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是我不配明暖沉谦 > 第9章 强断红线

我的书架

第9章 强断红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记得大婚后,自己第一次这么叫,他嫌恶地说:“你这么叫我,很恶心。”

沉谦一瞬间像是着了魔,伸出手回抱,她却像是逃也似的退开,毫不留恋。

他的心沉了沉,竟感到怀里有些空落。

仙童上前禀报:“月老爷爷忙着管理俗世的姻缘,忙碌得很,此刻并不在。”

沉谦嘴角抿成一条直线,习惯性冷嘲热讽:“难怪你如此干脆。”

明暖笑笑,无所谓了,她对他已经别无所求。

手心汇聚出一股金色光芒,用所剩无几的灵力,生生将红线震断。

沉谦手腕一松,就听到仙童惊诧喊道:“太子妃,您怎可自己弄断红线?这可是您的姻缘线,蛮力不可解!”

若谁强行解开,必会断绝七情六欲,红尘孤寡。

明暖忍着脏腑的绞痛,苦笑,有何不可?这红线早就该断了。

不,从一开始就不该系上。

沉谦带着几分烦躁,挥手让仙童退下。

院中,解除夫妻关系的两人一时相对无言。

还是明暖先打破沉默。

“换命珠定在什么时候?”

沉谦很不习惯明暖这么平淡,明明昨日还那么闹腾。

他薄唇轻掀,说道:“寅时。”

“在这之前,我能获得片刻的自由吗?”

“做什么?”

沉谦有些警惕的样子,让明暖想笑。

“这次我可能会死,想叫棠湖来替我收尸。也不知道她肯不肯来……”

棠湖是她最好的朋友,因为她不管不顾、一厢情愿的爱沉谦,已经气得断交,没了来往。

“你胡说什么?”沉谦咬牙切齿地打断她,低喝道:“真是晦气!”

明暖好脾气的笑笑,仿佛他骂的不是自己,解释说:“我是想要棠湖来照顾我,我也不会去跟帝后告状,放心。”

沉谦急剧胸膛起伏了几下,吩咐天兵解禁,但还是要跟着她。

明暖将千纸鹤状的传音符放出去找棠湖,便去了岐黄老翁的住所,将天兵隔绝在门外。

岐黄老翁叹息道:“想好了?不悔?”

明暖闭上眼,用沉默和眼角滑落的泪珠回答这个问题。

一双苍老粗糙的掌覆在她的眼皮上……

寅时,天医阁。

华碧躺在床上,眷恋的拉着沉谦的手不放。

“沉谦,你会在外面等着我出来吗?”

“会。”沉谦笑道:“我还要守在外面,让你醒来第一个就能看到我。”

“好,说话算话……”

明暖眸色空洞的站在一边,对这一幕无知无觉,安静得像是不存在。

沉谦有些莫名的烦闷,要不是知道她就在附近,还以为她根本不在这里。

蓦地想起上次自己抱了华碧,明暖就冲过来要分开他们。

难不成不再是夫妻,她就无动于衷了吗?

两个女人走入同一个房间,门缓缓合上。

明暖双手搭在腹部,在药物作用下昏睡过去。

如果回到羽族圣地温养,明暖还能再多活几千年。

但她放不下沉谦,便选择留在天宫,多陪陪他。

没有他,活再久有什么意思?

而现在,她累了,那就带着孩子一起离开吧。

通体莹润的命珠被取了出来,放入同样昏睡的华碧体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