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是我不配明暖沉谦 > 第20章 受得真值

我的书架

第20章 受得真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医阁。

查看了沉谦的伤势,医仙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六界无人可以重创太子至此,除非他心甘情愿,就比如这要了半条命的天火雷劫。

若是换成一般上仙,只怕是有去无回了。

即便给太子用了最好的灵药,要完全恢复也要一段时日。

寝宫里,沉谦睁开眼,一片漆黑。

这熟悉的黑,不是黑夜那种,而是完全的黑暗,像极了他失明的时候。

心突了突,他脱口而出:“明暖?”

很快熟悉的窸窸窣窣声音传来,她从墙角的贵妃榻上下来,轻快的走过来。

“沉谦,我在。”

沉谦一僵,旋即心间被莫名的喜悦盈满。

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怎么又瞎了,而是他受过天火雷劫后,回到了以前,明暖还活着的时候!

八十一道天雷,受得真值。

“明暖,真的是你吗?现在是什么时辰?”沉谦激动得嘴唇颤抖,伸出手摸索着,想要牵住她,想要摸摸她的脸。

现在是我们成婚的第几年?

你渡劫了吗?

如果还没有,我定会想法子保你周全,如果失败了,我陪你回羽族圣地温养。

你那么喜欢黏着我,这次有我陪你,总该乖乖的,好好温养,还能多活几千年,这期间我再想办法为你续命……

“明暖,你怎么不说话?”沉谦有些慌了,双手胡乱挥舞了几下,终于抓到她的手。

触感有些不对……

即墨面无表情看着自己被紧紧抓住的手,一阵恶寒,整个半边身子都浮起一片鸡皮疙瘩。

“全身绷带还这么有劲。”

这一声就比雷击还猛,直接打破沉谦的梦境,将他拉回现实。

他睁开眼,就看到即墨那张嫌弃的脸,自己还紧紧抓着他的手。

谁比谁恶心?

沉谦忙松开,两个男人一个在身上,一个在床榻上,将手擦来蹭去。

“你刚才梦到什么了?抓着我就算了,还叫我……”即墨明知故问。

“什么也没梦到,忘了。”

沉谦皱眉,面罩寒霜,怎么是梦?

要是这家伙学会闭嘴,就算是梦也能梦久一点。

“受了雷劫后,你心里有没有好过些?”

沉谦一怔,半晌才“嗯”了下。

“真的?”

“本君要休息了。”

眼一闭,懒得再理他。

即墨撇撇嘴,眼底忍不住浮现出担忧之色,真不希望自己一语成谶。

等到门开了又关,整个寝居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到,沉谦缓缓睁开眼,眼眶泛起了红。

他竟希望自己睁开眼依旧是一片黑暗。

动作僵滞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皮,嗤笑:“明暖,我不要你的眼睛,都是你自以为是。”

你成功了,在我身上留下了永远的痕迹,让我记得你。

沉谦养伤期间,天后带来了羽后的回复,说从此两族再无瓜葛,老死不相往来。

他苦涩一笑,没了明暖,还能有何瓜葛?可再不往来,就连最后一丝和明暖牵扯的东西也没了……

“那母后还怪我吗?”

天后叹道:“母后也有错,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愿,撮合你们两个……暖暖的命不好,你也无须过于自责……”

沉谦心头苦涩愈浓,就连嘴里都开始发苦。

母后可知他不知何时起对这段联姻也没了怨怼,取而代之的是悔,持续发酵。

悔没有对明暖好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