿,才意识过来这是在萧家的马车上。

暗想,这萧公子竟这般促狭。

虞葭面颊有点热,努力缓了缓,整理衣衫赶紧下马车,但没想到的是,下了马车见了另一人后,缓下去的面颊又烫了起来。

傅筠背着手就站在药铺的石阶上,正抬头欣赏铺子门口匾额上的字。余光瞥见马车上的人下来,他转头,恰巧就跟虞葭的视线对上。

见到他,虞葭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而后立即平静下来,剩下的就是那么点尴尬了。

原本也没什么的,但虞葭尴尬得那么明显,傅筠也就装不下去了。

不过虞葭尴尬不是应为想起了两人在床榻上的糗事,而是觉得自己当着外男的面就睡得这么死,作为一个爱美且好颜面的姑娘来讲,实在是丢人得很。

但她不知道对面台阶上那人尴尬什么,目光几个躲闪间总容易让人想歪了去。

“嗯咳——”

萧泽玉适时地咳了一声,打破了这边的气氛,他上前说道:“表妹,这位不用我介绍了吧?”

虞葭有点破罐子破摔:“都出来了,萧公子也不必喊我表妹了。”

“嗯嗯,也是,不过我该怎么称呼表妹呢?”萧泽玉吊儿郎当、三分戏谑地问:“喊虞姑娘?”

“”

算了,随他吧。

傅筠懒懒地开口道:“不是说要买药?”

虞葭抬头:“他为何也在这?”

“啊,你说子亭啊。”萧泽玉说:“他是来探望恩师的,也就是我父亲。”

“我是问”虞葭说:“傅公子为何也跟着咱们出来?”

这话就有点赤裸裸嫌弃之意了,由于嫌弃得太明显,傅筠站在那面色沉了几分。

萧泽玉好笑,也对傅筠问道:“对啊,你为何要跟着咱们出来?”

傅筠先是看了眼虞葭,而后视线冷冷地扫过不怕死的萧泽玉,也没搭理两人,转身就进了药铺大门。

“表妹别介意,”萧泽玉道:“他就是这个臭脾气。”

虞葭没什么介意的,不过适才萧泽玉说的那番话让她有些惊讶。原来闻名天下的大儒傅太傅居然是那人的恩师。

可那样的恩师为何教出这种徒弟?

简直匪夷所思。

似乎猜出她心中想法似的,傅筠忽地转头看了眼虞葭,虞葭无辜地眨眨眼,提起裙摆若无其事跨入门槛。

买了药,萧泽玉打发人将药包带回去,而后问虞葭:“表妹想去哪玩?”

两人跟完成任务似的,虞葭也无奈。

萧老夫人热情得很,出门前百般叮嘱务必让她好生玩再回来,萧老夫人的心思她又如何不知?

但萧老夫人没明说,她也没法子拒绝,正好她也是第一次出远门,实在是好奇外头的风土人情,就索性顺水推舟来了。

虞葭反问:“表哥觉得哪里最好玩?”

“这个嘛”萧泽玉挑眉:“男人觉得最好玩的地方,女人可不会喜欢。”

虞葭听了觉得臊得慌,男人果真都是一个德行,这两人物以类聚。

她眼里的嫌弃之意明显,抬脚上马车,撂下句话:“那就去最热闹的街市看看。”

虞葭最后那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搞得萧泽玉一头雾水。

他转头对傅筠问:“她为何突然嫌弃我?”

被拉下水的傅筠面无表情,冷冷地丢下句“你说呢”,然后翻身上马。

萧泽玉:“???”

州府乃一省之府,繁华程度自然是县城没法比的。

萧泽玉将人带来最热闹的西市,这里茶楼、酒楼、书肆林立,宽阔的街道两旁摆满了各样的小摊,挑担的走货朗也随处可见,吆喝声此起彼伏。

虞葭到了地方就有点挪不动脚了,看各样的东西都觉得稀奇。她戴上帷帽,由婢女陪着,几乎每个小摊面前都要驻足许久。

由于街道拥挤,为了不引人注目,傅筠打发侍卫和小厮们去茶楼等着。于是,两个大男人跟在个小女人后面,百无聊赖。

傅筠背着手,萧泽玉抱臂,两人站在一旁互相从对方眼中看出点无奈。

“我还是头一回陪女人逛街,这可真有意思。”萧泽玉道。

而后又问傅筠:“你呢?”

