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桃花劫 > 第18章 第18章

我的书架

第18章 第1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虞葭精神好了许多,早起去跟祖母请安后,就准备出趟门。

虞母担忧:“你还未痊愈,出门去做什么?”

“我待在家中烦闷,想去找青青说说话。”

虞母想了想,也好,自家女儿心里头恐怕难过不得排解,找好友说说话也成,于是嘱咐她早去早回。

虞葭回屋子换了身衣裳,就出门了。

巷子口,岑青青的马车早就等在那里。

“葭葭,怎么才来?”岑青青问。

“有点事耽搁了,”虞葭上马车:“情况怎么样?”

“我打听清楚了,”岑青青说道:“今日宋大人要去观鹤山游玩,午时在别庄吃饭,我们可以趁他吃饭之时去见。”

虞葭点头,由衷感激:“青青,多谢你了。”

岑青青瞪大眼睛,不乐意道:“葭葭,你怎么还跟我说谢?”

她一拍胸脯,豪气仗义:“我们是好姐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应该的。”

“呐。”她从身后拿出个包袱来。

“这是什么?”虞葭问。

“你想好怎么去见宋大人了吗?”岑青青说:“他是锦衣卫指挥佥事,正四品的大官,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要见这样的人很难的。”

虞葭自然也清楚,所以袖中手指不停翻搅,就是在想法子。

岑青青晃了晃包袱,嘿嘿一笑:“不过呢,我早就帮你想好了。”

她凑近虞葭耳边,叽里咕噜说了自己的计划。

岑青青脑子没多聪明,但由于常年跟自家爹爹斗智斗勇,就有些歪门邪道的经验,这会儿立即派上了用场。

观鹤山是雁县著名的风景胜地,每年都引得许多人前来此地游玩,因此在山脚下应运而生了许多生意,有酒楼、客栈、別庄,还有附近村民前来摆摊卖些吃食。

虞葭和岑青青到的时候,这里早已热闹沸腾,随处可见华丽的马车和游人穿梭。

两人打听了別庄的位置,便顺着道摸了过去。別庄在半山腰,内有许多雅致的厢房,常年接待贵客,男女皆有。

两人到达地方后,乔装打扮了一番才下马车。

虞葭看了眼身上的粗布绿衣裙,疑惑地问:“这样能行吗?”

“当然能行,”岑青青信心满满:“别庄的婢女们都是这个打扮,哎呀”

她见虞葭头上还簪着支白玉簪子,立即去拔下来:“既然是婢女就不能带这种东西了。”

岑青青知道虞葭爱美顾及形象,她朝四周看了眼,随手从路边摘了朵狗尾巴花给虞葭插上。

“呐,这样就挺好。”

虞葭:“”

“走,我们现在去勘察地形。”岑青青拉着虞葭往别庄走,眼睛四处瞄,然后指着一处白墙说道:“你觉得那里怎么样?”

虞葭静默了下,心情复杂地问:“我们要翻墙进去?”

“要不然呢?”岑青青说:“咱们能大摇大摆进别庄?”

当然能!

反正翻墙是不可能翻墙的!

虞葭带岑青青回马车,先换回了两人原先的衣裳,然后又从袖中掏出张银票,大摇大摆地进了别庄,还要了个雅致的厢房。

这处别庄不是私人场所,而是对外经营的,供各处来观鹤山的游人们歇息吃饭之用。

岑青青:“”

她怎么就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法子呢!

岑青青惊讶她有钱之余又心中佩服:“葭葭,你真聪明,这下都不用翻墙了。”

虞葭:“”

“嘿嘿,”岑青青拉着她:“走走,我们快进去。”

岑青青边走边问:“葭葭,一会儿咱们该怎么做啊?”

“我也还不知道。”

“诶?”

两人进了厢房,岑青青鬼鬼祟祟跟在一旁,问:“葭葭,想好了吗?”

