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承担责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耿笑雪豁然开朗,袁修闲心里边也是开心的,走出来就好,既然已经选择走出来了,终于不用再面对曾经的那些阴影了,在她的心里,估计也是造成了不少的阴影。

因为这些她一直都没有用他,一切去承担她,反而让她自己慢慢的走出来,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自己很不负责任,或者说是很不关心她。

只要一想到的时候,他的心里忽然有那么短暂的不开心,不知道她会不会因此而怨恨自己,那么她也是愿意承担的,毕竟确实是因为他所造成的。

就算她以前算得上是一个貌若无盐的女人,也算是因为他把她娶回家,所以一时之间更把他推向了舆论的一个高峰,这些事情跟他也是有一定关系的,这个点他又不能不去承认。

当耿笑雪信心满满的,走上大街的时候,正如她所料的那样,所有的人都对她行了注目礼,场景更是十分的疯狂,在旁边看着的人更是眼珠子都快要掉到地上去了。

“这还是一个月之前的那个丑八怪吗?脸上那条疤怎么就跟变魔术一样没了呢?这不是那个丑八怪吗?脸上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是她吗?看着大致的形象应该是阿!”

“那怎么可能会没有疤了呢?她的脸上是不是涂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把她那条疤给掩盖住了。”

几个女人到对着她的脸,更是在那里指指点点的,看着她这副表情,耿笑雪也不知道该多说什么。

现在看到她这副模样,她们的嘴脸都是那幅模样。

“她的脸一定是摸东西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消失了,那到底是什么神药呀?不然也给我来一个。”

“我腰那里还有一道疤,也需要解决一下,不然的话我家那口子总是在那里嫌弃我。”

说的让女人甜甜的笑,倒是对着耿笑雪的脸,更是左看右看的起来,显然是十分有兴趣的。

“你就是希望全村人都把你当怪物一样看了,你如果找她的话,你还记得李家的小儿子是怎么骨折的,就是这女人一手打的,她可实在是太厉害了,你如果不小心得罪她的话,可能你的下场就和李家的小儿子一样了。”

那女人闻言实在是有些怕了,缩了缩脖子,神色显然没有刚才那么兴趣盎然了,也不再看向耿笑雪,悻悻然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回到了自己的家,但还是得忙着自己的事情。

耿笑雪在整个市场上绕了一大圈,十分的兴奋,是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倒是真的好。

她摸了摸自己的光洁的脸也再也没有了那条狰狞的疤,看来一张脸对一个女人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想到以前自己所遭遇的那些她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很多的事情都是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在承受,轮到她这里其实也并没有剩下什么。

只不过她也比较心疼罢了,按照她自己待这么长时间,就有些受不了。

按照她强大的自尊心,她都没有承受过趣,原主这么多年到底就是这么过来的,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她倒是想让她回这个身体呆几天,让她知道现在一切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你还要在这里逛上多长时间?我们的时间可是也没有多少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不过差不多得了你该要的效果,可是一点都没少的给你。”

这句话说完之后,耿笑雪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虽然她的目的很明显,但是袁修闲这样一针见血说出来,她的脸面上还是有一些过不去的。

“我知道我知道,不会耽误我们的正事的,那我们赶紧走吧!”说着耿笑雪就挽着袁修闲的手臂,两个人招摇过市般的走过了这个街道。

街道立马变得喧喧嚷嚷起来……

“我为什么忽然觉得这袁修闲像是压中了一个宝一样。”

“是啊是啊,没看见那婆娘的脸好了之后长得也算是活泼动人呢!”

“可不是吗?这张脸在我们这会儿也算得上是一个不可多见的美人儿了,可惜怎么就让袁修闲给摊上了呢?”男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都是倍感猥琐的,好像袁修闲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一样,或者说是他有一些配不上耿笑雪。

但是在李氏的眼里,他们两个便是这个世界上最般配的人了。

“你想的是不是就是这一天?”袁修闲在路上问着耿笑雪,看着耿笑雪内心雀跃的模样,心下也不禁为他高兴,她每天贴面膜的时候他恰好都能看得到,自然也是知道她每天弄着面膜倒要弄的有多辛苦。

每次看到一点点的成效,心里都会开心的不行,现在终于疤痕什么的全部都消失了,更是不知道要开心成什么模样了。

但是没想到她第一时间便会出来进行这项活动,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如果自己是她的话,或许也该做这样的事情吧!

