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成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耿笑雪一直都知道,太子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放弃自己,但是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大肆喧闹,那天在皇上的寝宫呆了好几个时辰,才一脸怒气的出来,脸上的怒火就是怎么也控制不住。

确实他已经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更是没有人会违背他的话,现在被二皇子回宫这么轻轻的一个动静,便失去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确实是让他有一些颓废的。

“他到底算是一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抢人,父皇难道是老糊涂了,居然同意,我之前在他面前说了那么长时间,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拒绝了,现在那男人求了他没有多长时间他就同意了,这一定是父皇看不上我了。”

太子本来就生性多疑,容易多想,面对此情此景他的想法便更是多了,是不是证明只要他回来他的地位确实就有一些保不住了,已经到了必要的地步了,但显然这一切都是他多想的。

这跟他也是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二皇子如果知道的话,恐怕是要笑死了,难道在太子的眼里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得宠啊,实在是不要太过于高兴。

“太子殿下您先别生气,皇上这么做也有皇上自己的想法,你千万不要再对皇上大不敬了,如果你在说什么的话,皇上是绝对不会纵容你的。”

他毕竟是一国之君,绝对不会让一个黄口小儿去凌驾于自己的头上,现在太子的也仅仅是太子而已,绝对不能做太过分的事情,这些话不用提醒,太子心里也是知道的,他不过只是有一些气不过而已。

“你难道是质疑我,我这么说难道我真的会去这么做吗?难道我脑袋很愚钝吗?你是在怀疑我的智商,是不是?”

太子现在急需找一个撒气桶,谁现在多说一句话,无疑是点燃了这个炸药包,随从有一些惊恐,后退了两步不再言语,太子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这个皇宫实在是太过于乌烟瘴气了,二皇子自然也是知道太子今天去找皇上的事情,至于为了什么他心里也是心知肚明的,但是这种气愤却是怎么也消失不下去了。

这是他想要什么他都想要跟自己讲,不管是人还是只要他想要的,从来都是全都给他,不会顾着自己的想法,单单只这一次他凭借父皇对他的愧疚,终于得到了和耿笑雪结婚的权利。

他也要想,莫非是他的眼里心里从未有我自己这个兄弟。

“二皇子你不要担心,太子是求了那么长时间,但是皇上还是没答应太子,如果没答应就一定不会不把殿下放在心上的,你千万要有心理准备呀!”

旁边的随从也是十分的的着急,去找皇上,生怕太过于激动,二皇子在旁边冷淡的脸也不说话,今天的情况确实让他很气愤,但是也不至于让他达到冲动的情况。

他还是不愿保存实力的,现在还不知道了正面冲击的时候。

“这些话不用你来提醒我,我自己心里很清楚,办好自己的差事就好。”

所有的主子都是很烦恼仆人的以下犯上,即使他们说的话有道理,他也不想用他来提醒自己,这确实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事情,但是他根本不想要这些话是从一个仆人的嘴里面说出来的。

袁修闲有一些辩论,不知道这件事情该如何去学,他生怕皇上会受了太子的劝,长时间以内便会反悔,如果皇上一天不去昭告天下,他的心便一天都不能安下来,想想便又去了皇上的寝宫。

太子和二皇子齐齐出入皇上的寝宫,如此的频繁,是一个人长一个脑袋自然是看得出来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两个兄弟倒也不是第一次抢同一个女人,现在这件事情当时也稀疏平常。

皇上在看到他的时候倒是也没有多吃惊,他就知道太子如果坐不住的话,他一定不会耐心的等候,早就已经准备好迎接他了,只是没有想到他老来得这么快而已。

“父皇,我现在想要知道一些事,既然你已前几天已经答应了我和相府千金的婚事,我想请你赶紧招告天下,以免夜长梦多,让我多得过于担心。”

袁修闲这一番话提点的已经很明显了,意思也十分的清楚明白,皇上倒一时陷入沉默,更是二皇子有一些手足无措,他早就已经答应了,难道他真的要跟自己反悔吗?