若是按她的法子来,是想着翻墙后随便抓个小厮问话,然后敲晕再做打算的。可现在这么正经的路数岑青青就有点手足无措了。

虞葭视线一转,看到桌面上有两盘糕点,顿时心生一计。

她问岑青青:“你准备的那包衣裳呢?”

岑青青立即跑去拿过来。

两人换好衣裳,装扮成别庄的婢女,虞葭这才说道:“我们先去问问宋大人此刻在哪间厢房。”

虞葭和岑青青一路寻到別庄最上等的厢房。这里是个独立的院子,四周都种了竹子,拱门外就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一座古朴的石桥搭建其上。

“天呐,这地方估计要花不少银钱吧。”岑青青感叹:“这些朝廷大官可真会享受。”

“嘘——”虞葭拉着岑青青躲进竹林:“那边来人了。”

“听说这位客人很难伺候,适才小梅进去送茶水都被吓到了,一会儿你小心些。”

“为何吓到?”

“来的可是朝廷命官,伺候不好说不准要掉脑袋的。”

“杏儿姐姐,我才来没多久,要不你”

“不不不,这可不行。我这盘还得端去其他地方呢,哪能替你送?”

“哎杏儿姐姐”

两人在岔路口分了道,那新来的婢女也不知是紧张还是害怕,在院门口站了许久也未敢挪一步。

虞葭心思一转,走出去:“这位姑娘,你是新来的吗?”

那婢女转头:“你是?”

“我叫彩兰,”虞葭说:“负责服侍这里的客人,这糕点我替你送进去吧。”

那新来的婢女还有点不好意思:“可杏儿姐姐说里头的客人很难伺候,若是”

“你交给我好了,对付这样的客人我最是拿手。”虞葭接过她手上的盘子,还安慰了句:“你莫怕,以后习惯了就会好。”

“嗯,谢谢彩兰姐姐。”

等人一走,岑青青走出来:“那我们现在就进去?”

虞葭道:“我自己进去就好。”

“那我做什么?”

“你在外头把风就是。”

此时,别庄最奢华的厢房里,宋景琛正在跟傅筠谈事。

“上次你离开雁县后,烟柳巷背后的那人托人送信到傅宅。”宋景琛说:“我以你的名义回了封信,你猜怎么着。”

傅筠把玩手上的玉佩,视线落在棋盘上,懒得理宋景琛卖关子。

宋景琛习惯了,摸摸鼻子,又继续道下文。

“那人果然急了,没过两日,就送了许多金银好物过来,一同送来的还有个女人,叫什么小桃红”

傅筠抬眼:“你收下了?”

“我哪敢,”宋景琛道:“钱财留下,那姑娘让人又退回去了。”

“你可有暴露?”傅筠问。

“我没现身,都是吩咐其他人办事。”

傅筠点头。

宋景琛继续道:“所以,我继续以你的名义跟他接触。也就在前日,那人提出主动见我的要求。”

烟柳巷背后之人自知牵扯的案子颇深,想主动巴结指挥佥事,但苦于没有门路,于是托傅筠安排。

所以,有了今日在观鹤山游玩的事。

宋景琛笑道:“若那些人知道其实你就是锦衣卫指挥使,估计脸都要绿了。”

傅筠不置可否:“我不方便出面,这人你先吊着,放长线钓大鱼。”

宋景琛点头:“懂。”

“对了,”宋景琛又问:“虞家的案子,你如何打算。”

“案子自然要查,”傅筠懒懒地落下一子:“王定川到底是何目的,得清楚。”

宋景琛了然,案子可以查,但帮不帮虞家翻案另说。若是牵扯得深,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锦衣卫这些年,在王定川手上出了不少冤案,只要不触及他们的利益,傅筠一般都懒得管。

这时,门外有侍卫禀报:“大人,镇抚使有事找您。”

宋景琛看了眼仍旧漫不经心下棋的傅筠,说道:“那我去去就来。”

宋景琛出门后,室内安静下来。

傅筠撂下棋子,仰头靠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

没过一会儿,有个怯怯的声音在外头响起:“我是来送糕点的。”