曾经被骂成这个样子,现在丑小鸭终于变成白天鹅了,又怎么会不珍惜呢?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就好,只是这些人的语言,实在是太假了,我总是要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忆而已,这么来说,我也终于让你抬得起头了,之前的那些事情我也是很无奈的,但是现在我也终于可以让你带得出去不丢面子了。”

“这些事情你怎么说也要谢谢我吧?”

耿笑雪对着他说的语气里面竟是玩味,但是眼睛亮晶晶的,静静地盯着袁修闲,一眨都不带眨的,袁修闲就这样看着耿笑雪,更是觉得她美的像一幅画。

以前总是觉得这张脸会变回来的,那条疤上倘若没有了那道疤,这女子将会是一个多么明艳活泼的人呢,但是现在看来确实是如此。

希望没有人知道吧,他更是没有这么多出息,耿笑雪美的有一些震撼了。

“好了好了,你可千万不要再夸我什么了,我也经不起你这番话,我知道我现在变美了变好看了,你可千万不要太崇拜我了,我也知道我自己很厉害,这些问题你千万不要再跟我重复。”

耿笑雪有一些无奈的说道,而且还摊了摊手便一下上了马车,袁修闲跟在她的身后一下子便上了马车,他们今天的正事还没有做呢!

自然是不能一直在这里扯这些没有用的犊子。

“我们今天要干什么去啊?这肉可是一点肉都没弄。”

由于昨天晚上耿笑雪的状态实在是太过于亢奋,所以一点正事都没有干,今天说出来这件事情的时候,脸面上还是有一些过不去的。

但是毕竟女人是一个稀缺的物种,她还是会尽量的让自己的腰杆挺直,说出这些大言不惭的话来。

“好了好了,不跟你闹了,今天要带你去一个重要的地方。”说着耿笑雪便不再言语,看着袁修闲这么沉默的脸,这么庄重的神情,一定是一件大事了,只是不知道他到底要带她去哪里。

他很少会有这种平静的时候,看着她的侧脸,更是有一种熠熠生辉的感觉。

“行了行了,你不要再试探我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要再继续问了,我说过我一定会把你带到这个地方,你就不要在这里猜三猜四的了。”

耿笑雪倒是有一些看怪物一样的看了袁修闲说的,好像她有多大的心眼儿一样。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驾马车吧,不然的话一会儿慢了不到目的地,我也跟你没完。”说着耿笑雪便也的确占了上风,这种问题上她是绝对不能输给袁修闲的。

这种礼自然是由她先到道德的制高点,然后尽力去攻占他的心理问题,在这个基础上她做的还是很厉害的,那就要看袁修闲心里自制的防线到底是有多高了。

总是和他说这种试探性的话,袁修闲和耿笑雪说一句话都像是棋逢对手一般,心里面也越来越欣赏这个女孩儿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条件之前便是相互吸引。

互相吸引的越来越重,越来越在乎对方,愿意为了对方去改正一些缺点,才会逐渐变成是爱,两个人从慢慢的便也就开始过渡。

没过多长时间便到了这个地方,是在一个地洞的边缘处着,让耿笑雪倒是有一些看不明白了。

“这是哪里呀?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地方?”说着耿笑雪便在这个地洞旁边看了看,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便转过头去继续问着。

袁修闲和耿笑雪双眉紧皱面色,更是有一些凝重,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心里更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整个人都有一些无可奈何的落魄。

“你怎么了?”看着耿笑雪忽然间关心自己的模样,袁修闲也不好对他脸色难看,便也只能强颜欢笑的说道。

“没有什么,现在只不过是有一些睹物思人罢了。”说完之后,袁修闲便有一些尴尬的笑了笑,扯出来两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看到耿笑雪更是有一些毛骨悚然。

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不一样,说话更是颠三倒四的,看来今天这个地方一定藏着很大的乾坤呢,至少对于袁修闲来说是这样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