傅筠职业习惯使然,他来到人多的地方就会不自觉将视线落在行人身上,查看是否有可疑之人。

口中却是淡淡地“嗯”了声。

萧泽玉又往虞葭那边望了会儿,见她左手一个香囊右手一个香囊的挑得起劲,说道:“你在这等她,我去对面酒楼方便方便。”

傅筠点头,身子往茶寮的阴凉处挪了几步。

今日日头有点大,有许多人坐在茶寮里歇脚。三三两两坐在条凳上,要一壶凉茶,开始天南地北地侃大山。

“秦大,媳妇都娶进门了还墨迹什么,直接圆房生崽子就是。”

“不妥不妥,她性子烈,我要是硬来,她万一寻死了怎么办?”

“我给你出个主意,”那人咕咚喝了口茶,说道:“天下女人都一样,你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再烈的性子也得对你服服帖帖。”

“真的?”

“我骗你作甚?”那人拍了下胸脯:“当年我那婆娘还不肯嫁我,后来她落水被我救了后,就乖乖嫁我了,还生了仨胖娃。”

“我跟你说,”那人继续道:“这女人,但凡跟男人有了肌肤之亲,那心就丢在男人身上了。”

这两人就坐在傅筠旁边,说的话一字不漏地传进了耳中,他原本想忽视的,可那句“有了肌肤之亲,心就丢在男人身上”如润物细无声似的,就细细密密透进了心里。

昨日萧泽玉也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原本以为是无稽之谈。

然而

傅筠下意思地瞥了眼虞葭那边,女子身材娇小,帷帽垂落在她胸前,将真个上半身遮住,但依稀能看出些婀娜轮廓。

她正在挑选香囊,墨绿镶金丝的上好绸缎在她白皙的手上泛着光,她眼光还不错。

下一刻,傅筠微微蹙了下眉。

“杏儿,你觉得这个花样如何?”虞葭从一筐香囊中挑出个宝蓝暗纹的来,又看了眼左手上墨绿的香囊有点难以抉择。

“小姐,奴婢觉得两个都好看呢。”

“不若两个都要了?”虞葭说。

摊子主人赶紧说道:“姑娘真会挑,这两个都是针脚极好的,绣这香囊的人原先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后来家中招难,才不得不做针线活补贴家用,这款式极花样都是顶好看的。”

虞葭自己家里就是做绸缎生意的,好东西也看过不少,按理说自然是瞧不上路边摊子上的东西,不过这香囊花样子确实很别致,想来这摊贩没说假话。

既然是落难女子补贴家用,她也想帮一帮,说道:“行,那就都买吧,杏儿给钱。”

话音刚落,就听得身后有人“哎呦哎呦”地惨叫。

主仆俩转头一看,就见傅筠单手抓着个贼眉鼠眼的人,将其手臂反拧。

那人苦着脸喊:“公子饶命!公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虞葭疑惑地看傅筠。

傅筠淡淡道:“他偷了你们的荷包。”

“?”

杏儿反手一模,果真见腰上的荷包不见了,立即柳眉倒竖:“还不快还给我?”

“是是是,”那人赶紧将荷包丢过去,又对傅筠道:“公子,你就饶了小的吧,小的上有老下有小万万见不得官,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傅筠也没想对他做什么,手一松,就放了人。

“多、多谢啊。”虞葭不大自在地开口道。

“嗯。”傅筠退开了两步,但没回茶寮那里去。

虞葭朝四周望了眼,见只有傅筠一人在此,问道:“萧公子呢?”

“表妹找我?”

萧泽玉也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说道:“适才我定了个雅间,快午时了,我们先去酒楼用饭。”

“呐,”萧泽玉指着前方:“就在对面。”

“好,多谢萧表哥。”虞葭领着婢女率先往酒楼走。

萧泽玉和傅筠跟在其后,进门前,萧泽玉胳膊肘拐了拐傅筠,低声打趣道:“英雄救美的滋味如何?”

傅筠斜睨他一眼:“你跟宋景琛很像。”

“?”