侍卫盘问:“我们大人没有要糕点,姑娘应该弄错了。”

宋景琛和傅筠都不喜欢吃甜食,这在锦衣卫人人知晓,侍卫当然会将别庄的婢女拦下盘问。

虞葭心里飞快地想着主意,掐着嗓音说道:“是这样的,这是我们别庄额外给客人送的糕点。”

“官爷恐怕不知,”虞葭继续道:“这糕点是用特殊工艺制作的,是观鹤山非常有名的特产,但凡来此游玩的人,基本都要尝一尝。一直以来就有个说法:‘不吃红玉糕,不到观鹤山’,意思就是,来了观鹤山不尝一尝这个糕点就等于白来了。”

侍卫:“”

他还是头一回见这么话痨的婢女,颇是头疼!

正待他迟疑之际,屋子里头的人说话了:“进来。”

虞葭听了这话颇有些耳熟,黛眉蹙了下,也没多想,端着盘子就进去。

傅筠纯粹也是被这婢女给烦的,似乎不尝一尝这糕点,她就大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架势。

哪曾想,等看清进来的人,他动作顿住了。

虞葭一开始低着头,没发现坐在椅子上的人就是傅筠,等走到近前了,继续掐着嗓子说道:“大人,这是我们这有名的糕点,您尝一尝。”

然而,半天都没听见头顶的人说话,她偷偷抬头,这一瞧,也顿住了。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两人同时出声,互相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

傅筠先是打量了虞葭身上穿的衣裳,而后问道:“虞姑娘来这做什么?”

虞葭这会儿有点懵,脑袋瓜迷糊地转了一圈,说道:“我来找锦衣卫指挥佥事宋大人。”

她纳闷地嘀咕:“难道我问错路了?”

傅筠顿时了然,想来是为了她家中的事。他以手抵唇咳了下:“你弄错了,这里没有什么宋大人。”

“可是门口那人说‘他们家大人不吃糕点’,指的是谁?”

“”

虞葭后知后觉,眼睛渐渐瞪大,就在傅筠以为她猜中了什么时,就听她压低声音说:“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也偷偷进来找宋大人的?”

“?”

傅筠愣了下,不知如何回答。

虞葭想起之前在南安县客栈的时候,这人也曾偷偷的去找些什么东西,后来为了躲人还闯进她的屋子。

如此一来,虞葭看傅筠的眼神就有点不对劲了。也不知他到底是谁,做的又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按理说堂堂一个世子,做什么事自然有下人代劳,可是什么事,非得让他自己亲自出马且还得掩人耳目?

答案很明显,定然是不光彩的事才会如此。

啧啧——

他居然是这种人!

她鄙视得明显,傅筠脸有点黑。

“不是你想的那样?”

“没关系,”虞葭摆手,是哪样都跟她无关,她只关心宋大人在不在。她问:“你进来的时候也没看见宋大人吗?”

傅筠一言难尽,“嗯”了声。

他正想着要如何离开这里时,恰巧门又被人推开了。

“我刚刚得知个消息——”

宋景琛话还没说完,见到屋子里的情况,整个人傻眼了。

“宋公子?”虞葭也挺惊讶的。

“虞、虞姑娘怎么也在这?还”他瞧了眼她身上穿着的婢女衣裳,颇是不解:“您这是?”

“我来找宋大人。”

宋大人



虞葭脑子里缓缓地冒出个想法,继而不可思议地看着宋景琛:“莫非你就是宋”

“我不是。”宋景琛接收到傅筠的暗示,赶紧否认。

“我也是来这里找宋大人的。”他说。

虞葭慢吞吞地“哦”了一声,奇奇怪怪地看了看傅筠,又看了看宋景琛,总觉得这两人不对劲。

“虞姑娘,”宋景琛笑道:“既然虞姑娘是来找宋大人的,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

然而他才抬脚,外头就有侍卫出声了:“大人,烟柳巷王东家求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