如果他真的反悔的话,他心中便是对他一点心意都没有了,皇上无奈的点了点头,他拿着两个儿子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世人所有人都说他不疼爱自己这个庶出的儿子,每次都让他去征战沙场,而把高高在上的太子居于皇宫,但是外面的人又何尝知道他这样做的苦心。

他如果不这样做的话,然后我根本就不可能在太子的势力下得以存活,只能让她出宫打仗,他不在皇宫里面,他才会暂时的摆脱一点危险,只有他有了战功,他才能在朝中站得住脚,才能有自己的势力。

但是他的这份心思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去明白,但是即使是袁修闲恨他又怎么样他,他从来都不在乎他,只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变好了,他还是一直以来都是为了他好的,所以绝对不可能有什么会对不起自己内心的事情。

会有一天袁修闲因为这种事情为难自己的话,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作为一个父亲他所做的事情也已经到了他应该做的份上。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非要她呢?你难道不可以去换一个人吗?”

他早就已经想到皇上会问这个问题,恐怕皇上没多长时间就会,召见宰相府的这个亲戚吧,这样一个奇女子,他倒是一直想要进去,可以让两个人同时为为她不惜一切的。

想要争夺的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奇女子,对于这样的女人,皇上是想要见见的,但是看着袁修闲这份紧张的表情,内心却微微有一些适合。

凭借着这一点上,二皇子是不适合作为一个皇上的,或许作为一个皇上来说,他应该会让底下的百姓过得很好,但是一个太重感情的皇上终归是不好的,他绝对不能太重于感情。

如果他跟他是一样,恐怕今天就没有皇位上的这个自己了,但是他不可以跟他说,他还是想要保留二皇子与太子的一份兄弟情,把这个女孩赐给了二皇子,这也是有一定渊源的。

“你别多想,我没有想把她怎么样,我只是想要见见而已,好像我是什么吃人的老虎一样,绝对会把她摘掉脑袋。”皇上有一些佯装生气的说道,袁修闲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他确实是这样以为的,而且这件事情确实是有前车之鉴。

皇家的两个兄弟爱上了同一个女人,那这个女人最后的结局也只能去死了,不然的话把她给两个兄弟其中的一个人,另一个这两个人最后绝对会反目成仇的,他不想看到这件事情的发生。

但是他与二皇子,之间的父子之情早就已经没有剩多少,而二皇子与太子的兄弟之情又还有多少恻隐之心的血液就没了吧?

他毕竟是两个竞争对手,换做怎么来说都是很难的。

“回禀皇上,太子已经在殿外候着多时,说是有急事要说。”

里面的二皇子听了,确实是有一点小尴尬,太子实在是有一些孜孜不倦了,难道为了一个女人就这么值得每天来皇上的身边求,如果到他这个程度下去,耿笑雪可能真的会被皇上送给他。

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白热化的程度,更是到了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不管怎么说自己与太子的仇这辈子算是解不清了,为什么在他这一代孩子里面还会有这种情况。

皇上忽然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做得很失败,是否是因为小时候太子对袁修闲有了怨恨之心,而让我最少得去平平生出了很多的怨恨。

一个父亲生出来的孩子,为什么性格差异是如此之大?

“父皇,我这样做是不是很为难你我知道,或许我的哥哥一定会十分的去苛求你这样做,但是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让步的,所以我希望你千万不要怨恨于我。”

二皇子说的铮铮有力,但是他必须要这么说,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这件事情为他做过很多的事情,所以该领的情,他是绝对不会少的,他只要做到他所说的那些,他绝对不会在一定程度上给他过多的脸色。

“你放心,你是我的儿子,这件事情不见已经答应你了,我也绝对不会再反悔了。”皇上慢慢的走到后面,他的身子骨早就已经不像年轻的时候,英姿雄发,现在却早就已经像一个要残破的蜡烛一样缓缓倒去。

而下一代的太阳却马上就要升起,每一次周而复始的轮上一轮便也绝对不会有过多的变化,他很清楚二皇子无论是任何方面都比他这个儿子强上很多,他又怎么可能会睁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是现在不是时机罢了。
sitemap