傅筠抬脚进门,幽幽道:“都喜欢八卦。”

“”

虞葭每到午时就容易犯困,没精力再逛,且心里还记挂爹爹的事,难以放开心怀。因此吃过午饭后就提议回去。

萧泽玉风流倜傥地扇扇子,问她:“那表妹高兴了没?若是祖母问起可千万要替我说两句好话呐。”

虞葭好笑地点头。

鉴于来时的尴尬,在回去的路上虞葭努力忍者困意,但凡眼皮子重了,就掀开帘子瞧外头的风景。

以至于等到下午未时回到萧府时,虞葭下马车都是精神恍惚的,整个人踉跄了下。

“唉——小姐。”

婢女还没来得及冲过来,虞葭就已经被人扶助。

傅筠见她站稳了,才缓缓放开她胳膊。

虞葭在门口与两人辞别:“今日多谢萧公子。”

她抬眼看了下傅筠,又说道:“也多谢傅公子。”

傅筠依旧背着手,淡淡地“嗯”了声,辨不出情绪。

不过,等虞葭走后,傅筠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转头问萧泽玉:“你昨日说女子若与男子有了肌肤之亲,就会喜欢上那男子,可是真的?”

萧泽玉惊讶,问道:“你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傅筠迟疑地点了下头:“我也不确定。”

“若是真的你当如何?”

“能如何?”傅筠反问。

“也是,”萧泽玉兀自点头:“别说你还有个未婚妻,即便没有,依你傅家门楣,断是不会让一个身份低微的女子进门。”

“啊,”萧泽玉惊讶:“莫不是你想将她纳做妾?”

傅筠面色一言难尽:“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有这种想法?”

“那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傅筠转身大步离去。

若是真的,他暂时也没有办法。

两人绕过璧影,就见管家迎上来:“傅世子,三公子,老爷回来了。”

“我父亲回了?在哪?”

“在书房。”

“行。”萧泽玉点头:“我这就过去请安。”

“呃”管家为难地拦住他:“三公子,老爷说了,请傅世子一人过去。”

“???”萧泽玉惊了,委屈得很:“你确定没听错?我离家两年好不容易回来啊。”

“是,老奴没听错,老爷说了,找傅世子有事相商。”

萧泽玉愤愤地看了眼傅筠,酸溜溜地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才是他亲儿子。”

傅筠莞尔,对管家颔首:“劳烦管家带路。”

到了书房,傅筠进门就对恩师行了个大礼:“多年未见,恩师可还好?”

萧太傅虽已是五十多岁之人,却并未显老态,眉宇间依旧是清朗之色,只在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皱纹会堆积在一起。

不过他平日鲜少笑,也就见到傅筠时会这般。

“起来吧,快坐。”

师徒俩对面而坐,中间是一张小叶紫檀茶几,傅筠主动上前煮水泡茶,边说道:“早就想来看望恩师,正好这次来南边办案,得了空闲。”

“案子好不好办?”萧太傅问。

“还行。”

“锦衣卫那地方最是容易得罪人,”萧太傅说:“里里外外都跟权贵牵扯不清,这几年倒是辛苦你了。”

傅筠是十八岁上任,直接被皇帝任命,四年间,从从四品的镇抚使破格提升到正三品的指挥使。

这样的速度是官场中历来就罕见的,也明晃晃地诠释了什么是天子宠臣,竟宠到了这般地步。

傅筠提壶倒水,细细的水柱沿着瓷白的杯沿冲刷,而水不外溅。

萧太傅暗暗看在眼里,这份沉稳没个几年的功底是练不出来的,他对这个学生很是满意。

面上的笑不禁又和蔼了几分:“我昨日听得侍从说你回来,就马不停蹄赶来了。今晚我让人备了好酒好菜,咱们师徒俩许久未见,好好吃一杯。”

傅筠斟了杯茶递过去,笑道:“好。”

两人又谈了些这两年发生的时事,最后,傅筠见自己恩师面□□言又止的,问道:“恩师有话请只管说。”

萧太傅羞赧,他叹了口气:“实不相瞒,我确实还有一事难以启齿。”

“恩师但说无妨。”

“今日我那老母亲托我打听件事,是与你锦衣卫的案子有关的。”萧太傅说道:“前几日你们在雁县抓了一人,那人的母亲正好与我老母亲是结拜姐妹,为了这事都卧病在床,我母亲也哭得声泪俱下,务必拖我问问情况。”

傅筠问:“叫什么名字?”

“姓虞,据说是因为买官被抓,现如今,虞家母女还在府上住着。”

傅筠动作顿了下,点头道:“恩师放心,此事我回去问问。”

傅筠回到住处,吩咐人端水进来洗漱,他重新换了身衣裳后就提笔给宋景琛写了封信。

做完这些,他缓缓靠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

放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这倒没什么,要紧的是

傅筠仔细回想之前在客栈的那一晚,整个过程确实有不妥之处,情急之下拉了人家姑娘的手,也捂了人家姑娘的嘴。

难道她真就因此动了心思?

且看这两日她见了他就脸红,唔八成是真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