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桃花劫 > 第13章 第13章

我的书架

第13章 第1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怎么在这?”萧泽玉问。

“去南书房,正好经过。”

“那你躲什么?”

“”

傅筠也不知道,他见两人身影从月洞门出来,下意识就走到假山后,也正好听到了虞葭的那番话。

萧泽玉感叹:“这下好了,为了帮你打探情况,我莫名地成了个伪君子。”

傅筠冷哼一声,并不打算领情。

萧泽玉又问道:“看来她真的喜欢你啊,你打算怎么办?”

月色照在傅筠脸颊一侧,长长的眼睫在眼睑处落下一层阴影,掩住了他眸中的神色。

片刻,他抬脚:“回书房再说。”

两人回到南书房,萧泽玉哀呼一声瘫坐在椅子上,佯装痛不欲生:“我从今往后恐怕没脸再见虞表妹了。”

“我怎么就自己把自己给坑进去了呢。”他抬眼见傅筠坐在桌边处理公务,啧啧不平道:“我说,都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思做这些?”

“为何没心思。”

“”萧泽玉忍了忍,更加同情虞葭:“人家姑娘喜欢你,你却无动于衷,会不会太冷血了点。”

傅筠没理他,继续提笔在纸上写东西。

“依我看,虞姑娘那性子应该不会善罢甘休,”萧泽玉幸灾乐祸道:“你最好有个准备。”

“什么准备?”傅筠抬眼。

“对人家始乱终弃的准备。”

“”

这事还真是越描越黑了。

当晚傅筠想了许久,男女之间的肌肤之亲是什么样的情况,他虽未体会过,但也是知道的。他觉得自己跟虞葭那点牵扯真算不上肌肤之亲。

但他清楚,不代表虞葭清楚。姑娘家都容易想得多,哪怕拉个手都以为两人要天长地久,当然这些话是萧泽玉跟他分析的。

不过,若说要让他负责点什么

傅筠头疼了一宿,日次决定找个机会跟虞葭说清楚比较好。

因此,当虞葭吃过早饭在院子里晒太阳时,婢女杏儿就送了张字条给她。

“谁送来的?”虞葭问。

“小姐,”婢女低声道:“是傅公子身边的小厮。”

他?

虞葭黛眉微微蹙起,实在想不通那人找他有何事。她打开纸条看了眼,上头写的话一度另虞葭觉得是被人掉包过的。

“今日午时,临溪亭见。”

临溪亭是附近一处景致优美的亭子,因建于溪水之上,而得名。

虞葭让马车停在山脚下,自己沿着石阶上去,转过茂密树丛,果真看见半山腰的亭子里站着一人。

亭中摆放着桌椅茶具,布置周到雅致。

若不是虞葭知道傅筠为人,恐怕还以为这人有雅兴请她来吃茶谈心。

傅筠负手而立,站在亭中望着远处山景,听脚下溪流哗哗。片刻,一阵属于女子淡雅的清香传来,他眼帘动了动,缓缓转身。

虞葭站在亭外,春日的阳光照得她头上的碧珠簪子莹莹闪闪。她微喘着问道:“傅公子约我来此处做什么?”

傅筠面上没什么情绪,抬脚走到椅子上坐下,做了个请的手势。

虞葭对他这故作高深的模样颇是嫌弃,她撇撇嘴,大步进亭中在他对面坐下来。

“你到底邀我来这做什么?”虞葭道:“跟你说啊,你别打什么坏主意,我带了许多人在山脚下呢。”

“”

傅筠耐性十足地洗茶杯、拨茶、注水,而后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这才缓缓开口道:“邀虞姑娘过来,是有事相商。”

“什么事?”许是爬山的缘故,虞葭秀气的鼻尖浸了些细汗,面颊也红扑扑的。

傅筠看了她一眼,斟酌言辞:“除了娶你,我可以给其他补偿,你想要什么,但凡我能给的,金银权力地位都不在话下。”

“噗——”

虞葭没忍住,一口茶喷出来。

重火大红袍,汤色褐黄,恰好喷在傅筠雪白的衣袖上,两人都僵住了。

好半晌虞葭才问:“你刚才说什么?”

傅筠不着痕迹抖了抖衣袖,面色平静道:“关于上次在客栈冒犯你之事,彼时我已说清楚,乃不得已为之,你若因此有其他想法,恕我不能回应。”

“哈?”

以为装傻,傅筠干脆挑明:“别喜欢我,我们没可能。”

“???”

虞葭懵得不能再懵了,消化许久才明白他误会了什么,她一言难尽地道:“你恐怕想多了,当时我也跟你说得清楚,我们已经两清,谁也不欠谁。”

“你果真如此想?”

“怎么,你不信?”虞葭面色难看极了,到底是什么样的自信让这男人以为她喜欢他?

就凭他这张脸?

呵!

此时此刻,虞葭见他一副“我知道你口不对心,但我教养良好不会拆穿你”的模样,就很来气。

说话也就不那么客气起来:

“傅公子,你为何就如此笃定我喜欢你?”

“你说说看你哪点值得我喜欢?”

“实话告诉你,就你这样的,我还真瞧不上。”

她像一只愤怒的猫,浑身毛发竖立表明自己真的很生气,但或许是长得过于好看,眉目间的怒气带着点娇媚。

以至于在傅筠看来,她是恼羞成怒才说了这番话。

如此,傅筠越发气定神闲,继续倒了一杯茶给她:“还请虞姑娘莫要动怒,傅某此番邀你来,是诚心想解决问题的。”

“解决什么问题?”

傅筠想了个略微妥当的词,说道:“好聚好散。”

“呸!”

虞葭淑女形象不想要了,怒目瞪着傅筠:“谁要跟你好聚好散,我何时与你好过,你不要脸!”

“”

虞葭越是如此,傅筠心里越是愧疚。

他兀自喝了杯茶,缓缓道:“虞姑娘且息怒,你若是不想要补偿,也可以我先欠着,日后虞姑娘若是想明白了,随时可找我兑现,只不过不可是非分要求。”

非分你个大猪头!

还有什么比“你拼命解释而对方却执意认为你口是心非,甚至还自我良好地同情你一把”更让人生气的呢。

反正虞葭气得冒烟,腾地一下站起来,凶巴巴道:“姓傅的,你给我听好了,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喜欢你!”

最后,虞葭恶狠狠地瞪了傅筠一眼,扭腰离去,留下一个愤怒且潇洒的背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